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9 新秀 B 組 第 4 場 — Barolo/Barbaresco 之二:Serralunga 篇

本篇作者:Oscar

生物動力曆法﹕2021 7  日下午 7 時開始 — 

繼上場Barolo and Novello之後,這次轉到Serralunga來延續Barolo之旅,再次細探Barolo不同村落的風味和風土之別。

一共8位來自Serralunga的選手,分4組來細作比較:

1.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Rosa, 2010 (北)
2.Altare Elio, Barolo Cerretta, 2006 (北)
3.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6 (南)
4.Gigi Rosso, Barolo Riserva Arione, 2006 (南)
5.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6 (中)
6.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6 (中)
7.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1 (中)
8.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 2001 (中)

酒亦分為北中南部, 當中先安排北部一組和南部一組在前, 中部的兩組酒款安排最後。

因為Serralunga一般結構較強所以也相對需要更長的瓶醒時間。全部酒皆提早36小時先拔塞,讓他們先初步接觸氧氣之後再塞回木塞封瓶,然後全部於酒聚24小時前拔塞作瓶醒。

 

第一組(北部):
1.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Rosa, 2010

2.Altare Elio, Barolo Cerretta, 2006

Fontanafredda 2010 落杯已很討人喜歡, 香氣如其名, 帶有陣陣玫瑰香氣, 伴著不多不少的紅果香, 入口酒體雖輕但單寧酸度很強橫,估計年份較新需再多一點時間才有進展, 有兩位朋友認為這是典型新年份BAROLO 給人應有的花香和果香的感覺; Altare Elio 2006 則果香較重,朋友E 說則說相比下較 meaty(肉味), 其他朋友亦覺得Altare Elio 2006 此刻有較好表現。故第一回合 Altare Elio 2006 以9: 2勝出。

第二回合 Fontanafredda 2010在香氣上反不及上一回合, 結構上和 Altare Elio 2006相比略為簡單 ; Altare Elio 2006 果香亦稍微不及第一回合, 但桶味反變得收斂, 在口感上單寧則比第一回合明顯。朋友E這回合反而因為單寧較粗糙而轉投 Fontanafredda 2010 ; 另一位朋友M 則打趣地說轉投 Altare Elio 2006是因為桶味融合得很好, 整支酒的層次較 Fontanafredda 2010明顯, 但個人的口味還是不太接受Altare Elio 2006新派的感覺。第二回合 Altare Elio 2006再以8:3勝出。

 

第二組(南部):

3.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6

4.Gigi Rosso, Barolo Riserva Arione, 2006

此組有趣之處其一在於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6Barolo Riserva Arione, 2006 兩塊田相鄰,只有一路之隔, 其二是 Barolo Riserva Arione, 2006 這塊田巧合地於2015年被Roberto Conterno 買下。

第一回合 Conterno Giacomo 2006 紅果花香已從杯中層層有序地透出, 帶出紫羅蘭的香氣。朋友T 認為Conterno Giacomo 2006帶著焦油和蕃茄皮的氣息,隱約帶點梅子和大地氣息,收結再添上礦石味,集中且通透,  Gigi Rosso,2006 則不論香氣和口感都和 Conterno Giacomo2006 很相似, 朋友T 認為Gigi Rosso 2006 少了點花香但卻添上複雜的大地氣息,再帶點肉香和陳皮的氣息,香氣的盡頭還有丁點豬腸氣味透出。整體上大家都認為 Conterno Giacomo 2006 在入口餘韻上較 Gigi Rosso2006 長, 單寧酸度都顯得較細緻, 第一回合Conterno Giacomo 2006 以較細緻的一面全取11票; 第二回合Conterno Giacomo 2006 表現再勝一籌, 單寧酸度和整個口感並無任何梭角; Gigi Rosso 2006 多了點香草的香氣,相比之下影相只輸了一個馬鼻, 第二回合Conterno Giacomo 2006 再次全取11票!

席間有朋友提出是否人的影響較大,但看回早前的活動,  Gigi Rosso 其實表現不相伯仲, 這有機會是田的方向稍為不同, Gigi Rosso的田向南多一點, 受日照覆蓋較多, 力量比 Conterno Giacomo的Francia 田再多一點, 結構強一點不出奇, 這細微分別或許在今晚反映出來。

 

第三組(中部):

5.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6

6.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6

這個組合大家當晚特別期待, 除了Cappellano 酒庄婉拒酒評人打分數, Vigna Rionda 這塊一級Grand Cru 田亦是大家一直仰慕。

第一回合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6 已征服了眾人! 花香茶味再加上礦物味,獨特帶鹹味的口感令大家陶醉; Massolino Franco 2006 則帶有點點清涼的感覺, 力量相對地很強,實在需要多點時間。酒友A及P都說這對組合令他們想起布根地—他們覺得Cappellano 2006 有點像 Vosne Romanee強勁中不失優雅, Massolino Franco 2006 則相對地像 Gevrey-Chambertin的剛勁。結果第一回合Cappellano 2006 以8:3先勝。

第二回合Cappellano 2006 更見進步, 連剛才投Massolino Franco 2006 的朋友們都說比起第一回合, Cappellano 2006的礦物味更見平衡,另一位朋友G更說Cappellano 2006帶給他天堂莊那種親切自然的感覺! Massolino Franco 2006第二回合已有很大進步, 口感圓滑了, 果香溢出,但對手實在太強了。這個回合Cappellano 2006 在對手表現出色下亦全取11票。

