我的 Barolo 筆記簿

 

更新日期﹕2014/02/27

等了超過一個世紀,Barolo 會否從 King of Italian Wine 攀上 King of Red Wine 的寶座? [注意﹕我這裏講的 Barolo,也包含 Barbaresco 在內]

我沒有答案,但我知道今天是開始探索 Barolo 世界最合適的時機。

以前的 Barolo 往往拒人於千里之外。我曾經看過一個1990 年代初期的訪問片段,Jancis Robinson 對傳統派巨匠 Aldo Conterno 說用傳統方法釀造的 Barolo 要放很久才可以喝,故很多消費者無法欣賞到 Barolo 的美妙。

還沒有等 Jancis 說完,老先生已經滿臉不以為然的回答說 Barolo 的年產量大概只有七百萬瓶,每年平均每十個意大利人才分到一瓶。那些沒能力欣賞的人我們不在乎,因為我們只為懂得欣賞我們這種傳統的人釀造 Barolo

後來有所謂「新派」的出現,他們用盡方法令酒可以更新鮮、更早可以喝,因此引發了一場傳統對現代的論爭,上述 Aldo Conterno 的氣話,其實是衝著「新派」來講的。

四份一個世紀過去了,昔日的傳統派與新派已經各自作出調整,結果是一般的  Barolo 已經更 drinker friendly,而且老天爺也幫了一大忙地球暖化的結果是今天的 Nebbiolo 極少會踫到葡萄難以成熟的天氣,丹寧因此也比較沒有那麼凶猛了。

有前輩很正確的指出,過去寒冷天氣才產生的那種結構龐大的 Barolo 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但我們今天仍然可以喝到最適飲的 1970 年代的酒,那正是地球暖化前的最後一批 Barolo。而且除了少數明星酒莊以外,這些酒的價格也便宜得近乎荒謬。

所以今天不開始喝 Barolo 尚待何時?

但進入這個寶庫還是需要一點準備的。

我用瞎子摸象的方法,努力了好幾年才理出一點頭緒來。我現在不自量力,把過去寫過的 50 多篇文章整理出一個提綱來,希望這些不成熟的看法可以為初入門的愛酒人提供一點有用的參考資料。

我的探索環繞著天、地和人三個方面,而人在這裏既指造酒人同時也包括你我這些品酒人。我們很少有機會在酒熟透的時候才開瓶的,所以品酒的人怎麼處理一瓶 Barolo 直接影響到我們能否領會他如何精彩。


我是從「地」出發的,也就是 Barolo Barbaresco 的不同產區和不同的田。在每個區,我選了最出色的酒莊(「人」)細細品試他們的不同年份,而此時最主要選的是適飲的年份。

然後我開始探索不同的年份(「天」),而在踫到比較新的年份時,便要面對如何處理年青 Barolo 的問題(另一個「人」),直到最近我才比較滿意我試驗出來的方法。

下面的三個部分便是這三個探索旅程的記錄,在最後我還加了一個參考資料的部分。

第一部﹕Barolo 的地與土地上的人

 

Barolo 交響曲

概覽﹕

 每個產區最閃耀的明星﹕

我的口味是傳統的,所以這裏介紹的酒莊以傳統的為主,但也有幾個令我感動至深的新派藝術家。

Giacosa Giacomo Conterno 兩位最了不起,但 Giacosa 的酒勝在比較友善,不像 Giacomo Conterno 那樣要求你必須正襟危坐才可以窺見 Barolo 的偉大。

還有一位必須一提的是 Angelo Gaja。他令我崇敬還是感動更多一點,至今我仍說不清楚,或許兩者同樣多吧。但我深信今天的每一瓶 Barolo 幾乎都有 Angelo Gaja 的影子,所以如果說他的酒賣得貴,我認為不過是因為每瓶 Gaja 都有一點附加費在內。


無與倫比的 Bruno Giacosa,在他身上集合了 Barolo 的天地靈氣
(圖片來源﹕Decanter 雜誌 2010 2 月號) 

GiacosaBarolo 的百科全書

Barolo

Bartolo Mascarello

Luciano Sandrone

La Morra

Elio Altare“I did make my father suffer”: Elio Altare

Giuseppe Rinaldi"I hate fruit!": Giuseppe Rinaldi

Renato RattiRenato Ratti: A Happy Barolo

Altare, Marcarini, Giuseppe Rinaldi, Roberto Voerzio

Castiglione Falletto

Brovia, Giacosa and ViettiThe Complexity of Barolo: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之一)

Paolo ScavinoScavino the Sculptor :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之二)

