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11 第 13 場 — 廣州隨意行十年慶

Visits: 528

組織與報告:抱青

生物動力曆法﹕2023 年 7 月 20 日 –

十年前,我與祖籍湖南,長居於廣州的暉姐結識於微博,按暉姐後來的回憶:

我们只是一群盲目的意大利酒爱好者,突然发现,原来有人走在我们前面了,犹如指路明灯。香港广州,来回几趟,我们决定将抱青老师的品酒会搬到广州来了,接着上海、南京也开始了。

(見:随意行

其實我哪裏是指路明燈,不過被 Montalcino 山上的一位未讀過《道德經》的老子後人深深的打動了,立意回中國去找些讀過和沒讀過《道德經》的同道中人去證道去。對於意大利酒,我當時讀過不少,但喝得不多,而且説到底我也不是個酒客。唯一好處是我當時尚算年輕,有的是膽量,也有些積蓄,凡是有名的酒我都買些,碰上同好者,也學著 Florio 與人家分享。隨意行就是那樣辦起來的。

後來傳開了,香港固然熱鬧,想不到國内也在數處點起烟火,不過能維持至今的只有廣州,這當然全賴暉姐的魄力,我們常笑説她是個了不起的支書。

暉姐的動作很快,我們認識了兩個月之後她便帶了幾位核心成員來香港跟我喝了一場(見:VIPa-1.5 第 4 場 — 與廣州朋友的一夕緣﹕隨意去!)。今天查月曆,才知道那天是葉日!難怪酒不是打開得太好,所以他們把酒打包囘廣州後發現越來越好喝!

他們回去不久,我便為他們編了六場基本課,讓他們在廣州組局,想不到他們一下子便完成了任務。我再編了 8 場,他們也很快交卷了。這廣州速度令我印象深刻。

之後他們繼續努力前行,直到 2019 年爲止一共辦了 45 場,再加上從 2014 年開始每年我招待他們來香港參加一場深造班,連這 5 場,他們一共已做了 50 場之多!這比香港任何一個小組都要多!

十年過去了,我與太太雖然已定居杭州,不過仍然特意邀請他們去香港一起慶祝。所不同者,十年前我們為了喝酒而聚到一起,今天我們卻為了重聚而開酒。對這群忘年之交,尤其是暉姐,我是心存感激的。其實我沒什麽貢獻,不過提供了些我在香港比較容易買得到的酒,那頂多算做了個義務採購員,但從他們身上我學到很多新東西 —- 一種豁達的生活態度,對教育的理想與堅持,對農村的關懷,和對健康的新知識。與他們多年的交流,也好比為現實的中國社會把脈。這樣一來,我便曲折地從葡萄酒回到我最愛的社會學了!

我在香港常跟朋友說其實我並非愛酒人,他們總以爲我在開玩笑。說真的,如果酒只是人與人之間的起點與終點,人生會多貧乏!而這群在廣州認識的朋友很不同,我們以酒為緣,讓不同起點的生命連接起來,令生命溫暖生命,力量激發力量(後兩句取自杭州亞運會主題歌曲),這正是我們今年要慶祝的原因!

為這一切,我可以大膽的說:在廣州,隨意行的理想實現了!

試看當年來香港的七條 “好漢”:

有人說要站同樣位置複刻一張:

我比對兩張照片後,覺得好笑,便在群裏留言說:打開一瓶酒要一兩天,打開一群人的心用了十年!

其實當晚連我們在内,當年的九人來了八位,其中一位因爲自己開的酒店事忙,抽不出時間跑來香港,另外加上三位新加入的,一位來自東莞,另兩位來自武漢。新人舊人都是一家人!

