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iano Sandrone Wine Dinner, May 8, 2010 @ Otto e Mezzo

Visits: 262

Luciano Sandrone Barolo 是很難抗拒的,有人說他屬于「現代派」,但我覺得他不容易標簽。我曾經說他信奉的是 perfection ,而完美是 timeless 的,無法簡單的用現代或傳統的標簽來區分。

個人意見是, Luciano Sandrone 的風格最像 Angelo Gaja 。他們的作品,每件都像精雕細琢的玉石,像工筆畫,從不會失準,雖然驚喜相對少。

 

 

見過 Luciano Sandrone 其人,我才吃驚的發現,他的性格與 Angelo 可能剛好相反。 Angelo 給人的印象是一臉傲氣,但 Luciano 卻是謙卑隨和。

早兩個星期我們參加了 Luciano Sandrone 的酒宴,主題是三個年份、兩瓶 Barolo 的品試。 Luciano 的夫子自道固然精彩,但更難得的是,我有機會與他愉快地聊天。

 

 

Luciano 選了三個年份﹕20002003 2005,同樣不算是最好的年份。完美主義者如何在不完美的年份釀出好酒?這是 Luciano 想向我們證明的。

先試 2005Luciano 說這是較涼的年份,要陳年一段時間才出得幼細。但以當晚的表現,單一葡萄園的 Cannubi Boschis 比較早熟,已經很可口,深沉兼複雜,像個 Pavarotti ;由四個分別在 Barolo Novello Monforte 的葡萄園混合而成的 Le Vigne 則害羞,酸味比較突出,味道也薄一點,可能真的像 Luciano 說要稍為陳年。但 Cannubi Boschis 實在突出,以當晚的表現,絕對是六瓶 Barolo 之冠!

2003 是非常熱的年份,很難造好酒,對 winemaker 的挑戰最大。 Cannubi Boschis 聞起來像燒焦了,口感像 jpeg ,是壓縮的感覺。這葡萄園特有的甜美與優雅無處可尋。但 Le Vigne 卻突出﹕開闊的香氣,優雅與力量尤勝 2005 !究其原因, Le Vigne 可以從四個葡萄園選擇,位置較高(400-450米)的葡萄園更清涼,葡萄生長較正常,可以多選,所以這年的 Le Vigne 效果比海拔只有 250 米高的 Cannubi Boschis 優勝。Blending 是傳統酒莊如 Bartolo Mascarello 到今天仍奉行的方法,這也可以看出 Luciano Sandrone 傳統的一面。

2000 年是溫暖、早熟的年份,特色是丹寧甜、酸度不高,很早可以喝,是比較有爭議的年份。有些美國人極為喜歡 2000 Wine Spectator 譽為完美之年),但 Luciano 卻不認同,他說 5 分中頂多值 4 分。憑當晚的品試,兩瓶都非常收斂。 Cannubi Boschis 有很 subtle 的香氣,但更多的是 inner core of sweetness elegance Le Vigne Cannubi Boschis 有幾分像,只不過酸度稍高,而且相對比較簡單。以往喝過的 2000 大多是澎湃有餘、細緻不足,今天這兩瓶是異數。究竟是酒進入中年以後步入了另一發展階段,還是透氣不足(當晚的酒都是原瓶透氣的),我暫時不敢肯定,只好留待以後印證。

Luciano Sandrone 是個謙卑的人;他多次提到他不是出自 winemaking family ,他的出身是 cellar man ,到過法國觀摩以後才開始對葡萄園發生興趣。他又說他雖然用的是現代化的設備,但骨子裏是個很傳統的人,所以葡萄園是他的中心, “wine is made in the vineyard” ,他也僱用了大量人力打理好葡萄園。

我認為光看以下兩件事便可以知道他的感情與情趣都是傳統的。

我帶了一個 1988 Marchesi di Barolo Riserva 的空瓶子去酒宴,開席前我問 Luciano 他是否記得這瓶酒。他又驚訝又感動,說看到這瓶酒令他很 emotional (意大利人很愛用的詞),因為 1988 1989是他在歷史悠久的傳統酒莊 Marchesi di Barolo 負責釀酒的最後兩個年份,他在 1990年才正式離開 Marchesi 與他的兄弟 Luca 共同經營自己的酒莊。所以我說他的感情是傳統的。

 

 

Emotional …

 

 

 

Luciano '88 Marchesi 簽名留念;左邊是他女兒 Barbara 兩年前來香港時送給我們的 autographed bottle

 

 

 

 

 

 

正好 Barbara 打電話來告訴爸爸今天下雨了,這對 winegrower 是頭等大事 Luciano 讓我與 Barbara 談了幾句。 

我問 Luciano 有那幾位 Piedmont winemaker 是他最敬佩的。每個大產區他給我點了一個名字﹕ La Morra Marcarini Castiglione Falletto Cavallotto   Serralunga Massolino Monforte Giacomo Conterno ,與 Barbaresco Giacosa,全都是所謂的傳統派!

