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2 第九場 —- Serralunga : Barolo’s Majesty

這次隨意行帶大家走訪 Barolo 的黃金地。

Barolo 5 條村子當中,數 Serralunga d’Alba 最硬朗,這裏的酒有著純陽的特性,是最 Barolo Barolo。他的特強丹寧令他最有結構感,陳年能力也因此特別好,但我覺得更有趣的是從他身上可以感受天時的變化。

居於 Barolo 產區之東的 Serralunga 是從北到南的狹長山群(“lunga” “long” 長的意思),海拔在 300 – 400 米之間,200 公頃的 Barolo 田竟然密布29 個葡萄園,而且質量都上佳。這次我們選了 6 塊名田,從北到南走了一次;當中我們經歷了 5 個年份,嘗盡 Nebbiolo 在冷暖氣候的不同滋味。

我們 10 個人品嘗了 8 款酒﹕

VIPa-02-08-SerralungaDSC_1897_052  

1.Fontanafredda,Barolo Vigna La Delizia,1996

2.Ceretto,Barolo Prapo,1996

3.Cappellano,Barolo Rupestris,2000 (cru = Gabutti)

4.Massolino Franco,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2000

5.Canale,Barolo Vigna Riunda,1978

6.Canale,Barolo Vigna Rionda,2007

7.Giacosa Bruno,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1998

8.Conterno Giacomo,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1998 (cru = Francia)

除了一瓶 1978,所有酒在前一天的大清早開瓶,小試後放回瓶塞並在 12 度的酒櫃度過一天,第二天拔塞繼續瓶醒,一直到傍晚 6:30 正式開始品試,也就是說這批酒經歷了超過一天半的瓶醒。

1978 在前一天晚上 9 時開瓶,之後與其他的酒作同樣處理,所以有差不多一天的瓶醒。

P1280393最北的一雙先出場,都是 1996 的,兩塊田的海拔約 350 米,東面的 Prapo 向東南,西面的 La Delizia 面西南。

有說地球暖化大概從 1982 開始影響 Barolo,但我比較相信 1997 年是分水嶺,而 1996 可能是最後一個冷年份,今天的普遍意見認為這是與 19581978 1989 一樣的經典年份,酸度好、結構強、慢熱是主要的特徵。

我每年都會開幾瓶 1996 來檢查一下他們的成熟進程,每次都有很清涼的感覺,這次也不例外。所謂清涼,是指打頭陣的是充沛的酸度與複雜的層次感,但果味好像躲躲閃閃的,因此結論總是﹕等等吧。

但今天的兩款還是有分別的。

1.Fontanafredda,Barolo Vigna La Delizia,1996 的體形龐大,味道厚重,感覺比較自然;2.Ceretto,Barolo Prapo,1996 有明顯的桶味,果味比較突出,但結構感稍弱。

早上小試時,1.Fontanafredda 有黑櫻桃和薄荷香氣,很濃的口感,甚至有點鹹的感覺,圓潤,酸度漂亮,但稍欠果味。到晚上的第一回合,他基本上維持上午的模樣,結構感、完整性很突出,但果味失分。我半年前開過的一瓶也同樣的慢熱。

2.Ceretto 早上小試有煙草和桶香,果味比較明顯但也不像暖年份那麼充沛,酸度不錯,但結構感不太強。

第一回合的投票結果由 2.Ceretto 64 小勝  1.Fontanafredda,為的便是他的果味比較明顯。

我提醒大家 Giuseppe Rinaldi 曾大呼 “I hate fruit!” 的故事(見前文﹕“I hate fruit!”: Giuseppe Rinaldi)。好像故作驚人之語,但我們要明白 Barolo 的美學是建築而不是室內設計,結構是最重要的一環。我忍不住請大家看看 Matt Kramer 很有啟發的 “The Rule of Good Bones”(見﹕http://www.winespectator.com/magazine/show/id/8395),他講的是同樣的道理﹕骨架比肌肉重要。

有趣的是餘下的半瓶酒經過兩個小時的瓶醒和在冰桶稍為降溫以後,兩款酒都整合得更好,而且勁度(intensity)明顯的提升了。這時的1.Fontanafredda 出了半新鮮的玫瑰花瓣與瀝青(rose and tar典型的 Barolo 香氣,他的融合度令他幾如脫胎換骨,這時一點點果味也出來了!

2.Ceretto 也不甘示弱,葡萄的香氣與桶的氣味來了個二重奏,薄荷、陳皮、丁香的氣味齊出,果味仍然比較多,但丹寧好像粗了一點(小桶的丹寧在作怪?),與 1.Fontanafredda 相比,結構感始終比較弱。

結果第二回合讓 1.Fontanafredda 64 扳回一局。

按﹕我沒有這兩款酒當年用桶的資料,今天兩者都是一年小桶,一年大桶,但 2.Ceretto 2001 24 個月用小桶的,所以我相信 1996 應該也是全用小桶。

P1280380接著出場的兩款 2000 位於中部約 320 米的高度,正向南,兩塊都是響當當的名田,分別是 Cappellano 是隱士(見前文﹕追夢者 Teobaldo Cappellano),連帶那塊 Gabutti 也不大為人所知,但 Vigna Rionda 卻因為Bruno Giacosa 多年的名釀 Collina Rionda 令這塊田幾乎成為 Barolo 的聖地(見前文的介紹﹕接近 BaroloVigna Rionda 紀行)。

2000 年與 1996 剛相反,是極暖的年份,果味豐富,但結構弱。當年 James Suckling 2000 年為完美的年份,因為大美國口味的信條是﹕I crave fruit!

