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gundy vs Italian(下)

Views: 82

曾聽過不少人說成熟的 Burgundy 很是迷人。本文上篇中名為「藍綠」的朋友便曾說﹕

成熟的 Pinot Noir 處在巔峰、或是略過其巔峰的時候,表現對我而言是近乎無懈可擊的。

但我的經驗少得可憐。20 歲上下的 Burgundy 我試過大概五、六瓶吧(其中包括 DRC),以失望居多,唯一例外的是 8 年前的一瓶 1985 Leroy Gevrey-Chambertin Premier Cru,當時簡單的筆記是﹕

不太香,但以 Burgundy 來說,其力無窮,很硬朗的風格,但太貴了!

那是我剛從 Bordeaux 跨進意大利的年代,我戴的眼鏡與描述的語言主要是 Bordeaux 的。

到今天,我仍然不敢妄下結論,因為首先我不懂怎麼處理一瓶 Burgundy。只好等機會。

L1080164幾個月前,上天派來了譽滿天下的 Burgundy 專家 Allen Meadows。一家很有規模的酒商邀請他主持了一場名為「孛艮地六十載之旅」的酒宴,由他介紹從 1959 到 2004 的 10 款酒,我們有幸找到兩個位子。

王狗兒高興得跟著劉姥姥踏進大觀園玩了半天,回家驚魂甫定之後,寫了這篇胡說八道的報告,只為博大家一笑。

當晚的酒單如下﹕

1. Corton-Charlemagne Grand Cru, Domaine Rapet Père et fils, 1992 (Magnum) (AM 93)

2. Meursault 1er Cru Les Perrières, Domaine Roulot, 1989 (AM 92)

3. Vosne-Romanée 1er Cru Cros Parantoux, Domaine Méo-Camuzet, 2004 (AM 93)

4. Bonnes Mares Grand Cru, Domaine Comte de Vogüé, 1999 (AM 93)

5. Charmes-Chambertin Grand Cru, Domaine Taupenot-Merme, 1983

6. Vosne-Romanée 1er Cru Les Beaux Monts, Domaine Georges Noëllat, 1979 (Magnum) (AM 89)

7. Grands Echézeaux Grand Cru,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1976 (AM 90)

8. Richebourg Grand Cru,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1976 (AM 94)

9. Grands Echézeaux Grand Cru, Domaine Georges Noëllat, 1962 (AM 92)

10. Grands Echézeaux Grand Cru, Domaine Georges Noëllat, 1959

 

第一雙是白酒。

L10801731. Corton-Charlemagne Grand Cru, Domaine Rapet Père et fils, 1992 (Magnum, from domaine) (AM 93) ﹕開始時有烤香桶味,入口細滑而且甜,酸度不明顯。過了一會,桶味散了一點,溫度稍高一點,果味像甜湯一樣,收結帶微苦的礦物味。

L10801802. Meursault 1er Cru Les Perrières, Domaine Roulot, 1989 (AM 92) ﹕我聞到有熟爛梨子的氣味,似乎是氧化了,於是請侍酒師給我換一杯,但他聳聳肩說所有酒都是這樣的。正猶豫之際,聽到 Allen 說 1989 年 Mersault 產最好的白,而且這款酒是成熟白 Burgundy 的上好例子,說明由成熟帶來的 transformative power (變身的力量)。我不懂 —- 這爛梨子,甜甜的,既氧化又沒有活力,有幾分像 Vinsanto 的老酒竟然是妙品?

 

接著是兩款比較新年份的紅。

L10801903. Vosne-Romanée 1er Cru Cros Parantoux, Domaine Méo-Camuzet, 2004 (AM 93) ﹕酒神 Henri Jayer 的弟子 Jean-Nicolas Méo 的作品,這塊田也與 Henri Jayer 齊名(正如 Santo Stefano 與 Bruno Giacosa 的名字分不開)。Allen 說這款酒足以說明在平庸的年份,只有偉大的田與偉大的釀酒師可以出類拔萃。我不用搖杯,已經感到深黑的果香夾著木桶味像火山一樣噴發而出,氣味深得難以辨認,大概如甘草和草藥,酸度低。過了約半個小時,仍然漆黑一片,但桶味更突出了。好一個「傳統派」!

這裏我要說個故事。幾個月前,我參加了一個 Gevrey-Chambertin 的品試會。我正在比較兩款酒﹕一款很有名,分數高的酒有很熟悉的新派桶味,另一款不出名,沒有打分數的酒卻桶味不多,沒有那麼霸道的味道,但難得優雅。主人問我有何看法,我說我喜歡第二款,看來比較傳統。他連忙搖頭,說這來自一個不知名的酒農的一桶酒,賣了給酒商,一點都不典型。我那一刻突然明白過來﹕在 Burgundy,新桶掛帥的才是傳統,正如黑頭髮黃皮膚的王狗兒到了法國便變成「外國人」一樣。

L10801874. Bonnes Mares Grand Cru, Domaine Comte de Vogüé, 1999 (AM 93) ﹕我太太問我酒是否氧化了?我說應該不是吧,但他有種像快腐爛花朵的氣味,又像一些剛折斷的香草(herbs)發出的氣味,此外還有些肉味,反正不算愉悅的,但這款酒第一次讓我嘗到平衡的果與酸,圓潤,丹寧也不失細滑。一個小時後,有很強的草藥氣味。又一次證明我獨愛 Chambolle-Musigny,而且 1999 這年份實在經典。

