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5 第 17 場 — Giacosa and Neighbors

生物動力曆法﹕2017 6 29 日下午 7 時開始 —

這場試酒會的主角是 Bruno Giacosa。原想用這 Barolo/Barbaresco 的最佳示範單位來加深朋友對酒王酒后的認識,但因為各種緣故,排期將近一年才得以上演,到這個時候 Barolo/Barbaresco 系列已經做了很多場,他們的認識也豐富很多了,不過也好,我們可以更清晰的辨析大師的特有風格。

是晚酒單如下﹕

(Bianco) La Colombera, Timorasso Derthona, 2008

0. Ca’ Del Bai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11

1.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3.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2004

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4

5.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2001

6.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

所有紅酒在 26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今天又得以嘗試另一酒莊的 Timorasso,而且是相對舊的年份。

La Colombera 在 2000 年才開始釀造 Timorasso,La Colombera, Timorasso Derthona, 2008 是他們的基本款,是四塊田的混釀。

酒在中午時份開瓶,晚上初下杯有熟花與熟果,輕柔,果味豐富,稍為冰鎮之後出些微苦的礦物味。

一個半小時後再試,仍然果味重,乾淨,礦物味較不明顯,似乎比較簡單,而且有些微的氧化氣味,是保存狀態有問題還是這種葡萄不太能陳年?有待以後查證。

有位朋友說酒可能未打開,但過了半個小時,有人把還未喝光的半杯遞給我聞,那快腐化花朵的氣味告訴我酒很明顯的氧化了。

 

這款 Ca’ Del Bai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11 是剛買到的,我急不及待拿來與朋友試試 Asili 的另一風味。

第一回合有強烈的像墨水似的紅果香,甜美如糖果,入口非常濃烈,一場小暴動在爆發,丹寧與酸度都不太明顯。有一位朋友說香氣好,但茶味他不太喜歡。這好像不太像 Asili,究竟是因為特長 45 天的浸皮還是 36 個月放在第二、三次使用的法國小木桶所致?又或者 Riserva 選的葡萄特別複雜吧,那麼新的酒免不了有點凌亂?

幸好到了第二回合,比較通透一點了,酸度也較好,不過煙草的香氣,和過高的萃取還是令酒有點不自然的感覺。當然我的 Asili 是 Giacosa 訓練出來的,偏見難免。

 

正式登場的一雙 2004 Asili 很有看頭。

早上小試時,1.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有些微醬油氣味,以香料和一點乾花為主,有點散亂,但可以感覺到很有勁度的口感和帶鹹的礦物味。

晚上第一回合乾淨好多了,雖然有人覺得有點老,香料味為主,通透,酸高於果,但喝得舒服。

令人屏息以待的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一下杯便爆香,香粉、花、香料蜂擁而出,再加上果的集中度與很實在的丹寧,令他與 Roagna 成為有趣的一陰一陽。不過陽光很快被陰雲遮蓋了,大家都發出疑問﹕開始睡了嗎?

大家多以當下表現為評分的依歸,所以早上的醜小鴨 1.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爆冷以 6﹕4 贏了 Giacosa。

第二回合的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仍然一陣晴一陣陰的在徘徊,清醒時的香粉、複雜度和強有力的丹寧令人震懾。

1.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卻來了個華麗轉身,像脫胎換骨似的出了香粉,而且非常粉,坐在我旁邊第一次參加的 Riesling 專家更完全不能接受他的脂粉味。這時的丹寧比較實在但整合得很好,酸度下去了一點,但因此變得比剛才更平衡,是很完整的酒。果比較低調,符合了 Beppe Rinaldi 的 “I hate fruit!” 精神。

有此轉變,1.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便以 8﹕2 大敗 Giacosa!

我得要為 Giacosa 的 Red Label 說幾句好話。我們要明白,他的紅標發展期要比白標長很多,所以經典年份 2004 今天仍然處於發育期。我 7 年前(2011)開的第一瓶仍然是我喝過最漂亮,令人神魂顛倒的新 Barbaresco;其後兩年我都有再試,他的氣與味開始往深處發展,但仍然相當開放,三年半後的今天又一變,幾乎沒有了 primary 的果味,開始發展出層次來,但這轉變期的酒不太穩定,好像時睡時醒似的。

 

