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29 場 — The Charm of Magnums

生物動力曆法﹕2019 11 20

提筆寫這篇試酒報告已經是四個月後的事,真有點恍如隔世的感覺。我母親兩天後病倒了,住院一個多月後去世,緊接其後爆發了新冠肺炎,至今我們仍活在陰霾當中。這個星期開始有點時間整理筆記,這篇報告,就當是一場虛擬的試酒會吧。

不止一次聽過朋友言之鑿鑿的說 Magnum 比標準瓶好喝多了,有人甚至說原因是酒莊用了特佳的酒液來灌 Magnum,雖然我從沒有聽過酒莊有此説法。每次我都問他們是否試過同場比較同一款酒的 Magnum 與標準瓶,答案卻是未有。

今年天堂莊粉絲聚時,我讓五十多位朋友比較天堂莊 2009 Brunello 的 Magnum 與標準瓶,結果兩者打成平手,我個人認爲標準瓶打開得更好。

因此便有這場試酒會。我嘗試找不同地區的同一款 1990 年的大小酒瓶來做個公平的比較,希望可以作出結論來。

我選的這一組酒友,其中有一位正是引發我好奇的 Magnum 大好友 D。

是夜酒單如下:

1S. Casa Coste Piane, Glera IGT “Brichet”
1M. Casa Coste Piane, Glera IGT “Brichet” (Magnum)
2S.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1990
2M.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Magnum), 1990
3S.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90
3M.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Magnum), 1990
4S.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90
4M.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Magnum), 1990

氣泡酒當場開瓶,其餘的酒一律前一天的下午開瓶(28 小時前),之後拔塞在原瓶醒酒。

 

我們先試一款很別致的 Prosecco 1. Casa Coste Piane, Glera IGT “Brichet”。年前從一篇訪問 Soldera 的文章中得知 Casa Coste Piane 是這位怪傑最推許的氣泡酒,Loris Follador 喜歡用老籐提煉出 Glera 的原始和天然的風味,Brichet 好像是他租來的田,以 IGT 身份出現。

第一回合,標準瓶以 9:3 很清脆的贏了 Magnum,連 D 也掉了眼鏡。

在本文我以S 代表標準瓶,M 代表 Magnum。

S 贏在開放,M 卻有如在夢中。

S 散發著菊花香,最大的好處是非常通透,讓我們可以嘗透杯中物,包括一些微苦的礦物味,他以行板的速度,不徐不疾的述説了 Brichet 的故事。

M 是個龐然大物,豐滿如奶油,重果味,但連最怕香檳的高酸的 K 也嫌他不夠酸度!WSET 高材生兼意酒大使 C 解釋說 Prosecco 在瓶内發酵,可能此時尚未完成,以致有些殘留的餘糖,感覺過甜而酸不夠。

第二回合,S 更香,也多了些力量,像極一顆閃亮的水晶,自然、優雅得令人動容。像香檳一樣,這款 Prosecco 放得越久表現越好,這是運到香港兩年來最好的一次。

M 這時也稍爲放鬆了一些,收結頗長,但仍然嫌他的嬰兒脂肪過多。

S 以 9:1 再勝一局。有人不勝酒力,停杯了。

似乎新酒不利 Magnum。

 

第二雙我們選了 1990 的 Brunello。

2.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1990 是 Angelo Gaja 南下收購酒莊的第一件獵物,他在 1990 年代中期從 Roberto Bellini 手中買下 Soldera 的鄰居,這個年份由 Bellini 釀造,推出時已挂上 Gaja 的金漆招牌。

有點年份的酒會讓 Magnum 佔囘點優勢嗎?

兩瓶的塞子都正常,M 的那個比較軟。看酒色,S 中度深色,半透明,M 稍爲深色一點。

第一回合,S 以很泥土的香料、礦物味爲主,混以一點點成熟的菌類香氣,一派從容不迫的中年風味。到了第二回合更多成熟味道,礦物味更爲主導了,難得的是酸度非常明顯,所以成熟但不老。

M 在第一回合爆發花粉香,頗初級(primary)的果,鮮活的酸度,明顯的丹寧,與 S 的區別就在一個字:活力,簡直比 S 年輕了起碼 10 年!

第二回合多了些烟草和燒焦的泥土、礦物味,是這一帶很典型的味道,花粉仍然可辨,丹寧依然凌厲,J 說聞起來很像 Bordeaux!

