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erfect 2000?

Visits: 110

準確點說,我迷上 Barolo Barbaresco 是從200311月號Wine Spectator 的專題報道開始的,當時負責評論意大利酒的 James Suckling 認為 2000 年是完美的年份。

 

 

 

也是這期的雜誌讓我第一次知道有 Bruno Giacosa 這個傳奇性人物。

 

可是找了一年多,我才在香港找到 Giacosa ,這樣我才得以在2005 年中先後品試了他的三瓶 2000 ﹕Barolo Fallett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Barbaresco Rabaja。我翻查筆記,發現當時我是戴著法國眼鏡看 Giacosa 的﹕

Barolo Falletto: Like a Burgundy — pure, silky and caressing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Tastes like a St Julien

Barbaresco Rabaja: Austere and harsh on first night, and firm and decadent on the second, just as Suckling says.

過了多年,我知道新的 Barolo Barbaresco 作不了準,況且我的 broken French 早已讓位給 broken Italian 了,所以是時候再試試這個令我愛上 Barolo 的年份和 Giacosa

 

我們先後試了六瓶 2000 ,包括 Giacosa white label Falletto red label Riserv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其實,除了 James Suckling 以外,幾乎所有論者都認為 2000 年絕對談不上完美,因為過熱的年份釀出來的酒一般都欠酸度、欠平衡。因此這次我們同時選了 Giacosa 的兩瓶 2001 以作比較;2001 年是公認為比較平衡、有結構的經典年份,與 1996 、1999  2004 並列為近年的上佳年份

 

Giacosa 最是精彩,這原來不值得驚奇。但有趣的是 white label red label 的不同表現。

先說我們的結論﹕如果今天硬要我選,我認為 white label  2001稍勝,但 2000 red label 今天比 2001 精彩得太多了。

先說一下背景。Giacosa Barolo Falletto 1997 起便把較好的一部分老樹葡萄分開入瓶,名為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如果年份特好,他會出 red label Riserva ,所以自 1997 起,所有 Riserva 都來自 Le Rocche ,包括 2000 2001

 

2000 年的 white label 2001 更快發出香氣與味道,豐滿、肥大、 supple ,是所謂 decadent 的風格,但相對快走下坡。2001 慢熱,有骨架,放了足足半天才盛放,濃而深的果味,雖然未見底但已經非常好喝。

我們把小量餘下的酒放到第二天,發現 2000 像穿上輕紗一樣,清新、細緻,竟有如 Barbaresco 那麼輕巧,回味是細而長的甜美,令人不忍釋手。2001 則香氣更甚于第一天,有很實在和有深度的果味,但才那麼年青,實在令人不忍開瓶。

 

兩瓶 Red label 同樣 white label 高出很多。

早上剛開瓶時香氣變化驚人,從脂粉似的濃香變為肉類、皮革,然後是泥土、truffle ,再然後出花香、櫻桃,之後穩定下來以 red fruits 為主。2001 中段更出一些樟腦與香料氣味。

口感方面,2001 一直都比較緊閉,2000 卻很開放,燕瘦環肥的對比與 white label 基本一樣,但 red label 的份量多了很多,而且香氣與味道都持久得多。

兩瓶酒我們分三天喝完。2000 年在第二晚最精彩,我寫道﹕

This has more inward power, more intensity and a near intoxicating sweetness.  Deep and sweet, revealing the Giacosa Falletto magic!

2001 的香氣始終較 2000 深沉與強烈,但味道卻一直都像悶聲不響似的,到第三晚我們也只能嘗到包得密密實實的果味,可以說濃得化不開。

憑這次測試,我看 2000 年基本上可以開始喝了,但red label 一定要讓他多點時間透氣,如果一定要一天喝完,我大膽建議上半天在原瓶透氣,然後非常緩慢的把酒換到另一個乾淨的瓶子,讓酒在新瓶再透氣半天。這次我做了個小試驗,發現這樣換過瓶的 2001 red label 在第三個晚上比較可以喝,雖然相比之下,還是 2000 red label 好喝得多。

2000 好還是 2001 好?這個 Barolo 痴爭辯不已的問題其實意義不大。2001 的潛力比 2000 大,這是不爭的事實,但關鍵看你年齡有多大!

以前聽高人講,沒有好與不好的樂團,只有好不好的指揮。放在這裏,我們是否可以改為說﹕沒有好與不好的年份,只有好不好的 producer

談過了 Giacosa 以後,其他四瓶好像是反高潮。

 

 

四瓶中我認為最好的是 Pianpolvere Soprano Bussia Riserva

這瓶酒感覺仍然很年青。香氣比較多礦物和帶甜的香料,味道有很特別的甘草、山渣等甘甜的感覺,比較豐滿,但很有層次,最難得的是身段輕巧,是柔中帶剛的風格,可以說很Giacosa ,難怪Giacosa 本人Pianpolvere Barolo 第一葡萄園(見前文﹕The Autumnal Glow of Giacosa(下篇))。我們分兩天喝,發現第二天比第一天整合得更好。最近我們也喝過 2001 ,感覺比 Giacosa 2001 red label 還要緊閉,我估計大概要再等 5-10 年才可以踫!

 

最後三瓶是同一天與好友阿棠一起喝的。

 

Aldo Conterno Granbussia 我們以前喝過多個年份,但 2000 年令我無法想像是 Granbussia ,因為太粗獷了!氣味有濃烈的野果、野草與玫瑰花瓣,有力量但欠缺層次,似乎一年的驕陽令葡萄也變得暴躁了!另一原因可能是 Aldo Conterno 不久前才放了手給他幾個兒子去接管,所以樂團雖好,指揮還要歷練,急不得!

 

 

Giuseppe Mascarello 剛相反,斯文淡定,完全是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中庸、平衡的君子風格(見前文﹕君子 Mauro Mascarello: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終篇))。究竟是因為土地的不同,還是由于 Mascarello 提早收割,不讓葡萄過分成熟所致呢?三瓶中我認為這瓶是最好的,只因 Mauro Mascarello 是個好指揮。

 

 

Brovia Ca’ Mia 來自 Serralunga d’Alba 一個名為 Brea 的葡萄園,是一瓶很傳統味道的 Barolo ,沉實,有著薄荷、泥土等香氣與味道,令你想起酒農而不是釀酒師。愛他的人會說他散發著鄉土氣息,不喜歡他的人認為他太土。

如果你問我,我會說我不能每天喝 Giacosa ,所以很樂于有 Broiva 。就如2000 年雖然不是完美的年份,但每天都喝 1978 會令我吃不消(也喝不起),但 2001 又正在閉關,在這情況下,不完美的 2000 年絕對是 perfetto !

1 則評論在 The Perfect 200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