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23 場﹕Northern Piedmont

生物動力曆法﹕(半夜 12 點以前)根;(以後)

這次我們從 Barolo 往北走 150 公里,探訪 Nebbiolo 的祖父。

我們要知道,Barolo 成為 “The King of Wines, the Wine of Kings” 不過是一個多世紀以前的事,而所謂 “The King”,當時頂多只可以稱為土皇帝,他的領地只包括今天的 Piedmont 與撒丁島(Sardinia),但比他早幾百年,北部的 Gattinara 出身的樞機主教 Mercurino Arborio 已經在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宮享用 Spanna 了(Nebbiolo 在這裏的別稱)。今天,Gattarina 仍然是 Piedmont 北部最有名的產區,它所在的 Vercelli-Novara 群山地區一共有 7 個小產區(它與 Ghemme 同為 DOCG,其餘為 DOC)。另外,在它們的西面還有以 Carema 為首的 3 個小產區。這次我們會造訪其中的 6 個。

這裏的 Nebbiolo 用了 Picutener、Pugnet 和 Spanna 的別名,而且一般可以添加 Vespolina,Croatina、Bonarda 等品種。

北部地區比 Barolo 所在的 Langhe 山脈要冷,而且土壤以冰河時期形成的火石岩為主,與 Langhe 的鈣質粘土和泥灰岩大大不同,因此酒一般比較有骨感,高酸而且有冰涼的感覺,陳年能力沒有 Barolo 那麼強。但銅板的另一面是﹕可能比 Barolo 更容易伺候吧?光是這一點已值得我們親自去嘗嘗。

就讓我們出發吧!

L1130050

A. (Bianco) Claudio Mariotto, Timorasso Derthona, 2011

1. Le Piane, Boca, 2005

2.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5

3. Tenuta Monolo (Gilodi), Bramaterra Riserva, 1997

4. Antoniolo, Gattinara Vigneto Osso San Grato, 1997

5. Produttori Nebbiolo di Carema, Carema Etichetta Rossa, 1978

6. Cantalupo, Ghemme, 1978

B. (Rosso) Cantine Borgo, Spanna di Gattinara, 1957

Map-NorthernPiemontTasting-001因為對這些酒不太熟悉,我比較保守,所有紅酒在早上 7﹕30 開瓶,然後拔塞作瓶醒。

 

熱身酒是來自 Piedmont 東南方 Tortona 山的白酒 Claudio Mariotto, Timorasso Derthona, 2011,用本土葡萄 Timorasso 釀造。這品種幾乎消失了,全賴兩家酒莊的努力,在 1990 年代才重新出現,Claudio Mariotto 是其中一家。

L1130048我在一個小時前才開瓶,第一回合感覺有點繃緊,舌頭有辛辣的很刺激的感覺,礦物味甚多,瘦削而有勁度的果。

一個多小時以後稍為開放了,清純,果味深,礦物重,很棒!查英國酒商 BBR 的介紹資料,說這品種像 Chablis 與 Savennieres 的混合體,我問在座的白酒高手,他點頭表示同意。

 

第一雙 Nebbiolo 來自 Boca 與 Lessona。

L11300321. Le Piane, Boca, 2005 的莊主 Christoph Kuenzli 是瑞士人,熱愛 Boca,1990 年代買下老邁的酒農 Antonio Cerri 的半公頃葡萄田後,像集郵一樣,今天集齊了 6 公頃田,Boca 重生了。

2.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5 的莊主是大名鼎鼎的 Paolo De Marchi,Lessona 是他的家鄉,這是他們家繼承的產業,但當年他們對釀酒興趣不大,後來在 Chianti 買下今天的 Isole e Olena 並成為名莊以後,才想起要重整家業,今天他讓兒子 Luca 主理,但他每星期都要回去看看。

