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21 場 — 2017 年天堂莊粉絲聚

生物動力曆法﹕2017 8 19 晚上 6:30 開始9 點轉

緣起

去年訪天堂莊,我厚著臉皮向莊主祈求小量較老年份的 Rosso 讓我們在下次的粉絲聚共享。四天後我們回去,Florio 已經準備好了 6 瓶 Magnum 裝的 Brunello,包括好幾瓶家庭珍藏,另外還有一箱白酒。

我吞下眼淚,跟 Florio 說你令我怎好?他卻道﹕

你們是我的家人,這麼多年,就只有你們那麼明白我們的哲學。我樂意與遠方的家人共享這些酒。

(見﹕意遊速記(七)﹕最憶是天堂

今年的粉絲聚真的像家人團聚,五十多人填滿了五桌,連近來少出席試酒會的新老爸爸也來了,還有幾位第一次與愛人一起出席,好不熱鬧。

特別要一提的是廣州在一個星期前也辦了第一次天堂莊粉絲聚,來了二十多人。連台灣一起算,我看今天的信眾總有一百人吧?

五年前我自願當天堂莊的傳道員,想不到今天薄有成績。

酒單

上半場有 6 款白,下半場是天堂莊的 4 款紅。

1. Pieropan, Soave Classico La Rocca, 2010

Northeast (Veneto)

2. Gravner, Breg Anfora, 2006

Northeast (Friuli)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

Central (Montalcino)

4. Emidio Pepe, Trebbiano d' Abruzzo, 2010

Central (Abruzzo)

5.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Bianco Le Vigne Niche Calderara, 2014

South (Sicily)

6. Benito Ferrara, Greco di Tufo Terre d'Uva, 2015

South (Campania)

7.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4

 

8.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2

 

9A.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Magnum), 1997 or

 

9B.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agnum), 2003

 

醒酒

一天前(其實是 28 小時前),我在酒窖開了 42 瓶酒。

這樣開酒才知道瓶塞的差別實在太大了,有高有矮,有鬆有緊,有一個莊的塞子幾乎每個的鬆緊度都不一,bottle variation 主因幾乎全在此。

天堂莊的紅很正常,白卻矮小而且變形,有一個更非常骯髒,不曉得這一兩百瓶供自己飲用的酒是否用簡單的機器上塞,又或者他們用了質量稍次的瓶塞?

酒窖地方狹小,我只能用小杯子匆忙的抽樣試了這幾十瓶酒,可能忌日關係,有些酒頗為封閉,試不出來,後來才知道有幾瓶酒不太正常。

白酒

北、中、南一共有三雙,每個都是性格巨星。

一言以蔽之,

  1. Pieropan, Soave Classico La Rocca, 2010 融和;
  2. Gravner, Breg Anfora, 2006 奇特;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 天然;
  4. Emidio Pepe, Trebbiano d' Abruzzo, 2010 沉思;
  5.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Bianco Le Vigne Niche Calderara, 2014 法風;
  6. Benito Ferrara, Greco di Tufo Terre d'Uva, 2015 清新。

有趣的是,我們 5 組人各有所愛,除了 4. Emidio Pepe, Trebbiano d' Abruzzo, 2010 以外,每款酒成為了起碼一組的最愛。

4. Emidio Pepe, Trebbiano d' Abruzzo, 2010 一直都像鹹檸檬水,又鹹又酸的,幾乎沒有任何果。2010 在意大利普遍是個好年份,五年前試過 2006 也沒有這種情況。我猜想酒還沒打開,讓我以後再試試僅餘的一瓶吧。

我們先從北方出發。

1. Pieropan, Soave Classico La Rocca, 2010 是那種五官端正,人見人愛的甜姐兒﹕果、酸、礦物、桶味都各居其位,令人眼前為之一亮。平常的 Soave 是超市酒或遊客酒,釀得很隨便,但選好田,控制產量,便可以出那麼標致的好酒,難怪 Decanter 雜誌在 2008 年選出的 18 最偉大的意酒榜上,這款酒佔了 3 款白酒中之一席位。

2. Gravner, Breg Anfora, 2006 是 Josko Gravner 的復古之作,從 2001 年開始,他的兩款白酒(另一款是單一品種 Ribolla Gialla)便先在藏於地下的陶罐(Anfora)進行發酵與漫長的浸皮,然後在大桶再放大約 5 年才罐瓶。這款四種葡萄的混釀有些氧化的風味,但充滿活力,而且有很明顯的丹寧!第一回合不太開放,有乾花和金屬香氣,酸度凌厲,收結長之又長。有一桌把酒換瓶後喝了兩回合,現引一位酒友的詳細筆記,以誌其奇特﹕