讓我們看看人的因素起了甚麼作用?

從顏色已可以看出二者有很大的分別﹕3.Cappellano,Barolo Rupestris,2000 較淺,但晶瑩通透,4.Massolino Franco,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2000 則深如紅寶石。

早上小試時,3.Cappellano 是骨,4.Massolino 是肉。

3.Cappellano 瘦削,有樟腦、樹皮的香氣,入口是很有深度的果甜,帶些花香,很酷(“cool”)的感覺;4.Massolino 肥大,開放的玫瑰花香,圓潤,熱情奔放。

晚上第一回合的 3.Cappellano 散發著樹枝和礦物的氣味,細緻的丹寧,古典的架構,很平衡,所以比較不感覺到特暖的氣候。

可能侍酒溫度較高吧,第一回合的 4.Massolino 顯得比上午更肥大,氣味更豐富,有點檀香味,但果味近似糖漿,這是他敗筆的地方。

因此第一回合的投票讓 3.Cappellano 以壓倒性的 91 贏了。

第二回合開始前同樣用冰桶降溫,剛才半開合的 3.Cappellano,Barolo Rupestris,2000 這時幾乎完全綻放了,香料、樟腦、樹林的香氣齊出,活潑有生氣,難得的是酸度也較明顯。

4.Massolino 這時也有所收斂,糖漿變了糖果,有酒友打比喻說剛才是痴肥,現在只能說是豐滿。

第二回合不用投票了,因為大家早已被 Cappellano 嚇得目瞪口呆,但公平的說,4.Massolino Vigna Rionda 要與其他 2000 比應該一點都不會遜色的,他的豐滿是天地所賜,而不是他閉門造車的產物,我的證據是﹕近年試他的 2001 優雅得令人心醉(見﹕走在傳統與現代之間(Barolo 風采之二)),經典年份如 1996 1999 則正常的緊閉(有空可以看這兩篇﹕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 1996 Barolos NOWThe Four Seasons of Barolo(中篇))。

按﹕有幾點補充資料﹕

  • 我一年半之前開的一瓶 2000 Cappellano 在盛放一會以後便馬上封閉起來,所以看來他的門終於打開了。我想 Cappellano 種植的功夫了得,比較濕的 2005 他也造出結構很好的酒。你大可想像經典年份如 1989  2004 majesty
  • 2000 Massolino 同樣到了適飲階段。4 年前的一瓶只有酸度和丹寧,沒有多少果味;兩年前的一瓶可口但簡單;今天他變得豐滿了,但我相信往後他會開始整合。
  • Barolo 給人最大的樂趣正是這種漫長的轉變過程,結構強的 Serralunga 的旅程尤其是精彩。Barolo 常折射人性,這是他最吸引我的地方!

我特別加插了兩款不同年份的 Vigna Rionda1978 2007),讓大家試試「土炮」Vigna Rionda 是何等風味。

P1280384Bruno Giacosa Collina Rionda Barolo 的絕唱,但很多年之後,我們才知道原來他的葡萄是從一位名叫 Aldo Canale 的酒農買的。1993 年以後,Giacosa 認為 Canale 的價格太高了,便沒有再買他的葡萄,但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 Canale 留了一部分葡萄自己釀酒,他用的是很原始的設備,1978 便是 Aldo 的作品。Aldo 去世後,兒子 Tommaso 繼承父業,幾年前去世後,一部分的田和在桶裏的幾個年份(2007-2009)留了給 Davide RossoSerralunga Giovanni Rosso 的莊主),由 Davide 負責灌瓶推出。

所以我們今天試的是 Aldo Tommaso 父子的山寨版。

Tavernelle aprile 2010 1907 Tavernelle aprile 2010 1924Tommaso 片來自﹕http://enoclubsiena.blogspot.hk/2010/12/se-ne-andato-tommaso-canale.html

我前一個晚上開了 1978,酒的顏色近乎蒼白,但氣味乾淨,我心中暗喜。第二天早上小試,有乾花的香氣,口感柔弱但有甜甜的很長的收結。中午再小試,酒體加厚了,兩年前試的一瓶也慢熱,所以大有希望。

晚上的第一回合,比較弱的乾花香氣,第二回合有比較清晰的乾玫瑰,比第一回合也更活潑,但始終力量較弱,與上次帶醬油氣味的一瓶比,老了太多了。Only great bottles, no great wines — 又一例子。

我兩年前試過剛灌瓶沒多久的雙瓶莊 2007,如入大黑洞,充滿 Vigna Rionda 的黑果,厚重但軟綿綿的丹寧。早上小試,感覺開放得多,黑櫻桃,豐滿的果味,甜美而黑實,俗謂 “iron fist in a velvet glove”,正是溫暖年份 Vigna Rionda 最好的寫照。

