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4 場 — The Giacosa Magic

生物動力曆法﹕

大寒過後,春天已偷偷的露了半個頭,在新葉尖,在 Giacosa。

VIPa 隨意行的正式活動也是從 Giacosa 開始的。兩年前我先試辦了兩場,正式活動的第一場是 Giacosa 的 2001(見﹕發現 Giacosa(VIPa 導賞活動之三))。

且不說第一口 Giacosa 如何讓朋友驚艷,就連我自己也從 2001 Asili 身上頭一次領略到為何 Giacosa 的至愛是 Asili 而不是 Santo Stefano;還有,在早上小試時,2001 Le Rocche del Falletto 那沾了蜜餞糖果似的紅櫻桃香氣像熔岩一樣嘩啦嘩啦的噴個不停,靠的只是那麼幾滴,這情境我永遠忘不了。

所以兩年之後,一位在歷次活動中嘗過不少 Barolo 經典的酒友要求我辦一場 Giacosa red label 時,我便欣然領命,心中想著的,是兩年前的艷遇。

我選了三個年份的經典 Giacosa,又找來同年的三位高手一起出場。為這場盛會,我緊張了足足兩個月。P1320649

1.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1
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1
3.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90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0
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6.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89

我早一個晚上把酒全開了,放回瓶塞後讓他們在酒櫃睡了一宿。第二天清早一打開酒櫃,酒香便撲鼻而來,這是不錯的兆頭。

 

首先出場的是 2001。

P1320615這款 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1 是我前年的 Barolo of the Year,在一次 2001 最佳 Barolo 的品試會中,我如此描述他的表現﹕

他有一種要命的幽香,我那拜佛的台北朋友興奮的告訴我她聞到她天天都燒的沉香!但有如空谷餘音,你必須屏息靜聽,才能辨其一二。口感也像香氣一樣,如輕煙,如雲絮。你可以說一大堆飄逸、如絲、無重等等話,但 Stephen Tanzer 直接了當的說 “This one out-Burgundies Burgundy”,我認為最能描繪我們經歷的奇景!

第二輪再試,他好像又開了一點,口感是滑溜溜的,你好像走近了一步,但伊人仍在水之一方,品酒少有的 tantalizing 感覺(可望而不可即),今天嘗到了!

(見﹕最好的 2001 Barolo?(VIPa 導賞活動之四)

究其原因,這款酒是 Barolo 中的異品,有興趣的朋友請參看前文 君子 Mauro Mascarello: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終篇) 的詳細介紹。

今天他的表現又如何?

早上小試時,盡是脂粉與甜香,入口清甜,輕如絲,酸度好。前年是暗示,今天則坦蕩;之前是花蕾,今天花剛開。要問哪個好,我想請你先回答我﹕追求好還是到手好?

晚上的第一回合,大家的鼻子忙得不亦樂乎,吸盡花粉與脂粉,入口甜美,像軟枕,有酒友說得妙﹕

有 Bartolo Mascarello 的飄逸和 Soldera 的脂粉,又有 Barbaresco 的質感,還差甚麼?

我打趣的說﹕就差了 Giacosa!

P1320616兩年前令我一聞難忘的 1.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1 也換了新顏,蹦蹦跳的小孩如今已是翩翩一少年。

上午小試時,他深沉,飄著深黑的香粉,有看不透的複雜。晚上第一回合,放開了一點,但仍然有種內聚的力量,飄逸的外表深藏著剛烈的骨架。如果 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1 像水,那麼 1.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1 必是山,想不到我們個個都是樂山的,10 票全投了給 Giacosa!

第二回合的 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1 繼續展示他的 Burgundy 式魅力,這時的香氣與味道更持久,像一束新採的玫瑰端到你面前,春天怎不令人銷魂?

