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13 場 — Paolo Scavino

生物動力曆法﹕2018 5 9 日下午 7 時開始

過去的 Barolo 隨意行活動多次與 Paolo Scavino 擦身而過,這次特別辦專場,好瞭解他家的風格。

Scavino 家的大本營在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的 Fiasco,佔了這塊田的大半,Lorenzo去世後分了給 Paolo 與 Alfonso 兩兄弟,他們分家後創辦了 Paolo Scavino 與 Azelia 兩個酒莊。Paolo Scavino 後來又在四條村子租或買了田,所以今天由他兒子 Enrico 與孫女 Enrica 及 Elisa 掌管的酒莊可以推出分佈於五條村子中的五款單一田 Barolo,這在家庭酒莊中非常少見。我們這次選了其中四塊最有名的田,以他們的皇牌 Bric del Fiasc(應爲 Fiasco 山頂的意思) 為主軸。

是晚酒單如下:

La Mesma, Spumante Metodo Classico, 2011

1. Scavino, Barolo Cannubi, 2007

2. Scavino, Barolo Monvigliero, 2007

3.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6

4. Scavino, Barolo Bric del Fiasc, 1996

5. Scavino, Barolo Bric del Fiasc, 2004

6. Scavino, Barolo Bric del Fiasc, 1990

7. Scavino, Barolo, 1971

所有紅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的氣泡酒 La Mesma, Spumante Metodo Classico, 2011 來自 Gavi 產區,用香檳方法釀造,100% Cortese 葡萄。

第一回合氣泡多而細,頗豐滿,但不太開放,有種類西柚或杏仁的苦味,很是有趣。第二回合開放了些,較平衡優雅,西柚味與礦物混成一片。這個莊的 Gavi 令人眼前一亮,所以我對他們的氣泡酒甚是期待,今天看到潛力,但半年前才運到香港,恐怕需要更多時間等他穩定下來才得見真功夫。

 

第一雙紅是兩塊 Grand Cru 級的名田。我們年初曾分別做過非常精彩的專場,於今記憶猶新(見:VIPa-6 第 6 場 — Cannubi 與 VIPa-6 第 9 場 — Monvigliero )。

但很失望的是,在第一回合我完全認不出這兩塊田!

1. Scavino, Barolo Cannubi, 2007 像墨汁一樣濃,而且丹寧强勁,花香與香料跑到哪裏去了?

2. Scavino, Barolo Monvigliero, 2007 比較通透一點,丹寧也柔和一些,但只聞到茶葉味,在杯内慢慢出些紫羅蘭,這塊田特有的奇異香氣卻完全沒有蹤影!

2007 是暖和年份,11 嵗的酒應該比較開放才是,所以我決定把餘下的酒全部換瓶,一個小時後進行第二回合比試。

應該說有改善吧。

1. Scavino, Barolo Cannubi, 2007 以黑櫻桃爲主,有些花香掙扎而出,色調比一般 Cannubi 深黑許多,口感比剛才順滑多了,雖然丹寧仍然蠻厲害的。

2. Scavino, Barolo Monvigliero, 2007 出些烤過的香草(roasted herbs),依稀冒出些奇香,但丹寧非常凶猛。

第一回合 Monvigliero 僅勝 6:4,第二回合則由 Cannubi 以 7:3 反敗爲勝,但兩者都不能令人信服。

年初的 Cannubi 專場我們試了一雙 1990 Cannubi,發現 Scavino 濃密,Francesco Rinaldi 通透,與此次的 2007 Scavino 的表現一致。

在 Monvigliero 專場我們試過 Scavino 的 2013,我當時的評語是「木桶與皮革味蓋過了這塊田的奇香」,也是同一個模樣,所以我懷疑 Scavino 的重口味風格掩蓋了田的風味。

 

第二雙是冷年份的 1996,是今天最精彩的一對。

3.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6 有玫瑰與薄荷香氣,這塊田位於 La Morra,是 Barolo 中綺麗的極緻,特徵是很強的脂粉味,甜美得幾乎膩喉,有時候我真受不了這種冶艷甚至說妖艷的風格。今天這款勝在既不果也不妖,唯一可批評的是比較欠缺結構,所以有點散架的感覺。不過很合我的胃口。

4. Scavino, Barolo Bric del Fiasc, 1996 有很重的薄荷香氣,冷艷,平衡優雅,丹寧很細,如玉樹臨風,記憶中好像沒有喝過那麽好的 Bric del Fiasc!

奇怪的是,1996 是酒莊最新派的實驗階段,全用法國小木桶陳年(今天大小桶并用,走 Gaja 路綫),可今天這一雙卻沒有很明顯的木桶味。

這回合大家一面倒投了 3.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6 ,比數 8:2,我與太太是異見份子。

到了第二回合,桶味終於出來了。3.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6 的花被壓在桶味之下,開始有幾分妖艷了!4. Scavino, Barolo Bric del Fiasc, 1996 在泥土中長出花兒來,桶像佈景板,不算突出,保持著一種古典式的平衡,漂亮!

這時除了一位堅守 3.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6 的朋友外,其餘全倒戈投了 4. Scavino, Barolo Bric del Fiasc, 1996 的票,9:1!

