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3 場 — Sangiovese 邊疆行

生物動力曆法﹕

意大利的葡萄品種真如人種一樣繁多,種得最多的 Sangiovese 以 70,000 公頃種植面積佔了全意大利的 12%,其中不到一半在 Tuscany,而被認為最經典的  Chianti Classico、Brunello 和 Nobile di Montepulciano 三個產區只佔 Tuscany 不到四成,放在 Sangiovese 的整個版圖裏,不過是 1/6 左右。三大產區儘管秀麗如江南,但只遊歷江南又怎可以說跑遍了中華大地?

很久已有意遠征 Sangiovese 的邊疆地域,飽覽少數民族的風情,這次終於成行,酒單如下﹕

P1320525

1. Michele Satta, Cavaliere Rosso IGT,2001
2. Moris Farms, Morellino Riserva,2003
3. Podere Forte, Petrucci,2001
4. Collemassari, Montecucco Riserva,2004
5. Lungarotti, Rubesco Riserva Vigna Monticchio,2005
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
7. Fattoria Zerbina, Pietramora Sangiovese Riserva,2006 (Magnum)
8. Castelluccio, Ronco delle Ginestre,2006

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一直拔了塞子在瓶內呼吸。

我們先從 Tuscany 以西的海岸地帶出發。

Map-Tuscany-SangioveseFringe這裏地勢低,氣溫高,以國際葡萄出名,有名的 Sassicaia 與 Masseto 即出於此。太高的溫度容易令 Sangiovese 過熟,失去了典型的通透與優雅的風格。我曾經聽 Baricci 的莊主解釋說 Sangiovese 像塊海綿,吸收過多的水份會讓他臃腫,所以中部山區較貧瘠、去水快的土地最適合他的生長。

因此我已準備好喝果醬型的 Sangio。

P1320501意想不到的是 Sassicaia 的鄰居 1. Michele Satta, Cavaliere Rosso IGT,2001 竟然頗為地道。據說從 Lombardy 來的莊主熱愛 Sangiovese,還聘用了 Giulio Gambelli 的徒弟 Attilio Pagli 當顧問(他也是 Salvioni 的顧問)。這款純 Sangio 感覺有很多泥土與礦物味,帶很強的燒烤香草(roasted herbs)和香料,回味微苦,第一回合有人嫌他的丹寧有點不熟,但個多小時後的第二回合已完全融和了,還多了些番茄的香氣,酸度漂亮,很通透,有點 Chianti 的影子,但感覺更開闊。

位置稍南的 2. Moris Farms, Morellino Riserva,2003 卻是另一番風景,給人的感覺扎實得多,第一回合有明顯的青椒和汽車輪胎的氣味,看來 10% 的 Cabernet Sauvignon 與 Merlot 像補針一樣,令「病人」貌似強壯,可是 Sangiovese 的通透感與優雅蕩然無存了,喜歡國際口味的人可能說「我懂」,但我只好搖頭。有趣的是到了第二回合,他卻鬆弛下來,發出些香粉、薄荷和甜絲絲的香氣,大概這時換了 Merlot 做主角,有人嘗到西梅的味道,難得的是酸度也出現了,我想如果忘了這是 Sangiovese,技術上看這酒還是不錯的。還有要原諒的是 2003 是很熱的年份,對 Sangiovese 比較不利。

我們這幫隨意份子的口味還是蠻正統的,所以第一回合 10 張票全投了給 1. Michele Satta, Cavaliere Rosso IGT,2001, 到第二回合  2. Moris Farms, Morellino Riserva,2003 才拿了 2 票的進步獎。

 

接著我們朝 Montalcino 的方向走近內地。

P13205083. Podere Forte, Petrucci,2001 正好在 Montalcino 的南沿,這款純種 Sangiovese 有煙燻和樹木的香氣,加上細密的果味與丹寧,確有幾分 Brunello 的影子。第一回合的酸度特高,到了第二回合才比較融和與平衡,有越發強烈的樹木和香草氣味,入口細膩、複雜,很 polished,很 Brunello!另外,從始到終他都有很強的薄荷香氣,這究竟是桶味還是風土的特色我暫時說不清楚(酒在小木桶陳年了 16 個月)。