 

這一雙來自比較困難的兩個年份。

L10801975. Charmes-Chambertin Grand Cru, Domaine Taupenot-Merme, 1983 ﹕1983 在採收季節連場大雨,所以葡萄容易長霉,嚴選葡萄變得很重要。氣味乾淨,有濕泥土、煙燻的桶和香草等香氣,果味在杯裏越發變得肥大,密不透風的,酸度不明顯。過了半個小時,香氣散得七七八八以後,竟然有點糖漿的感覺。

L10801956. Vosne-Romanée 1er Cru Les Beaux Monts, Domaine Georges Noëllat, 1979 (Magnum) (AM 89) ﹕1979 有冰雹風暴,但這塊田地勢較高,得以躲過了風暴。酒的顏色出奇的深,有煙絲、樹皮的香氣,有幾分像成熟的 Brunello!入口很甜,缺酸度。氣味也跑得很快,結構感比 1983 還要差。

 

終於等到 Burgundy 地區的 Giacomo Conterno 出現了。1976 是很熱的年份,早採收,產量大,對 DRC 是考驗。

Allen 說這是當年的 2003,葡萄要長在很好的位置才能正常成熟,不然樹會罷工,停止光合作用。不過 DRC 在選葡萄方面是領先的,而且他們連梗發酵的手法也有幫助。

IMG_19497. Grands Echézeaux Grand Cru,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1976 (AM 90) ﹕剛下杯時比較封閉,有一點香料和烤香的香草(roasted herbs)似的氣味,其中應該有些是從桶來的。口感輕盈,有點絲的質感,而且有點酸度,所以感覺頗新鮮。過了 10 分鐘左右,香氣比較豐富了,可辨的仍是香料和烤香的香草。一個小時後,香氣由很強的燒烤味主導,是桶嗎?

IMG_1950相比之下,8. Richebourg Grand Cru,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1976 (AM 94) 的香氣更強,而且有些乾花!這是今天晚上第一款有花香的酒。口感非常優雅,香氣與入口也感覺到桶味,但桶與礦物、香草等混成一體了,這種高度整合的感覺應該是釀酒師的功勞,也令這款酒成為我自己的 WOTN。

 

最老的一雙出奇的有力量。

IMG_19519. Grands Echézeaux Grand Cru, Domaine Georges Noëllat, 1962 (AM 92) ﹕香氣乾淨,燒烤香草氣味,果味仍足夠,雖然感覺肥大,帶一點苦味的收結。Allen 懷疑有年輕年份的酒混了進去。可口,但不感人。但可以撐得那麼久,也無話可說了。

IMG_195210. Grands Echézeaux Grand Cru, Domaine Georges Noëllat, 1959 ﹕Allen 宣布酒塞有污染的問題(corked)。聞起來倒不怎樣,有慣常的木桶和香料香氣,只是入口有明顯的瓶塞污染感覺。除開這毛病,酒體蠻豐滿的,結構感也比 1962 好,原來這是歷史上最好的年份之一,Clive Coates 評為 18.5 分,與 1990 和 1999 同分,只有 2005 比這三個年份稍好(19 分)。

 

幾點感想

第一次進大觀園,自然沒法看得清楚。且讓我這個瞎子告訴你我摸到的大象是何等模樣的。

我摸慣老年份的 Nebbiolo 與 Sangiovese,憑著這些坐標,我的看法是﹕

香氣

  • 幾款老酒的香氣都不怎麼樣,主要是香草(herbs)與木桶的混合體,這大概是論者(包括 AM)流行用的 sous bois —- 森林地上的氣味?分別只在於整合得好不好(DRC 很出色);
  • 但有些意外因素令我有所保留。首先當天是根日,這會否令花香與果香較收斂?
  • 另外,當晚用小型的白酒杯,而不是大肚的標準 Bur 杯,這也應該令香氣打了折扣。

L1080178

口感

  • 一般缺少通透感;
  • 結構感與酸度也不大好;
  • 不過我懷疑這是由於當晚的酒一般都不是最佳年份,但據我所知,在地球暖化還沒有那麼明顯的年代,天氣不佳幾乎是 Burgundy 的常態,所以 1959 與 1999 這種年份過去是例外而不是常規。換句話說,當晚的年份也說得上是典型的。

回顧兩場 Burgundy 品酒會,大可印證本文上篇名為「藍綠」的朋友說過的一番話﹕

以跑步比喻,如果是 100 公尺或 200 公尺短跑,Nebbiolo 大概不是 Pinot Noir 的對手,成熟的 Pinot Noir 處在巔峰、或是略過其巔峰的時候,表現對我而言是近乎無懈可擊的,但是,若我們把賽程拉長到 3,000 公尺、5,000  公尺或馬拉松,那就是 Nebbiolo 的領域了,而且同樣是 Nebbiolo,跑的距離越長,越可以看出誰才是真正的好手。

問題是﹕何謂成熟的紅 Burgundy?我猜大概可以用 Clive Coates 的定義﹕

Premier Cru Cote de Nuits﹕8 – 14 年

Grand Cru﹕10 – 25 年

過了這些年期,便要嚴格挑選特好的年份,或者極度精選葡萄的酒莊(如 Leroy)才能避免失望。

而且過了這些年期,Nebbiolo 與 Sangiovese 便會有更出色的相對表現了。事實上,很多 Barolo 與 Brunello 真要過了 20 – 25 年才有點看頭。

以下是隨手拈來的幾個例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