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7 第 20 場 — Brunello – North

生物動力曆法﹕2019 7 26 日下午 7 時開始  –

連這一場,最近香港與廣州、北京三地一共辦了五場與北方 Brunello 有關的隨意行,其他四場的報告在這裏:

VIPa-7 第 18 場 — Brunello 的北方三雄

VIPa-7 第 15 場 —- Brunello – North vs South

广州随意行 2019 #4:Montalcino 的北方三雄

北京随意行 2019#5: Montalcino 北部三杰

我正準備動筆寫這篇報告時,收到了一位當晚有參加的朋友 T 發給我的品後感,我一看,寫得實在好,於是徵得他的同意以後,決定全文照錄,一則省了我的功夫,但更重要的,是想讓大家知道,只要細心、有系統的去品嘗,自能領略意大利酒的真情趣。

這組朋友有一半是兩年前加入的,我分兩場為他們介紹 Brunello,上一場比較中部與南部(見:VIPa-7 第 12 場 —- Brunello – Central vs South),這次以北區作結。

這次開場的原來是兩款 Rosso,可是我在前一晚開瓶時才發現天堂莊那瓶我撿錯了相當於 Brunello 的 Trentennale IGT。這年酒莊送檢申請時被 Consorzio 駁回,認爲達不到 Brunello 要求,具體沒給什麽原因,也沒有上訴機制,所以酒莊只得以 IGT 名義推出,冠以 “三十周年” 名稱,用以紀念他們向外發賣的第三十個年份。

是夜酒單如下﹕

A. Padellett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1

B.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Trentennale, 2011

1.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2. Sassetti, Livi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ertimali Riserva, 2004

3.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1

4. Altes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ontosoli, 2001

5. Canalicchio Franco Pacenti, Brunello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所有酒在 22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以下是 T 的筆記。

這次跟隨老師的步伐來到 Brunello di Montalcino 的北部

不同於中部的氣勢磅礡和南部的澎湃豐沃

北部冷冽但細膩, 是個愛與果味捉迷藏的地方.

不知道…. “The King of the North” 到底誰屬呢?

 

是夜, 揭開序幕的是 A. Padellett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1.

是支驚喜萬分的酒 “Loaded with dry sweet spice, earthy notes. Juicy and precise but lack of layers.” 是我在首輪後寫下的評價.但到次輪時, 猶如進化至 Brunello di Montalcino 的姿態.

但她令人驚喜之處, 不止於口舌上的, 而是令大家對 Rosso 陳年的潛力, 有了另一番的體會.

一如老師所說 Rosso 較短暫的成熟期,令大家能更早一親芳澤, 這支 Rosso 便成功展露青春與成熟相遇相知的美貌!

 

第二支是期待已久的天堂莊 B.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Trentennale, 2011

天呀, 那熟悉且迷人的松露菇菌,大自然氣息還有清爽的 sour cherry

那鮮明活潑的酸度, 那傲人的酸度, 利而不刺, 尖而不銳. 絕!

一如老師所說 “這酸度好比黑暗中的一束光線”.

喝罷, 腦海泛起了 Leonard Cohen “Anthem” 中的歌詞:

“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如果泥土松菌代表著沉著的黑色,那麼, 這酸度便真如光一樣, 自杯中引領著眾生

 

再來下一組是 1.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也是充滿大自然味道的作品.

儘管香氣複雜, 時而松露時而原野氣息, 但同時卻輕巧得可怕, 好像溫柔十足地在你旁邊耳語

最引人入性的地方在於她輕盈的同時既複雜又層次感十足

其實這酒有點弱弱的感覺,不至於是無力, 反倒是帶點謙卑的滋味. 難道這就是Terry Theise 筆下的  “Modesty”?

 

2. Sassetti, Livi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ertimali Riserva, 2004

我酒評當下的其中一句是 “All round but a bit edgy.”

其實是支出色的紅酒, 帶點茶葉與土地氣息 但與 Le Chiuse 相比則略嫌沉實. 而且單寧略有棱角,整體表現稍為遜色. 

抱青按:兩款酒的底色有幾分相似,最大分別在於 Le Chiuse 較通透與工整,Livio Sassetti 則厚實得幾近粗獷,我懷疑與地勢有關。我曾走山路經過 Sassetti,那裏位置稍高,有些隱蔽;而 Le Chiuse 位於碗底,地形開闊,常涼風習習。這不同的地貌大概反映到酒裏頭。

投票結果,兩個回合都由 1.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分別以 11:0 和 10:1 大勝。第二回合投 2. Sassetti, Livi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ertimali Riserva, 2004 的那位是我,旨在鼓勵他們,因爲酒的確造得蠻好的。

 

緊接著的一組是 3.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1 和 4. Altes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ontosoli, 2001, 這2支2001年的酒色已接近 tawny. 兩款酒的單寧和酸度都十分漂亮.

Baricci 是信息量十分龐大的酒. 不是不討好, 只是很難懂.

而且 Baricci 的酒, 喝著喝著心中便會產生一個又一個的疑問…

“學院派”總是說單寧和酸度是酒的主要骨架 (structure), 只有足夠份量的骨架才能承載相對的細節.

