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mplexity of Barolo: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之一)

Visits: 125

與阿棠半年前已約定吃飯、喝酒、聊天,但想不到家裏接二連三發生了事故,這約會一放便跨過另一年。所以這次飯聚,我是很有期待的。

 

我準備了三瓶 Brovia 1989 1990 Barolo ,兩個對我們很有紀念意義的年份。我如常在早上開瓶讓他們透氣。其中一瓶是 Monprivato ,我曾聽網友說這瓶酒有太濃烈的醬油氣味,他很不喜歡,所以我有點緊張,心裏早作了臨陣易將的準備。

果然,三瓶酒剛開時都有中度發霉的氣味,伴隨泥土、mushroom 的陳舊兼 rustic 的感覺。我每個小時試一次,發現一直都沒有太大起色,直到五、六個小時以後才鬆一口氣﹕霉味開始散去了。我心裏暗暗笑道,我與阿棠的友誼,不也是久經考驗,經歷了三十多年的長期發酵嗎?之前的疑慮,都是多餘的。

三瓶酒分別來自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三個鄰近的葡萄園,酒莊 Brovia 創辦于 1863年,現在由第四代的 Elena Cristina 掌舵,她們仍然遵從祖訓,用傳統方法釀造,酒莊低調,所以 Antonio Galloni 曾這樣說﹕  

For reasons I can’t quite understand Brovia remains incredibly overlooked considering the quality of the juice they put in the bottle. In recent years Brovia has been making terrific wines in an enlightened traditional style that is immensely appealing. The estate favors long fermentations. The single-vineyard Barolos are aged in French oak casks, while the Barolo (made from young vines) is aged in Slavonian oak. The resulting wines offer notable complexity and tons of site-specific detail, which makes them great choices for learning about some of Piedmont‘s top terroirs. Even better, prices have remained exceedingly fair in relative terms.

這三瓶酒正好顯露 Brovia 擅長表現 terroir 的能力。

  • Rocche 最女性化,絲絨似的質感,鮮甜、艷麗型的果味,比較膨脹的酒體,偏向左鄰 La Morra 村的風格,淑女也;
  • Monprivato 則典雅,勻稱,透著一絲絲的花香,君子也;
  • Garblet Sue’ 的體形碩大,像個粗眉大眼的漢子,香與味都深黑的,而且在杯裏的變化也最久。

三個好友與三瓶好酒共度了一個愉快的晚上。

我幾次問阿棠和我太太他們最愛哪一瓶酒,他們兩個的意見一樣,每次都完全肯定的選了 Monprivato ,而我卻由始至終都認為 Garblet Sue’ 是我的最愛。我們三人都對 Rocche 敬而遠之。

我大膽的猜測,我們的口味,是我們性格的投射。

阿棠和我太太同樣對傳統中國文化有深厚的感情,可以說基本上都是儒家的,Monprivato 正好是這種風格。而我呢,小學唸孔教學校,大學陶醉于馬克思,所以我的思想是複姓孔馬的。Garblet Sue’ Monprivato 多了一分反叛與剛烈,常在溫柔中狠狠的踢你一腳,這是我的性格,也是我的口味。大概我們三人都不喜歡綺麗、脂粉味的風格,這也是性格使然。

 

論種植面積,Castiglione Falletto Barolo 五大村當中最小的,但由于位置在兩種主要土壤的交叉點,所以土質非常複雜。

 

Paolo Scavino 莊主Enrico Scavino 這樣說過﹕

In Castiglione, when you dig in the earth, you realize the extreme heterogeneity of the soils,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so scattered they seem like the spots on a leopard.  On the hills you have more calcareous tufa, rather poor in nutrients, but when you dig down, it becomes richer, and the vine has more vigor, and thus you get a wine that is less concentrated, less complex.”

意大利名酒評家 Franco Ziliani 有一篇題為 “Castiglione Falletto, or: On the Complexity of Barolo” 的文章,有非常精闢的介紹,很值得一看﹕

http://secure3.subscribeonline.co.uk/finewine/downloads/Castiglione_by_Ziliani.pdf

在細心品試過六個酒莊的 18 瓶酒以後,我發現我們試過的三瓶 Brovia 大致上總結了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三種主要風格

  • Monprivato Villero 葡萄園代表了這種平衡、典雅的格調;
  • Fiasco 葡萄園在柔中帶剛勁,Brovia Garblet Sue’ Paolo Scavino Bric del Fiasc 同是出自這個葡萄園。
  • Rocche 葡萄園則是綺麗、豐滿的代表。

     

 

不同的酒莊,自有不同的演繹。

 

Bruno Giacosa Villero Rocche 都曾經用別人種的葡萄來釀過酒。如果Brovia 追求的是比較質樸的風格,則 Giacosa 是一貫的儒雅。

大概可以這麼說﹕1990 Villero 是去掉了丹寧的 Falletto Giacosa 最有名的 Barolo 葡萄園名字,位于Serralunga d’Alba ),難怪有論者認為 Villero  近似 Serralunga d’Alba至于1985 Rocche ,她的艷麗照人,令我想起 Giacosa Barbaresco Gallina Rabaja

很有趣的是,我們與 Kevin 及他的朋友一起品試這兩瓶酒時,Kevin 以他專業的評酒方法認定 Rocche 較好。他的一大堆名詞我不大聽得懂,我只好總結性的問他﹕你的意思是不是 Rocche 無論色香味都比 Villero 更多、更豐富?他點頭。我半開玩笑的挑戰他﹕But sometimes less is more! 另一半的玩笑我當時沒有說﹕我覺得他的朋友蠻有 Rocche 的風味的!

