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

一個星期前,我在歐洲出差。塞納河貌似寧靜,但我隱隱聽到的,卻是大西洋彼岸那場海嘯的波濤聲。

中國能熬過這場災難嗎?

十九年來,從沒有這樣焦慮過。畢竟,韜光養晦容易,大國崛起的重擔,卻那裏是小學生能輕易扛得起的?

但後退無路,只能咬著牙齒走下去。

我記起美國肯尼地總統就職典禮上講過的一句話﹕

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問你自己能為國家做什麼。

但我能為國家做什麼?除了禱告,除了祝願走在最前線為國辛勞的精英身體健康,長命百歲!

除了時刻唸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