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3 第 2 場 — Amarone Again, Naturally

生物動力曆法﹕

Amarone 曾經很令我困惑。

數年前開始學著喝他,原因是專家都奉他為意酒的經典﹕Sheldon Wasserman 收錄他在 Italy’s Noble Red Wines 之列,而 Decanter 雜誌在評選 18 大時也收了一款 Amarone。

但我喝不懂。Amarone 既沒有 Barolo 的結構,也沒有 Sangiovese 的優雅,有的只是高酒精和肥大的果味,橫看豎看都不是美人,直到一位 WSET 導師告訴我「這不像任何我以前喝過的酒」,我才恍然大悟﹕

Amarone 的哲學是 ﹕除了 fruit 還是 fruit,就像 Debussy 的音樂,靠的是音色的光與影。

(見前文﹕Amarone﹕The Light and Shadow of Fruit

但功課完成了以後,我也懶得再去踫 Amarone 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又讓我們重逢。那是前年 VIPa 隨意行的最後一場,我選了幾款 Nebbiolo 與 Sangiovese 以外的好酒,讓大家試試 The Other Italy 有甚麼風味,結果最受歡迎的是一瓶 1961 Amarone!連我自己也很驚訝的發現﹕原來年過半百的  Amarone 可以那麼優雅!(試酒會報告見﹕The Other Italy(VIPa 導賞活動之九))。更令我驚訝的是﹕原來很多酒友都非常喜歡 Amarone!

這更加深我的困惑﹕莫非酒鬼與專家追求的都是高酒精和濃果汁?

所以去年的一場 VIPa 隨意行 Amarone 試酒會上,我選了好幾款老年份的 Amarone,毫不出奇的也大受歡迎 (見前文﹕VIPa-2 第二場— Mostly Amarone  )。

另外一群 Francophiles 在先後試過 Barolo,Sangiovese 和 Aglianico 以後,我問他們下次想試甚麼?答案是 Amarone。聽後我只微笑不語。

於是安排了這 7 款酒﹕

Chris-IMG_39820. Cesari,Jema Corvina,2009
1. Quintarelli, Valpolicella Classico Superiore, 2004
2. Quintarelli, Amarone Classico, 2004
3. Allegrini,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 2009
4. Allegrini,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1990
5. Masi,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Campolongo di Torbe, 1985
6. Masi, Amarone Recioto della Valpolicella Mazzano, 1985

P1320462為我們熱身的 0. Cesari, Jema Corvina,2009 是我的偶然發現。這是純 Corvina 的單一葡萄園製作,葡萄經過 20 日的風乾然後發酵,所以可以視為 Amarone 的簡單版,但更重要的是,Amarone 一般是 Corvina、Rondinella、Molinara 與小量其他葡萄的混釀,最主要的 Corvina 佔 40-70%,但究竟 Corvina 是怎樣的葡萄,恐怕一般人也說不準。

這是我第二次試這款酒(上次試的是 2008),兩次感覺都有幾分像 Barbera — 深顏色,濃果味,但加了些葡萄乾的味道,有人說聞到紫羅蘭和黃油(牛油)的氣味,收結帶點杏仁似的苦味,酸度不算高,但是很好喝的濃果汁!

這款簡單的酒像掉在牛頓頭上的蘋果一樣,讓我頓時發現 Corvina 算不上是 noble grape!跟 Sangiovese 和 Nebbiolo 不一樣,如果讓 Corvina 獨挑大樑,又不經過風乾,恐怕釀出來的酒會像 Barbera 一樣,一喝即忘。這位 Veneto 地區的 Cinderalla,要經過一些魔術師的特別處理,才會迷倒眾生,這便是理解 Amarone 的鑰匙!

 

先登場的傳統派大師 Quintarelli 變的是甚麼魔術?

P1320465首先,他的 Valpolicella 與 Amarone 都用了多種葡萄﹕除了常用的 Corvina and Corvinone(55%)和 Rondinella(30%)以外,還混了 15% 其他品種如 Cabernet Sauvignon,Nebbiolo,Croatina 與 Sangiovese。這 15% 的調味料對酒的獨特性格有何貢獻?我看這裏頭大有文章。

 

Amarone 版本用了風乾葡萄,經過 20 天泡皮和長達 45 天的發酵,之後換到 Slavonian 大桶長達 7 年之久才灌瓶,這是 Monfortino 的功架!

Valpolicella 在第一次發酵後再放進 Amarone 的渣滓進行二度發酵,然後也是在大桶陳年7 年。

結果我們嘗到的是拋離 0. Cesari,Jema Corvina,2009 十萬八千里的兩款珍品!

第一回合的 1. Quintarelli, Valpolicella Classico Superiore, 2004 有熟悉的乾果(乾梅?)香氣,開始時有點濃得化不開,2. Quintarelli, Amarone Classico, 2004 更是漆黑一片,有點草藥的氣味,入口滯重如糖漿。

我把酒在兩只杯子之間來回「換瓶」四次,才讓 1. Quintarelli, Valpolicella Classico Superiore, 2004 稍為展開,發出更開放的煙燻和果脯的香氣和清甜帶微苦的味道;2. Quintarelli, Amarone Classico, 2004 則有點像 100% 黑巧克力,蠻苦的(意大利語的 Amaro 即苦的意思),丹寧也浮出水面了!

