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6 場 — Cannubi

生物動力曆法﹕2018 3 2 日下午 7 時開始

這兩年一口氣辦了三十多場 Barolo/Barbaresco 隨意行,我們當中的鐵粉也頂多出席了其中的 1/4 到 1/5,所以我打算選其中較精彩的葡萄園或酒莊與大家一起重溫一下。上個月便辦過 Barbaresco 的三大美人(見:VIPa-6 第 2 場 — Barbaresco 的三大美人),這次我帶大家觀賞 Barolo 的愛侶園 Cannubi。這次參加的朋友有一半是去年末剛加入的,希望他們喝了這碗迷魂湯以後永遠離不開 Barolo。

當晚酒單如下:

(Bianco) Cavallotto, Pinner (Pinot Nero), 2013

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13

2. Einaudi Luigi, Barolo Cannubi, 2013

3. Sandrone Lucian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04

4. Brezza, Barolo Cannubi, 2004

5. Scavino, Barolo Cannubi, 1990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Cannubio, 1990

7. F.lli Serio & Battista Borgogno, Barolo Cannubbio, 1970

三款老酒在 19 小時前開瓶,其餘在一天前開,之後拔塞作瓶醒。

 

談起 Cannubi 葡萄園,我不得不先講一下一場爭論。

Barolo 與 Barbaresco 產區遲至 1994 年才開始研究如何像 Burgundy 那樣準確的劃定葡萄園的界綫,費時十多年,終於在 2007 年(Barbaresco)與 2010 年(Barolo)正式公佈兩百多個 MGA(Menzioni Geographiche Aggiuntive,即英語的 Additional Geographical Mentions)的詳情。Cannubi 在討論期間即引起爭論,後來更要對簿公堂。

Cannubi 是高約二百來米朝東南方的長長山坡的其中一段,俯瞰著 Barolo 村鎮,面積約 15 公頃,一直是這村子乃至整個產區最有名的葡萄園之一。居於 Cannubi 之東與西有幾個葡萄園名叫 Cannubi Boschis,Cannubi Muscatel,Cannubi San Lorenzo 和 Cannubi Valletta,合起來有 19 公頃左右(見上圖),他們質量不一,但都沒有 Cannubi 那麽有名。Marchesi di Barolo 酒莊在 Cannubi 擁有一小片田,但在不太出名的 Cannubi Muscatel 有更大的一片,經他們的提議,商會批准了把 Cannubi 擴大至所有以 Cannubi 為前綴的 34 公頃葡萄園。由 Bartolo Mascarello 的 Maria Teresa Mascarello 領導的一些酒莊曾一度推翻了這個決定,但經過幾次上訴,最後由羅馬的最高法院在 2013 年 9 月宣判維持商會的決定。

因此 2013 年後的 Cannubi MGA 不一定是原來的 Cannubi。其實就以原來的 Cannubi 而言,傳統意見也認爲比較高的部分是比較好的地帶,有點像 Burgundy 的 Premier Cru 與  Grand Cru 一般都在山的頂部與中部。

究竟爲何 Cannubi 葡萄園那麽優秀呢?

原來產區的兩種土質在 Cannubi 匯合甚至混合在一起。這兩種土質一為含鈉與沙子比較多的 Tortonian 時代土層,所出的酒香氣盛,酒體優雅;另一種更古老和較重的 Serravallian 時代石灰岩土層含碳酸鈣較多,所產的酒丹寧和結構強。因此最好的 Cannubi 既優雅,又有結構。Brezza 莊分析他們 Cannubi 田的構成有 39.5% 淤泥,36.9% 沙子和23.6% 粘土,説明了土質的複雜。  

不過乾旱年份對 Cannubi 不太有利,因爲含沙子較多的泥土不容易留住水分。

我們這次的 7 款酒當中有 5 款來自原來的 Cannubi,兩款來自 Cannubi Boschis,另有一款則混有這兩塊田,我們無妨比較一下二者的差異。

 

