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8 第 7 場 —- Dolcetto!

生物動力曆法﹕2020 6 19

兩個星期前做了一場 Barbera 之後,我們再重新認識 Piemonte 地區另一重要的日常飲用酒。我真糊塗兼無知,到第八年才想起要認真試試 Dolcetto。

我一查資料才知道,今天一共有七個 Dolcetto 產區之多,大概是所有品種之冠,原因是 Dolcetto 曾經是這地區種得最多的品種。

我們都知道,Barolo 與 Barbaresco 不經過陳年不容易喝,所以上天便同時賜了這位小甜甜給這裏的老百姓(Dolcetto 從 dolce 而來,甜的意思)。Dolcetto 喝起來簡單得多,好處是早熟,而且沒有 Nebbiolo 需要那麽多陽光,所以連朝北方向的田都可以種,不過種植與釀造卻一點都不輕鬆,因此 19 世紀蚜蟲病殺掉很多葡萄籐以後,很多農民便拔掉 Dolcetto 改種更為粗生的 Barbera,令 Barbera 取代了 Dolcetto 成爲最流行的日常飲用葡萄。

但 Dolcetto 早已成爲酒農回憶的重要部分,故此有好些酒莊不但堅持種植 Dolcetto,並且選了原來可以種 Nebbiolo 種得很好的田來種它。昔日 Dolcetto 比今天精貴得多,老一輩的人說以前爲了買 Dolcetto,常要搭配一定數量的 Barolo 才買得到,但今天兩者如貴族與賤民之別,仍然用 Barolo/Barbaresco 田來種 Dolcetto 的人肯定是個大情人多於生意人。Ada Nada 便是一例(見:2015 意遊散記(十)﹕Ada Nada 的逍遙遊),他們的 60 年老樹長出的 Dolcetto 是我喝過最有深度的 Dolcetto,自此我才知道好的 Dolcetto 難找,原因是釀最好 Barolo 與 Barbaresco 的酒莊不一定產最好的 Dolcetto。

正因如此,我們這場試酒會才特別有意思。

我們一共開了 11 瓶之多﹕

來源
Ovada 0. Tacchino, Dolcetto d’ Ovada, 2014
Diano’Alba 1. Abrigo Giovanni, Dolcetto di Diano d’Alba Superioire Garabei, 2017
Verduno 2. Burlotto, Dolcetto d’ Alba, 2017
Treiso 3. Pier, Dolcetto d’ Alba Maicarin, 2015
Treiso 4. Ada Nada, Dolcetto d’ Alba Autinot, 2015
Ovada 5. Tacchino, Dolcetto d’ Ovada Du Riva, 2013
Barolo 6. Vajra G D, Dolcetto d’ Alba Coste e Fossatti, 2013
Dogliani 7. Pecchenino, Dolcetto Dogliani Bricco Botti, 2010
Dogliani 8. Ribote di Bruno Porro, Dolcetto Dogliani, 2010
Monforte? 9. Conterno Aldo, Dolcetto d’Alba, 1999
Serralunga? 10. Fontanafredda, Dolcetto d’Alba, 1989

兩瓶老酒兩個小時前開瓶,第一瓶(0 號)臨時開,其餘照慣常做法在 24 小時前開,之後拔塞在原瓶醒。

 

第一瓶 0. Tacchino, Dolcetto d’ Ovada, 2014 是我臨時決定開的,目的是想説明我們不可以單凴有名的地區出名的酒莊來選 Dolcetto。

Ovada 位於 Barolo 以東,Tacchino 是個小莊,只懂得心無旁騖的做他們最心愛的 Dolcetto,這是他們基本的酒款(下面有他們的旗艦酒)。

一下杯,我們便了解爲何酒農一直愛 Dolcetto 多於 Barbera(甚至 Barolo)。所有精品酒要具備的元素他都有,但以樸實無華的風格娓娓道來,令人不能釋手釋口。去年在酒展試這款酒時我就覺得他優雅。試問你什麽時候喝過一瓶可以形容為優雅的 Barbera?(酒莊介紹見:One Week in May(上))。

