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baresco!

差不多半年前,我們在杯中暢遊了 Piedmont 的主要葡萄園,當時我把這 nebbiolo 之旅稱Piedmont 交響曲

其實那次介紹的酒,以 Barolo 為主。

最近兩個月,我們先後品嘗了 24 Barbaresco,總算對這個較被人忽略的產區添加了幾分認識。

簡單而言,如果 Barolo 是大曲,則 Barbaresco 是小調。Barolo 讓人想起巍峨的高山,Barbaresco 是小橋流水;Barolo 是油畫,Barbaresco 是水墨畫。

Barbaresco Barolo 只是一箭之遙,但氣候與土壤的變化對葡萄的影響是頗大的。

地圖來源﹕http://www.paulmarcuswines.com/newsletters/2004-09-bar_bar_map.jpg

Barbaresco 最大的合作社總監 Aldo Vacca 所言,Tanaro 河與河谷為 Barbaresco 帶來了更多溫暖的白天、更多的風與更高濕度,所以Barbaresco 區的 nebbiolo Barolo 區起碼早一周成熟,也比較有把握成熟。Barbaresco 的土質也一般比 Barolo 肥沃,再加上 Tanaro 河谷帶來充足的養分,所以種出來的葡萄比較強壯,釀出來的酒也就比較纖細了。

故此,我心目中最好的 Barbaresco 應該像龍井,要可以品出煙雨江南一樣的味道。

以此為準,24 瓶酒中當推 Bruno Giacosa 2000 Asili Riserva 為最上乘。

這瓶酒真的像煙雨江南那樣又晴又雨,令人摸不著頭腦。我試了大半天,發現她的最佳狀態是在原瓶透氣個多小時,然後換瓶蓋上塞子再透氣五、六個小時之後才出現。這時的酒是一種半透明、帶強烈的空氣感(「Hi-fi 發燒友」對此必不會感到陌生)、誇張點說直有騰雲駕霧的感覺,此時酒身有種軟綿綿的彈性,就像一張厚厚的新棉被。

Bruno Giacosa 超過半世紀以來踏遍 Barolo Barbaresco 的每一寸土地,他曾對人說 “Asili is the vineyard closest to my heart” Asili 葡萄園的特性,他總結得最好﹕ “No other vineyard in the Langhe yields a bouquet as fine or possesses such finesse and balance.”

但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同樣的 Asili ,落在別人的手裏,總欠卻了點什麼。Ceretto 1998 Bricco Asili ,居于 Asili 的山之顛(Bricco 是山頂之意),輕柔但平淡,無疑年份打了折扣,但聽說 Ceretto 近年在走下坡。1978 Asili ,即今天的 Asij,也是平庸之作。

至于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2004 Asili 有鮮花與肉味,清新可喜,潛力甚佳,這個合作社始終是最可靠,也最超值的選擇。

Asili 的東部相鄰,但地勢較高的 Rabaja ,與 Asili 並列為 Barbaresco 村的兩個最有名的葡萄園(Barbaresco 產區以最大的 Barbaresco 村定名)。這個鄰居的性格完全不一樣,豐厚、重果味是他的特徵。

Bruno Giacosa 2000 Rabaja 也是上品。與 Asili 比,香與味都濃烈得多,感覺上 Asili 比他成熟得多,這也是 Rabaja 的特性。

Bruno Rocca 1997 Rabaja 是用法國小木桶陳年的現代派制作,與 Giacosa 形成強烈的對比,無論果味與單寧都更強勁。Bruno Giacosa 如謙謙君子, Bruno Rocca 則如一介武夫,喜歡那一種純粹是個人口味。

與 Asili  Rabaja 之南接壤的,是一大塊名叫 Martinenga 的葡萄園,由一個名叫 Marchesi Alberto di Gresy 的酒莊所獨有,這葡萄園一直被很多內行人公認為整個產區最好的葡萄園,但遲至 1970 年代才開始自己釀酒。

Marchesi di Gresy 有三款 Barbaresco﹕基本版名叫 Martinenga,兩款單一葡萄園的酒其一名 Camp Gros Martinenga (位置近 Rabaja),另一名 Martinenga Gaiun (位置近 Asili)。

三款都是精品﹕ 1990 Martinenga 豐厚但圓潤;1985 Camp Gros Martinenga 的果味極濃極甜,雍容華貴;1985 Martinenga Gaiun 則典雅輕盈。奇妙的是 Camp Gros Martinenga 的風格近 Rabaja Martinenga Gaiun 則近 Asili

個人認為 1985 Camp Gros Martinenga 是極品!

Asili Rabaja Martinenga 堪稱 Barbaresco 村的鐵三角。

直至三、四十年前,Barolo Barbaresco 的酒莊與酒農大多是分家的,酒莊與酒農常常有長期的供應合同,這是典型的小農經濟模式。

比較特別的是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他們是 1958 年成立的大型合作社,今天共有 58 個酒農會員,控制了整個產區六份之一的種植面積。合作社在好的年份推出 9 種單一葡萄園的 Barbaresco,是價格偏低,但是品質穩定的傳統派好酒。

酒莊網站﹕http://www.produttoridelbarbaresco.com/default_en.htm

我們這次試了三個葡萄園,分別是 2004 Asili (見上面評述)、 1996 Rio Sordo   2001 Moccagatta

Rio Sordo 渾厚, Moccagatta 輕快,我個人更喜歡前者。

另一瓶來自 Moccagatta 葡萄園的是 Moccagatta 酒莊的 1997 Bric Balin。果味豐富,感覺上比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Moccagatta 更好,但可惜新木桶太搶,完全不是享受!

