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25 場 — Barolo and Barbaresco Classics (2004)

生物動力曆法﹕2017  10  31 日下午 時開始 

九月迎新活動後,我成立了新人組,並特別為他們編了三場 Barolo 與 Barbaresco 的品試會,這是第一場。

Brunello 容易喜歡,但酒王酒后才是意酒最獨特的風景綫。這次我想借剛進入適飲期的 2004 年份與大家分享最重要的地塊的不同風味,途中我們也可以判別新派與傳統派的不同口味。

除了隱士 Cappellano 外,這裏的幾個莊名字都是響當當的,我希望通過對比讓大家找到自己而不是酒評人的口味。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Claudio Mariotto, Timorasso Derthona, 2011

1. Gaja, Langhe Sori San Lorenzo, 2004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04

3. Sandrone Lucian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04

4.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04

5.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

6.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4

所有酒在整整一天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近幾年我一律用這作爲標準的醒酒方法,一來比較適中 — 酒的發展不太快,也不太慢,一般在試酒會期間酒都有持續變化;另一方面,劃一了醒酒方法,便可以比較不同年份、地塊與酒莊的酒相對的發展速度。

 

開場的白酒 Claudio Mariotto, Timorasso Derthona, 2011 是 Barolo 的鄰居,來自 Piemonte 東南角的 Tortona 地區(Derthona 是地名的土語),Timorasso 是本土品種,1990 年代才重新復活,這個酒莊是其中一個功臣。

記得第一次喝這款酒時,我很小心翼翼,一個小時前才開瓶,但今天我直把他當紅酒一樣一天前便開瓶,不過這次審慎一點,第二天中午時分重新放囘瓶塞。

黃花香,花、果、礦物全融化在口,絲一樣的質感。

座上有位特別愛白酒的朋友喝得心花怒放。喝了多瓶 Timorasso 以後,我可以大膽說這葡萄不光在 Piemonte 出衆,放在整個意大利,也應該排在前列。

 

接著我們試一雙 Barbaresco,兩者都來自與產區同名的 Barbaresco 村。

Secondine (Sori San Lorenzo 的正式名字) 與 Rabaja 都是上好的田,但 Gaja 從 1970 年代末開始使用法國小木桶以後便成爲半個新派,來參加的朋友以前都試過,有人甚至是他的粉絲。這次希望大家重新發現他。

1. Gaja, Langhe Sori San Lorenzo, 2004 有頗強的木桶氣味,幾乎掩蓋了其他的香氣,口感稠密和深之又深,這是 San Lorenzo 最引人之處,不過這個階段實在像 Super Tuscan 多於 Barbaresco。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04 的花香夾著香料,入口有這塊田很典型的棕色香料和礦物味,丹寧實在但不凶猛。

兩款酒在第二回合都有所發展,最後大家幾乎都被 Giacosa 迷倒了。第一回合 Giacosa 贏 7:4,第二回合變成 10:1。仍然鍾情 Gaja 的朋友承認他是從 Super Tuscan 進入意酒的,這也説明 Gaja 犧牲了小我去完成大我。

但 Gaja 一開始不是這樣的,我個人認爲他如果不變革,應該與 Giacosa 與 Bartolo Mascarello 同級數。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我這兩篇舊文:

  1. Angelo's Choice
  2.  VIPa-4 第 24 場 — Gaja

於 Giacosa,不用多說了,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我多年前寫的情書 Giacosa!

 

第一雙 Barolo 來自產區之西的兩條村子,這裏的酒相對柔和。

3. Sandrone Lucian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2004 來自 Barolo 村,Luciano 在歷史名莊 Marchesi di Barolo 當釀酒師時便買下位於 Cannubi東北的 Cannubi Boschis 的一片田,後來出了名才自立門戶,喜歡用 500 公升的中型木桶,所以也可以算是半個新派。

第一回合既有花粉香也有很明顯的桶香,甜美、圓潤,有點高頭大馬的感覺。

第二回合整合好了一些,但始終丹寧有點突出,我懷疑部分原因是加了木桶帶來的丹寧。

Monprivato 位於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處於整個 Barolo 產區的中央,不同的土壤在此混集,所以酒以複雜度見勝(類似 Montalcino 之北?)。

在早上小試時,4.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04 是最害羞的一款,隱隱地出些花粉香,口感比較好,清甜,圓潤,丹寧裹得妥貼。