第一回合的 1. Le Piane, Boca, 2005 感覺強有力但粗野,乾花,泥土,濃果味,但丹寧像刺針,欠整合。

很不幸,2.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5 有點木塞感染,我準備了保鮮膜,有人說用了以後濕紙片被鐵銹取代了,但不知道是否有過濾作用,酒顯得格外溫柔,圓潤、平衡得有 Chianti 的感覺,唯一騙不了人的是那種清涼的氣味,有人說聞到薄荷。

這回合竟然讓小恙的 2.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5 贏了 6﹕4,可見 Boca 多麼不濟。

一個半小時後,1. Le Piane, Boca, 2005 開始像樣了,乾香草,優雅,果、酸、丹寧齊全而且整合得比較好。有朋友認為丹寧突出,我想用 Burgundy 角度可以這麼說,但 Nebbiolo 本質是鋼不是絲,有這種丹寧才有意趣。

這回合的 2. Proprieta Sperino, Lessona, 2005 我放棄了保鮮膜,發現濕紙片味道也不算嚴重,這時酒比較有生氣,結構感很強,比較像我過去試過的幾個年份。

這回合的結果比較正常,1. Le Piane, Boca, 2005 反以 6﹕4 勝。如果 Lessona 沒有病,我相信很難分出勝負。

兩個回合結束後,還餘下一些酒,我與另一位朋友倒了一點 1. Le Piane, Boca, 2005,發現竟然有玫瑰花香,豐厚了,有大酒風範!莫非時近「果日」所致?另一原因是酒還沒醒夠?只怨這次我太保守了。

 

第二雙來自熱年份 1997,應該對這陰涼的地區有利。

L11300363. Tenuta Monolo (Gilodi), Bramaterra Riserva, 1997 早上小試時是最緊閉的一款,顏色混濁,香氣也不乾淨,有生油的氣味。晚上第一回合一下杯便令大家爆笑 —– 這是花生醬嗎?有人說完全不像葡萄酒,這還是第一次的經驗!這令我想起前年辦過的一場「1978 Barolo 土炮」試酒會,但看資料,Gilodi 家族絕非山寨,他們家保住了他們世居的小產區,還在 1979 年為 Bramaterra 贏得 DOC 稱號。Ian d’Agata 最近試過他們的 1990 也還滿意的,打了 90 分,所以我推斷是這瓶的狀態異常。

4. Antoniolo, Gattinara Vigneto Osso San Grato, 1997 的 Antoniolo 卻是北部評價最高的酒莊,Rosanna Antoniolo 早在 1974 年便開風氣之先,推出了兩款單一葡萄園,我們今天試的這款是較有名的田,已成為 Nebbiolo 的經典。

我們早上小試時表現蠻好的﹕乾玫瑰、泥土氣味,有勁度的果味,很通透,有酸度,是早上小試時的 Wine of the Morning!

怎知到晚上第一回合卻走了樣﹕乾香草,咸菜,中草藥,高檔的廣東梅菜,有點髒兮兮的感覺,與早上比較果好像也跑掉了,活像老酒。

但老酒還算是酒,所以 4. Antoniolo, Gattinara Vigneto Osso San Grato, 1997 仍然拿了滿分。

第二回合的 3. Tenuta Monolo (Gilodi), Bramaterra Riserva, 1997 繼續提供笑料,花生油變了花生衣,有幾分山上野果的氣味,入口甘甜,但酒裏好像有些粒狀的東西,是丹寧還是渣滓我說不清,一句話﹕不純。

有人在第三回合倒了小量再試,又發現有黨蔘,好玩!

至於 4. Antoniolo, Gattinara Vigneto Osso San Grato, 1997,第二回合正常多了,很重的濕泥土和焦油,果出得多了一點,感覺不老,還蠻漂亮的。我突然想起今年根日在 Cavallotto 酒莊試的所有酒全都被深黑的泥土掩蓋一切,今天我們的酒不也是這種土多於果的感覺嗎?看來根日又發功了!