開場白酒 Cavallotto, Pinner (Pinot Nero), 2013 兩年前試過一次,當時很害羞,今天終於打開了。與酒莊的另一款 Chardonnay 一樣,我們喝到的是與他們家的 Barolo 一樣的土地風味而不單是葡萄品種。豐富的礦物味和暖和的酸度令這款白表現得異常複雜,但也不失優雅。再多説也沒用,大家最好找一瓶來試試。

 

我們先試剛出爐的 2013。

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13 是備受 Kerin O’Keefe 賞識的傳統莊,第一回合通透典雅,花香夾香料,還帶些樹木與薄荷,酸度漂亮,有人嫌丹寧突出了一點,我卻覺得以 Barolo 來説,一點都不過分,可能比較輕盈的酒體較難包得住丹寧吧。

他的對手 2. Einaudi Luigi, Barolo Cannubi, 2013 完全是另一個模樣,爆香,但桶味掩蓋一切,不過比早上小試時已改善了,起碼嘗得到很豐富的果味,而且結構比較強。

大家較接受 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13 ,比數 7:3。

第二回合卻來個 180 度的轉變: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13 變得弱不禁風,出了些樟腦味,入口有點平淡,可能是新酒還不太穩定所致?2. Einaudi Luigi, Barolo Cannubi, 2013 的桶味此時有所收斂,整體的平衡度大大改善了,結構感仍是他的優點。

這一陰一陽,一平實,另一立體,是否兩塊田的不同表現?

這回合有一半的人改投了 2. Einaudi Luigi, Barolo Cannubi, 2013,令他以 8:2 反敗爲勝。

有朋友驚奇的發現 2013 似乎與 2010 很早已經蠻好喝了,我想這是地球變暖帶來的好處吧,這兩個都是比較晚熟的經典年份,但 2010 似乎比較濃,2013 比較鮮,看大家口味如何。我個人愛 2013 多一點點。

 

第二雙是另一經典年份 2004。這年成熟度好,而且產量與質量都上乘。我們也可以比較兩塊田。

3. Sandrone Lucian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04 是尺碼大的胖子:桶味,果味都突出,聚焦在果味,不過豐滿的口感也把丹寧包裹得不露痕跡,所以易喝甚至好喝,但這階段我總想起 Elvis Presley 的拉斯維加斯階段,有種浮腫的感覺。

4. Brezza, Barolo Cannubi, 2004 卻是另一道風景綫,有很好的結構感,花香與香料的香氣有點像 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13 的第一回合,但這款立體得多,其實他最大的特色是既有結構感也同時很匀稱,細緻、優雅,這可能是 Cannubi 的特徵 — 集力量與細膩與一身。唯一可批評的是丹寧相對突出。

這回合由 4. Brezza, Barolo Cannubi, 2004 以 7:4 領先。

第二回合的 3. Sandrone Lucian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04 更爲豐滿,幾乎像喝果汁一樣,有人笑説她像個成熟貴婦。

跟剛才的 1.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13 不一樣,4. Brezza, Barolo Cannubi, 2004 在這回合越戰越勇,花與香料更盛,整合更好,開始有種圓融的感覺,與前面的 2013 和後面的 1990 比較,很清楚看到 2004 是兩者的中途站,成熟的過程歷歷在目。

沒辦法,4. Brezza, Barolo Cannubi, 2004 實在太精彩了,這回合拿了滿分。

我翻看 Antonio Galloni 在新酒剛出來時的評價,Sandrone 他打了 98 分,Brezza 卻只得 89 分。

他這麽寫 3. Sandrone Lucian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04

A translucent dark ruby, this weightless yet sumptuous Barolo bursts from the glass with layers of dark ripe fruit that coat the palate with stunning grace and elegance. As it sits in the glass notes of licorice, tar and sweet toasted oak gradually emerge to complete this magnificent wine.

