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後花園

Visits: 159

常聽上海的一位好友說上海人把杭州當作是他們的後花園。

我們最近也開始這麼想,並這麼做。畢竟,我們與上海一樣,兩個小時便可到達杭州;不同的是﹕他們開車,我們坐飛機。

這個星期,我們到後花園逛了一圈。

花園離不開花,而夏天的西湖,是荷花的國度。出發前,我發電郵告訴我的上海朋友說我們要到杭州賞荷,希望我們運氣夠好,能在西湖畔聽雨。雨中的江南是最美的,這也是我這位朋友教曉我的。

果真如願,杭州連續幾天有雷雨。真感謝上天!

我們住的房間,背靠寶石山的保俶塔,面向西湖之北的斷橋,所以在房間已可以賞雨景。

我們離開的那天,太陽終于探頭出來了!

這幾天荷花可忙呢!有剛冒出來的花蕾,有少年的「鬱金香」,還有正當盛年的、也有開始凋謝的,然後是裸露的蓮蓬,和燒焦似的荷葉。站在這荷花海洋面前,我見證了生老病死的一個又一個的循環。

 

我年少不再,不再有激情。

原因是我們不但是旁觀者,我與我所愛的人更在其中扮演了小小的角色。

這時耳邊響起的,是馬勒(Mahler)「大地之歌」的最後一段﹕

我該寄身何處?想是浪跡在這群山之中,
尋找我寂寞心靈的安歇之處……
我將不再茫然地去追尋
我所追尋的依然常在心頭,只是靜待時刻的到來
我所鍾愛的大地,終將處處繁華似錦
沐浴在春天的青翠氣息之中
無論何處、直到永遠
閃耀著藍色的光芒
永遠,永遠……

Ewig … Ewig …

(譯文借用朱和之在網上發表的文章,見﹕http://life.fhl.net/phpBB21/viewtopic.php?t=3805

這是道家的智慧!偉大的馬勒是猶太人,在天主教的奧匈帝國終生鬱鬱不得志,晚年看了一本唐詩的譯集,才在我們的道家情懷裏找到一點點的慰藉,可見天地一心!

我們早已把心寄放在杭州。這裏四季分明,冬天有梅花、春天有櫻和桃、夏天有荷花,而秋天的桂花香十里。試想想,人活在其中,舉頭便能察見天地的運化,置身其中,人自然更謙卑。

很有趣的是有一天我們與上海好友一同乘計程車,聽他與司機閑聊,我的朋友說他十幾年前遊杭州時,計程車司機一聽到他的上海口音便拒絕承載,他不明白是為何因。司機說他自己太年青,不明白當時的情況,但聽父輩說杭州人都怕上海人的精明。

我在旁邊聽得好笑。杭州是那種與天地同參的品性,遇到精于算計的人,當然要逃之夭夭。我想起一句猶太人的諺語﹕Man thinks, God laughs。杭州人沒有上帝無邊的力量,唯有逃之哉!

所以我益發喜歡杭州,厭煩功利的香港!

我愛我們的後花園!

2 則評論在 我們的後花園.

  1. 看著你的照片想起曾有個衝動以心經爲主題去拍菏花
     
    這個星期我也在遊西湖:透過練習“西湖春”以洞簫帶我到湖邊看柳。
    [版主回覆08/03/2009 10:19:00]妙不可言!

  2. 西湖杭州也是我和太太都喜歡的地方。幾年前我們去行山, 走在翠綠色的竹林里,感受到大地的靈氣, 真奇妙!
     
    [版主回覆08/09/2009 08:39:00]意大利回來了?有新發現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