位於海岸與 Montalcino 之間的 Montecucco 是個小產區,規定只需要有 60% 以上的 Sangiovese,我們品試的 4. Collemassari, Montecucco Riserva,2004 在 80% Sangiovese 之外還混了 10% Ciliegiolo 和 10% Cabernet Sauvignon,感覺粗豪,欠通透度,有類石墨的烤香,有人說像炒栗子和烤甘薯,到第二回合感覺比較乾淨,有人說進步了,但結果像第一雙一樣,絕大部分人喜歡較地道的 3. Podere Forte, Petrucci,2001(第一回合 10﹕0;第二回合 8﹕2)。

查資料知道 Collemassari 另有一款名叫 Poggio Lombrone 的純 Sangiovese 製作,用大桶陳年(Montecucco Riserva 用中、小桶陳年 18 個月),表現可能會較好。

 

到目前為止的 4 款酒其實都跳不出 Chianti 和 Brunello 的龐大身影,熱身過後,我們便遠走他鄉,一探塞外江南的另一番景色。

首先是截然不同的一雙﹕一個在 Tuscany 之南(Umbria),另一在 Chianti 以西(San Gimignano);無獨有偶,這兩個地區的白酒似乎都比紅酒出名。P1320511

  • 5. Lungarotti, Rubesco Riserva Vigna Monticchio,2005 出道甚早,1964 年他們已經立志釀造單一葡萄園的精品酒,在日常飲用酒的汪洋大海裏是個大大的奇跡,這款酒混了 30% Canaiolo;
  • 差不多在同一時候,一位唸藝術的年青女子拿了祖母的錢跑到古老的 San Gimignano 買了塊 200 公頃的森林地,一邊做教育,一邊開山闢地學起種葡萄來,她發現這裏的地是種白的,但太陽是種紅的,但無論紅、白或粉紅,她的酒都集天地靈性於一身,這款 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 取名為「吾乃 Montenidoli」,是她家最好的純 Sangiovese 製作。

兩者的對比強烈得很﹕5. Lungarotti, Rubesco Riserva Vigna Monticchio,2005 帶我們走進陰深的密林,有濕潤和滿腳泥濘的感覺;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 卻領我們攀上山之巔,那裏空氣清新而稀薄,滿身是陽光與活力。

在第一回合,5. Lungarotti, Rubesco Riserva Vigna Monticchio,2005 有點混濁不清,有人懷疑是否有輕微氧化,但搖杯後那種髒髒的氣味又跑掉了大半;有人聞到堅果皮,我但覺我們在漆黑一片的密林前進,踩著濕轆轆的泥地,這酒很農夫!

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 卻非常緊閉,拼命的嗅也只聞到一絲絲的鮮花和新鮮水果的果皮氣味,入口有很鮮味的紅果,蠻有力量的,通透而且有空氣感,丹寧與酸度一應俱全,就是比較封閉。

這一暗一明讓大家實在難以取捨,有一位便堅決不肯投票,因為一個他不喜歡,另一個他沒法看清。其餘各人有 5 位選了淑女 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4 位選村夫 5. Lungarotti, Rubesco Riserva Vigna Monticchio,2005

我早已領教過 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 的慢熱,一年多以前為莊主辦一場試酒會的時候她特別囑咐我要 double decant 這款酒。於是我在第一回合結束後大膽把 ¼ 瓶酒換到一個 187ml 的小瓶子裏,一個小時後換回原瓶,再過半小時後開始第二回合的品試。5. Lungarotti, Rubesco Riserva Vigna Monticchio,2005 則未有再作處理。

這時候的 5. Lungarotti, Rubesco Riserva Vigna Monticchio,2005 整合得很漂亮,仍然以樹林氣息為主,深黑的果味很泥土,有趣的是一位酒友用了只設計像立體蜂巢的杯子,他說嗅到菊花茶、五花茶、竹蔗水的氣味,我拿來一聞,果然如是。總之我們喝到的是一點都不像我們熟悉的以優雅為標誌的 Sangiovese,那是因為我們以往只知在江南打轉,不知道深山峻嶺也有野趣。

經過「部分雙換瓶」(partial double decanting)處理的 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 這時幾乎完全打開了,發出強烈的香氣,大概是黑櫻桃與紫、紅花之類,入口有很強的紅果與有力的丹寧,我的感覺是一下子甚麼都出來了但還沒有整合好,令我懷疑是否 decanting 過了頭,又或者大量供氧引起的劇烈變動令酒還未穩定下來。不過兩個回合之間的變化令我領略到 Montenidoli 萬巢之山的內功是如何的深厚,我看 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 是頭雄獅!這種剛勁的 Sangiovese 又是江南所無的,更像大漠的草原風情!