我知道口味不同,一如其面。但 “sweet toasted oak" 作爲優點之一,是我怎樣也不敢苟同的。

撇開口味不談,這兩款酒似乎很清晰的讓我們看到 Cannubi Boschis 與 Cannubi 的差異:Cannubi Boschis 相對平板,有豐滿的果味和圓潤的口感;Cannubi 則剛柔並濟,複雜度明顯較高,有很立體的平衡感。

 

兩款 1990 帶來第一次高潮。

5. Scavino, Barolo Cannubi, 1990 的田全在 Cannubi,而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Cannubio, 1990 在兩邊都有田,應該是混釀。

兩者其實有幾分相像,都隱隱冒出漂亮的蘑菇與乾花香氣,但 Scavino 偏向濃密,Rinaldi 特別通透,而且可能因爲後者較通透,他的香氣顯得更爲奔放,好比清淡的背景能讓主體更突出那樣。

Scavino 從 1993 年才開始採用法國小木桶,1990 仍然是大木桶的年代,但他是否在葡萄園比較注重低產量,採用 green harvesting 的手法呢?我暫時沒資料。

這時大家一面倒的投了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Cannubio, 1990 ,比數是 9:1。

第二回合兩者仍按原來軌跡發展,大概高了一個八度(octave),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Cannubio, 1990 好喝得像名師冲泡的一杯耶加雪菲咖啡。這個年份在將熟未熟之際,正當妙齡,令大家喝得高興極了,但看來前途無量。

有一位朋友改投了 5. Scavino, Barolo Cannubi, 1990,但 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Cannubio, 1990 仍然壓倒性的贏了 8:2。

Scavino 的其他酒款也比一般的酒有較高的集中度,這可能是他們的 house style,我猜他們需要較長時間才變得通透優雅。

 

最後一款酒激起千層浪!

在早上小試驗時,7. F.lli Serio & Battista Borgogno, Barolo Cannubbio, 1970 已經令我大吃一驚,蘑菇從杯底湧現,清純,如絲般細滑,滿口是玫瑰花,酸度映襯得令人心醉!Where have you been all my life?

這家小酒莊與 Giacomo Borgogno 不是同一家,但他們在 Cannubi 擁有 2.8 公頃的田,佔了幾乎 20%,而且在比較高的位置。

顔色晶瑩,足見酒保養得很好!

晚上第一回合一下杯便被大家驚爲天人,有人喊這是 “美魔女”,成熟的菌類香氣和乾玫瑰令我們的新朋友經歷了成熟 Barolo 的洗禮,而丹寧和酸度的存在令他感覺一點都不老。這是完整的 Barolo,令人感動至深的莊嚴的存在。Mission accomplished!

第二回合有點疲態,加上我分到的是接近底部的酒,所以比較渾濁。1970 的結構感原來就沒有 1971 和 1978 那麽強,這種表現也屬正常,不應有憾。

Wine of the Night

我請大家排名次選出今天最喜歡的三款酒。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一名:7. F.lli Serio & Battista Borgogno, Barolo Cannubbio, 1970( 28 分)

第二名:6.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Cannubio, 1990(20 分)

第三名:4. Brezza, Barolo Cannubi, 2004(7 分)

後記

我看大家挺興奮的!還是第一次這樣親近這塊愛侶田,連我這個 Barolo 老兵也不得不説這是我最好的 Barolo moments 之一。今天寫報告時,我真的想開一瓶 1970 Les Amoureuses 來與 7. F.lli Serio & Battista Borgogno, Barolo Cannubbio, 1970 一較高下 — 如果我有的話。

溫柔鄉歸來,我們下次試剛勁無比的 Serralunga d’Alba!

附錄

我特別請兩位新朋友寫一下他們的感受,現原文招錄。

第一位

我是第一次這樣集中品嘗Cannubi地區的Nebbiolo,雖然已經忘記了仔細的部分,但我仍十分喜歡其鮮明硬朗的性格,除了最後70 的 Fratelli Serio & Battista Borgogno ,有種渾然天成,天地人合一的感覺。

Cavallotto Fratelli Bricco Boschis 'Pinner' Bianco 2013

出滿果香的盛放,加上其充滿礦物的口感和餘韻,令層次提升,複雜度增加。飲是一個層次,入口是一個層次。加上得知價位後,感覺好像川劇的表演,一層又一層的驚喜。成為開場時的頭陣,實在十分恰當。

第二位

是夜在老師和各前輩的帶領下初探Barolo Cannubi這名氣滿滿的田.