 

 

 

 

Luciano 最敬佩的五 Piedmont winemakers

我又問 Luciano 他還喜歡什麼地區的酒?他說 Barolo 第一、 Burgundy 第二。我問他 Brunello 又如何,他還是重複他的第一和第二。也算傳統的口味。

還有不得不提的是當晚的兩瓶開場酒﹕一瓶 Dolcetto 和一瓶產自 Barolo 以北名叫 Vezza d’Alba 地區的單一葡萄園的 Nebbiolo d’Alba Valmaggiore

Dolcetto 酸度低,清甜可口,還有一點 body ,記憶中這應該是上佳的 Dolcetto ,香港也只賣一百多元。 Nebbiolo d’Alba Valmaggiore 是很優雅的入門酒,絕對可以與最好的 second wine 平起平坐。

有一個問題我忘了問 Luciano ﹕為什麼他選用 500 litre 的橡木桶來陳年?

But with wines as fine as these, who cares?

我的意大利朋友 Claudio 認為當晚的菜,只能算中規中矩。但對我來說,好酒當前,最好的菜也只能當配菜。我想 Claudio 是懷念比較傳統一點的家常菜,對這種典雅的、有點 French 味道的 presentation 他不太能接受。我的朋友想家了!

 

 

補記﹕

Luciano 可算是「艱苦創業」的例子,這可能是他多次提到他不是來自 winemaking family 的原因。在 1970 年代後期買下第一塊葡萄園後,他仍然在 Marchesi di Barolo 當釀酒師,只把自己的葡萄園當作副業。他在1978 年第一次用自己的葡萄入瓶,但要遲到 1982 年在 Vinitaly 得到來自美國和瑞士的酒商的賞識才開始商業生產。然後再等八年,在 1990 年才辭掉  Marchesi di Barolo 的工作,與兄弟 Luca 、女兒 Barbara 全職經營自己的酒莊。據 Antonio Galloni 兩年前所言,他的第一瓶出品 1982 "is still drinking beautifully today".

Cannubi Boschis 于 1985年初次推出, Le Vigne 則于 1990年第一次出現。

我曾問他有沒有打算在其他 Barolo 和 Barbaresco 區擴展,他起初有點猶豫,然後才說假如真的要擴展,他會選 Castiglione Falletto 村。但他目前最想做的,還是多釀造好的 Barbera,Dolcetto 與 Nebbiolo d'Alba。所以我說他與 Angelo Gaja 的性格剛好相反。這種踏實、勤懇的態度也是十足傳統的!

12 則評論在 Luciano Sandrone Wine Dinner, May 8, 2010 @ Otto e Mezzo.

  1. 非常詳細的資料,這個酒莊我從未嘗試過,皆因價錢太貴,太多人追捧了,其他很多barolo的選擇,今次你介紹過後了解更多了,之前還認為單一田園一定更好,現在要從新調節下啊。謝謝師兄今次精釆的文章。
    [版主回覆05/21/2010 20:59:00]Luciano Sandrone 算得上是 Grand Cru ,而且兩款 Barolo 產量都很少,大概一千箱上下,所以價格沒辦法便宜。有機會值得試試!

  2. 但這個莊在香港及外地太容易找到了,比其他名莊,其他的更難找…尤其最傳統派的,很不容易才在外國找到,一般價錢都合理,可能不是太多人追捧,真幸福。
    [版主回覆05/21/2010 22:29:00]人生苦短,一瓶半瓶的,何必太斤斤計較呢?小事難得糊塗!

  3. 也說得對,只是我們一班打工仔總是會多考慮,希望找到便宜貨,太流行的品牌總是貴,好像burgundy一樣,但一班朋友總會嘗試不太流行的,經常亦碰到物超所值的,下星期就是vinExpo了,到時我必定流連在意大利區,你都必到吧。
    [版主回覆05/21/2010 23:11:00]Vinexpo 不敢去,太擁擠了!

  4. I have only tried their Neddiolo D'Alba and was indeed in love with it!  Can't wait to try a matured Barolo from them..
    [版主回覆05/22/2010 07:50:00]Sandrone's first commercial release probably dated from 1982, and good vintages like 1989 and 1990 are extremely rare.  Luciano told me that night that he has only 10+ bottles left of 1990.  A matured Sandrone is therefore luck before money.
     
    I think a 1998 would be ideal as it is an early drinking vintage.  It was wonderful when I drank it 2 years ago, although I heard a blogger did not have a good experience.  Which is also rare for a Sandrone (as is for Angelo Gaja).

  5.  La Morra 的 Marcarini 、 Castiglione Falletto 的 Cavallotto 、   Serralunga 的 Massolino 、 Monforte 的 Giacomo Conterno ,與 Barbaresco 的 Giacosa
    懂欣賞酒的, 總會喜歡 , 不過 Cavallotto自己還未有機會嚐試.
    剛買了一箱Barolo, Josetta Saffirio 1990, 曾在1993-1996交替過渡期把田租給 Luciano Sandrone , 有機會一起嚐嚐.
     
