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dera Wine Dinner, May 25, 2010 @ Otto e Mezzo

Hits: 7

 

上個月是挺走運的。剛送走 Luciano Sandrone 便馬上迎來Monica Soldera 。踫巧這次酒宴也擺在 Otto e Mezzo 。

 

 

Monica 是 Gianfranco Soldera 的女兒,碩士畢業後與丈夫同在爸爸的酒莊工作。我問他爸爸為何不來,她說他甚少出門,為的是要看護他的大酒桶。

與Monica 相處的三個小時裏,她用得最多的詞是 Nature ,她常說 Nature is clever 。以前只聽說 Gianfranco Soldera 是個嚴厲的、近乎 Stalin 式的人物,現在才知道這可能是個誤會。他的嚴厲,想來是因為他信奉大自然為至高無上者,容不了人類的狂妄自大,但這對常人便有點不近人情了。一個有名的例子是在他酒莊試酒有No spitting 的規定,別人認為他自大,以為他的酒那麼好,怎麼可以不統統喝掉。如今我認為正如我們有言「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不敢毀傷」一樣,他的葡萄酒是大自然所生,我們如何能暴殄天物呢?

 

 

 

 

Monica 帶來四瓶酒,依次是 2005 、 2003 、 2002 和 1983 。她認為一個晚上只宜集中精神試少量的酒。

 

 

 

 

2005 的酒叫 Pegasos 而不用產區名稱 Brunello di Montalcino ,原因是經過 32 個月陳年以後, Gianfranco 覺得酒已適合入瓶,所以他不理會產區規定要起碼四年的陳年時間,寧可不用 Brunello di Montalcino 的稱號。2005 年是寒冷和多雨的年份,對晚熟的 Sangiovese 是個很大的挑戰。 Monica 說他們認為是沒有所謂好或壞的年份的,只不過是不同罷了。

酒的身體像輕紗,是一種飄逸的風格。剛下杯的時候比較緊閉,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以後才有比較明顯的氣和味﹕如野花,如濕泥土,但來得很輕很柔的,口感是 weightless, fresh and mint, thin air … the freshness of nature!是一種很純淨、清新的感覺,如臨高原,走在長滿鮮花的草原上,深深的吸一口至純的空氣。噢!那不是 Case Basse 葡萄園嗎?早已聽過Gianfranco Soldera 的理論,他認為葡萄園是個生態系統,要葡萄生長得好,一定要把這生態系統保持自然的平衡,用Monica 的話說﹕

It was not just the vineyard and the grapes, but also the natural ecosystem that sustained the vineyards.  From bats to birds to insects and small mammals, each one had a part in the delicate balance of an ecosystem.  With this in place, there was no need for artificial methods of control.  The emphasis was to keep everything as natural as possible.

見﹕http://www.asiacuisine.com.sg/article/060102_wine1.pdf

這瓶 2005 Pegasos ,直把我帶到 Soldera 的 Case Basse 葡萄園。我記起 Gianfranco 曾對 Sergio Esposito 說﹕

In a true wine there needs to lie the possibility for you to recognize the microterritory where the wine was born.  Can’t you taste the Case Basse in my wines?

見﹕Sergio Esposito: Passion on the Vine, page 201

在那一刻,我想回答 Gianfranco 說﹕Si!

當晚的四瓶酒當中, 2005 Pegasos 令我最難忘。我的筆記是﹕an angel, a ballet dancer, forever young!

 

 

 

 

2003 在 Piedmont 和 Tuscany 都是其熱無比的年份,一般的酒都有 cooked 的感覺。Monica 說﹕Nature was particular this year。她是從不會怪大自然的!這年的夏天非常熱,日夜的溫差太小,令葡萄很難正常地成熟。幸好他們的葡萄樹是七十年代初開始栽種的,老樹的根可以從地底下取得水源。當年來過他們葡萄園參觀的人看到葉子長得那麼綠總是嘖嘖稱奇。Monica 認為他們的葡萄園足以應付任何天氣。

試這瓶酒可以與葡萄感同身受,覺得很受壓迫、很委屈﹕ stressed grapes !很泥土的氣味,果味很 compressed ,幸好仍然有不錯的甜味。比 ’05 較粗獷,丹寧較多,收結也較短。但過了一個小時上下,酒變得較開放與自然。陳年之後會大大改善也未可知。

 

 

 

 

2002 才是奇酒。這年是潮濕多雨的年份,對 Piedmont 與 Tuscany 同是大災年,很多酒莊乾脆不推出任何酒,或把所有葡萄降級為最低檔次的酒出售。最有名的兩個例外是 Giacomo Conterno 與 Soldera 。 Conterno 竟然決定推出最高檔次的 Monfortino (估計今年付運),而 Soldera 則推出了這瓶 Riserva !