混濁暗橙的酒色,最初落杯時雖然已經充滿乾果、礦物和泥土氣味,但入口味道仍然十分緊閉,除了豐厚的酒體,龐大的結構,滿口礦物泥土味,細密的單寧,和長長的餘韻之外,果味欠奉。置於醒酒器約大半至一小時後,開始聞到較多果香,口感亦漸入佳境,出現橙、柚子、杏脯乾和橙皮味,但仍屬收歛。

直至晚宴尾聲,從醒酒器倒出的橙酒终於開放。花香果味飄逸,玫瑰花香水,甘菊,肉,野味,菇菌,樹脂,茶葉,及乾果;入口乾果味豐富,包裹著厚重帶鹹和金屬的礦物味,加上靈巧的酸度,中度如絲般單寧,結構明顯,餘韻很長帶微苦收結。

這支甚具性格的優質橙酒是我的白酒中的 WOTN,雖然很多時由於風格和釀造過程截然不同,我們通常會把橙酒與白酒分開比較。橙酒亦是一支十分配襯東南亞食物的葡萄酒,基於它天然足夠的酸度,中至偏高的酒體,浸皮時萃取的香料味道,礦物和單寧交織的結構,以及悠長的餘韻。

但論奇特,貌似簡單的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 才夠出眾呢!我第四次試這款酒,發現他似乎越來越開放了。前一天開瓶後小試,忌日也散發出松露香氣,很驚人!當天晚上逢花日,更加了花香與礦物味,有人說這是礦泉水!但其實每一瓶都有點差異。有一桌很幸運,他們那瓶竟然帶一點氣,我笑說這是我第一次踫到的天堂 spumante!另一桌喝得興高彩烈,有兩位朋友試齊五桌的酒,回來後像莊子秋水篇的河伯那樣說道﹕天下之美盡在此矣!我細看酒標,原來我打了記號,這瓶的瓶塞是最骯髒的,我前一天小試時,還覺得有點衝鼻!

4. Emidio Pepe, Trebbiano d' Abruzzo, 2010 上面說過了。

 

最後我們抵達南方。

在我們那桌一下杯,便有人說 5.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Bianco Le Vigne Niche Calderara, 2014 很 French!最近看書,聽說酒莊的試酒室牆上掛著長長的橫幅 Burgundy 地圖,莊主 Marc de Grazia 當年曾經點燃 Barolo Boys 浪潮,他的第二波是把 Etna 打造為 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的確吸引了眼球無數。酒在工藝上無疑是近乎完美的,2014 據說也是西西里極佳的年份,豐滿得有點奶油的感覺,圓潤,透著典型的焦土礦物味。分得天堂莊氣泡酒的那桌繼續走運,竟然拿到 corked 了的 Etna Bianco!我讓他們試試我們桌的一瓶,結果都豎起大拇指,認為這是當晚最好的白!我跟他們桌的一位閑聊了一會,我說我覺得 Terre Nere 的 Etna 縱使複雜,也不過是一幅 landscape painting;天堂莊的白貌似簡單,卻終究是 landscape。我這過份簡化的比喻,也說出了主流的法酒與意酒的大體分別。

自從去年拜訪過 Salvatore Molettieri,來自 Campania 的 Greco di Tufo 已變成我的至愛。但 Benito Ferrara 的白更出名。Ian d’Agata 認為﹕

Benito Ferrara is one of Italy’s best white wine producers. Ferrara’s most famous wine, the Greco di Tufo Vigna Cicogna, is an Italian icon … The winemaking consultant is Paolo Caciorgna, whom I consider to be one of Italy’s two or three biggest enological white wine talents

我暫時找不到他的單一田 Vigna Cicogna,但 Ian d’Agata 認為他的 2015 基本款 6. Benito Ferrara, Greco di Tufo Terre d'Uva, 2015 也差不了太多。

第一回合甜美易喝,偏肥大,礦物味似乎比以往試的 Greco di Tufo 少一點,好像一陣微風。是酒太年輕,剛運到不久仍在暈浪,還是這個年份的特性(Ian d’Agata 說過熱的 2015 令香氣較弱)則不得而知。但在杯內,他似乎變得更扎實了,礦物味也更好。我忙著穿梭於朋友之間,來不及細嘗他在第二回合的變化,但後來聽朋友說「果味太爆炸了」,另一桌則選為當晚最愛,似乎潛力還是有的。

 

每款酒都那麼不一樣,投票其實不過是遊戲或者習慣而已,大家姑且聽之。

總分第一名是 3.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0(16 分),雙亞軍是 1. Pieropan, Soave Classico La Rocca, 2010 5.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Bianco Le Vigne Niche Calderara, 2014(11 分)。

粉絲焉能不偏心?

