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Shall Be Released

路終于走到終點了。

11,866天不算長,也不算短。

在模模糊糊中開始,也以模模糊糊的方式了斷。

自六妹去世以來,母親的身體一直在犯毛病,可那天聽到我要退休,老人家竟然高興得連忙說要好好慶祝一下。

我的心情也馬上輕鬆起來,心裏想著 Bob Dylan The Band 的告別音樂會裏與眾星一起高歌的那首 I Shall Be Released

他有一段唱道﹕

So I remember ev'ry face
Of ev'ry man who put me here.

我想起香港的 MV ,是他真正讓我在 RD 為所欲為的。

然後是台灣的 LW ,她讓我理想長燃,但火燒得太大了,最後令我與伙伴一起消失于火海。那是青春無悔的一役,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最後一站,竟然讓我踫到上海的 YB ,我與他合作無間,十年裏完成了幾個極大的項目,只是相逢恨晚,我們也只好接受上天的安排。

至于幾個仍然來往的戰友,則是我這一萬多天最大的得著,我對他們的感激之情,只差說不出口。

Any day now, any day now,
I shall be released.

From: http://images.blu-ray.com/reviews/153_1.jpg

Performanc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LlRPIKOrPA

Lyrics:

http://www.lyricsfreak.com/b/bob+dylan/i+shall+be+released_20021274.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