同時我也覺得這兩款酒也需要多點時間瓶醒。

有趣的是 3. Tenuta Monolo (Gilodi), Bramaterra Riserva, 1997 在第二回合終於贏得兩位仰慕者,以 2﹕8 僅敗。

 

最後這一雙用意是試試北區的陳年能力。1978 在 Barolo 是極好的年份,最好的酒今天還沒成熟。

L1130040來自 Carema 合作社的 5. Produttori Nebbiolo di Carema, Carema Etichetta Rossa, 1978 我幾年前開過一瓶,出奇地鮮甜。這次早上小試時清香,乾果氣味,有簡單的果味和酸度,似乎又老了一點,但還可以喝。

晚上第一回合,乾果變了茶葉,有簡單的果,幸好非常乾淨。

6. Cantalupo, Ghemme, 1978 的出現令大家眼前一亮,很強的 tertiary 香氣﹕泥土、乾花、生肉,菌類,果、酸都有,隱約還有丹寧結構,貨真價實的 Nebbiolo!

有此表現,6. Cantalupo, Ghemme, 1978 自然以滿分得勝。

第二回合的 6. Cantalupo, Ghemme, 1978 越戰越勇,整合得更好,平衡而且複雜,更有甜美的果味。

5. Produttori Nebbiolo di Carema, Carema Etichetta Rossa, 1978 此時也不甘示弱,剛下杯時清澈得像九寨溝的海子,誇張點說有幾分 1947 Monfortino 的洗盡鉛華的感覺,當年我的好友以多倫多冬日千里無雲的藍天來比喻之,令我至今難忘。當晚的酒友以年輕人多,怎能明白此等意境,所以我換了個比喻,說好像八、九十歲的老人,依然健康活潑,看著便高興。

結果大家仍然投年青的 6. Cantalupo, Ghemme, 1978,我卻獨愛「精靈」的老人。

 

出於好奇,我收集了一些老年份的 Gattarina,這次冒險讓大家試試一瓶 1957。

L1130053令我們大感意外的是,Cantine Borgo, Spanna di Gattinara, 1957 的顏色最深,果味也最強,只是沒有太多 tertiary 的氣味,所以我笑說這可能是假酒!

我這樣說是有根據的,因為看資料知道以前北部地區葡萄的糖份不夠,有些酒莊會混些從南部 Puglia, Sicily, Campania 和 Abruzzo 來的葡萄作補品,所以我理由懷疑今天這瓶酒也許是混種。

但奇怪的是,在第二回合,Cantine Borgo, Spanna di Gattinara, 1957 竟然出了一點 tertiary 的氣味,有更甜美的果味,而且好像複雜一點。畢竟,酒的主體應該是 Nebbiolo,如果有南部的葡萄混進去,不過是塗在臉上、唇上的化妝品,就如菜的味道過淡,我們添一點調料,也無不可。

 

Wine of the Night

今天的 WOTN 由 6. Cantalupo, Ghemme, 1978 Cantine Borgo, Spanna di Gattinara, 1957 平分秋色,也算公道。

後記

今天的試酒會笑料多於火花,我懷疑原因有二﹕

  1. 從石頭長出來的葡萄遇上根日,自然是有果難言,以後適宜果日或花日再試。事實上,所有酒越晚變得越溫柔,果也出得越多,或許是因為靠近半夜 12 時,果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2. 老酒可以保守一點,但年青的 Northern Piedmont 可以當 Barolo 那樣來處理,按我過去的習慣,大可一天前或更早開瓶。Sperino 的 Lessona 我試過好幾個年份,像 2006 這種經典年份要好幾天才真人露相,與 Barolo 的緩慢發展沒兩樣。

經此一役,我對 Barolo 的祖父長了不少知識,希望參加的朋友起碼過了輕鬆的一個晚上。

一年多以前,曾有一場 Barolo  與 Northern Piedmont 的對壘,那次北皮表現猶勝南巴,如有興趣可參看﹕Welcome to Piemonte! 

P121071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