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14): Paolo Scavino 1985 Bric del Fiasc

Scavino 的 Bric del Fiasc 是奇酒。多年前我反覆試了多個年份後便感覺他像一件件雕塑那麽立體(Scavino the Sculptor :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之二)),但他永遠像從頭到脚裹在一層層很厚、很深黑的泥土裏頭似的。說實話,有時候我覺得他有點像 Monfortino 一樣,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也就是說觀賞價值大於口舌的愉悅。

三年前我辦過一場 Paolo Scavino,很仔細地品試了不同年份與不同葡萄園以後,我做了個大膽的猜測,我覺得他們的風格既來自地(葡萄田埋在山谷裏,泥土厚重),同時也有他們家口味偏重的人的因素(見:VIPa-6 第 13 場 — Paolo Scavino)。

那怎樣才可以打開他們的酒?

正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我年初時選了葉日開了一瓶 1985,第一次發現他脫胎換骨的優雅和通透,而且有很不錯的酸度!香氣以乾草本為主,帶些乾花,清幽而絕對不濃烈。

1985 是個溫暖的年份,優雅不是年份的特性,更不要說 Bric del Fiasc 了,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這完全是生物動力日曆作的法。

對此我一點都不感到奇怪。我一直認爲葉日對熱年如 2003 有 “降溫” 的作用,壓一壓果味可以令酒更平衡,感覺到的酸度也可以提高。我曾經提供了一套 6 瓶 2003 給一位酒友葉日辦活動,他後來跟我說的確可以喝到優雅的 2003。 

花如風,果如火,根若土,葉若水。別問我爲什麽,只管跟隨你的鼻子與舌頭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