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11 第 10 場 — Giacosa Lives(10):Two Eras of Giacosa’s Falletto Riserva

Visits: 223

組織:Vito

報告:抱青

生物動力曆法﹕2023 年 5 月 1 日 –

我們在前兩場跟著 Bruno Giacosa 的脚步,看他怎樣尋覓他最心愛的兩塊田 Asili 與 Falletto(見:VIPa-10 第 3 場 — Giacosa Lives(8):Giacosa’s Barbarescos At FirstVIPa-11 第 7 場 — Giacosa Lives(9):Giacosa’s Barolos At First)。

他的 Asili 白標與紅標我們以前探討過了。今天讓我們仔細的試試他的 Falletto Riserva 紅標。

Giacosa 運氣好,早在 1980 年便買下了獨家園 Falletto。從那時起,他便可以從種葡萄到釀酒都不求於他人。此後的 1/4 個世紀裏,這塊田被他打造成爲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幾款 Barolo 之一,包括 8 次攀頂峰的 Falletto Riserva。他這段輝煌的歷史可以分爲三個階段:

從 1982 到 1990 是第一個階段,一切都由 Bruno 自己親自處理。

1982 是他的第一個年份,這是個上好年份,但他沒有釀紅標,可能葡萄園要好好整理一下。其後的兩年都不是好年份,沒有 Falletto 推出。1985 是他買下葡萄園以後的第一個紅標年份,才釀了不到 10,000 瓶,其後又有三個年份釀了紅標(1986,1989 與 1990 年),其中 1986 有點意外,其他都是大好年份,數量從 1985 的 9,730 瓶增加到 1990 的 12,887 瓶。

第二階段從他在 1990 年代初收了 Dante Scaglione 做釀酒徒弟開始,到他 2006 年中風爲止。這段期間 1991,1992,1994 與 2002 年都是不好年份,沒有出任何 Falletto,2006 他中風了也不出,其餘他從滿意的年份只釀了 4 個年份的紅標:1996,2000,2001 與 2004,釀造的數量增加到略高於 14,000 瓶,紅標與白標加起來接近 30,000 瓶。

Giacosa 病後開始了第三階段。Dante 離開過又回來,但這時 Giacosa 坐了輪椅,已經無法在葡萄園走動了,日常事務交由女兒 Bruna 主持。連 2017 年在内,短短十年間已經出了6 次紅標:2008,2011,2012,2014,2016 與 2017,除了 2008 只有 7,140 瓶,其餘年份有超過 14,000 瓶。在他爸爸的年代,從 1982 年到 2004 年的二十多年間,才出過 8 次紅標。

這次我們從最後兩個階段各選了三個年份,以 2006 年 Giacosa 生病為界,我們可以比較一下 Bruno與 Bruna 兩個時期的酒有什麽重要的差別。  

 

這批酒由 Vito 負責處理,他一天前便開瓶並倒了小量作測試,之後全程拔塞作瓶醒。除了 2000 年瓶塞較緊有點異常外,其餘的酒狀態甚好。

(Spumante)Tongi Rebaioli Marti Cuntrare Rosato, 2019 (100% Erbanno) 紅標 白標
1.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14,667 瓶 6,130 瓶
2.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14,400 瓶 14,400瓶
3.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14,296 瓶 15,460瓶
4.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8 11,440 瓶 7,209瓶
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12 7,140 瓶 14,400 瓶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16 14,472 瓶 14,504 瓶

開場的粉紅氣泡酒 Tongi Rebaioli Marti Cuntrare Rosato, 2019 是奇人 Enrico Tongi 用全意大利僅此一家的 Erbanno 葡萄釀造的,濃烈如奶油的果味,還感覺到有明顯的丹寧。奇酒!

 

我們大部分人用了三只杯子,可以一組三支來同時試紅標。

第一組可以說石破天驚。

1996 如脫繮之野馬;2000 因缺氧開始時帶病上陣;2004 卻如待在隆中的諸葛亮。一個 Giacosa 三副模樣,天之功也。

打從三、四年前起,1996 便脫殼而出,開始見客了,但開得怎樣,除了花果根葉以外,也看酒的保存狀態。

2020 年末花日開的一瓶噴香,我寫道:“今天是我第一次喝到完整的紅標 1996 Falletto,孔武有力但圓融至極! ”(見:VIPa-8 第 16 場 — Giacosa Lives(5):Giacosa’s Favorite Barolos

