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11 第 11 場 — Sangiovese 1985

Visits: 401

組織與報告:抱青

生物動力曆法﹕2023 年 5 月 6 日 –

1985 在全歐洲都是暖年,酒評人幾乎都評得很高分,不過近年我越來越覺得 Tuscany 的 1985 如鋼鐵一樣難以打開,我甚至懷疑最終是否能打開?

酒評人可不是這麽說的。就以 Antonio Galloni 爲例,他給 Brunello 與 Chianti 的評價都蠻高的:

Brunello: (95 points) Ripe, exotic Brunellos endowed with depth and personality. Warm, dry conditions throughout the harvest produced rich, full-bodied Brunellos loaded with intensity and volume by the standards of the era. The 1985s are now mature, but the best examples are glorious.

Chianti Classico: (95 points) Ripe, voluptuous wines that are peaking today. This legendary vintage started early, with higher than average temperatures during spring that lasted all the way through summer.

我近幾年開的幾款標杆酒都緊閉得令人費解:

1. 2018 年 4 月的 Le Pergole Torte

“1985 的香氣開始時像 1996 與 2000 的混合體,剛冒出一點菌類香氣,但總的來説以第一級香氣爲主,但入口不太開,酸度稍欠;第二回合打開一點了,酸度也上來了,有霸氣,但仍然堅硬如鐵。有人說:還沒開。我心裏卻嘀咕著:有打開的一天嗎?”

(見:VIPa-6 第 10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二:Montevertine

2. 2021 年 7 月的 Biondi Santi Brunello Riserva

這場垂直品試我們開了從 1955 到 1999 一共五個年份,1985 是最難打開的。我失望的寫道:“我們面前這雙 1985 也像石頭、鋼鐵一樣,潛力無限,但真相無期。”

(見:VIPa-9 第 4 場 — The Magic of Biondi Santi

3. 2021 年 9 月的 Soldera Brunello

入口濃烈,幾乎完全打不開,似乎沒有任何歲月痕跡。

(見:VIPa-9 第 10 場 — Soldera Vertical

4. 2018 6 月的 Sassicaia

我强烈懷疑 1985 Sassicaia 的神話也來自同一種特異功能。我們 2018 年開過一瓶,雖然有瓶塞感染,“但仍難掩他那驚人的濃度與無比年輕的身段!”(見:VIPa-6 第 15 場 — 霸王別姬)。我的意大利酒老師 Carlo 見過 Sassicaia 的莊主,他在 2010 年便曾告訴我這款魔酒背後的故事:

    莊主也不那麽喜歡 1985,那是個非典的年份。他當時這麽說:“Incisa 侯爵有個 noble soul ,最愛 Chateau Margaux 風格的酒,所以碩大無朋的 1985 其實是「爸爸不大喜歡的孩子」。那年天氣反常,四月開花時節竟然下了場大雪,一半的葡萄凍死了,活下來的另一半盡收天地精華,像吃了藥一樣的凶猛。”

    (見:Carlo’s Emotions

    這十多年來的 1985 Sangiovese 似乎印證了 Carlo 在我心裏播下的懷疑種子,所以前年我忍不住在 Biondi Santi 那場的報告裏坦白了我的異端邪説:

    Consorzio 打了 5 分滿分,很多酒評人也推許為極佳年份,我看原因是那超乎一般的濃度,不過除了濃度,這個年份能提供什麽?能打開嗎?成熟後能變得通透,靠優雅而非力量來打動你嗎?我得說至今爲止,我對 Tuscany 的 1985 要打個大問號。我的一位意大利前輩 Carlo 曾告訴我 1985 年天氣異常,春天極度寒冷,凍死了很多葡萄籐和橄欖樹,但夏秋非常溫暖,所以僅餘的少量葡萄超異常的强壯。

    結果是很多 1985 有超人的鋼鐵一樣的身軀,但一點柔情都沒有。Le Pergole Torte 是這樣,Soldera 是這樣,萬人膜拜的 Sassicaia 更是這樣,大家都匍匐在 “永遠青春” 的光環下,但我懷疑是時候告訴自己這是難以複製的奇跡,值得當奇景來觀賞,但不值得膜拜,因爲他對優雅說不!

    光是我一個人說不夠,這次我拉了一群資深的隨意朋友一起試了 6 款 1985 Tuscan Sangiovese — Brunello 與 Chianti Classico 各三,每個產區我又選了位於北、中、南各一支。

    讓審訊開始吧!

    0. Jean-Claude Fourrier, Gevrey-Chambertin, 1986
    North 1.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
    Central 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
    South 3. Col d’Orci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oggio al Vento Riserva, 1985
    North A. Villa Cafaggio, San Martino, 1985
    Central B.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1985
    South C. Felsina, Fontalloro, 1985

    六支主角提前一天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酒是一支 Burgundy 的村酒 0. Jean-Claude Fourrier, Gevrey-Chambertin, 1986。弱年的村酒謹慎一點好,我早上九點多開的,之後也拔了塞醒。

    這位 Jean-Claude 應是今天莊主 Jean-Marie 的父親,我有興趣嘗嘗他接手前的酒是怎樣的,而這款幾乎同年的基本款 Burgundy 也為今天的主角提供了有趣的對比。

    第一回合有帶木味與一些乾果的香氣,有點混濁,身段柔軟,頗爲多汁,甜甜酸酸的蠻好喝的。第二回合沒有倒下去,益發言詞更清晰了,Bur 出身的 E 說有蜜棗味,他說成熟的 Burgundy 都有這種味道。這時連丹寧也明顯了。