晚上第一回合,香氣仍然收斂,但玫瑰花總算清晰可辨,入口柔順甜美,很内斂的性格,欲語還羞,有一種張力,反而更誘人。

第二回合多了重量,但黛玉的性格依然,Monprivato 的標誌也。

大家實在沒得選擇,兩回合都由 4.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04 拿了滿分。

如果全世界的田要排等級,我看 Monprivato 一定會評為 Grand Cru 無疑。Decanter 多年前評選最偉大 18 款意大利酒,這是三款 Barolo 之一。他們另外有一小塊田用了 Michet 品種栽種的老樹,更是珍品當中的珍品。去年有一場以這兩款酒作主角的試酒會令我至今難忘,大家有興趣請看看:VIPa-4 第 13 場 — Giuseppe Mascarello and Neighbors 。

Sandrone 的酒我曾用 “perfection” 來概括。工藝上是完美的,所以他們家的酒常拿很高的分數,但酒喝多了,我們開始追求一些難以用筆墨來形容的個性,在這道上他們有時候會掉隊。

 

最後一雙來自產區之東的 Monforte 與 Serralunga,一般結構比較強。

早上小試時,5.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 有些木桶味,據説酒莊常會削掉大木桶内壁的表層,故舊桶出新桶味。到了晚上第一回合,果味較重,桶味與其他元素混在一起了,便沒有那麽明顯,但這時的亮麗果味與酸度被裸露的丹寧劃了一道深痕,鑿出三個字:吾乃 BAROLO!

6.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4 在早上小試時有些許醬味,熟花,疑是缺氧,入口有融化的果味,丹寧强勁,酸度好,典型的强悍型 Serralunga。

晚上第一回合有不尋常的香氣:樟腦、金屬、礦物齊出,但丹寧整合得甚好,最迷人的是有生命力的酸度與長長的收結,有人覺得有點普洱茶的餘韻。我得說這是不尋常但非常精彩的 Cappellano。

兩種風格差別太大了,一個大力士,一個異域風情,結果由 6.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4 以 6:5 僅勝。

眼見 5.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 太强悍了,我便把餘下的酒換 375ml 小瓶,藉此示範新年份 Barolo 的快速醒酒方法。

10 分鐘后把酒倒囘原酒瓶後再下杯,我發現 5.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 醒了很多,圓潤,好喝。可是 6.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04 卻一夜變白頭,熟花,熟果,感覺比較老。回想剛才的狀態,這款就不應作換瓶處理。

因此之故,5.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在這回合以 9:2 反超前了。

看酒的顔色,Cappellano 也有點老

我懷疑這瓶 Cappellano 原來的狀態便不那麽正常,所以才有此結果。一般來說,這種經典年份的酒應該經得起短暫的換瓶處理的。Aldo Conterno 的效果便很不錯。

Cappellano 是個最奇特的隱士,他拒絕評分,所以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他是何方神聖,但狀態正常的新老年份都是隨意行活動中的亮點,大家看看去年一場 VIPa-4 第 14 場 — Barolo Summit 的報告便明白。他最重要的信息是:抛開分數,忘記 WSET,用心用意來喝。順便講一句:這種例子,在意酒的世界多的是。

大家應該知道 Aldo Conterno 是從 Giacomo Conterno 分家出來的,但兩家有何分別?今年有一場隨意行嘗試解答這個問題:VIPa-5 第 5 場 — Conterno vs Conterno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酒排了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4.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Monprivato, 2004(25 分)

第 2 名﹕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Rabaja, 2004(19 分)

第 3 名﹕5. Conterno Aldo, Barolo Romirasco, 2004(10 分)

後記

2004 年是多產但質量高的年份,豐滿而平衡,最好的田(尤其是 Barolo 之東)或許要稍等,但基本上可以享受了。

對不同的田、酒莊、新派老派,大家心裏有數便好。多嘗試,不要輕易放棄沒有分數的。Barolo 與 Barbaresco 是個大寶藏,一輩子也挖不完,最好找同好者一起動口兼動手。

下次再見!

2 thoughts on “VIPa-5 第 25 場 — Barolo and Barbaresco Classics (2004)

    • 我可以簡單的說:我不敢肯定,大概是吧。

      但試問問自己:爲什麽我們要求酒沒有瓶差?又或者說,我們對酒的各種期望當中,沒有瓶差的相對重要性有多高?

      我只知道每次開他們的酒都帶來 big emotion — 這是我最關心的。天堂莊也大抵如此。

      酒是農產品還是工業製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