那天我從四個主要產區各選了些有趣的酒以資談助,整個晚上的時間就在酒與非酒之間快速的流淌著,我當了個駕駛員或者醉駕員,有時候要提醒大家投票,又要及時把最喜歡跑題的某位拉回來。因此我的試酒筆記不太完整,下面我用了小胡與阿豪提供的筆記來作補充。

Casa Coste Piane, “Brichet” (Magnum) (2017 灌瓶)
1. Montevertine, Montevertine Riserva, 1992
2.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92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1
4.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5
5. Ada Nada, Barbaresco, 1970
6. Giovannini-Moresco, Barbaresco, 1970
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所有紅酒在一整天以前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醒。

開場的 Prosecco Casa Coste Piane, “Brichet” (Magnum) 雖然不見經傳,但完美主義者如 Gianfranco Soldera 卻視其爲最好的氣泡酒。我六年前買了一批回來,每次開都令人驚訝 Prosecco 竟然可以媲美任何精品氣泡酒。我心想放了六年,應該表現更出彩吧?這次我拿了一瓶 Magnum,希望大家可以多喝些,怎知我忽略了一個事實 —- 陳了 6 年的 Magnum 狀態相當於陳 3 年的標準瓶。當晚臨場才開,我們碰到的是一道鋼門!

都怪我疏忽,但小伙伴們蠻包容的。宅叔驚嘆花香很妖艷;阿豪說 “剛下杯時聞起來是清新的白花和檸檬的香氣,帶有微微甜的氣息,喝到嘴裏是清新的青檸般的果味,還有禾桿,木香,又有礦物感,餘味悠長,氣泡也細膩,很舒服;小胡的技術分析大家可以慢慢嘴嚼:

第一輪給人感覺到他的氣泡和質感收斂而聚集, 但風味密度存在不散亂的外湧,需要陳年。

第二輪明顯感覺到內部開始融化,密度和框架仍在,沒有絲毫散亂。 令人驚奇的是,他的氣泡始終被風味和酸度包裹在內部作為支撐,非常融合在酒體風味後部,並沒有像一般的酒會往這稀釋風味,表達新鮮感方向。

白色黃色的果實,鹹礦物 saline minerality,酸度和甜感平衡,都不強。

風味被氣泡質感包裹住,對於氣泡酒我一直是喜愛的,是氣泡作為一個和諧的維度融入在酒中的表現,而不能僅僅是帶來一個分離的新鮮感。

第一雙主角是 Chianti Classico 的膜拜酒莊 Montevertine 的兩支 1992。我故意選了非常弱的年份,目的是想告訴大家:女人頭 Le Pergole Torte 香則香矣,但要打開他難乎其難,除非你選弱年。他們的 Montevertine Rosso 是更安全的選擇。

一個很好的例子是我們五年前做的一場 Montevertine 專場,大家一致認爲四個年份的 Le Pergole Torte 中開得最好的是最弱的 1980(見:VIPa-6 第 10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二:Montevertine)。

今天又如何?

1. Montevertine, Montevertine Riserva, 1992 質樸,表現直白。擺脫了老酒常有的塵土味後有玫瑰花從泥土掙扎而出,丹寧猶存,有一種近乎原始的活力。可惜第二回合有點稀釋的感覺。

2.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92 散發著脂粉、檀香和一點松露的誘人香氣,無疑深度與複雜度都勝了一籌,但幾乎講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欠整合也。第二回合好了一點,出了些層次,有人笑說似生普,但距離五年前那瓶 1980 完全敞開的狀態依然很遙遠,假如有一天他可以達到的話。起碼我們認識了女人頭不好惹!

有趣的是我發現 Gabriel 杯子有更多成熟香氣,而 Zalto 杯子則紅果較多。

投票結果,第一回合 1. Montevertine, Montevertine Riserva, 1992  贏了 8:3,第二回合 2.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92 反敗爲勝,成為 7:4。

 

第二雙是大家期待的天堂莊。兩款酒都令我想起了 2012 年我們第一次拜訪他們一家的情景 —-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1 是我們在酒莊試的新年份,而 4.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5 是 Florio 送給我們的禮物,我保留到今天才拿出來與一眾鐵粉分享。

兩個回合的投票都由 4.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5 以 7:4 勝出,但我從頭到尾都徹底被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1 征服了!一句話,他達到了 Chianti Classico 習以爲常但在 Brunello 與 Rosso 卻難得一見的和諧!