Giuseppe Mascarello君子 Mauro Mascarello: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終篇)

Serralunga d’Alba

Giacomo Conterno

Cappellano追夢者 Teobaldo Cappellano

Vigna RiondaMassolino, Oddero, Luigi Pira, Aldo Canale: 接近 BaroloVigna Rionda 紀行

Monforte d’Alba

Aldo ConternoBarolo 的儒者﹕Aldo Conterno

Domenico Clerico

Barbaresco 產區

GajaAngelo's Choice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Roagna and Cantina del PinoFrom Burgundy to Barbaresco

La SpinettaLa Spinetta Wine Dinner @Classified with Giorgio Rivetti, April 21, 2009

2007 Santo Stefano – Giacosa vs Castello di Neive : Il ParadisoGiacosa 只等閒

 

第二部﹕Barolo 的天時

1971 可能是今天最好喝的適飲年份,也是地球暖化以前的代表性年份

Barolo 比很多人都要長壽,跟法國酒最不同之處是沒有幾個收藏家,所以老酒的保存狀況極不可靠。我的經驗是 1960 年代及更早的酒能喝不能喝主要看閣下的運氣。1970 年代開始比較可靠一點,而且大部分都成熟了,雖然好的 1971 1978 還能放一段時間。開 1982 1989 要很有耐性,至於1996 1999 更不用說了。

我極其粗淺的經驗告訴我地球暖化的步伐在 1990 年代末開始在 Barolo 打下清晰的印記。借用 Belfrage 的區分方法,從 2000 年開始,Barolo 產區可能越來越多好酒,但好的 Barolo 幾乎消失了。更誇張的說,所有 21 世紀的 Barolo 幾乎都可以列為「新派」。

1945,1958,1964,1967,1971Barolo 的黃金歲月﹕1982 年前 Barolo 品試記(VIPa 導賞活動之五)

1947The Four Seasons of Barolo(上篇)

19521986 1979平凡的 Barolo

1955

1958The Tantalizing 1958

19611964Barolo 的體檢

19611971 1978Wise Old Men from Piedmont: 意大利老酒歷奇(上篇)

1964不簡單的村酒﹕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1964 品試記

196070年代﹕It’s got to be Barolo, if you want to dance with me

19701970 : 變革前夕的 Barolo

1971究竟涅槃﹕1971 Bartolo (之二)

1974越發霉,越好味的 1974 Barbaresco

1978The Heavenly 1978

1979

1988心無罣礙 vs 心無罣礙﹕記 1988 Granbussia

1989

1990

1995除了杭州,唯有 Barolo 

1996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 1996 Barolos NOW

1997意大利酒的一國兩制(上)﹕從 1997 談起

2000The Perfect 2000?

2001

20032003Barolo 之痛?(Barolo 風采之一)

2004濃妝淡抹總相宜的 2004 Barolo

(Mainly) 2005The Nice, the Unexpected and the Unique

20072007 Barolo: Barolo 的新生還是終曲?

 

第三部﹕Barolo 的另一個「人」如何處理年青 Barolo

這是我整個旅程最有趣的一段,一切都從一次意外開始;有些試驗跡近瘋狂,但我希望其中也有些實際可行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們面對「吾生也有涯,而Barolo 也無涯」帶來的困惑。

 

第四部﹕參考資料

年份

Barolo and Barbaresco Vintages

Some Italian Vintages

A Century of Barolo Vintages, according to Marchesi di Barolo

酒評人眼中最好的 Barolo

最偉大的 18 瓶意大利酒

Best Italian Wines according to Sheldon Wasserman

Best Barolos – Antonio Galloni and Tom Hyland

意大利的酒中貴族

Stars of Barolo

19 thoughts on “我的 Barolo 筆記簿

  1. 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将先生这部《我的 Barolo 筆記簿》全部拜读完毕,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作为身处内陆的3B爱好者,品酒途径的匮乏实在是一大遗憾,真心希望先生能将“随意行”发扬光大,有朝一日也能在内陆城市开花结果。从先生文章中学会很多,领悟很多。发自心底的谢谢!

  2. 老師您好,看到你寫的blog, 開了我的眼界,特別對不同年份的描述。我打算自駕遊Piemonte, 探訪一下Barolo酒莊,有什麼推介?

  3. 2001 Sandrone Le Vigne 在为今晚喝这瓶酒做功课时偶然拜读了先生的笔记, 受益良多. 我很想参加先生在香港随意行活动, 向先生请教品酒心得, 因为我喝法国.西班牙酒较多, 前两年才开始比较认真喝意大利酒. 敬候先生回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