這個回合由雄獅 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 以 6﹕4 勝出,剛才不肯投票的朋友原來愛獅子!

 

壓軸這一雙把今天的塞外行帶到高潮。

The Apennines 山脈可以說是意大利的脊梁骨,它像蛟龍一樣從南到北穿越整個半島,飛到中部時把 Tuscany 與 Emilia-Romagna 兩個地區劈開了,所以 Romagna 的山區與 Chianti 群山互為鏡中的影子,有些研究更說 Sangiovese 的起源在 Romagna,不過這裏產的火腿與陳醋有名得多,一般的紅酒是賣幾歐元一瓶的餐酒貨色。我們今天選的兩個莊卻偏要釀造廉價的精品酒,且看他們有多少斤兩。

P13205177. Fattoria Zerbina, Pietramora Sangiovese Riserva,2006 絕大部分是 Sangiovese,只在絕佳年份推出,並混了3% 本地葡萄 Ancellotta,大概讓他有個 Romagna 身份?

這是今天濃度最高的一款,濃得幾乎可以咀嚼,但奇怪的是酒體很滑溜和細緻,就像泡得很好,磨得很細的一杯意大利特濃咖啡 espresso。細滑的質感令你幾乎忘卻那 15% 的高酒精。氣味以黑櫻桃為主,有人聞到乾果,但難忘的是那細密的質感,像一幅漂亮的織錦,令我想起上星期的 Quintarelli Amarone!

到了第二回合,果味作黑洞式的發展,濃得有點鹹的感覺,收結帶些苦味,想是 300 米高的 Forli 山地礦物含量豐富之故。可以想像這款酒陳年能力會很強,我們今天看到的不過是冰山的一角。Nicolas Belfrage 形容 Pietramora 為 “a wine of depth and sometimes almost frightening power, yet one that, for all its concentration, never entirely forsakes elegance”,這正是我們今天嘗到的。他又說 1997 有 “aromas of cherry liqueur and Christmas spices, tight but sweet fruit on the palate, great concentration and balance.” 這等表現令 Belfrage 把這款酒評為 Brunello 以外的 Sangiovese 十大,讓他擠身於 Le Pergole Torte 與 Cepparello 之列,是 Tuscany 以外唯一入選的 Sangiovese。

最後出場的 8. Castelluccio, Ronco delle Ginestre,2006 只用一個詞便說盡﹕野性!大夥兒提到的香氣有﹕刺鼻的香料、樹木、野生香草(wild herbs)、山渣、乾花、嘉應子(廣東產涼果,用李子加糖、蜜、鹽漬餞而成)等等,果味深厚和帶鹹,但遠沒有 7. Fattoria Zerbina, Pietramora Sangiovese Riserva,2006 那麼濃烈。我用 187ml 的小瓶子作 partial double decanting 處理之後進入第二回合,剛才的各種香氣這時融合在一起,噴發出野花野草的複雜香氣,像煙火表演結束前的大爆發!果味裏的鹹度也大大提高了,我們就在狂野的 Romagna 結束了 Sangiovese 的邊疆行。

這一雙的投票由 8. Castelluccio, Ronco delle Ginestre,2006 以 7﹕3 和 8﹕2 連贏了兩個回合。

順便一提﹕Castellucio 的莊主是 Vittorio Fiore,他除了是有名的顧問外,還在 Chianti 擁有頗有名的 Poggio Scalette 莊。

 

Wine of the Night

P1320518狂野的 8. Castelluccio, Ronco delle Ginestre,2006 以 5 票大熱勝出,之後是得 4 票的比較正統的 1. Michele Satta, Cavaliere Rosso IGT,2001

半睡的雄獅 6. Montenidoli, Sono Montenidoli,2005 以 1 票得第三名。

我一直在想著一個問題﹕如果把這些酒放在「正統 Sangiovese」的旁邊,我們會發現他們的另類之美嗎?

8. Castelluccio, Ronco delle Ginestre,2006 有個兄弟名叫 Ronco Dei Ciliegi(另一塊田,較優雅),我曾把他放在香港、廣州與上海的三場 Chianti 品試會,得到的評論是「野性不羈」、「酸度突出,口感分離」、「香氣並不是那麼愉悅,沒有什麼特點」等,評價都在正統的 Sangiovese 之下。

究竟何者為美?美是相對的還是絕對的?

老子近乎顛覆的說過﹕「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那沒有所謂美了?

佛家教人「非是非非是」,那我們是否也應該「非美非非美」?

越想越糊塗,所以還是跟足 Robert Parker 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