 

第1對是2013年Fenocchio Giacomo與Einaudi Luigi之間的比對.

在第1回合時,我頭也不回地選了Fenocchio Giacomo. 不為別的原因,只貪圖她那通透的香氣,那種捉摸不定的花香,很是 迷人. Einaudi Luigi的Barolo很扎實. 但到了第2回合時, Einaudi Luigi的潛力開始釋放. 那結構和線條清晰有致. 有那種典型Barolo的剛性線條美.

雖然Fenocchio Giacomo很純淨,但那種只有往上飄的感覺略微太輕巧. 所以我轉投 Einaudi Luigi一票.

喝罷2013年的酒,有點意外的感覺. 這般新的酒比想像中來得易喝.可能是天氣的影響,也可能是Cannubi土壤的特色吧.看來要多喝一點才能了解更多!

 

第2對是2004年的Sandrone Luciano 和 Brezza間的較量.

儘管Sandrone Luciano採用500L的細桶,但下杯的一瞬間,我卻意外地在他的酒中聞到大量的雲尼拿味. 令我愕然得很. 其實喝完兩回合後始發覺這是風格差異最大的一組. Sandrone Luciano極像位性格直率的小胖囡,她那帶點贅肉的身材非但 充滿喜感更十分平易近人.討好但不吸引是她的致命傷. 若果Sandrone Luciano是重的代表, Brezza便是輕的代言人. Brezza好比一位帶點古典氣息且含蓄得很的鄰家女孩. 但謹記,含蓄與耐性二者是不可缺一的搭擋,只有耐性的等待和誘導 才能見識含蓄女孩真性情的一面. 薄薄的身軀卻在舉手投足中流露出飄逸的姿態.  第2回合Brezza 的單寧酸度和香氣的表達全部恰到好處, Harmonious 可能是形容這支酒的最佳形容詞. 這一仗Brezza嬴得漂亮!

 

第3對是1990年的Scavino 和Rinaldi Francesco之間的競技. 精彩但不激烈,兵不血刃簡單四字便足以總結這戰役. Rinaldi Francesco贏得毫不費功夫.

Rinaldi Francesco的層次感贏了我最多的分數. 細緻的紅果味加上一層又一層的松露,菇菌香氣.一縷又一縷叢林森 陰般的大地氣息. 成熟得很美!

 

壓軸出場的是來自F.lli Serio & Battista Borgogno 1970年的作品. 她一出場便艷壓群芳贏得滿堂彩. 誰說年青的才性感迷人, 成熟的韻味除了肉體美更多了幾分知性美. 這可不是三言兩語便能交代得一清二楚的美呀. 同枱的前輩很精闢 的說了一句: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

喝下去的一剎那真的要問一句單寧酸度為何物,無他, 這是歲月熬 成的美.當所有可量化的物質也融為一體時, 她真的像化身一縷輕 煙般,輕巧得不能觸摸!

我心想,對呀!難道這就是空靈的美?不,這是境界才對!是超脫的 境界!

美中不足是芳齡五十餘二的她,體力略遜一籌,到第2回合時已稍有 鬆散. 但她的美早已烙印在眾人心中,Wine of the night 這榮譽對她而言只是生命中最後的點綴.

當晚總算體會了這塊媲美Grand Cru等級的田, 可能是土壤也可能是地勢的特色. Cannubi出產的Barolo比其他Barolo 來得纖細柔和一點.較其他Barolo少了點霸道, 單寧和酸度也較平易近人一點,結構也較優雅. 可能用脫俗來形容Cannubi 產的Barolo 會較妥當吧! 除了大自然土壤和年份氣候的影響外,  釀酒師的風格也促成了不一樣的味道.    Sandrone Luciano活用細桶來粉飾葡萄酒, 儘管他得到酒評人的厚愛卻得不到我們眾人的青睞,很是諷刺. 也許是口味之別,也許只是對酒莊的崇拜,只能說一句, 酒真的要喝下去才知孰好孰壞!

 

謝謝這兩位朋友的分享!

One thought on “VIPa-6 第 6 場 — Cannubi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