2021 年末花日又開了一瓶,這瓶來自另一批,他慢得令我捏一把汗,到了餐廳馬上用個小瓶子作換瓶處理才引爆了一座火山!我的記錄:“這次的噴發式香氣,比去年又進了一步,這是我記憶中最强勁的 Giacosa 香氣!”(見:Love in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23):1996 Giacosa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今天這瓶與上次來自同一批,不過花日換了果日,他的表現力又上了一層。先是噴泉式的香氣,如火山熔漿一樣濃烈而有力,帶著花粉,我甚至覺得有幾分脂粉味,這在 Giacosa 是少見的;丹寧湧動,有一點點割舌頭的感覺;酸度漂亮,把收結拉得長長的。然後礦物味出現了,棕色的。果一直是存在的,但不突出,其實這一刻什麽都不算突出,不過可以感覺到有很多東西的存在,在鑽動,在流淌,動而不亂,我突然想這是一種高水平的動態平衡。原來在 Giacosa 手裏,力量也可以表現得如此優雅!最後一個音符是鮮活的酸度,這當然是 1996 的標記。

2000 的瓶塞太緊了,酒色有點淤,發出些老舊的氣味,入口有點鹹鮮味。在杯内不斷變乾净了,開始出些香粉,到後來更有大量的果湧出,幾乎釀成一場小氾濫,暖年的本色現身了!此刻果可能多了點,喝起來有點失衡的感覺。

不過酒一直在變,我最有能耐,留了些酒在杯裏,等了一個小時以後,發現乾净得有澄明的通透感。Asili 紅標那場讓我發現 Giacosa 對暖年的處理是一絕,完全不會果醬式的,有種不吃人間烟火的飄逸感,這一刻,這種感覺又來了,所以第一回合我不假思索便點了 2000 為我的最愛。

20041996 是有趣的一對:1996 動若脫兔,2004 卻靜如處子,可以說是 1996 的内爆版。他們同樣内涵極度甚至過度豐富,但 2004 深挖洞,非常内斂,我們定神可以清楚聞到一陣濃香,花花果果都包在一個很小很小的綉花袋子裏,但奇怪的是他仍然有種通透感而絕非 Monfortino 那種密不透風、黑洞式的樣貌。所以他令我想起隆中的孔明。與之相比,1996 是個張飛。

Giacosa 常令我想起 Mozart,歡快中總帶著點憂鬱,很少像個陷入沉思的晚年貝多芬。他今天的表現令我想起多年前聽晚年 Richter 的一場獨奏會。他亮著一支小燈,琴譜攤在他面前,整個晚上,他在沉思,全場在屏息細聽,幾千雙眼睛盯著他那盞小燈,耳朵與内心卻跟著他時快時慢的音符撲通撲通的在跳。我們今天也一樣全神貫注聽著晚年 Giacosa 的沉吟。Richter 是個沉思的鋼琴家,Giacosa 是個 ruminating winemaker!或者口與舌是鈍器,不足以通達最深層的存在。老子說大音希聲,指的是這種境界嗎?

第二回合,1996 的棱角磨平了很多,不凶猛了,武夫當上了文官,肚子裏的墨水多得很,複雜無比。

2000 更净化了,顯得年輕多了,帶著些迷人的乾花和菌菇香氣,仍然甜美但比剛才收斂了,一點都不過分,而且多了層次,優雅的底子添了複雜度。他的華麗轉身令在座的朋友無不眼前一亮。我説過了,Giacosa 的獨門秘笈是暖年!

2004 這時更加往内殼縮進去,孔明難道閉了關在苦思下一場大仗怎樣打?幾乎是半個黑洞了,包含著很多東西但使勁的憋著。感覺沉重了。2004 是個晚採收的年份,有無比的深度毫不出奇。想我曾迷倒於他與 2004 Asili 嬰兒期的曼妙,前年試 Asili 紅標時,我發現 “2004 也打開了,翻到他最開放、自信的一頁。” 畢竟 Serralunga 來自更遠古的年代,這本書厚很多,自然是個長篇,我們才翻到第二章吧?

 

這三支無疑都是神級的 Barolo,世間能有幾多囘?

2008 以後又如何?