晚上的第一回合感覺大而粗獷,真有土炮味,到第二回合又一變玫瑰花瓣香氣,平衡、優雅、隱約的結構。那麼新的土炮 Barolo 有如此表現,可見 Vigna Rionda 是非比尋常的田。

P1280389

最後一雙 1998 位於 Serralunga 的南端,海拔 400 米左右,他們的背後是兩尊 Barolo 巨人﹕Bruno Giacosa Giacomo Conterno1998 是稍溫暖但不如 19972000 2007 那麼熱的年份,性格優雅,比較早可以喝。

8.Conterno Giacomo,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1998 的顏色比較深,因為這款酒用的是精選的葡萄,濃度特高(葡萄約4 1)。

P1280392早上小試,7.Giacosa Bruno,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1998 有很開放的花香,香料,甜如糖果的香氣,入口甜美、柔和,很典型的 Giacosa8.Conterno Giacomo,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1998 不太開放,感覺他非常濃,帶些樟腦似的複雜的香料,口感也很濃烈,果味豐富但不太清晰。

晚上第一回合,7.Giacosa Bruno 維持很開放的香氣,表現得非常優雅;反觀 8.Conterno Giacomo 雖然諸味紛陳,未遇過或少踫 Monfortino 的酒友或會有驚艷,但始終不夠開放,所以投票結果由 7.Giacosa Bruno 73 大勝也在情理中。

到了第二回合,兩者都更開放了,7.Giacosa Bruno 的花粉和香料依然誘人,果味的勁度明顯加深了,我跟酒友說這裏看出 Giacosa 特有的 Barbaresco 風格,也就是說他從來都是細緻比力量更重要的(finesee over power)。

P12803918.Conterno Giacomo 卻令我捏了把冷汗!剛下杯的時候,他有點昏睡的感覺,只聞到濃度但香氣比較弱,幸好過了一會兒香氣蜂擁而出,比第一回合更為豐富,大量難以名狀的各種花香與香料味出現並帶到口腔,收結長長的。皇上終於肯露尊容!

縱使有此表現,原來喜歡 7.Giacosa Bruno 7 位當中只有 3 位改投 8.Conterno Giacomo,另一位剛才投 8.Conterno Giacomo 卻轉而投給 7.Giacosa Bruno,因此第二回合變成 55 的和局。

一位第一次覲見皇上的酒友說他期望 Monfortino 的力量應該是堅強無比的,但奇怪這次嘗到的他是那麼溫柔,所以他投了給 7.Giacosa Bruno。但跟 2000 Massolino 一樣,這是上天的旨意,比較暖和的天氣又怎會出現 1999 的健碩呢?其實與 7.Giacosa Bruno 相比,8.Conterno Giacomo 的結構感強多了。

我第二回合轉投了給 8.Conterno Giacomo,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1998,背後的原因是我過去 4 年歷盡磨難,三叩皇上才終於得窺聖容!

4 年前我第一次開他,結果等了他 30 天,才領略氧化的 Monfortino 是珍品,也是那次教曉了我他絕非尋常百姓!(見﹕不可思議的 Monfortino (上篇))。

兩年後,我心癢難耐,又開了一瓶,結果要一手拿酒杯,另一手拿茶杯蓋子,一步一驚心地才喝完美味無比的 1998 Monfortino(見﹕The Four Seasons of Barolo(下篇))。他教懂了我怎樣處理快將入睡的 Barolo

這次他在第二回合只打了個瞌便馬上醒來,看來 1998 Monfortino 已過了險灘,從今天開始可以放心享用了!

按﹕其實我們未能嘗到 Monfortino(與其他酒)的勁力,因為每次酒的份量太少了,香味無可避免打了折扣。沒辦法,10 個人分兩輪試一瓶酒就只能如此,希望大家用想像力補救。

Wine of the Night

大家很一致的認為今天最出色的 3 款酒是﹕

  • 3.Cappellano,Barolo Rupestris,2000 (cru = Gabutti)
  • 7.Giacosa Bruno,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1998
  • 8.Conterno Giacomo,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1998

好幾位(包括我自己)都掙扎決定選哪一款,我便建議大家按今天的適飲度來選,結果由 8.Conterno Giacomo,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1998 4 分得第一名,其餘兩款各拿 3 分。

Bruno Giacosa Giacomo Conterno 固然是高手中的高手,但1998 確實是難得的親和年份,所以天與地給他們的幫助很大。

P1280382最令人敬佩的是 Cappellano!那麼熱的 2000 年能造出如斯優雅和有結構感的 Serralunga,但他是多麼謙卑的人,所謂「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用在他身上最合適。還有必須一提的是我曾讓 2004 Cappellano 在國內的隨意行亮相,也贏得了大部分人的激賞。

1996 仍然令人期待。

Serralunga 永遠迷人,百嘗不厭!

8 thoughts on “VIPa-2 第九場 —- Serralunga : Barolo’s Majesty

  1. Happy to know Cappellano more!
    And even happier for the first time to meet Monfortino King and meet again Giacosa Quee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