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ur Seasons of Barolo(上篇)

Visits: 186

等了一年,終於等到 Henry 從加拿大回來了。

Henry 幾十年前便教我喝 Bordeaux,我的第一箱酒(Chateau Lascombes)也是他幫我買的。對我近年迷上了意大利酒,我看他是好奇多於欣賞,什麼 Giacosa、Soldera 也沒有辦法令他放在心上,直到去年我很偶然的讓他喝了兩小杯 1997 Monfortino,我才看到他雀躍的神情。他不斷地告訴我這是他喝過最 sturdy 的酒。其實他喝的那瓶酒開了好幾個星期了,當時的氣味氧化得像 Sherry 多于 Barolo。至于 Henry 感到 Monfortino 是不可思議的酒,我倒認為一點都不值得驚奇,問題只在於你發現得早或晚,除非你一輩子都踫不上 Monfortino。

我們話別的時候,我答應他明年我們再好好喝 Monfortino。見前文﹕ Henry 的第一次

一年後,我找來的是一瓶 1947 Monfortino。Henry 來以前問過我酒能喝嗎?我沒有回答他,更不敢告訴他我過去幾次開過 1955 和 1961,但都不能喝。我也查過 Cellar Tracker,發現從 2007 年到去年,有五個人開過 1947,其中只有兩瓶能喝,最近一次是去年在美國一家酒商辦的垂直品試會,9 瓶 Monfortino 當中,有人選了 1947 為 WOTN,尤勝 1978!

http://dat.erobertparker.com/bboard/showthread.php?t=233327

所以我大清早開瓶的時候是膽戰心驚的。

酒的顏色淡紅,開始的時候有比較強烈的酒精和類似指甲油的氣味,其後出現乾玫瑰花和杏仁,清新純淨,我心裏暗叫 Henry 怎麼運氣總是那麼好?入口更令我們嚇一驚﹕像一匹顏色很深的暗紅絲綢,很深沉的鮮甜味,除了甜還是甜,其他什麼都沒有了。半個小時後再試,我太太大叫﹕很甜啊!這種甘甜在一個小時內仍維持著。這時候的酒是一泓清澈的泉水,丹寧只是老人夢裏的影子,我們直面葡萄的本質。我想起老子說的「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無為」。Nebbiolo 的成長是一種道家意義的減法,這裏是另一個上好的例子。

為了保存酒的新鮮度,我讓酒呼吸了三個小時後便放回瓶塞。下午三時再小試,發現酒好像變深沉了,氣味有點比較老的混濁味,甜味也有所減退,我心裏有點擔心。

等到 Henry 到我們家,我為他倒上第一杯以後,我才舒了一口氣。原來剛才老人在打瞌睡!這時候的酒有雍容華貴之貌,盛放著乾玫瑰和一點點杏仁的香氣,入口比氣味要年輕得多,鮮甜的果味甚至有一種比較年輕的酒才有的勁度(intensity)。收結有點類似話梅的回甘,久久不肯散去。

我謝謝 Henry 帶給我們好運,他卻笑而不答。我說其實這瓶酒誕生日期是 1946 年 10 月收成後的歲末,約七年後即 1955 年初入瓶。1947 是經典年份,與 1958、1971、1978 這些年份齊名,年產六、七千瓶左右,所以如果每年消耗 100 瓶,現在全世界剩下不會超過幾百瓶,能保存得那麼好的 1947 尚有多少,真的不敢去想了。對那麼不可思議的事,我們只好推說是緣份!

Dreaming of the Toronto Blue Sky

整個晚上我們談酒談得並不太多,但話題卻可能受到這瓶 1947 的啟發,我第一次完整的聽到 Henry 在我認識他以前跑過的「碼頭」﹕從香港到澳門、石歧、汶萊然後再回到香港,以前零零碎碎聽過的往事,今天才連成線與面。說起來湊巧,他曾經在澳門短住,時間大概在我出生的年代,而石歧又是我父母的出生地,但輾轉我們在香港才踫上,而且先後三次共事,這不叫緣份叫什麼?