 

第四組(中部):

7.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1

8.Oddero, Barolo Vigna Rionda, 2001

第四組換上一雙2001年份, Massolino Franco 2001 酸度和單寧已很融合,整支酒給人除了活力,更帶點成熟, 相對2006年更見平衡, 前一個回合的Massolino Franco 2006則相對地年輕和較多果香, 像活潑好動的小孩; Massolino Franco 2001則是很有朝氣的小伙子, 年輕但帶有成熟穩重的感覺; Oddero, Barolo 2001 剛下杯時感覺有點抱恙,朋友T 說酒帶點較老化的波特酒的黄褐色,有點缺氧的感覺,但下杯後一會, 香氣突然噴出, 泥土和菇類氣味不斷,朋友M說口感雖然有點老,但亦隱約帶點果,且香氣實在吸引, 結果有5位朋友亦是這個原因在第一回合投了Oddero, Barolo 2001,所以這回合 Massolino Franco 2001只能以6對5險勝。

第二回合Massolino Franco 2001更見進步, 反而Oddero, Barolo 2001 始終因抱恙無法再上一層樓, 這回合 Massolino Franco 2001 全取11票。

Wine of the Night

兩個回合加權投票的結果如下:

第一回合

第一名: 5.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6 (21分);

第二名: 7.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1(17分);

第三名:3.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6(14分)

第二回合

第一名: 5.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6 (32分);

第二名: 3.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Cascina Francia 2006(14分) (22分);

第三名:7. Massolino Franco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1(12分)

後記之一
Barolo 之旅在兩星期間舉辦了兩場, 有8位朋友同時出席了兩場,我請他們比較兩條村子的差異,其中兩位如此說:

朋友T:

Serralunga就像位壯碩的漢子,比Barolo村及Cannubi來得更立體和寬厚一點; 儘管大家的身形和長相十分相近但肢體語言和性格卻不盡相同。Barolo/Cannubi性格爽直也多話一點,也會更活潑一點。Serralunga性格較內斂且城府也深一些,初相識可能被他剛硬一些的脾氣嚇怕,但只要多給他時間混熟一點便能摸熟他的脾氣,發掘出他爽朗率直的一面

朋友E:

Barolo 村感覺較平衡, Serralunga村則較公整。

 

兩場活動過後, 大家都能分辨出Barolo 村的酒相對地集結構和優雅於一身, Serralunga村的酒則渾身是勁, 這和酒友A於第三個組合以布根地作比喻一樣, Barolo 村似Vosne Romanee結構強中帶點優雅, Serralugna 村則似Gevrey-Chambertin較有勁度。此外, Serralunga 地勢從北至南,由海拔200多米升到400多米, 從第一組到第二組一北一南, 地勢對酒的結構影響亦明顯可見。活動後老師為我們補充指出這正是Valley (Barolo村)和 Mountain (Serralunga 村) 的比較。

最後我問了7位同時出席了兩場活動的朋友, 兩村較喜歡哪個, 有3位朋友選Barolo 村,取其剛柔並齊, 4位朋友選了Serralunga村, 取其結構深厚。我自己呢? 花心一點不好麼?

下一場我們會走到Barolo 的另一端 La Morra 村, 一個和Serralunga村截然不同的地方。

後記之二

Cappellano 這次征服了我們。

朋友 T 有一段像描寫戀人一樣的文字,我把原文錄下與大家分享:

Cappellano 一如既往地充滿著靈氣,有如集天地靈氣於一身

喝過Cappellano的經驗雖然不多,但每每也被祂震懾

或許就如Terry Theise所述的 “Paradox” 一般。。。

“How can these things coexist in a single wine? Not only coexist, but spur each other on…”

誰又會想到貌似貼地的大地氣息能如此優雅;深層的底蘊能如此飄逸透徹。。。

Bruno Giacosa做到了、Il Paradiso做到了、隔岸的Prieure Roch和Chateau Latour也做到了。。。Cappellano自比肩這些偉大的名字

他們的作品往往能帶來一個又一個的為什麼…

這次的Cappellano原始但純粹;純粹但複雜;複雜但細緻;細緻但剛強;剛強但輕巧…

又難怪我當晚的筆記能精簡如此 “What else can I say? Cappellano always put me in awe!”

 

香氣飄逸且豐富,佈滿花香乾紅果和典型的松露氣息,配以tar和些許肉香及濕土的氣味,但通通蓋不過那獨特的礦物氣息

下杯一段時間後仍然張力十足,到中後段時仍具那層層遞進的姿態

通透亮眼的酸度再配上近乎融化的單寧成了立體細緻的結構

充滿底蘊又具有深度,入口的感覺卻極之純粹和鮮活

 

2006年的勁度被Cappellano演繹成巧勁

Serralunga的強壯在Cappellano的巧手下成了精壯

彷彿有種扭轉命運的魔力

Cappellano的作品往往都充滿那原始但純粹的身影

往往能與品飲者的靈魂交織在一起

那夜的筆記還有一句 “ A breathtaking wine that makes you dream!”

有夢最美,我的夢是能無止盡地欣賞這瓶Cappellano伴隨祂老去,看看更老舊的Cappellano的魔力又是何樣

可惜隨著吞下最後一滴酒液,夢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