用法國小木桶的宗師是 Angelo Gaja 。Gaja 酒莊從1961年決定只用自己擁有的葡萄來釀酒,因此 Angelo 的父親 Giovanni 1964年開始一口氣買下了三個上好的葡萄園﹕ Sori San Lorenzo(1964)、Sori Tildin1967)和 Costa Russi1967)。

三個葡萄園的特色是﹕Sori San Lorenzo 結構強, Sori Tildin 最圓潤, Costa Russi 則最典雅。

我們這次試的 1989 Sori San Lorenzo 1985 Sori Tildin 同為上品,其中1989 Sori San Lorenzo 最令人驚嘆﹕

酒只是剛步入成熟期,有如狼似虎之勢,香甜豐滿的果味,幼滑的丹寧,剛勁如 Barolo 多于 Barbaresco ,令我想起 Luciano Sandrone Cannubi Boschis 。我也想起在那裏讀到的傳統派巨人 Beppe Rinaldi 的話﹕ “I don’t want fruit!”,但他有機會品嘗 1989 Sori San Lorenzo 或許會改觀!這大概夠得上是「新派」酒的頂峰之作吧?

1985 Sori Tildin 的皇者氣派是另一絕,相比之下 1985 Costa Russi 有點遜色。

Angelo Gaja 其人我既聞名亦曾見面,但到今天我對 Gaja 與他所倡導的「開明現代派」算是完全折服了。

品試過多款產自 Barbaresco 村的酒以後,我開始明白為什麼 Sheldon Wasserman 把這裏的酒的特點概括為 “structure and perfume”

Barbaresco 村之北是 Neive ,種植面積只有 Barbaresco 村的一半多一點,Sheldon Wasserman 認為這裏的酒特色是 “fullest in body and the most tannic”

Neive 村最有名的葡萄園是 Santo Stefano ,很多人說這完全是因為 Bruno Giacosa 造的酒。有趣的是,Santo Stefano 葡萄園是一家名叫 Castello di Neive 的酒莊獨家擁有的。長期以來,他們把部分葡萄賣給 Bruno Giacosa ,但眾所公認, Giacosa Santo Stefano 不但比 Castello di Neive 的造得好,經典年份的 Santo Stefano Riserva ('78, '85, '90)更早已被奉為意大利酒中的殿堂級奇珍。

1990 Santo Stefano Riserva 令我們眼界大開。她的確有豐厚的酒體,力量充足但是陰柔的一種,在原瓶透氣八、九小時後達到最佳狀態,我的筆記是﹕

“a super balanced wine with super sweet fruit: 陰柔與陽剛的最好結合。

我後來查看 Antonio Galloni Santo Stefano 的一番評論,他說﹕

“ I generally think of Asili as giving more perfumed, aromatic, softer wines with notes of red fruits, while Rabaja yields wines that are more spiced, balsamic and structured, with the fruit tending towards a dark red/black. …

Santo Stefano is special because it seems to combine some of the qualities of both Asili and Rabaja.

Eureka!

我們也試過 2000 Santo Stefano。很年青,但已經花香撲鼻,下杯後酒體一直在膨脹,難怪 Vino Italiano Santo Stefano “Perhaps the most Barolo-like in Barbaresco zone.”

說起 Neive 不得不提年青酒莊 La Spinetta ,他們的三款 Barbaresco 全是法國小木桶的新派制作,過去我喝過的都是較新的年份,印象都是不容易喝,而且我也不喜歡他太霸道的木桶味。但他們的 Gallina 1995 年才開始釀造, Starderi 始自 1996,而 Valeirano 1997 才出現,所以根本沒有陳年的酒可以品試。

這次我們找來了較早的年份﹕1996 Gallina 1996 Starderi 1997 Valeirano

前兩瓶來自 Neive 村,Valeirano 則來自 Treiso 村(Wasserman Treiso 村以 finesse 見勝)。

這次品試讓我對 La Spinetta 回復了信心!

最出色的是 1996 Starderi ,艷麗、豐滿但不失 Barbaresco 的那種 grace

相比之下,1996 Gallina 很粗獷,丹寧很重,木桶味也過多。但 Bruno Giacosa 1998 Gallina 則花香撲鼻,顯露了 Gallina 應有的風格(Vino Italiano 形容其風格為  “Fruity, round style, broad and aromatic”)。1996是有名的長壽年份,所以對 La Spinetta 1996 Gallina ,或許起碼要再過五年才能下定論。

1997 Valeirano 與另兩瓶的風格很不一樣,最突出的是亮麗和很純的果味,令我想起比較好的 Barossa Shiraz ,但看來也要起碼過五年才可以見真章。

這次最滿意的五瓶 Barbaresco

Vietti  這瓶 1974 Masseria (位于 Neive 早已走下坡,但酒標很有特色

Treiso 村的酒不多,回憶起半年前喝過的一瓶 Giovanni-Moresco Enrico 的 1971 Podere del Pajore,確是 finesse 十足的精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