這時的 Amarone 雖然令眾人嘖嘖稱奇,但真讓人享受的還是 Valpolicella。

我隨即把 ¼ 瓶酒換到 187ml 小瓶子裏,一個小時後換回原瓶,又半個小時後再進行第二回合。

這時的 1. Quintarelli, Valpolicella Classico Superiore, 2004 完全敞開了,像出水芙蓉一樣晶瑩通透,平衡,果味清甜,長長的餘韻帶著一絲苦味,有著 Sangiovese 式的優雅。

但開始蘇醒的 2. Quintarelli, Amarone Classico, 2004 更令人膛目結舌!坐在我旁邊的朋友便說他不知如何描述才好。我打了個比喻說這時的 Amarone 像塊織錦,有千條萬條細細的諸色絲線穿插在其中,近看見細膩,遠看見圖景,Quintarelli 便是那巧手的蘇州姑娘,又是那打造玻璃鞋的能匠,不起眼的素材經過他的鬼斧神功才得以變成藝術傑作。Corvina 不是 Noble grape,Amarone 也不一定是 Noble wine,只有能工巧匠如 Quintarelli 才能變腐朽為神奇,他的 Amarone 肯定是 Noble wine。因此我懷疑在天、地、人的要素中,人在 Amarone 是最重要的一環,這與很多意酒都不一樣,我想這也是我一直喝不懂 Amarone 的原因。

 

我的反證出自一對 Allegrini。

P1320469這兩款酒乾淨,由果味佔主導,酸度不明顯,走的是非常熟悉的國際路線 — 精準但稍欠個性。新年份 2009 有明顯的桶香,入口除了果還是果,到 1990 才出了些複雜一點的香氣,酒友分別數出﹕青椒、烤香的杏仁,茶葉,蜜糖等等,第二回合初下杯時我還發現有一剎那的菌類香氣,但與 Quintarelli 比較起來,Allegrini 是從點(2009)到線(1990)的演變,Quintarelli 卻是立體的。這兩款酒工整,但不感人。我們無妨說 Allegrini 的 Amarone 是乾淨好喝的 Amarone,但 Quintarelli 的 Amarone 帶來的是 Quintarelli 的鮮明性格,他有一種深遠的意境,我們喝下的是 emotion!

查資料,Allegrini 用的葡萄較標準 — 80% Corvina Veronese,15% Rondinella 和 5% Oseleta,在不銹鋼桶發酵 25 天,之後在新的小木桶陳年 25 個月。明白了。

 

最後的一雙來自大酒莊 Masi 的兩塊不同的田,讓我們看看地的因素有多重要。

P1320472兩塊田高度約 400 米,Campolongo di Torbe 面西南,土壤呈紅色,石灰與火山岩,表層有天然腐殖質(humus);Mazzano 向西,黑土,同樣有石灰與火山岩,但泥土鬆軟,而且有豐富的片岩和天然腐殖質(schist and natural humus),這或許令酒有更強的結構。

簡單的說,Campolongo di TorbeMazzano 是一陰一陽的一雙。

有酒友這樣描述 Campolongo di Torbe 在第一回合給他的感覺﹕

像雨後在溪澗漫步,聞到紫羅蘭和熟櫻桃香氣,甜美,醉人的鮮果味。

Mazzano 引起更多的議論,首先因為他較有趣的香氣。除了慣常的葡萄乾以外,有人提到陳醋,但那種特別的刺鼻的氣味又令人聯想到吃小籠包常用的佐料 — 放了薑絲的浙醋!後來大家乾脆把這款酒叫做小籠包。

Campolongo di Torbe 好在清純,Mazzano 卻密實、內斂。兩者比較,第一回合由小籠包贏了 8﹕2。

30 歲的 Amarone 感覺仍然很年青,個多小時後的第二回合都有更好的發展。

Campolongo di Torbe 這時的葡萄乾香氣更奔放了,但更迷人的是那種 Sangiovese 式的平衡與優雅,這是夏末最漂亮的一刻(sweet spot),我們吸吮的每一口都是青春。管他叫 Amarone 還是 Sangiovese,我完全投降了。

但大夥兒仍然被 Mazzano 的特異香氣迷倒。那小碟薑絲拌浙醋這時搖身一變成為了藥湯了,但究竟是杜仲、四君子湯還是逍遙湯,大概只有班長夫婦倆才說得清楚,我只知道剛才緊鎖的大門此時好像打開了一點,足見他的結構有多麼強大!如果 Campolongo di Torbe 可以比作 Sangiovese,那麼 Mazzano 必是 Nebbiolo 無疑!

這個回合仍然由 Mazzano 勝出,但比數變為 7﹕3。

看資料,Masi 用的葡萄是 70% Corvina 和 30% Rondinella,陳年主要用大木桶(3000-4000 公升),有小量在中型木桶(600 公升),這種基本上傳統的製法令酒有比較立體的表現。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排名說出自己最喜歡的三款酒,結果 2. Quintarelli, Amarone Classico, 2004 眾望所歸,拿了滿分。

Chris-IMG_3965排在後面的依次應該是 Masi 的 MazzanoCampolongo di Torbe

後記

  1. 我的 Francophile 朋友自然興奮無比,唯一要抱憾的是有一位很忠心的捧場客這次因為另一件要事不能出席,希望這個報告能帶給他一點點補償。
  2. 聽說有部分酒友對 Bordeaux 的熱情有點減退了,看來我以後也不應該再稱他們為 Francophile 了。
  3. 這場隨意行終於令我對 Amarone 的認識有了進步。今天我會這麼說﹕No great Amarone, only great makers of Amaron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