    [版主回覆05/22/2010 08:04:00]很有趣。我從 Sheldon Wasserman 的書查得﹕  "Josetta Saffirio cultivates vines in the Pressenda and Ceretta di Perno vineyards."  而 Josetta 的丈夫 Robert Verzza 曾在 Marchesi di Barolo 當釀酒師,所以她的夫與 Luciano Sandrone 可能曾經共事。 Sandrone 的 Barolo Le Vigne 取自四個葡萄園,其中之一是 Ceretta (Monforte),這大概是 Josetta Saffirio 所擁有的一塊。
     
    Cavallotto 在香港的代理是 Altaya ,難得酒賣得很便宜。他們有 2000 與 2001 年,兩款 single cru 都只賣 500 多元,罕見的超值! 

  6. To Derek ching:
    有機會可嚐試Daniel Bocquenet的Nuits St. Georges Aux St. Julien. 產量雖少, 但價錢不貴, nsg數一數二的好酒.
    自己有緣買了一箱2005, 讓了五枝給朋友, 自己飲了兩枝, 一枝有變化nsg
    [版主回覆05/22/2010 08:08:00]Glad to be a link for wine lovers!
     
    Had 2 NSG from Robert Arnoux earlier this year (2005 "Les Poisets" and 2004 "Les Proces Premier Cru").  Just couldn't stand their extreme minerality. 

  7. A Cavallotto just arrived this morning. Will try it tomorrow. Very excited. Any heads up for me please? 
    [版主回覆05/22/2010 11:58:00]What vintage, and which Barolo?  They have a basic Barolo just called "Bricco Boschis", and two Riserva single crus: "Vigna San Giuseppe" and "Vignolo". 

  8. it is a  Vigna San Giuseppe 2001
    [版主回覆05/22/2010 14:15:00]I've had the 2000 a couple of times, very primary and tannic 3 years ago, but a bottle opened recently was beginning to sing.  I dare not touch the 2001 yet, believing this is still a baby.  Suggest you give it a lot of breathing.  Would love to hear your findings.  I think Vingna San Giuseppe tends to be at the more structured end of the Castiglione Falletto spectrum, closer to Bric del Fiasc of Paolo Scavino.
     
    The Vignolo is its easier drinking brother.

  9. Gosh, just decanted it for tomorrow and had a sip…. it's hard as rock 
    [版主回覆05/23/2010 09:17:00]Haha, you have been warned.  I wish you best of luck!  Try a 2000 later. 

  10. 1996的 Cannubi Boschis您會建議幾年後才喝呢?另外也滿好奇2005在陳年後會不會表現更好?
    台灣酒商似乎從沒有請過這種等級的義大利酒莊(Tuscana除外)來辦過活動…不知是請不動 還是覺得沒有市場…唉…
    gwaihir
    [版主回覆05/24/2010 23:19:00]都說 1996 是極慢熟的好年份,所以我一直都不敢踫 ,但經您這一提,令我覺得要找個機會試試以滿足好奇心。我猜 Barolo 區再加上 Sandrone 的風格,Cannubi Boschis 應該不會讓您完全吃閉門羹吧?
     
    2005年陳年後會不會表現更好?我猜想這像一個人的發展一樣,成熟後會有所得亦有所失吧?青春期的 exuberance 一去不回,應該尋樂及時!
     
    抱歉明天香港有個 Soldera 的酒宴,Monica Soldera 會出席。可惜他老爸不來,但我應該知足,是嗎?
     
    剛喝過一瓶 1988 Montevertine Le Pergole Torte ,到目前為止,我感覺這是與 Soldera 、 Biondi Santi 能平起平坐的 Sangiovese 酒! 
     

  11. Soldera的老爸跟兒子還在吵架嗎? 都很多年了
    [版主回覆05/25/2010 09:45:00]Gianfranco Soldera 有父子之爭嗎?我沒有聽過。另一位大師 Franco Biondi Santi 與兒子確是吵了很久。

  12. 其實還是不該知足,畢竟跟美國比起來,頂尖Piedmont生產者到訪亞洲和辦品酒會(也許日本除外)的機會還是少多了~後來想想,其實Angelo Gaja來過台灣兩次以上,不過傳統派Piedmont生產者大概都沒來過(近期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似乎有代表來過),台灣市場畢竟還是不夠成熟吧,前些年的Tuscana熱潮看來也是過了,義大利酒的聲勢似乎越漸低落…
    我有兩瓶1996,不如哪天我們同時開一瓶來試看看各自喝到怎樣的表現吧~
    gwaihir
    [版主回覆05/25/2010 18:14:00]我看意大利之寶在美國也是小眾的趣味,但因此價格沒有 Burgundy 那麼離譜。
     
    異地同時品試一瓶酒也算是有趣的發明,但可惜我的 1996 都束之高閣,一時間難以從命。以後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