對我來説,最重大的發現是:繼 Barbaresco 村與 Barolo 村以後,似乎 La Morra 與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 1996 也逐漸打開了!如果想果味多一點,大可選果日。我們在去年的一場 1996 便試過 4. Scavino, Barolo Bric del Fiasc, 1996,那天是果日,果出得很好,而且有骨架。

與剛才的暖年 2007 比較,我懷疑 1996 好比是汽車的刹車功能,緩慢的成長期抑制了葡萄藤慣有的衝動,變濃密為通透,緊張換成舒展。

 

接著這一雙是 Bric del Fiasc 兩個年份的比試,兩個都是均衡、偏暖和、產量大的年份。

2004 很蹦蹦跳,桶味、發奇香的香草、很熟的果香與金屬氣味競出,果不突出,被掩埋在一層層的泥土下面,丹寧凌厲。

1990 龐大,内斂,聚焦度好,但很濃密,應該還沒打開,果味比 2004 豐富,很有分量的丹寧,但整合得還算可以。有一位認爲酒有些不乾净,聞到一點木味,大概是塞子的味,但不算嚴重。

第一回合由 6. Scavino, Barolo Bric del Fi​asc, 1990 贏了 9:1。

第二回合的 1990 有點樹林的香氣,純净,順滑,離成熟還有一段時間,但今天總算撥開雲霧見青天,令人期待。

2004 整合得更好了,有熟花,少不了的厚厚的泥土,丹寧仍然蠻兇的,但比剛才進步頗多,所以這回合僅以 4:6 敗於 1990

 

Enrico 在 1978 年建議父親讓他釀造 Bric del Fiasc 單一葡萄園,凴此一炮而紅,這款 1971 應該是他爸爸主導的,所以是一款真正的 Paolo Scavino。

酒莊從 1980 年代才開始擴展到別的村子,所以我懷疑這款酒以 Bric del Fiasc 的葡萄爲主。

7. Scavino, Barolo, 1971 跟後來的酒一樣有很重的泥土味,并且由此產生一種侷促感,第一回合比較緊閉,但酸度好,也頗純净。

第二回合打開了一些,但仍然擺脫不了那種侷促感。我懷疑 Fiasco 這塊田的位置並不很開陽,泥土也比較厚重,所以長出來的葡萄個個都是男低音。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酒排了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4. Scavino, Barolo Bric del Fiasc, 1996(20 分)

第 2 名﹕7. Scavino, Barolo, 1971(15 分)

第 3 名﹕3. Scavino, 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Riserva, 1996(9 分)

後記

除了 1996 以外,這次的酒算不上精彩。我有點納悶,一直在思索出了什麽問題。

首先,是醒酒不夠嗎?

我拿了一瓶 2007 Bric del Fiasc 從根到忌到果試了三天,濃密的泥土味與凶猛的丹寧一直是主調,到了第三天果日,我把一半換瓶兩個小時後再混囘原瓶去,酒才算打開了,有點通透感。好笑的是那天同場有一瓶朋友帶來的 2008 Le Clarence de Haut-Brion,一比之下我驚覺 Scavino 似乎出於 Bordeaux 而勝 Bordeaux,就如我對 1988 年後的 Gaja 的感覺一樣。新派真能令酒早些可以享用?我試了多年始終認爲答案是:NO!

那麽,傳統方法釀造的 Bric del Fiasc 更易打開嗎?

Scavino 家族兩家酒莊都走新派路綫,我只能找到與這塊田相連的 2004 Gablet Sue(今天的標準葡萄園名字是 Altenasso),酒莊 Brovia 非常傳統。

我喝了 4 天,經歷了果、根與花日,發現泥土與礦物味是主調,偶爾有些紫羅蘭花香,在花日尤其明顯,但 Brovia 比 Scavino 更通透。不過泥土與礦物味顯然是這塊田的主旋律(有時候强烈到像 Etna Rosso),只不過落在不同人的手裏會有不同的變調。

我猛然記起不久前參加過一場 Allen Meadows 主持的 Clos St Jacques 大師班,他選了五家酒莊的兩個年份讓我們試,有趣的是這五家酒莊的田坐向一樣,都從山坡頂部一直延伸到底部,他們的酒有五種不同的風格,像塊調色板,從輕盈到濃厚都有。Scavino 比較像 Bruno Clair,Broiva 則靠近 Fourrier。我由此推論:Scavino 的男低音風格基本上從 Bric del Fiasc 而來,但他的演繹偏向濃密。我更大膽的猜測他的 Cannubi 與 Monvigliero 之所以比別人的濃密,是因爲他們家幾代是喝 Bric del Fiasc 長大的,這塊田的風味早已成爲他們的口味,所以他們到外面闖天下也帶著 Bric del Fiasc 的鄉音來演繹異地風情,就如北方人講廣東話與廣府人講官話一樣,必定不改鄉音。

如果你認爲我這個判斷彷若天馬行空,我可以再舉兩個例子:

第一:昨晚剛參加 Altare 的晚宴,他們的 Cerretta 有難得的圓潤,Kerin O’Keefe 曾稱讚他們這款酒為 “perhaps the most elegant Barolo I’ve ever had from Serralunga”。昨晚與他們家的 Arborina 一起喝,我們不需要太費勁也可以想到是他們幾代的 La Morra 口味令他們對 Cerretta 有不同的詮釋。

第二:Bruno Giacosa 的所有酒,原型都來自 Barbaresco,更準確的是來自他的至愛 Asili,所以他的 Barolo Falletto 不會硬綳綳的,就是不久前湖南青年稱之爲「陰中之陽 」的特質(見:VIPa-6 第 7 場 — 懷念 Giacosa 之二:與國内隨意朋友的周年聚 ) 

初迷上 Barolo 時便寫過 Paolo Scavino(見﹕Scavino the Sculptor :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之二)),八年以後的今天才算稍爲聽得懂得他的口音,交朋友何嘗不是如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