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After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遊於是乎始

2019 年底,我宣佈告別辦了七年的隨意行活動,並準備在 2020 年二月辦一場告別會。(見:That’s How She Kept What She Gave Away

沒想到,新冠疫情的突然來襲,把我的計劃打亂了,我只好重操故業,斷斷續續的辦活動,這樣竟然又再添了 17 場。

今年我再按捺不住了,春節過後無論如何都要開始我的旅程。在出發前,又做了三場,我點算一下,八年零三個月剛好辦了 200 場,算不上完滿,但我 9 年前初訪天堂莊後立志要當個傳道員,我起碼如願了。至於我這個邊學邊做的傳道員有什麽成績,則只能由其他人來評説。(見:2012 漫步 Tuscany(之六)﹕難忘的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是他令我萌生當傳道員的念頭

想來我並非愛酒之人,不過見過 Florio 以後,我發現酒不光是 fermented grape juice。熟悉我的朋友知道,自從離開大學以後我一直宣揚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 的重要性,我用這種幻想力,發現葡萄酒是個很有社會内涵的產物。過去八年多,我其實在做葡萄酒的社會學探索,所以我理解的葡萄酒三寶「天、地、人」當中的人,並非僅指釀酒人,更涵蓋了品酒人與酒商和酒評人。事實上,我最大的收穫,便是以酒為媒介,認識了好幾個非常值得尊敬的釀酒人、酒商和酒評人,以及數十個因葡萄酒而結緣的隨意朋友。我這輩子都會珍惜我這筆財富。

今後浪跡天涯,我與葡萄酒本身的親密關係恐怕會告一段落。不過我特意留下了一些酒給幾個熱心的隨意朋友,他們已經開始接棒以隨意行方式來辦活動。一位資深的酒友上個月跟我說,參加了隨意行以後,他發現了葡萄酒的 emotion,他指的是除了 WSET 的一套技術性方法以外,他發現了賞酒的另一進路。這是對我最大的鼓勵,我但願繼續走下去的朋友謹記這心得。

我還有三場試酒會報告待完成,原來我以爲這樣便為我寫了多年的 blog 劃上休止符。不過我剛剛統計過,這幾個月我雖然沒有出新報告,上來看的人仍然穩定地保持著以往的數量,更有一位朋友留言說他等待我的更新。

那我陪大家再走一段吧。

疫情發生以來,我們幾乎每天都在家吃飯,我頭一次像意大利人一樣,每頓飯一定有酒,因此也有些新的發現和新的體會可以分享。

這條路有多遠就走多遠吧。今後我可能不會有太多機會與隨意朋友在試酒會上碰面,但我希望緣分能令我們可以在旅途上的某個驛站再把酒言歡。等疫情結束以後,我希望一年當中有 1/3 的時間會待在意大利,因此只要隨意,我們總會碰上的。

讓我在這裏説句:Ciao e Grazie!  Ciao e Arrivederci!

 

9 thoughts on “Love After the Time of Coronavirus: 遊於是乎始

  1. 抱青老师!我还在期待你能来广州,向你请教呢!我在你的文章中,认识了很多意大利酒庄,地块和人文,我在你的文章中丰富了我的知识,填充了我的精神世界!我期望您可以继续办下去,除了你国内真的没有人有您这么丰富的意大利酒知识,您是我在意大利酒上的指路人,虽然我们素未谋面,但是我一直很崇拜你!

  2. 老師~ 雖然不捨, 但祝你與 PAT 享受人生新一樂章!永遠健康、豐盛、美滿。
    對啊, 你的文章很多人看的。對意大利酒的熱情也會承傳下去的 🙂
    有緣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