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Tuscans!

Visits: 174

什麼意大利酒最好?

且聽 Sheldon Wasserman 怎麼說。他的名著 Italy's Noble Red Wines 共分四章﹕Nebbiolo Sangiovese Aglianico Other Noble Reds。可見他的意大利酒之最是 ABC Aglianico , Barolo/Barbaresco Chianti/Brunello 是也)。

但大眾口味顯然並非如此。一般人想到的意大利酒,很可能是 Super Tuscans !

君不見, Robert Parker 品評過的意大利酒當中,只有兩種拿滿分﹕1985 Sassicaia 2000 Tua Rita Redigaffi ,前者更是當今最貴的意大利酒。

兩瓶酒都是 Super Tuscans ,同樣出自意大利最新的產酒地區( Tuscany 近岸一帶),而且全都用國際葡萄品種釀造(或說法國 Bordeaux 葡萄品種)。

我們比較鍾情于意大利本土的葡萄,但覺得試試這國際口味或許會帶來新鮮感。

 

1985 Sassicaia 我買不起,于是改而找來價錢比較合理的 1988。這也是不錯的年份。

同一晚上,我們也找來我們比較熟悉的 Bordeaux 名釀 1983 Las Cases 來做比較。有趣的是, Bordeaux 寫手 Neal Martin ,也踫巧說 1988 Sassicaia 讓他想起 St Julien 。

 

哈!他們果然像兄弟倆!總的來說,當晚我們三個人都認為 Sassicaia Las Cases 帶來更多的享受,尤其是開始的一兩個小時。 Las Cases 像個含羞的纖弱女子,總是微笑而不言語(輕純的果味但沒有複雜性),而 Sassicaia 則豐富異常,煙味、泥土味、可以細嚼的丹寧;正當盛年的他,天南地北,都可以侃侃而談。奇怪的是,Las Cases 過了快要兩個小時後,好像突然蘇醒過來,開始說笑了,莫非是 Sassicaia 引起她談話的興致?

 

說起來, Bordeaux Sassicaia 的家鄉 Bolgheri ,在半個世紀前便已結緣。

話說一位來自 Barolo 地區名為 Marchese Mario Incisa della Rocchetta 的意大利貴族,與另一位在 Tuscany 海岸地帶姓 Della Gherardesca 的貴族結了婚。 Mario侯爵本人很喜歡喝 Bordeaux ,當他發現太太的莊園無論天文與地理條件與 Bordeaux 都很相似,他便從 1940 年代開始在那裏種植 Bordeaux 葡萄品種並釀酒給自家享用。

二十年後,他發現經過陳年的酒越來越精彩,而踫巧他太太的姐妹嫁到了 Tuscany 最有歷史的大酒莊 Antinori 家族,所以他得以找來他的外甥 Piero Antinori 來幫忙製酒,並由 Antinori 負責銷售,他的「私人珍藏」公諸同好。 Piero 馬上派 Antinori 的釀酒師 Giacomo Tachis 去負責釀酒,同時聘請了 Bordeaux 的名教授 Professor Emile Peynaud 擔任顧問。

Giacomo Tachis

當時的 Tuscany 還沒有一個法定產酒區是允許用國際葡萄品種的(除了 Carmignano 可以加入很少量),所以Mario侯爵的酒唯有放棄產區名稱,而起了個 Sassicaia 的名字(意大利語的 sasso 是石子的意思, Sassicaia 是講葡萄園的石子土質)。

1970年末,英國的 Decanter 雜誌請 Hugh Johnson 主持了一個 Bordeaux 風格紅酒的品試會,1972年的 Sassicaia 竟然贏了。

Super-Tuscan 運動就這樣很偶然的誕生了!

 

 

這運動向世界宣布了意大利的產區管理法完全破產!

在當時 Tuscany 最重要的產區 Chianti ,很多酒莊早已對產區制度絕望,現在眼見拋開了產區號別有新天地,于是紛紛嘗試脫離產區,只以餐酒為名的新路。

Antinori 很自然的成為領頭羊。他們在1971年把產自 Tignanello 葡萄園的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Vigneto Tignanello 改為餐酒,馬上一跑而紅。

 

自此, Super-Tuscan 運動兵分兩路。其一,是 Sassicaia 開出來的路,即用國際葡萄釀造的餐酒。另一條路可以說是向傳統的回歸,即是步 Tignanello 的後塵,踢開產區法,把傳統葡萄 Sangiovese 做得比法定產區的酒更好,並以餐酒身份出現。這條「新瓶舊酒」的路我稱之為 Super Sangiovese(見﹕Super Sangiovese! )。

這裏只介紹 Sassicaia 的新路。

 

走 Sassicaia 這條路的酒莊,很多同樣是在海岸一帶的,出名的包括﹕ Ornellaia Le Macchiole Tua Rita 等。我想一方面是這裏的土壤比較適合傳統 Bordeaux 的葡萄品種(相反, Sangiovese 在這裏一般種得不好),另一原因是內陸的 Chianti Montalcino 是老區,發展空間沒有那麼大。

大體上,海岸低地的 Bordeaux blend 比較接近 Bordeaux 風格,我自己興趣不太大,因為我何不到 Bordeaux 找更便宜,做得更好的 Bordeaux blend 呢?(上面的 1988 Sassicaia 價錢是 1983 Las Cases 的兩倍!)我認為這類酒是 Super (超貴) 多于 Tuscan

比較有趣的是內陸的 Bordeaux blend ,因為他們往往帶有 Tuscany 的特有風味, Tuscan 多過 Super!

