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22 場﹕Sangiovese “Grand Crus”

生物動力曆法﹕花

一群隨法朋友一年多以前跟我入意,我們是以一場 Sangiovese 的經典酒開始的,因為我的經驗告訴我 Sangiovese 最 drinker friendly。

他們的底子厚,所以頭一次便直接感受到意國葡萄酒,而且還喝出意大利人的 passion(試酒報告見﹕VIPa-2 第六場— Sangiovese 的風采(1999))。

這次我讓他們更上一層樓,嘗嘗這些經典成熟後又是何等風光?

是晚酒單如下﹕

L1120962

(Bianco)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ianco IGT, 2012

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5

2.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85

3.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5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5

L1120516第三度亮相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Bianco IGT, 2012 依然精彩。我大約兩個小時前開瓶,第一回合有一點火石氣味,有朋友悄聲的互問﹕是硫磺嗎?又會是桶嗎?莊主姓自名然,我想一切都只能從自然去理解和領略。這次的感覺是平衡度很好,很充足但不過份的果味,令人掉口水的酸度,一點點鹹味,口感平順,喝來非常舒服,想是花日的助力。

第二回合時酒的溫度較暖,果味變得更豐厚,但不失平衡與優雅。

有朋友說他踫過的意大利白酒,酸度似乎都不太高,而這是他比較喜歡的,他問我這是典型嗎?

我喝白酒不多,但還是第一次聽人說意酒的酸度不高,過去嫌他高酸的似乎更多。不過我喝別國的白酒不多,所以沒有相同的坐標,也就不懂怎樣回答這個問題。

後來在另一場試酒會上請教高明,他們也認為意國白酒絕對不欠酸度。

 

六款紅酒都在早上 7﹕30 開瓶,然後拔塞作瓶醒。

第一雙是兩款經典年份 1985 的 Chianti Classico,踫巧我們上次也是試這兩個莊,不過那次是年輕得多的 1999。

L1120942先出場的 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5 先聲奪人,噴發香粉、檀香和帶泥土味的烤香草,果味豐滿,酸度好,在杯內更不斷膨脹,開始出一些明顯的丹寧。

很不幸,2.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85 今天抱小恙,有點醬油氣味。瓶塞其實蠻完整扎實的,但就是有毛病。過了一會,醬油味退了一點,出些鹹味,有說乾梅、咸菜、水芹等,丹寧越來越厲害,看來酒還蠻年青的。在杯裏慢慢整合,由比較粗獷變得比較細滑,令人有期望。

這個回合由 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5 以 7﹕3 勝出。我問一位支持 Cepparello 的朋友酒好在那裏,他說喜歡他深沉的香氣和森林氣息。

兩個小時後的第二回合,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5 漂亮得令人喘不過氣來 —- 沒有剛才那麼鮮活,但往勁度和深度發展,香氣源源不絕,層次感豐富,像帶我們鑽進了一個看不到盡頭的洞穴。

與此相反,2.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85 卻像推開雲霧見青天,氣味乾淨了,果味也更濃,但一眼甚麼都看得清楚了,感覺比較平板。

有此變化,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5 便拿了滿分。

這兩款酒我以前都喝過,經驗卻不太一樣。

五年前的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5 第一天很封閉,到第二天才完全打開,很花香,果味很有勁度。我懷疑第一天是葉日,第二天是果,今天的一瓶與當日比較似乎差不多年輕,不過花日可能令他表現得更有層次感。

兩年前的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1985 是我歷來最難忘的一款 1985 之一,當時曾這麼描述過他﹕

三場 Sangiovese 令我最難忘的是 1985 Cepparello,尤其是早上小試和第一回合,他給了我近似 1971 Bartolo 的究竟涅槃的感覺。我在上一篇曾這麼描述我的感覺﹕ 

1985 Cepparello 是很禪意的酒,是一種頓悟的經驗,他的好是當下即是的好,而不是他有甚麼 —你的心已經與他融為一體,不用靠腦子來分析他有甚麼。所以當你甚麼都不去想,那甚麼也沒有;但你要去找的話,甚麼都有。無非這便是和諧和完滿?

(見前文﹕喝一口 Emozione(VIPa 導賞活動之回顧篇)最偉大的 Chianti?(VIPa 導賞活動之八)

所以這次的一瓶令我感到陌生。只好說一句陳腔濫調﹕一切唯緣。

L1120944接著這一雙來自今天灸手可熱的名莊,但在 1983 年,他們頂多可以稱為最有前途的新秀,因為這是 Cerbaiona 的第三個年份,Soldera 的第七個,但他們兩位都受過大師 Giulio Gambelli 的指導。

有趣的是,酒如其人 —- Cerbaiona 瘦削,Soldera 粗壯。

第一回合一下杯,大家都說 3.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聞起來甜,有各種說法﹕五花茶、天津梨子與蜜瓜類水果,但也有森林土地和香草的氣味,入口圓潤和順滑。