    我看 Jean-Claude 中規中矩,並不令人失望,他兒子的確上了一層樓。

     

    接著我們三支一組的來品試。

    Brunello 先登場。

    第一回合,我在筆記寫下了一個 “dumb” 字 — 啞巴也,不過連啞巴也各具特色。

    1.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 一沉到底,似荷塘的底部,滿是泥濘的,近乎完全封閉的狀態;

    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 一下杯,便聽到 Bur 弟喊 “Soldera!”。我問他何以見得?答以那鮮嫩的花香。但妖嗎?也並不。我說他就不是 Soldera 了 — 一笑。三支當中,以他最濃烈和丹寧最猛,幾乎有點 Bordeaux 的味道;

    3. Col d’Orci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oggio al Vento Riserva, 1985 可能拜過緊的瓶塞所賜,有些缺氧的醬味與菜乾的香氣,入口有點黑巧克力的味道,但又帶些鹹和茶葉。有點怪異,不過起碼有話可説呀!

    我每個回合都讓大家選一支自己認爲表現得最好的。這回合真的乏善足陳,不過依稀可以嘗到各自的風土特性。勉强地選,1.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 各得 4 分,而嬉皮士 3. Col d’Orci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oggio al Vento Riserva, 1985 也拿到 1 分。

    第二回合每支都有些進展,但房子太小了,孩子長大了反而更顯侷促感。好的地方是他們的風土特性更明顯了 — Baricci 的酸度,Cerbaiona 的丹寧與 Col d’Orcia 的果。

    1.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 仍然很沉,但此時依稀有些類似松露的成熟香氣,口感仍含糊,不過不失圓潤,而且把丹寧都包得好好的,而那明顯的酸度更提高了荷塘底的可見度;

    2.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 不再嬌嫩了,換之爲一點點熟花,發展雖然像冰川般緩慢,但也算開放了一丁點了。這時的表現更像封閉期的 Burgundy Grand Cru,但當然那凶猛的丹寧暴露了儂本意人;

    3. Col d’Orci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Poggio al Vento Riserva, 1985 的鹹菜味還在,不過南部的香粉開始冒出來了,更厚,更有丹寧結構感了,最重要的是果味非常明顯了,雖然拳頭握緊,還沒放開懷抱。

    這回合 1. Baricc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5 以 7 票遙遙領先,其餘兩支各拿 1 票,就拜那酸度所賜!

     

    三支 Chianti 又如何?雖非啞巴,但也算不上很開放,不過好在都有非常不錯的酸度。

    第一回合,A. Villa Cafaggio, San Martino, 1985 通透,B.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1985 複雜,而 C. Felsina, Fontalloro, 1985 的果味最豐富。這些表現反映了 Villa Cafaggio 在北方 Panzano 的高海拔,Monsanto 採用的 Brunello 品種(clone)與 Felsina 的低海拔。

    三者當中,又以 B.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1985 的表現最令人眼前一亮。濃度不要說,他的香氣最盛,兼有花香與薄荷,而且入口最爲複雜,雖然現在還展露不出層次來。他順利以 6 票拔了頭籌。

    A. Villa Cafaggio, San Martino, 1985 得 2 票,他是今天 6 款酒當中最通透的,這當然是 Chianti 的風度,相反 B.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1985 卻只能算是個外援,他的複雜度是靠抄襲 Brunello 而來的。

    C. Felsina, Fontalloro, 1985 的瓶塞有 TCA 感染,所以大爲不利,不過仍然拿到一票,可能因爲他的濃度是正宗的 Chianti 風味的。

    第二回合的進步蠻大的。

    A. Villa Cafaggio, San Martino, 1985 在通透之外還增加了厚度,香氣更強,有點像一杯泡得很好的手冲非洲豆咖啡,他最突出的是他的活力。Panzano 海拔高,但日照充足,這小區的優勢在他身上充分發揮了,令他成爲這個回合的第一名(4 票)。

    B. Castello Di Monsanto, Fabrizio Bianchi, 1985 越來越像 Brunello 了,有强烈的香氣,綿密的質感(texture),龐大的身軀,丹寧結構充實而不霸道,靠他突出的結構感而得到第二名(3 票)。

    C. Felsina, Fontalloro, 1985 仍然為瓶塞所害,不過撇開這非戰之罪,他卻是三支當中最完整的,我指的是果味充足但不會有果醬感,丹寧結構實在而不强悍,酸度也恰如其分,令整體很匀稱,說他中庸也可以。爲了這典型性(typicity),我選了他為這回合的第一名,另外一位朋友也最喜歡這款,他的原因很簡單:他以前的公司代理這個莊,所以對這款酒很熟悉,他說他從來沒有喝過 Fontalloro 表現得那麽好的。還有一點必須提的是:他生於 1985,最熟悉這個年份,所以我們兩人投的兩票應該更具分量吧?(再笑)

    小結

    我想大家必會同意 1985 在 Tuscany 是個怪胎吧?Brunello 簡直可以說是完全不解柔情的鐵漢;Chianti 似乎好一點,原因可能是微氣候有別,也可能因爲 Chianti 的 Sangiovese clone(品種)沒有 Brunello 那麽厚皮。

    這裏也很巧妙地令我們認識到 Chianti 的優點。大陸性的氣候與不太厚的皮令 Sangiovese 在這裏不容易頭腦發熱,因此之故和諧幾乎是常規。Brunello 卻太喜歡打架了,只有在較涼的北部又或者比較涼的年份才能見到較平衡的酒。不過大美國口味仍然當道之時,優雅永遠拿不到高分,所以 Chianti 才在市場上輸了給 Brunello。

    你又如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