接下來我們試同年份的 Santo Stefano。

這塊位於 Neive 村的田屬於 Castello di Neive 所有,但自 1964 年起,兩個莊都以單一田的葡萄來釀酒(有人說 Bruno Giacosa 的第一款 1961 Barbaresco 也來自這塊田),這種合作關係持續了將近半個世紀到 2011 年。有趣的是 Santo Stefano 與 Neive 的另一塊田 Gallina 都因為 Giacosa 而出名,而且世人只知買 SS 葡萄的租客 Giacosa 而幾乎不知道主人原來是 Castello di Neive。今天讓我們親自發現這裏頭的原因。另外,Giacosa 的 2004 Santo Stefano 是 White Label,我們也可以與 Asili Red Label 作一比較。

兩款酒的顏色相似,淺而通透。

第一回合的香氣也蠻相似的,分別是 3.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2004 比較龐大,爆花香與香料,丹寧湧動,有密不透風的厚度;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4 則晶瑩通透,比較優雅,丹寧也整合得較好。不過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次我們選了 Castello di Neive 的 Riserva 版,如果找到他們的普通版或許較有可比性。

這回合 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4 輕易的以 8﹕2 勝出。

第二回合的 3.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2004 變得更深沉,香氣收起來一點了,口感只有濃度沒有層次,因此顯得平板。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4 卻起飛了,花香之盛,竟然可以輕易掩蓋剛上的一道菜的非常濃的氣味 (廣式啫啫煲)酸度好,很細的丹寧,標誌性的鼓脹立體感(voluminous)。彷彿 Castello di Neive 匍伏地上,Bruno Giacosa 翱翔在天,很難相信他們來自同一塊田,而且 Giacosa 的葡萄是 Castello di Neive 給的,按道理不會比主人的好,但怎會有如此大的分別?(兩個酒莊的另一次比試在此﹕Il Paradiso、Giacosa 只等閒

結果 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4 以 9﹕1 大勝。

這裏可以看出 Giacosa 的白標比紅標更容易打開。

我問大家 Asili 好還是 Santo Stefano 好,答案一致舉 Asili。以往擺過很多次 Asili vs Santo Stefano 的擂台,我個人雖然喜歡 Asili 多一點,就為他獨特的香氣與飄逸,但每次我都佩服 Santo Stefano 那種介乎 Barbaresco 的輕柔與 Barolo 的厚重的特質,他總是不多不少的,有一種祝英台式雌雄莫辨的奇妙感覺。

 

最後一雙是 2001 的 Barolo。

兩家酒莊這年份都另有 Riserva 版,但我們今天試的是不普通的「普通版」。兩塊田相距不遠,Arione 在 Falletto 之南,與 Giacomo Conterno 的 Francia 為鄰,位於 Serralunga 的最南端。

兩者的酒色都淺而通透。

第一回合的 5.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2001 相對沉,比較多泥土味,口感順滑,有話直說式的直接和開放。

6.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 個頭比較大,有花粉與漂亮的紅果,入口有很多不同的味道,酸度好,很好的丹寧結構。

前者目前比較適飲,後者有 Serralunga Barolo 典型的威武,各有支持者,所以這個回合打成平手。

到了第二回合,兩者都發展了,5. Gigi Rosso, Barolo Arione, 2001 的玫瑰花香氣出來了,變得更豐滿和圓潤,很熟的果,酸度似乎低了一點。

6.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 多了香料,結構感更強,贏了勁度與複雜性,酸度仍然很好。

6.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 很明顯的大大拋離對手了,大勝 9﹕1。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爆了個小冷門,10 人中有 5 人選了 1. Roagna, Barbaresco Asili, 2004 為 WOTN, 2.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以 3 票屈居亞軍。適飲戰勝了潛力。不過 Roagna 絕對是了不起的「道法自然」的傳統酒莊,記憶中從沒對他們的酒失望過。

我讓大家排出今天的頭三名,按加權的方法來算,第一、二名不變,得第三名的是 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4

6.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1 今天的表現非常好,只可惜 Barbaresco 目前更開放,從適飲的角度佔了較多的優勢。

今天有兩大收穫﹕Asili 贏盡了大家的歡心,而 Bruno Giacosa 的細膩、平衡和優雅風格也表露無遺。

我寫這個報告的時候不停地在想﹕Giacosa 的 2000 年 Asili 紅標今天應該開放很多吧?闊別將五年,是重新拜見的時候了!

後記

我寫不出 Asili 有多迷人,因為在 Asili 面前,文字是蒼白的。唯有多親近他。去年我們便辦過 Asili 專場,請看﹕ VIPa-4 第 6 場 — Asili

要領略 Giacosa 說難不難。在他 2006 年中風以前,他有幾乎半個世紀的佳作可讓我們去參拜。隨便找一兩款單一田試試,你便明白為何那麼多愛酒人拜倒在他腳下。七年前我寫過一篇介紹 Giacosa 的文字,可以當作尋寶地圖來讀。請看﹕Giacosa!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