但奇怪了, 她的 structure 並不大呀, 當晚我在 wine notes 寫了一句 “Both tannin and acidity are so mellow and pure”, 酒體更是輕輕巧巧的.

但每一口的酒, 撲鼻的每一氣息都很飽滿很豐富

她依舊充滿豐富的 tertiary 氣息, 大地,森林,枯葉,松菌等等

我不禁自問…

還是…她的 structure 並不是由單寧和酸度築成, 細節並非築附在單寧和酸度之上呢?

難道…她的 structure 由一層層的細節像層層疊般直接築成, 單寧和酸度早已和細節融為一體?

這般的 structure 是似有還無? 是完整? 還是圓融?

這便是如老師所說的“真”嗎? 不依賴修飾的真誠嗎?

 

至於 Altesino 葡萄園的高度來得高一點, 也許是這原因 Altesino 這酒來得輕一點, 不是輕巧, 而是無力.

氣味上則多一點松露, 和蕃茄葉味道. 酒精感也更熾熱一點, 兩輪下來, 雖及不上 Baricci, 卻總帶著 Baricci 的影子.

抱青按:兩款酒很突出的展露了北區的迷人風光,那松露、菌菇香氣在今天所有酒都有出現,但這一雙直如脫繮野馬,所不同者,Altesino 較通透,果與酸都較尖銳,而 Baricci 則渾然一色,這方面 T 描述得很好。Altesino 的田接近 Montosoli 最高點,而 Baricci 則接近底部,這應該是最主要的原因。從風格上說,Baricci 有農民的憨厚,Altesino 則有大廠的整齊。我的偏見是 Baricci 比較有個性。

投票結果,大家愛 3.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1 的較多,兩個回合分別以 7:4 和 8:3 勝出。

 

最後的一組是 5. Canalicchio Franco Pacenti, Brunello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這支酒呈現 tawny 般的酒色, 開首剛下杯後帶著獨特的菜乾,蜜棗氣味和大量松露味而且 finish 較短且略帶點回甘

但老師解釋這支酒的 cork 有些許問題, 令酒出現缺氧的現象, 需要多點時間呼氣

果然, 到第二輪時, 那種不太討好的菜乾味道漸漸散退, 換來是微甜的冬薑和香料味道.

整體表現也由第一輪的沉寂漸漸醒來…可惜缺氧的問題, 終未能一探其廬山真面目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同為 2004 年的酒, 但色偏向 Garnet, 看來更年輕. 她的酸度是一如既往的閃亮, 難得她的花香竟比天堂莊一貫的松露大地氣息來得更扎實. 儘管依舊美味, 但卻稍微失去了吸引力. 可能是 Riserva 的緣故, 需要更長的陳年時間始能盡情發揮吧.

當晚兩支天堂莊中的 Riserva 2004 整晚下來總覺她稍嫌拘謹, 反之 Trentennale 2011 表現更令我回味而且神態更自若, 也許是更 typical 的天堂莊, 或許該說這是更貼近我想像的天堂莊吧…

抱青按:世事哪會有完美的?天堂莊的 Rosso, Brunello 與 Brunello Riserva 的差別完全在於木桶陳年時間的長短,但三件作品的表現力竟然有那麽大的差異,令人完全猜不透箇中原因,只可以說:大自然是神秘的。我常覺得 Franco Pacenti 是天堂莊的副牌,我至今仍難忘三年前那瓶 2010(見:VIPa-4 第 11 場 — New Stars in Brunello 2010 )。

Wine of the Night

我們 11 位朋友中有 7 位選了 3.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1 為最愛,3 位選了 1.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另 1 位選 6.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按加權算得分,次序也一樣。

後記

就如上一場一樣,我可以說北方三雄都是我們所愛,但更重要的是今天讓大家喝懂了北方 Brunello 的風采,這方面 T 有很準確的描述:

喝罷, 再看看自己的 wine notes, 形容果味的字眼寥寥無幾, 果不其然 Brunello 北部的確是個愛與果味捉迷藏的地方, 哈哈

至於誰才是當晚我心中的 “The King of the North”呢?

最後我選擇了 Baricci. 因為她的細節所築成的不只是肉體而是意志呀!

當晚回想 Baricci 時, 腦海慢慢泛起的同是 “Anthem”的另一句歌詞 “You can add up the parts, You won't have the sum, You can strike up the march”

的確, 這細節,這層次和複雜性, 並不是 1+1 的等式, 這是超越數字的想像, 也難怪酒評人的分數總未能反映 Baricci 的偉大, 哈哈

看來還是要喝多幾次Baricci, 才更能理解和感受她的美好!

我想 Nello Baricci 在九泉之下會微笑!

作爲兩場 Brunello 的小結,我們大可以說:中部以酸度與丹寧結構為特色,南部靠冶艷的香氣和豐富的果味吸引人,至於北區,則由礦物味編織出一幅一幅的小品來,既細膩又複雜,果味不過起了陪襯的作用。

告別了 Tuscany,下次我們南下暢遊 Campani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