2002 Riserva 只釀了七千瓶,是平均產量的一半以下。Monica 說﹕Nature is clever 。他們從來都是用葡萄本身長出來的酵母菌的,在困難的年份能倖存的酵母菌也必定是最強壯的,所以上天幫他們釀出好酒。

我喝了第一口之後馬上寫下三個字﹕wet, wet, wet!

很濕的泥土,很 supple 、陰沉、柔之又柔的味道,酸度很低。這是黛玉式的美態,是很不多見的。酒能陳年嗎?我不知道,這又令我想起黛玉。但如果今天喝,是一種于無聲處聽驚雷的享受,很難得!

 

 

 

 

糟糕,斷了!

以前兩次喝過精彩無比的 1985 ,所以1983 原來是整個晚上讓我最期待的一瓶,結果卻是反高潮!當晚的酒都是原瓶透氣的,唯獨這瓶 1983 Magnum  用 double decanting ,原因是Sommerlier 開瓶時把瓶塞弄斷了!不可原諒的是,他竟然不用 Ah So !我心中早已暗叫不妙。

Monica 這次再沒有提 Nature ,只簡單地說她什麼也不多說了,讓大家自己品嘗吧。

酒的顏色仍然很深,有很濃的氣味,類墨汁、醬油,但有點含渾不清。口感很濃,龐然大物一個,頗有層次,可是 1985 的那種 freshness 沒有了。我幾乎肯定那是 double decanting 之害!我告訴 Monica 我這個猜想,她尷尬地苦笑了一下,然後說她在家喝酒也從來是原瓶透氣的。

沒辦法,唯有借 Antonio Galloni 兩年前試 1983 的筆記作參考吧(他打了96分!)

Things get even better with the 1983 Brunello di Montalcino, which is drop-dead gorgeous. It possesses superb inner perfume and a full-bodied, ripe and opulent expression of fruit.

除了 1983 的一點意外,我對這次酒宴是極度滿意的。這四瓶酒是Soldera 經過三十多年的辛勞拿出來的一張最亮麗的成績單。我認為Gianfranco Soldera 的最大功績是向世人說明意大利最廣泛種植的葡萄品種 Sangiovese 是何等的高貴!

坐在我對面的幾個年青人說他們少喝意大利酒,這次很驚奇的發現 Soldera 很有 Burgundy 風味。我明白這是住在天朝的 Francophiles 對他邦之酒的一種贊美方式。我問其中一位究竟像 Burgundy 那一區的風格,他卻笑說不可以直接的比較,不過他最近試過 Giacosa 的 2000 Falletto ,發現丹寧多得不能踫。噢,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還是 Otto e Mezzo 的主廚 Bombana 最懂 Soldera 。他說Soldera 的酒 mystical 。

 

說來奇怪,大概是因為Bombana 對Soldera 情有獨鍾,這個晚上的每道菜都精彩,與 Sandrone 的那晚比較,簡直判若兩廚。我最愛的是這兩個﹕

 

Tajima Beef Tongue on Brunello and mushroom risotto

 

Homemade Tagliatelle with veal shank ragout

 

3 則評論在 Soldera Wine Dinner, May 25, 2010 @ Otto e Mezzo.

  1. 『住在天朝的 Francophiles 對他邦之酒的一種贊美方式』,看到這句話我忍不住笑了,在台灣這也是很常見的一種態度(或毛病?),哈哈。
    Barolo Riserva "Monfortino" 2002台灣已有酒商預售,750ml瓶裝要價NTD.13800,亦有1.5L、3L者,猶豫該買來驗證AG的評語抑或留下預算買別的年份…
    gwaihir
    [版主回覆06/08/2010 18:20:00]2002 Monfortino 我是蠻想找來試試的,但台灣的價錢也太貴了。但我托意大利的朋友找,目前還沒有找到。
     
    還有好笑的是常聽人說「意大利酒」怎麼樣怎麼樣!

  2. 老實說我個人近來確實極少喝Brunello,一方面是個人偏好問題,預算總會排擠(Burgundy、Germany Riesling、Piedmont、Champagne、Rhone、Spain…) ,一方面是台灣近幾年對Tuscana產區酒熱潮已過,討論和辦活動的比例不高(這部分只是個人粗淺觀感)…我自己手上還存了幾瓶Brunello,94、99的Soldera Riserva,90的Biondi Santi Riserva,也都是很早前買的…
    gwaihir 
    [版主回覆06/09/2010 16:46:00]或許 Brunello 地理條件太得天獨厚,所以好喝的酒頗多,但真能感人的相對難求。 Soldera 與 Biondi Santi 其實很另類,如果有 sub-zones , Case Basse 與 Il Greppo 應另立產區才對。扯遠了,你喝得那麼多樣化確是很享受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