紅酒

因為 Rosso 的數量稀少,天堂莊粉絲早已有共識﹕Rosso 喝人家的好!

所以這次我開了兩個年份共 10 瓶 Rosso 讓大家喝個夠。

聽說 2014 是個充滿挑戰的年份,以致素來認真的 Salvioni 決定只推出 Rosso,不灌 Brunello。2012 乾燥,到臨採收時才下了一點雨。

這天氣的變化在兩款 Rosso 完全表現出來了。

7.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4 感覺較為粗野(或說骯髒),充滿活力,礦物味主導,酸度、結構感與勁度都較強,我猜 Florio 會說﹕踫到惡劣的天氣,葡萄藤靠記憶力懂得如何應對。如果酒有點 rough and tough 的感覺,那是因為掙扎求存的葡萄把所有力氣都用上了!

8.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Rosso di Montalcino, 2012 比較多花香與果香,溫柔,一層層的紅果,有種勁度是兩年前所沒有的,所以有朋友說沒有兩年前那瓶那麼好喝,我看應該說沒有那麼優雅吧。與 2014 比較,這年份以果味主導,度過很多懶洋洋的下午,自然輕快開朗。

當晚的注意力全在兩瓶 Magnum Brunello 身上,但選 Rosso 為當晚最愛的紅也有 5 位﹕2014 吸引了 3 位,2012 有 2 位。

兩瓶 Magnum Brunello 怎麼分 52 人?反覆商議後,我決定每桌梅花間竹的每人喝一個年份,但香氣可以共享。

我在酒窖一開 9A.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Magnum), 1997 便松露、蘑菇撲鼻,我幾乎馬上暈倒了!那是忌日啊!

當晚一下杯,簡直像有一盤 porcini mushroom (牛肝菌)濃湯放在面前!層次豐富,複雜無比,最難得的是熱年竟然有那麼好的酸度。Emozione 的炸彈!我跑到另一桌,卻見酒液比較清澈,香氣也較清純、優雅,原來他們最早倒酒。有朋友曾建議先下換瓶器再下杯,但我沒有聽,因為我想像在天堂莊也一定會這樣喝的,還是天然為上。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 1997 的濃艷。我們這桌便更多人喜歡 9B.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agnum), 2003,這款有一點點松露,又帶煙草、但更多是紅果,酸度較低,但勝在通透和平衡優雅。最熱的 2003 能那麼優雅實在難得,但終究難掩熱年果味偏重的特色。

投票結果,四款紅最多人選 9A.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Magnum), 1997(36 票),其次是 9B.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Magnum), 2003(11 票)。

後記

每次嘗天堂的白都讓我感受至深,這次也不例外。

他們只有 2 公頃的田,除了每年 9,500 瓶的「正規酒」以外,也種了些足夠釀造 200 瓶左右的白葡萄,另外食用葡萄(table grape)大概相當於 50 瓶,品質次佳,只供自己喝的餐酒又一百來瓶。

精明的人斷不會這樣做,因為多釀 200-300 瓶 Brunello,把收入到市場買點白酒和食用葡萄劃算得多了。

還有,專業釀酒的人,可能會在七小片不同的田都試種一點白,然後分開發酵,再看如何選擇並混兌成不同性格的酒。另外,也可以試用不同的桶,等等。

但他們的紅不是這樣做,白更加不會,因為 Florio 的信條是 Naturale

第一次聞到他們的白竟然有松露香氣,這在他們的紅身上,我早已習以為常。葡萄酒首先是天,是地,葡萄品種不過是媒介。這道理好懂,但等到這天與地不加修飾,赤裸裸的出現在我面前,我才像參禪一樣,開竅了!於葡萄酒,我也開始懂一點了。

老子說﹕「為學日益,為道日損」,講的也是這個道理。學(工藝)多了,有時候反而離道更遠。所以遇上天堂莊以後,我的口味也改變了。

天堂莊不是有機酒或天然酒。照我說,他們是道家酒。喝他們家的酒,就像跟他們快樂逍遙於天地之間。我不願歸。

附錄

歷年天堂莊遊記﹕

(2012)漫步 Tuscany(之六)﹕難忘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2014)踏進意大利酒的世界(外篇之六)Montalcino 6: Half a day in Paradise  

(2015)意遊散記(十三)﹕Toscana 的葉與根之二(天堂莊)

(2016)意遊速記(七)﹕最憶是天堂

去年的粉絲聚﹕VIPa-4 第 17 場 — 天堂莊粉絲聚

See you again next yea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