與此相比,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幾乎可以用妖冶來形狀,散發的是香粉和以花香為主的複雜香氣,比較有結構感,酸度好,但果味比較不穩定,在杯子裏好像跑掉了一點,以致丹寧與酸度較為突出。

一個君子,另一個狂人,結果各有支持者,對這群喝酒喝得比較多的朋友,奇特比較得人喜歡,所以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以 6﹕4 僅勝第一回合。

有位朋友覺得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用桶較多,但處理得比較好。我解釋說 Soldera 是用很大,很中性的 Slavonian 木桶的,不會有明顯的桶味,但他所在的那塊土地常有一種燒烤的氣味,可能令喝慣 Burgundy 的人把這誤判為桶味使然。事實上,Soldera 最與眾不同之處可能是他對葡萄的極端篩選,他每公頃葡萄田今天只產出 1,800 瓶 Brunello 左右,但 Cerbaiona 的產出卻幾乎是他的 3 倍,即每公頃 5,000 瓶(Kerin O’Keefe 資料,1980 年資料或許會有不同),所以 Soldera 的妖冶主要是從葡萄田而不是酒窖來的。

到了第二回合,兩者都有所發展。

3.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更通透、勻稱,以優雅、平衡為特色,這是古典的美;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變得更冶艷,有趣的是我們用不同的杯子聞到很不同的香氣 —- 從清新的花香到盛放的玫瑰,更有的濃艷到像 espresso、巧克力等濃香,入口是濃艷的果味,有人說﹕太甜了!這是浪漫的激情!

結果 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以 9﹕1 幾乎橫掃一切。我是投 3.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的那位,一方面出於同情,也有可能隨著酒齡漸長,我似乎更喜歡淡泊、自然的風格。

 

L1120951最後一雙是我最期待的,因為這可能是半個世紀以來最好的 Brunello 年份,而且這是我第一次覲見 1975 的皇上和王子。

兩款酒都只有 12.5% 酒精,可見這是地球暖化前的產品。

早上開瓶時我有一點擔憂,因為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5(下稱 1975 Annata) 有點醬油氣味,看酒液的水平較低,可能進氧氣更多,有點氧化。可幸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5(下稱 1975 Riserva)非常乾淨,酒液的水平比 Annata 高得多,如常的緊閉。

晚上第一回合,1975 Annata 的醬油氣味下杯後不久便散去,然後像神仙顯靈一樣,出現了一幕完美的演出,我喝下一杯完全整合的仙露,根本用不著分辨甚麼是果、酸、丹寧,因為一切都在那裏,以圓融、完善的方式出之,這時我只需記下﹕a complete wine。40 年前的天作之合選了這一刻向我們顯露創造的秘密,我們也選中完美的一刻接收了。禮成。這,便是歷史。酒也好,人也好,就是那麼簡單。

到皇上出場,卻是另一番景致。我曾把 Biondi Santi 比喻為不與培塿為類的奇山(見前文﹕不與培塿為類﹕再仰望 Biondi-Santi),此番我們走到山腳扣門,卻發現山門深鎖著,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大家但聞到類似薄荷的清涼氣味,讓人有冷颼颼的感覺。

丹寧?有。酸度?有。好像有很多東西在蠢蠢欲動,但那塊面紗一天揭不開,我們也無法知道山上有些甚麼奇花異草?

一個開放,天與地都打開了,另一個卻神秘莫測,所以大家都更喜歡 1975 Annata,比數是 7﹕3。

第二回合卻有出人意表的變化。

1975 Annata 莫非太疲累了,抑或任務完成,王子便圓寂?果與酸漸漸退下了,餘下的是鹹味與丹寧,更像鹹檸檬的味道。一切都在美好的回憶中。

1975 Riserva 的山門終於打開了,我們拾級而上,卻發現東有一片樹林、西有一點薄荷,果呀、酸呀、丹寧呀,撒滿地上,但凌亂一片,只緣身在此山中,反而看不到山的巍峨!

我尷尬的請大家投票,大家也靦腆的全投了給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5

所以這場試酒會有開始,但沒辦法結束。算是休會吧。

我知道這樣說幫助不大,但從我自己的經驗,喝 Biondi Santi 最好年份的 Riserva 從來都不是輕鬆的。我兩次試 1982 年都踫了釘子,過了幾年鼓足勇氣又試了 1964(見前文﹕千里共嬋娟 — 1964 Biondi Santi Riserva 品試記),結果找到一個答案的同時又生了兩個新疑問。你問我何苦要這樣受罪,我會反問你有甚麼酒可以同時給你知性的滿足呢?如果只求滿足感官之欲,又何苦要喝葡萄酒呢?

Wine of the Night

眾望所歸的冠軍是 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5,得了 10 票中的 5 票;

L1120941第二名是 5.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5(3 票),為的是他在第一回合的「一剎那的完美」;

第三名竟然是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5(2 票),佩服膽敢偏向虎中行的朋友!

最大的意外有二﹕4.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一票都拿不到,而兩款 Biondi Santi 與 1.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1985 平分了天下,這令我心裏好過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