我前一天開瓶後約兩個小時倒了一小杯小試,那時已諸味紛陳:花香、香料、濕泥土,有點深度的果味帶著微鹹的礦物味,當然少不了像明燈一樣的酸度,我記下了 “intense but smooth, a harmony more typical of CC”。

試酒會當晚更舒展,更通透了,天堂莊特有的酸度最迷人,此時與其他成分完全融合了。第二回合多了些力量,重了些,酸度因此顯得減退了些,沒有剛才那麽迷人,這是加氧後常有的變化,份屬自然。

小胡與我一樣是 Rosso 的擁躉,他的筆記描繪得很細膩:

第一輪:

泥土花香,酸櫻桃,新鮮紅褐色水果,礦物,菌菇揉雜在一團,卻有層次的清晰而能量十足。

入嘴雖然不厚重的酒體,卻在中段表達出一定圓融豐富和開闊。 入嘴果味更加偏黑紅色。

Il Paradiso海洋般的礦物風味在收尾十分顯著的出現了。

單寧與酸度與風味渾然一體。 這般融合後酒體與風味物質的和諧居然在12年就展現出來。

第二輪:

更加的複雜的發展. 酸度的靚麗構建了有趣而難得的表現。

從沒有喝過這樣複雜的rosso。哪怕我十分少用“複雜”這個形容詞。

對於一支 rdm 他的風味密度與深度都令人咋舌。

4.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5 又如何?迷人處在他的成熟風味和融和度,尤其是在第二回合,不過可能 Riserva 的桶陳時間比較長,始終有種龐然大物之感,肯定是一瓶很好的 Brunello,但離開 CC 的和諧還有一段路。

我讓兩個回合都投 1995 的阿豪講講他的 emozione

哇! 滿滿的菌茹、松露、紅花的香氣,太通透了,成熟的天堂太誘人了! 平常的酒評詞語已經無法形容了,它的感覺已經不是停留在鼻子和口腔,直接印入了我的腦中,讓我回憶起小時侯在秋季的農村畫面,太陽下山送走白天的喧囂,微風徐徐吹來,帶來了祥和、寧靜的傍晚,雖然已經平靜下來,但是旁邊的花、草、樹木卻是那麼的清晰、生機勃勃! 和諧,自然,混然天成!

 

接下來是兩款 1970 Barbaresco。

雖然同樣來自 Treiso 村,但表現很不一樣。5. Ada Nada, Barbaresco, 1970 沉且重,表達了這村子典型的近似 Barolo 的風土特性,而位於村子之北,挨近 Barbareso 村的 6. Giovannini-Moresco, Barbaresco, 1970 (Pajore 田)則顯得輕盈,更近似 Barbaresco 村的風格。

所以喜歡哪一家,部分取決於每個人口味的輕與重。

讓小胡講講他怎樣欣賞 5. Ada Nada, Barbaresco, 1970

更加濁化的風味,有著更高的密度,山楂沙棘汁一般,雖然相比下一支更甜但是伴隨著靚麗的酸度,酸度支撐的非常好。 又是一個靠著酸度來構建結構,給沉實的風味拉起backbone。

純粹的享樂而舒展的風味在老酒中不多見,讓人不斷想舉杯。

阿豪二者兼愛,不過他幾經掙扎,最後選了 6. Giovannini-Moresco, Barbaresco, 1970,甚至 把他作爲他的 WOTN,讓我們聽聽他的因由:

這款酒我上一年曾經想買來嘗試,奈何在網上找不到。 這個酒莊經營的時間不長,1967年-1979年,用的葡萄品種是Nebbiolo Rose(我很驚奇! 就算現在也沒有幾家Barbaresco用這種葡萄來釀),80年代賣給了Gaja。 初嘗微鹹,有類似於人參的香氣,蔓越莓,小紅花,單寧很輕,整體年輕而且優雅,第二輪更上一層樓,變得輕柔、婉約!

我把WOTN投給了6. Giovannini-Moresco, Barbaresco, 1970。 在今天這是一個很多人都不知道而且已經沒有運營的酒莊,在陳年半百之後,我被它的靈動和生命力感動了! 這就是意大利,不論酒莊是否出名,他們還是全心全意的以自己的熱情表達各自對風土的領悟,這正是小農之道,我也特別喜歡小農的真誠和真摯! 意大利真是塊寶地! 今晚Montevertine帶我領略了不一樣的Chianti,Nada滿足了我的期待,Moresco帶給我感動,Giacosa開拓了我的認知,要另外說明在我心中Paradiso“YYDS”,有天堂的地方永遠都是我的第一,我覺得天堂莊的特點是親切,如母親一般,只是今晚我是想給已經消失的小農酒莊鼓勵, 同時也寄望現存的小農酒莊可以越來越好!