 

在我們最近試過的幾瓶 Tuscan 風味的 Bordeaux blend 當中,印象最好的是 Chianti 地區 Rampolla 酒莊的兩款﹕1998 Sammarco (始自1980)與 1999 d'Alceo (始自1996)。

 

Cabernet Sauvignon 在兩種酒裏都佔了 95% ,其中 Sammarco 混了極少量的 Sangiovese ,而 d'Alceo 則混了少量的 Petit Verdot 。我的感覺是前者較粗獷,後者較典雅,但同樣有一種 Chianti 特有的泥土味。 Sammarco 比較讓我想起 Chianti ,而 d'Alceo 則令我想起 Brunello !

 

我們也試過鄰近 Rampolla Querciabella 酒莊所產的 1999 Camartina (始自1981)。Camartina 近年以 Cabernet Sauvignon 為主,約佔70%(其餘為 Sangiovese ),1999年那年則混有 Sangiovese Cabernet Sauvignon Merlot Syrah。味道比較豐富,但仍不失結構。

 

 

Rampolla 與 Querciabella 的地勢比較高,是結構重于果味的風格。

地勢比較低的如 Antinori 的 Solaia ,酒便做得較柔和與均衡。我們最近喝的 1985 Solaia 便是很好的例子(Cabernet Sauvignon 為主, 帶少量 Sangiovese )。酒非常優雅、成熟,很難挑出她半點瑕疵,直讓我想起 Barolo 名莊 Luciano Sandrone 的風格。

 

 

地處比較暖和地帶的 Montalcino 酒莊 Argiano 有一瓶 Bordeaux blend 名叫 Solengo ,我太太愛上意大利酒正是由她的 1999 開始。 Montalcino 南部的溫暖令酒有一種艷麗的風格,這種酒一般比較易討好。

 

同樣是 Bordeaux blend ,但當我們從 Tuscany 的海岸走進內陸的山地,再隨著山巒起伏,便會嘗到多姿多采的變化。意大利酒帶給我們的樂趣,正是這種不規則、多樣化所帶來的驚喜!

有趣的是, Rampolla 、 Querciabella 與 Solengo 都曾聘用 Giacomo Tachis 為顧問,所以他們與 Sassicaia 、 Tignanello  和 Solaia 可以說有姻親關係,而  Giacomo Tachis 更可以說是  Super Tuscans 的教父

 

離開了 Tuscany Bordeaux blend 會是怎麼樣的?

往北,我們跑到威尼斯附近的 Veneto 地區。據考證, Bordeaux 的葡萄品種,早于1820年左右便傳入東北的三省與位于西北的 Piedmont 地區。 Piedmont Barolo 的故鄉,可能因為本土的葡萄已種得很好,這些法國來客始終未能在這裏植根。相反,東北的本土葡萄比較弱,對 Bordeaux blend 便厚愛有加了。其實,東北三省的產區很早已經允許 Bordeaux 品種了。

我們這次品試了這地區獲評價很高的 Maculan 酒莊的 2004 Fratta ,含 66% Cabernet Sauvignon 34% Merlot ,酒精度竟然高達 15.5%!

 

酒體是很濃的果漿,甚至有點臃腫的感覺,在這階段像澳大利亞的 Cabernet 多于 Tuscany 的。我最有興趣的是等她七、八年 baby fat 褪盡後,會否長成一位迷人的意國佳麗?

 

南部的 Cabernet 又如何?我們這次試了來自 Campania 享譽極隆的 1995 Montevetrano Silvia Imparato 這個小酒莊只做一種酒,含 60% Cabernet Sauvignon 30% Merlot 10% Aglianico 。我們很喜歡這酒莊,以往的經驗覺得酒很有 Campania 那種強悍的風格,我懷疑少量的 Aglianico 可能添了一點「火藥」般的狂野。 Aglianico 為主的酒如 Serpico Terra di Lavoro 都猛烈得不能逼近半步,但少量的 Aglianico 則有如黑胡椒一樣,對 Cab/Merlot 往往有畫龍點精之妙。

但這次的 1995 卻出奇的柔順,而且很甜,感覺好像讓 Merlot 掩蓋了一切。莫非那年的 Cabernet 長得不好?這是睡火山還是死火山?

這次的意國 Bordeaux 之旅到終站了,我們離開 Bordeaux 何止十萬八千里!

6 則評論在 Super Tuscans!.

  1. Thanks for sharing , such a wonderful article.
    Going to italy next week ( tuscany), will try try the local wines!
     
    [版主回覆07/25/2009 14:27:00]Wow, I really envy you.  Stay drunk on Toscana!

  2. Campania NICE ONE , just wanna know where can find in HK
    [版主回覆07/29/2009 20:50:00]Bought the 1995 Montevetrano at Altaya Wines for about 13xx.

  3. Will be drinking solaia 85 and 97 this weekend with two senior friends.
    If the condition is good ( level's good ! ) once uncorked , I plan to decent 97 for one to two hours, and uncork 85 and bottle air for one hour.
    Any advise regarding preparation?  Many thanks !
     
    [版主回覆10/09/2009 07:53:00]To me, "slow-oxygenation" is the safest method.  Please take a look at this if you have not seen it before:
    http://www.academiedesvinsanciens.org/archives/756-The-slow-oxygenation-method-for-opening-old-wines.html
     
    Decanting is a high-risk game with old wines.  My experience is it is a loser more than 90% of the time.  Why not Slow O in the bottle and then let it breathe in the glass as you drink it?  The '97 should probably be OK with decanting, but the '85 is a no-no.
     
    My limited experience tells me that "traditional" wines (those aged entirely in large Slavonian oak casks, e.g Bartolo Mascarello) need longer Slow O whereas "modern" wines (e.g. Gaja) need much less.
     
    Would love to hear your resul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