我個人喜歡 S 的成熟與優雅,但座中的朋友卻更愛活力,令 M 分別以 8:4 和 7:3 贏了兩個回合。

S 好還是 M 好?這個得看口味,但無可置疑的是 M 比 S 年輕,又或者說 S 比 M 成熟。

我突發其想:如果你第一次接觸一款酒正值他的中年,但你好奇想知道那款酒新推出時是什麽味道,大可以找一瓶同年份的 Magnum!

 

第三雙是 1990 的 Barbaresco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90

S 的塞子極為堅硬,我一拔它便斷了。M 卻容易開,塞子有一半沾了酒液。看酒色,S 非常淺,類似老很多的老酒;M 中度深色,通透。

早上小試,S 有醬油味,掩映著些菌菇香氣,入口以菌類成熟味道爲主,酸度幾乎蓋過果。這更像 1960 年代的酒,就是說老了 30 年左右。

晚上第一回合,基本氣味維持,多了些花雕似的香氣,入口果味多了,有點咖啡與腌肉的複雜味道。

第二回合,乾净了些,酒體更厚,入口仍然以腌肉爲主,這時的果與酸平衡得較好。

M 在早上小試時不太開放,果味掩蓋一切,像一款 2000 多於 1990,就是說年輕了 10 年。

晚上第一回合,有些燒焦的香氣,仍然很緊,很初階(primary),混沌一片的,丹寧也重。

第二回合,仍然有燒焦的味道,但多了些香木的成熟香氣,丹寧仍然重,明顯欠酸度,比剛才算開放了些,不過仍然處於難以親近的初級階段。

對我來説,M 不露尊容,等同棄權了,所以我選 S。

大伙選 M 的多,恐怕是因爲受不了 S 的病態美 — 第一回合 8:4,第二回合 5:4。有趣的是 D 先選 M,後選 S。

我幾年前便開始留意瓶塞的狀態,我發現瓶塞太緊的往往酒色特淺,開始時有些類醬油或藥油的怪味,很多人以爲是氧化所致,我卻懷疑是缺氧的問題。這些酒下杯後會慢慢恢復的,只不過恢復期有可能是一天半天之長,我們不一定等得到太陽出來,但起碼可以留意到接觸空氣後,酒會越來越乾净。我懷疑瓶塞過緊,會令酒靠缺氧的方法來發展,缺氧過長,便有種“病態”的氣味,雖然所謂病態,只有統計的意義,即與有充分氧氣供應,令酒可以”正常”發展的酒不同。

 

很有趣的是,下一雙酒的瓶塞狀態,與上一雙正好相反。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90 的 M 非常堅硬,塞子幾乎沒有沾到多少酒液,酒色甚淺。S 的酒塞正常,可能有輕微漏液,頂部有酒液滲出的痕跡,酒色淺至中度,但肯定比 M 深。

如果 S 像典型剛步入成熟期的 1990,則 M 更像快熟透的 1971,前者如初秋,後者已快步進入深秋了!

S 的香氣在乾花與半鮮花之間,熟果,豐厚,清晰的丹寧,由果帶動,感覺上 Rocche dell’Annunziata 的成分多一點;M 有檀香木和乾花,柔軟的身軀,如絲的輕巧細膩,清新的酸度,由花領軍,有 Cannubi 的精神。

第一回合由 S 以 7:5 勝出,我卻第一次選了 M。這也難怪,Rocche dell’Annunziata 的艷麗一般更討喜,不過我更愛 Cannubi 式的通透優雅。

第二回合的 S 更成熟,也更複雜,不過仍然比 M 更强調果,丹寧也更強。

這時的 M 酸度迷人,記憶中 1990 這暖年份從沒有酸度那麽好的。成熟的 Bartolo 就有那種古典美,一種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一分的平衡感。

大伙似乎也認同了,這回合便由 M 以 7:2 反勝。

Wine of the Night

大家選的 WOTN 令我有點意外,有 9 位選了 2. Pieve Santa Restitut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ennina, 1990(其中兩人指明是 M),只有 3 位選 4.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90 的 M。

讓我亂猜,我想 Pieve Santa Restituta 的新派一點的風格較適合大部分人的口味吧。畢竟,Bartolo 不是每個人的酒。

不過這次主要的目的是判定 Magnum 是否真的比標準瓶好。撇除瓶塞造成的「干擾」,我想應該可以很安全的說 Magnum 有如抗氧化劑(anti-oxidant)一樣,一般可以令酒年輕 10 年左右,但成熟好喝還是年輕好喝卻因口而異,正如銀髮與黑髮,喜惡也各人不盡相同。

所以依然不容易有答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