 

正式出場的第一雙已帶來莫大的驚喜。

1.Abrigo Giovanni, Dolcetto di Diano d’Alba Superioire Garabei, 2017 大概是今天最有結構的一款,不是 Barolo 那種巨石嶙峋的架構而是 Biondi Santi 那種靠酸度與適度丹寧搭建的空間感。Diano d’Alba 是狀元級的 Dolcetto,也是唯一可以省略 Dolcetto 字樣的產區,與下面的 Dogliani 同被認爲 Langhe 以外最好的 Dolcetto 產區。看地圖,Diano d’Alba 地處 Barolo 與 Barbaresco 之間,鄰近 Tanaro 河,地勢高(這款 350 米),含沙與碎石多。是這些風土的因素令他有 Biondi Santi 架勢嗎?這有待確認,但 Diano d’Alba 是優質的 Dolcetto 產區完全可以肯定,可惜我查 Wine Searcher 發現香港竟然沒有一瓶 Diano d’Alba 可以買得到!

2. Burlotto, Dolcetto d’ Alba, 2017 有幾分他們家的 Barolo Monvigliero 可能有點誇張,但就像他的 Barolo 大哥一樣,他的香氣比口感更令人驚艷。Dolcetto 也能出香粉、野生草本、壓碎的草本(crushed herbs),那種奇詭的香氣是從 Monvigliero 來的,還是因爲有一半連梗發酵所致?暫時不理它了,多喝一口吧!入口甜美多汁,好喝!

兩個回合都由 1.Abrigo Giovanni, Dolcetto di Diano d’Alba Superioire Garabei, 2017 勝出,比數分別為 7:3 與 9:1,但這不過是魚與熊掌的分別。

 

第二雙是兩個 Barbaresco 酒莊的對決。

4. Ada Nada, Dolcetto d’ Alba Autinot, 2015 上面講過了,是我的啓蒙 Dolcetto。近年喝他們家 Rombone 田的 Barbaresco 多了,一下杯便認得出那深黑而很有深度的特質,第一回合還很收斂,第二回合一打開,我便驚訝地發現他那麽像 Barbaresco!那酸度,那活力,那濃度,難怪 Annalisa 說她爺爺說他們的 Dolcetto 可以用水稀釋來喝。

同樣在 Treiso,從 Rombone 往北翻過一座山,南面山坡是 Pajore,北面是 Marcarini,3. Pier, Dolcetto d’ Alba Maicarin, 2015 的 Maicarin 大概是 Marcarini 的土話叫法,Pier Paolo Grasso 的 Pier 酒莊便在此。他們的 Marcarini 田在西北角,這個方向可能不適宜種 Nebbiolo(他們很精彩的 Barbaresco 來自附近的 Rio Sordo),我是看了 Kerin O’Keefe 稱讚他們的 Dolcetto 而去拜訪他們的,在酒莊試的時候天時是忌,結果差強人意,過了四年我才有機會再試他。

這次喜出望外,我跟大家說那種溫文爾雅的風格似足 Giacosa。Pier Paolo 向 Kerin 解釋道:“This is the real Dolcetto, elegant and drinkable with spice and mineral notes and around 12.5 percent alcohol.” 除了酒精度(這年份 13%),他說得全對。香粉、好酸度、礦物味,這些都是好處,但今晚不少酒款都具備,不過講到細膩與和諧,則只應 Giacosa 有,原因應該是 Giacosa 訓練多年的 Dante Scaglione 離開 Giacosa 以後當上了 Pier 的顧問。

細膩與深度怎樣選?大伙很公道,第一回合以 8:2 選了 3. Pier, Dolcetto d’ Alba Maicarin, 2015,第二回合以 7:3 點讚了 4. Ada Nada, Dolcetto d’ Alba Autinot, 2015