阿豪當晚還說了他對小農酒莊的偏愛是因爲他是個農村來的孩子。我早已知道他是東莞來的,但那裏還有農村嗎?所以我們一個月之後特別去了一趟東莞探訪他,跟他走了一圈才知道東莞在改革開放以前原來是個縣城,下面有十多個鎮,其下又有多條村子,而阿豪與我太太的祖輩來自東莞不同鎮下面的不同村子,隔了很遠的路程,以前與今天也不相聞問。我們聊了一天,讓我重新認識了這個質樸的農村孩子。

 

最後一雙是 Giacosa 的兩支 1996 紅標。最近幾年他的 1996 終於嘣一聲拔地而起,開始可以享受了,所以特地拿出來讓大家一起嘗新。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我開得比較多,最近一次在今年的五月(見:VIPa-11 第 10 場 — Giacosa Lives(10):Two Eras of Giacosa’s Falletto Riserva),在 8 個年份中,1996 狂野的力量和表現力是當晚最懾人的一幕。今天的他勇猛依然,我沒有文字記錄,因爲太熟悉了,只在前一天晚上小試時寫下 “爆香、立體” 的筆記。到了當晚,仍然像上次那樣萬馬奔騰,好比一首交響樂最激昂的一段,所有樂器一起奏出最強的音符,有一種震耳欲聾的震撼。你說亂也可以,但我會稱之爲高度的動態平衡。這是憋了近三十年的呐喊!

小胡覺得兩支 1996 兩輪還是沒有到進入一個十足開放的地點,這無疑是對的,他們離完全不惑之年還差了好一段時間,不過用最低的要求,就是說他對裏頭的各種元素起碼有個交代,而不是像之前那樣純粹酸包果,閉門不見客的狀態,對久候的我,猶如黑暗的隧道走到盡頭了,哪有不興奮的?說葡萄酒描繪人生,這是一個極好的例子。

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 我反而開得比較少,因爲 Asili 常比 Falletto 更難打開。我們最後一次試是前年(見:VIPa-9 第 1 場 — Giacosa Lives(6):Asili Red Label  ),那次第一回合一飛衝天,但到第二回合墮入了沉思,因此今晚我喝這支喝得特別高興,因爲他更開放了,與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相比,他的香氣屬於内爆式的,紅花,濃密,帶著鹹味的礦物質,酸度清晰的遊走其間,最妙的是既重也輕的感覺。

Falletto 的力量無疑更懾人,當晚似乎略多人選了他 —- 兩回合都以 6:5 僅勝。我有點糾結,但終於兩個回合都選了 Asili,我愛他入口完全融合,水天一色的景象。當然這也是很多年未出現過的,我投的是驚喜的一票。後來看,原來阿豪與斌斌跟我一樣!有 4 位兩個回合都選 Falletto,至於在 Falletto 與 Asili 之間遊走的一共有 4 位,兩位先 Falletto 後 Asili,另兩位反之。

Wine of the Night

我簡單的讓每人只選一支當晚最愛的,這當然是個大難題。

結果除了 2.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925. Ada Nada, Barbaresco, 1970 一票都拿不到以外,其餘 6 支各有所愛。

雙冠軍是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1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同得 3 票。

其次是 4.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956. Giovannini-Moresco, Barbaresco, 1970,同得 2 票。

最後是 1. Montevertine, Montevertine Riserva, 1992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1996,同得 1 票。

附錄

内地隨意行目錄:

中国大陆随意行活动目录(2014)

中国大陆随意行活动(2015 – 2019)

為内地朋友辦的 5 場深造班:

VIPa-2 第 20 場 — 風華正茂 . Barolo(12/06/2014)根      

VIPa-4 第 8 場 — Brunello 之皇與后 (3/20/2016) 果

VIPa-5 第 5 場 — Conterno vs Conterno(2/18/2017) 花

VIPa-6 第 7 場 — 懷念 Giacosa 之二:與國内隨意朋友的周年聚 (3/24/2018) 花

VIPa-7 第 8 場 — 1974 (3/16/2019) 花轉忌

為了喝酒而聚到一起

為了重聚而開酒

1 則評論在 VIPa-11 第 13 場 — 廣州隨意行十年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