2008 剛出來的時候我試過一次,當時表現不錯,但那是七年前的事了(見:VIPa-4 第 14 場 — Barolo Summit)。

第一回合表現還不錯,一下杯便噴香,一口濃音,與以往的 Giacosa 比,可能果多了些,粗一些,又欠了點層次和細膩,直來直往的,幾乎可以說有點簡單?不過酸度還算蠻好的,只是略嫌他有點“果包酸”的感覺。

第二回合變複雜了,更多黒果,更好的是這時果退了一些,更顯冷年的性格,雖然沒有 1996 年輕時那麽冷峻。

2012 是今天最沒有説服力的一支。剛下杯時有點青的感覺,丹寧頗突出,致命傷是欠缺了紅標起碼的深度。我不禁懷疑這是 Riserva 的料子嗎?只釀了7,000 瓶左右,可見有點勉强。

第二回合有些進步,出了些菌菇成熟香氣,果味多了,但比較粗綫條。仍然嫌他簡單欠層次,沒有紅標慣有的深度,雖然可以說相當易喝,論工藝也是合格有餘的,但這貼上了 Giacosa 的紅標啊!

2016 令我們恢復了一點信心。香氣濃烈,有足夠的濃度和厚實的丹寧,那麽重的身軀仍然有種通透感,與 2004 有幾分神似。絕對是紅標的料子。

有趣的是第二回合也像 2004 那樣變得更内斂,有無比的濃度與深度,不過紅果蠻豐富的,所以比 2004 此刻開放而且好喝。

Wine of the Night

這晚我招呼了新意倉的朋友。他們帶新人一段時間了,這場算是大師班,讓他們登上山之巔,拓寬一下他們的視野。

想不到這真有好處。

其中一位事後跟我說:“過去兩年讀了 WSET 和唎酒師的課程,雖然增加自己對酒的基本認識,但迷失的感覺卻更強烈。直至星期一晚,那六支 Giacosa 好像給了我當頭棒喝,回家想了很久,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既然時間不夠,為何不集中精力在意大利呢?我又不是以酒為工作,應該可以更加「隨意」,與其坐這山望那山,不如專注發掘經已在面前的寶山。”

這晚大家熱情高漲,我請大家舉出每一回合的頭三名時,他們竟然主動把 6 款酒排名次。以下是加權的結果:

第一回合

雙冠軍:19962004(同得 59 分);

第三名:2000(45 分);

第四名:2016(29 分);

第五名:2008(22 分);

第六名:2012(16 分)

第二回合

第一名:2000(59 分);

第二名:1996(58 分);

第三名:2004(45 分);

第四名:2008(27 分);

第五名:2016(26 分);

第六名:2012(16 分)

後記

Bruno 的 Falletto 紅標是驚天地,泣鬼神之作。連 1971 在内,Bruno 在病前一共作了不朽的 9 首,1/4 個世紀裏大概有十萬瓶,我們碰到每支都要好好珍惜。

Bruno 病後有改變嗎?Antonio Galloni 老早已一口咬定 Dante Scaglione 離開後,Bruno Giacosa 便不再偉大,主因在 Bruna 的剛愎自用。我曾經不服氣,特別辦了一場名爲  VIPa-5 第 28 場 — Giacosa is not Giacosa after 2008? 以證其不是。今天回想不禁失笑,想當年我讓感情戰勝了理智了。不過我仍然不認爲 Dante 是唯一或甚至是主要原因。事實上,Giacosa 無論怎樣都是個傳統派,他的酒主要是在葡萄園而不是酒窖造的。酒窖的處理方法已成規矩,不見得 Dante 可以使出什麽魔法。我看主要的變數還是葡萄園。他坐輪椅以後便不能每天在田裏走動了,偏偏地球變暖以後,天氣多變而且極端,更需要他在葡萄園當機立斷。你可以按書本的理論弄出工藝過關的標準 Barolo,但 Giacosa 特有的風味其他人絕對不能掌握。另外,Bruna 似乎比較貪心,動不動便釀紅標,她的判斷力顯然不及老爸。

不過這一切我都接受了,因爲無論怎麽說,Bruna 總可以有她自己的理想,自己的一片天吧?(見:再見理想:告別 2022, Bruno Giacosa and all that …)。

別了,Bruno。歡迎,Bruno。只要你的酒還在,你便與我們在一起!Giacosa Lives!

6 則評論在 VIPa-11 第 10 場 — Giacosa Lives(10):Two Eras of Giacosa’s Falletto Riserva.

  1. 记得2017年Bruno走了后,我在这里留言。老师可曾记得?
    据此竟然也已经6年了!

    时光荏苒,此间也发生了很多很多事。
    虽好久未到此留言了。但也时常想到老师优美的文字。
    祝愿老师您一切都好!

  2. 記得2017年Bruno走了後,我在這裡留言。老師可曾記得?
    據此竟然也已經6年了!

    時光荏苒,此間也發生了很多很多事。
    雖好久未到此留言了。但也時常想到老師優美的文字。
    祝願老師您一切都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