 

接著這一雙是力量對力量。

5. Tacchino, Dolcetto d’ Ovada Du Riva, 2013 是酒莊的旗艦酒,選用了 Ovada 特有的名叫 Nibiö 的品種,由於產出很低,今天已沒有人種了,但現任莊主 Romina 的外公 Carletto 特別建議他們種,於是他們從 1999 年起以外公的昵稱 Du Riva 爲名推出,年產只有 6,000 瓶。從 2012 年,這款酒便得到 Gambero Rosso 的青睞,連續 7 年獲得三杯最高名譽獎,這獎項對貴族葡萄如 Nebbiolo 與 Sangiovese 已屬家常便飯,但 Dolcetto 拿到這個獎還是第一次,令他們高興得不得了。

由於用法國小木桶陳年,新年份免不了頗強的桶味,幸好那很強的焦土礦物味和非常有深度的果味可以很好的平衡桶味。過了一會,他還出了花粉!酸度很好,入口圓潤,所以不覺得重,大概跟這品種有關。

到了第二回合,更濃的黑果但也更圓潤,配以帶鹹的礦物味,我突然覺得他有幾分 Burgundy 的趣味!

6. Vajra G D, Dolcetto d’ Alba Coste e Fossatti, 2013 也是龐然大物,很多草藥的香氣,深黑,很明顯的丹寧。到了第二回合,簡直像黑巧克力,幸好酸度好,而且丹寧也整合得好多了,就當一款 Barolo 風的 Dolcetto 來喝吧!

相比之下,Tacchino 顯得細緻,Vajra 則粗豪,但看來大家都更愛 5. Tacchino, Dolcetto d’ Ovada Du Riva, 2013,第一回合他取滿分,第二回合贏 8:2。

 

接著我們試試兩款 Dogliani。這村子在 Barolo 之南的 9 公里,地勢高(400 米上下),盛產個頭比較大的 Dolcetto。

兩款有些類似,有烟熏的香氣,礦物味非常重,相比之下 7. Pecchenino, Dolcetto Dogliani Bricco Botti, 2010 比較工整、相對輕盈,可以說比較國際口味;8. Ribote di Bruno Porro, Dolcetto Dogliani, 2010 則濃得化不開,礦物味幾乎掩蓋了一切,複雜度也高很多。我以前拜訪過酒莊,他們讓我們試這同一款酒,我當時這樣寫:

開瓶後先換瓶一個小時,入口仍然漆黑一片,有煙燻的氣味,濃厚如 espresso,大概像減去丹寧的 Cabernet Sauvignon。我面露驚惶之色,Bruno 笑說最好多給他 15 載。這豈不是 Dolcetto 中的 Barolo?Bruno 說他曾經主持一次垂直盲品會,有人竟誤認他的 1982 Dolcetto 為 Barolo!這時他笑得更開心了。

五年後重試,酒仍然未打開。

投票結果,7. Pecchenino, Dolcetto Dogliani Bricco Botti, 2010 贏了第一回合,6:4;第二回合由 8. Ribote di Bruno Porro, Dolcetto Dogliani, 2010 以 9:1 反勝。

Pecchenino 在大木桶陳釀兩年,而 Bruno Porro 只用了不銹鋼和水泥缸,所以 Dogliani 的重口音應該是風土特性。跟 Barolo 一樣有力量的 Dolcetto 是否比小甜甜更好?這是個人口味的問題。

 

最後一雙令大家目瞪口呆。

9. Conterno Aldo, Dolcetto d’Alba, 1999 酸酸甜甜的,竟然仍然有果,大家已經覺得出奇。在杯内,徐徐再有些成熟香氣出來了,乾花、茶葉,一點點菌菇。

最出奇的是酒精度只有 11.5% 的 10. Fontanafredda, Dolcetto d’Alba, 1989,他一下杯便爆發檀香木、乾花、松露等香氣,入口如絲,甜甜的果,活潑的酸度,這完全是老 Barolo 的風味,只是通透度略遜於酒王。Fontanafredda 是年產百萬瓶的大酒莊,這居於產品金字塔底層的酒絕非精品,但陳年風味竟然比得上 Barolo,我實在無話可說,只能佩服昔日酒農的品味。