但敞開的 1.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1 更令人目眩,他在短短的半個小時內經歷了數變﹕香氣像在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屋前的千年玫瑰那樣,散發著一種深遠的奇香,又夾雜著香粉和番茄;入口開始時有帶粉狀的丹寧,細緻極了,果味複雜而綿長,總是染著黑色的,最驚人的是丹寧緩緩冒起,瞬即鋪滿舌頭,彷彿向我們宣布﹕Sono Serralunga(我來自 Serralunga)!

由柔變剛的 1.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1 令一半的人轉投了 2. Mascarello Giuseppe, Barolo Riserva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2001,這結果也算公平的,他們一柔一剛,表現不同,但都忠於自己的一方之土。

這裏要對 2001 多說幾句。我 6 年前初試  1.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1,當時非常緊閉;4 年前再試,慢熱得很,要等到第三天換瓶後才嘗到點滋味;兩年前他終於脫殼而出,但有點過度活躍;今天似乎進入了新的階段,初露氣派(class),看來最好的 2001 Barolo 終於開始成熟了,而且難得的優雅。Antonio Galloni 嫌 2001 規模不夠宏大(”small scaled”),但我獨愛他在細緻與力量之間的微妙均衡,今天在兩款酒都讓我們看到了。我懷疑 2001 有一天會像 1971 那麼有氣派,今天開始收藏正是時候。

 

今天的第二雙來自溫暖的 1990。

P13206233.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90 最先聲奪人,早上小試時已經爆香,有玫瑰花瓣、香粉和不知名的香料,入口細滑,丹寧極細。

晚上第一回合,比早上更豐富了,一下杯眾人便嘩然,讓我引其中一位 Burgundy 愛好者的筆記﹕

香氣﹕極之優雅,玫瑰花束、紅果、討好的泥土氣息混雜著不知名的小菇、加上淡淡的鮮嫩的小薄荷葉,有如管弦樂團在演奏着甚麼樂曲。酒香的優雅討喜,令我不期然聯想到布艮地的美酒。

口感﹕味道複雜而有層次,龐大的架構精雕細琢,味道轉化之間細緻動人。酒體平衡,既輕柔也強勁,這是非常難得的動態平衡。他的美味和變化令人感動,我好像聽到很多故事﹕大自然的生機,對生命的歌頌以及釀酒人的熱情。我喝到了 Emotion!

我的腦海中頓時浮現了 La Tache,這款酒的味道也是非常複雜優雅,擁有龐大的架構但精雕細琢,味道轉化之間也細緻動人,平衡的酒體同樣既輕柔又強韌。

以前聽說成熟的 Barolo 有幾分像 Burgundy,今天得到印證了。

等到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0 一出現,讚嘆便換為驚嘆。

P1320620年青的 Monfortino 往往像個黑洞,早上小試時但覺深黑的各種礦物、香料、香草在鑽動,但真人不露相,丹寧與酸度更幾乎把果味淹沒了。

晚上第一回合好不了多少,有種焦土(scorched earth)的氣味覆蓋著其他的元素,說他深奧也可以,批評他混亂也符合實情。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0 大家只有敬畏之心,所以票全都投了給 3.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90

在第二回合開始前,我讓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0 先換瓶兩個多小時才下杯,我們終於可以撥開雲霧,見到青天的一角,這時有很清晰的帶香粉的玫瑰花香 —- 一位酒友說玫瑰有多種,香氣也各有不同,我想像這裏應該是黑玫瑰吧?在杯中的皇上體積不斷加大,大家驚嘆之餘也多了感受。

有一位講得最生動﹕一口嚥下後整個過程中都感覺到他在變化!

另一位說﹕再次感受到 Monfortino 如宇宙的虛空!