 

 

Vietti 1985 Villero Riserva 是珍品,只在極佳年份釀造,而且產量非常少,從1982年到現在,只出過七個年份(1982, 1985, 1989, 1990, 1996, 1997 2001),而 1985 年只出了 5,400 標準瓶。

這瓶酒給我的感覺是很 delicate ,與空氣的接觸會很快改變他的表現,真有幾分像  Burgundy 那麼 fragile。但如果處理得好,這瓶酒可以美若天仙。忘了在那裏看過有人對此酒的評價是 “out of this world” ,我看是一點不錯的。  

酒剛開的時候有中藥材的「藥香」,然後是以花為主、帶薄荷的香味,之後又變化為泥土的、蘑菇類的。酒體是軟滑如天鵝絨,開始時是黑漿果為主,兩個小時後,甜如蜂蜜,再後來是比較均衡的、流動的、纖柔的美態,但在杯內久了,酸度逐漸高得幾乎蓋過果味。我的猜想是﹕Villero 畢竟不是 Falletto ,沒有充足的丹寧支撐他,再加上 1985 是相對早熟的年份,所以才有這種弱不禁風的林黛玉式美態。不完美的酒,但因此才是難求的佳作!令人很難忘的酒,像生命一樣,beauty is so fleeting

(待續)

8 則評論在 The Complexity of Barolo: Castiglione Falletto 紀行(之一).

  1. nice article, thanks for sharing !
    [版主回覆04/08/2010 21:09:00]So nice hearing from you!  What have you been drinking?

  2. (Empty)
    [版主回覆04/10/2010 07:39:00]聞到了!玫瑰花瓣是典型 Barolo 香氣。

  3. 多謝你精采的分享,期待續集!
    [版主回覆04/10/2010 07:37:00]謝謝!你的那瓶 1966 Badia a Coltibuono 開了嗎?

  4.   酒,我是門外漢。只能以花癡的語言說一兩句。
     
    我不喜歡太豔麗過大的洋蘭,最愛春蘭。愛春蘭因爲他們是含蓄、內斂、不誇張。像紅酒一樣,花未開從帶苞的一刻就能牽動你的靈魂,讓你對這新生命有所期待。花芽一路隨著飽滿顯生美麗變化,大部分不懂花春蘭的,因爲未能照顧好花苞的溫度,一般在三到五個月花蕾一定枯萎。
     
    春蘭不論名品與否,每花都有自己的個性。幽香從蕾現鳳眼開始讓你知道花要開了,然後每一刻展現生命的變化,使你看見短促的生命也可以如此精彩。
     
    與老友喝酒如看花,一起融入酒的生命變化裏,體會這神秘的化功、大地的恩賜。
     
    [版主回覆04/10/2010 16:42:00]生命如此精彩 —— 你一句便道盡了花與酒的要義。說得太好了!謝謝,謝謝!

  5. 前幾天喝了Patrimo 2001,結論果然是2003那瓶本身狀況有問題…
    [版主回覆04/13/2010 10:53:00]我有一瓶 2000 ,還沒開,所以也無從了解 Campania 的 Merlot 是何等模樣?

  6. 還是提不起勁開。每次經過酒櫃見到此酒, 那種暖暖的感覺遠比把它喝了更享受 … 再者,此瓶的封口設計頗特別,又不忍心把它弄破!似乎當一件擺設也不錯呢!也許有一天心血來潮再算吧! Vietti Barolo Villero Riserva 1985 ~ 早幾個月前試過此酒,“林黛玉式的美態”形容得十分貼切,好有同感!
    [版主回覆04/13/2010 10:52:00]明白。這瓶 1966 Badia a Coltibuono 也成為我的記掛。

  7. “ 這瓶 1966 Badia a Coltibuono 也成為我的記掛。 ”
    ~ 為何呢?
    [版主回覆04/14/2010 22:59:00]我很好奇那麼老的 Chianti 會有什麼樣的表現? Barolo 能陳年不奇怪,但我對 Badia a Coltibuono 這歷史名莊是有所期待的。去年喝過 Castell'In Villa 的 1982 ,很驚喜﹕ 
     
    http://hk.myblog.yahoo.com/wonghouseng/article?new=1&mid=2305
     
    I'm waiting to be surprised, that's al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