一年前我也開過一瓶,不知是否狀態更好,成熟香氣還不太明顯,讓我引那次的報告,讓大家可以比較一下:

第一回合聞起來像我喜愛的 Yirgacheffe 水洗豆泡的咖啡,入口有茶的感覺,不甜,十分通透,令大家非常驚訝。怎料第二回合竟然有層次出來了,果味多了,活像杯有複雜口感的老樹茶。以前我喝過 1982 年的 Dolcetto,印象中不過是簡單的果汁,但已難能可貴,今天這款 Dolcetto 竟然有層次!我跟大家笑説這麽好的陳年 Dolcetto 比名牌的 Barolo 更難找得多!

Wine of the Night

兩款老 Dolcetto 太出衆與另類了,所以我們把他們放在神壇供奉,只為其他 9 款酒排名次。

大概喝得太興奮了,有一位竟然念念有詞的排出頭六名,於是我下令所有人都給我自選的身份證號碼。

用加權方法算(第一名 6 分,第二名 5 分 …),結果如下:

第一與第二名可以視作雙冠軍:3. Pier, Dolcetto d’ Alba Maicarin, 2015 (46 分)與 4. Ada Nada, Dolcetto d’ Alba Autinot, 2015(45 分);

第三名:1. Abrigo Giovanni, Dolcetto di Diano d’Alba Superioire Garabei, 2017(37 分);

第四名:5. Tacchino, Dolcetto d’ Ovada Du Riva, 2013(33 分);

第五名:8. Ribote di Bruno Porro, Dolcetto Dogliani, 2010(17 分);

第六名:2. Burlotto, Dolcetto d’ Alba, 2017(16 分)

今天我們試過的 Dolcetto 有如萬花筒,充分顯示了 Dolcetto 演繹風土的高超能力。我突發奇想:Dolcetto 與 Nebbiolo 是否 Piemonte 的瑜與亮?如果世間沒有 Nebbiolo,King of Italian Wine 是否另有其葡萄?

Glory be to Piemonte!

後記

我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這是近年令我最有意外驚喜的一場活動。

我的結論是:好的 Dolcetto 全都是愛心的結晶。正因如此,在開心之餘,我卻有點惆悵。除非我們住在 Piemonte,我們幾乎完全沒可能找到類似的 Dolcetto 精品。他們錯在太便宜,更錯在他們不是生於 Barolo/Barbaresco 地區。Barolo 與 Barbaresco 進口商很多時候會順手牽羊,下單訂 Barolo/Barbaresco 時順便進小量 Dolcetto,但對專門做 Dolcetto 的 Diano, Dogliani 和 Ovada 的酒莊,卻很少有人會找上門去買他們的酒。對消費者而言,他們好處是便宜,但對進口商來說,便宜也是毒藥,因爲低價位的酒取代性太大,全世界都是你的競爭對手。就以 Ovada 的 Tacchino 為例,他們連續拿了多年  Gambero Rosso 的三杯酒大獎,打從我 六、七年前第一次在 Gambero Rosso 試過他們的酒以來,我幾次再碰到 Romina Tacchino,她都誠懇地希望我為她介紹進口商。最後一次是去年(見:One Week in May(上)。她這種屢敗屢戰的精神令我肅然起敬,這次試過他們兩款那麽精彩而便宜的 Dolcetto 又再次令我憂喜參半。

讓我再年輕一次,或者我會當個愛心進口商,專門選這些令人遺忘的愛心酒莊。大錢讓 Barolo/Barbaresco 酒商去賺吧!

All you need is LOV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