如果 Monfortino 是天,Giacosa 便是地,這時的 3.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90 繼續精彩,多了些番茄和不知名的花香(exotic flowers),酒體也略為加厚了,有點黏黏的感覺(viscous),但大家再沒有多言語,只顧與美人多相處片刻。

這時再從二者中選一是極痛苦的事,結果蘇醒的 4.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0 在這回合贏回了 3 分,但仍然不敵 3.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90

但遊戲歸遊戲,Monfortino 與同齡酒比試一般是讓賽,因為他需要更多時間達致同樣成熟的程度,要公平得找 1985 Monfortino。

 

最後這一雙是反高潮。

1989 偏冷,是與 1958、1978 和 1996 類似的世紀經典年份,比 1990 慢熟得多,但我們今天的兩款酒卻分別像 1979 和 1999﹕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比正常老了 10 年,而 6.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89 則年青了 10 年。 P1320638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的瓶塞看來正常,但酒液有老態,帶棕色,早上醬油氣味掩蓋了一切,入口柔順,有濕潤的果味。晚上的第一回合時,醬油味減退了一點,可以聞到一些菌類和松露的森林氣味,感覺仍然比較老。

6.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89 的瓶塞非常緊,一扭動開瓶器便聽到劈啪一聲 —- 瓶頸的玻璃爆裂了!等整個完整和堅實的塞子取出後,瓶頸的玻璃已碎裂分離了兩小片。

P1320610倒酒小試,有很強的桶味,vanilla 香草、樟腦、薄荷和各種香料與紅果搶著出來,很有新酒的感覺,丹寧也很凶。我猜想瓶塞太好了,氧氣進得甚少,以致這瓶酒還像個嬰兒,比我 6 年前喝過很精彩的一瓶和 Kerin O’Keefe 新著的描述差多了(見文末的抄錄)。

我把半瓶酒換到另一個瓶子半個小時後進行第一回合,仍然像新酒。

到了第二回合,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乾淨多了,可能更強的果味把部分霉味掩蓋了,這時有酒友笑說聞到一點典型的 Bartolo Mascarello 樟腦氣味,深秋的滋味讓我們得以提早嘗到,算是個小意外。

經過一個小時換瓶的 6.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89 這時也稍為掙脫了新桶的枷鎖,顯露出有穿透力(另一位酒友的名句)的深紅果味和如絲的質感。我們走了時光隧道,難得瞥見他 10 年前的模樣。有此經驗,我認為 “Only great bottles, no great wines” 這句老話應該改寫為 “Only great mature bottles, no great wines”。

 

Wine of the Night

1990 的兩款是今天最精彩的,所以 Wine of the Night 非 3.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Riserva, 1990 莫屬。

上面引述過的 Burgundy 愛好者後來告訴我說﹕這是我們畢生難忘的 Barolo 朝聖之夜。

另一位好友更誇張的說這次為「2015 意大利酒隨意團终極之旅」揭開了序幕,又說這是近代 Barolo & Barbaresco 的頂峰之戰,’90 Giacosa Collina Rionda 與 ’90 Monfortino 同以超越色香味意形的境界勝出,最後 Giacosa 不過憑著感性的人情味成為 WOTN,這也成為他一生人到此為止最好喝的 Barolo。

很痴的一位說﹕simply amazing!

五年前我寫了一篇示愛宣言,劈頭便說﹕

我是個 Barolo 與 Barbaresco 痴,最令我著迷的是 Bruno Giacosa

經此一役,我想加一句﹕

Giacosa,我永遠的春天

 

附錄

Kerin O’Keefe’s notes on 1989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Classic Nebbiolo with heady aromas of violet and rose petals, cinnamon, leather and truffle.  Lovely concentration with fresh acidity and a seriously tannic backbone.  Long, wild cherry finish and a tobacco close.  This is a keeper and will continue to age gracefully for decades.  Superb.

 

2 thoughts on “VIPa-3 第 4 場 — The Giacosa Magic

  1. 90、97的Monfortino各有一瓶,90至今還沒想到要怎麼處理,97也許改天會與同年份的Ca’Morrisio一起處分掉。

    只有一瓶的酒,處理起來總是特別麻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