所以這瓶 1947 Monfortino  令我想起很多事。我與 Henry 分手後常記起他那天晚上告訴我說,跟香港的陰冷不一樣,多倫多的冬天很漂亮,常看到千里無雲的藍天,光是看景致,你沒辦法想像那是寒冬。

這不正是 1947 Monfortino 最好的寫照嗎?這瓶步入冬天的酒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他那種萬里晴空的純淨,我想 Giacomo Conterno 的基本 Barolo 與 Monfortino 的主要分別正是在這裏。

回想我接觸了 Barolo 九年,直到今天我才算經歷過「英雄的一生」。要我總結這九年的體會,我覺得 Barolo 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他的一生像北國的景致一樣,四季分明,而且每一季節都有他可觀之處。

就拿我們近年喝過的二十多瓶不同年份的 Monfortino 來做例子﹕

The Four Seasons of Monfortino

  • 如萬馬奔騰,或像一場煙火表演,又如春到西湖,正是「有花堪折直須折」,入瓶後一兩年的 Monfortino 表現了 Nebbiolo 無比旺盛的精力,overwhelming 是最貼切的形容。例子﹕2000 和 2002(2002 見前文﹕ Giovanni Conterno 的第九
  • 青春期最難測,常言道夏日炎炎正好眠,最惱人的是他可以突然呼呼入睡,既有熟睡也有瞌睡,總之這是最變化莫測的時期,一般在入瓶後三到五年後發生,我們這一兩年踫到的例子便有 1997、1998 和 1999。
  • 春華秋實,一般的 Barolo 大概要十年左右開始成熟,但 Monfortino 沒有二十年是不行的。Nebbiolo 標誌性的 power 與 elegance 的完美結合在此時表現得最好。我們的例子﹕1990 夏多於秋,1995 秋多於夏,1985 和 1988 在爭秋奪暑,而 1971 是光芒四射的金秋,至今仍然是我們試過最好的幾瓶 Barolo 之一。(見前文﹕The Heroic Monfortino: Giacomo Conterno
  • 1947 是 Toronto’s winter sky,無邊無際,損之又損,以至無為。但我們也試過發霉的 1961 和氣味如「天那水」的 1955。風險高,回報也如是。

Monfortino 的金秋最迷人

Barolo 的千變萬化在意大利甚至是全世界都是少有的,但他的獨特性往往令初入門者卻步,處于春夏生長期的酒尤其難處理。我打算在下一篇集中討論一下這方面的問題。

後記

我愛上意大利酒是從 Barolo 開始的,所以初接觸 Sangiovese 時總覺得這種葡萄欠缺變化,直到今天我仍然認為太多 Brunello 太 polished 了,容易變得好喝但缺少了鮮明的性格。經過 Soldera 和 Gambelli 我才開始稍有改觀。

我今天的看法是﹕如果 Barolo 像北國的四季分明,那麼 Sangiovese 便有點像江南或甚至嶺南,水氣和濕潤是她的特色,我們取她的柔情萬種,不像北國的峰巒起伏,最突出的是他的剛烈性格。好的 Sangiovese 像水墨畫一樣,講細膩而不是氣勢。

這算是我九年迷戀意大利酒的一個小小的總結吧。

4 則評論在 The Four Seasons of Barolo(上篇).

  1. 祝心兄龍馬精神, 身體健康, 財源滾滾來, 日日飲美酒! ^_^
    [Jacky回覆01/23/2012 21:57:58]Thx Thx ^_^
    [版主回覆01/23/2012 16:58:29]謝謝送這四大件,回敬你緣來份到,好嗎?

  2. 祝心兄及家人 龍年萬事如意!大吉大利!心想事成!身體健康!
    [版主回覆01/24/2012 15:40:49]非常感謝!願您吉祥如意,四季平安!

  3. 心兄,身體健康,龍馬精神,合家平安
    每次看你的blog是件樂事,難得心兄的分享^^
    [版主回覆01/27/2012 14:35:12]謝謝美言。祝你事事順心順意,常喜常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