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隨意行 VIPa-8 賞酒活動目錄(2020)

VIPa-82020 年) 

  1. VIPa-8 第 1 場 — Nebbiolo Gioioso(3/17/2020) 果﹕新冠疫情令所有活動停擺。趁三月初稍有緩和的跡象,大家再也憋不住了,以 BYOB 方式聚飲了一次頭。Giacosa 與 Cappellano 的 2000 好精彩,不過能一聚已心滿意足。
  2. VIPa-8 第 2 場 — 生生不盡(5/15/2020) 花﹕今年正式開鑼的第一場,以生爲題(廣東話與 3 諧音),11 人開了 11 瓶。葡萄酒是裝在瓶裏的生命,我期望經過今晚,天下愛酒人都生生不盡!。WOTN﹕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03
  3. VIPa-8 第 3 場 — Roero Ragazzi(5/22/2020) 根﹕與 Barbaresco 隔著 Tanaro 河的 Roero,一直都是 the Langhe 的後院。得到 Ada Nada 莊主的介紹,我們才知道這裏原來別有洞天。我把當年走訪過的兩家酒莊的酒公諸同好,借 一位朋友的讚嘆之詞:以前真不知道 Roero 有這麽高的水平。WOTN:5. Valfaccenda, Roero, 2016 6. Le More Bianche, Roero Vigna San Bernardo, 2016
  4. VIPa-8 第 4 場 —- Barbera!(6/2/2020) 根﹕Barbera 在日常用酒與精品酒之間佔了個頗爲尷尬的位置,安全的選擇是 Langhe 地區的名莊,但經過這次品試後,大家應該知道安全的不一定是最好的。我敢說選最好的 Barbera 比選 Barolo 與 Barbaresco 難得多。WOTN:5. Vigneti Massa, Colli Tortonesi Bigolla, 2001
  5. VIPa-8 第 5 場 — Giacosa Lives(4):Asili White Label(6/8/2020) 果﹕Giacosa 終於再聚頭了!這次我選了八個年份的 Asili 白標,有趣的是,天時不光影響葡萄,連人的性格也似乎有感應。我試把八個年份與我家八兄弟姐妹作了對比,發現竟然有令人不敢置信的相似。大家喝得高興,我寫這篇也寫得開心。 人生如酒,抑或酒若人生?WOTN: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1 9.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5
  6. VIPa-8 第 6 場 — Barolo/Barbaresco Icons 2000(6/17/2020) 果﹕應該說這場的雙主角是 Monfortino 與 Giacosa 的紅標 Le Rocche del Falletto,其他不過是行人甲乙丙丁。這群朋友進入隨意行好幾年了,這次登上山之巔,看到的景致自是更多、也看得更遠。我把部分人的感受也錄下,同行有他們作伴,是我的福氣。WOTN: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7. VIPa-8 第 7 場 —- Dolcetto!(6/19/2020) 根﹕好的 Dolcetto 比 Barbera 更難找,原因是 Dolcetto 是老一輩酒農的心頭愛,種植面積也甚廣,以 Dolcetto 爲名的產區便有 7 個!我從 Piedmonte 多年搜刮而來的 11 瓶令大家喝得目瞪口呆,我想今後沒有人會小看小甜甜了。WOTN:3. Pier, Dolcetto d’ Alba Maicarin, 2015 4. Ada Nada, Dolcetto d’ Alba Autinot, 2015
  8. VIPa-8 第 8 場 — Barolo Icons 2001(6/26/2020) 果﹕今天我重新辦了一次七年前那場 2001 Barolo 高峰會,但我的對象換了一群幾年前新加入隨意行的朋友。2001 開始成熟了,而且更好喝了,我懷疑有一天會像今天的 1971 那麽迷人。看朋友喝得如癡如醉,幾乎比酒更令我興奮。WOTN:4.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1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1
  9. VIPa-8 第 9 場 — Altare Again (7/4/2020) 果﹕新派酒莊當中我獨愛 Altare,有一半由於佩服 Elio Altare 這位先行者的勇氣,另外他的確能用另一種語言講述 Langhe 的故事,Barolo 喝多了,更能體會。這次我專門為新加入的朋友重新講這個故事,我用了三塊田的新舊派對比讓大家們品嘗一段不尋常的歷史,希望大家聽得懂。WOTN:5. Rinaldi Giuseppe, Barolo Brunate Le Coste, 2009
  10. VIPa-8 第 10 場 — 尋找 Vigna Rionda 的新伯樂(7/9/2020) 花﹕這一場等了足足一年,不過能在疫情的陰霾中把 Vigna Rionda 大部分的地塊一次過喝遍,試問人生能有幾回?Giacosa 的 Vigna Rionda 自 1993 年以後便成絕唱,可喜的是新伯樂呼之欲出。WOTN:9. Giacosa Bruno, Barolo Collina Rionda, 19936. Giacomo Anselma, Barolo Vigna Rionda Riserva, 2006
  11. VIPa-8 第 11 場 — Giovanni Sordo(9/21/2020) 花﹕一個百年老莊,在 Barolo 不同村子擁有 8 塊名田,售價低若合作社,但品質如何?我選了他們的三塊田,與標杆酒莊做了一次比試,他們的表現竟然有板有眼,凴這個例子便知道 Barolo 距離布根地化還有一段路。WOTN:3. Giovanni Sordo, Barolo Monprivato, 20136. Cappellano, Barolo Rupestris, 2013
  12. VIPa-8 第 12 場 —- Harvest!(9/28/2020) 花﹕找了個借口邀請一群三年前加入的隨意朋友喝 10 瓶較少見的酒,疫情中唯有如此才能忘憂!世事難完美,Giacosa 的 1986 竟然 corked 了! WOTN:9.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6
  13. VIPa-8 第 13 場 —- Cantina Pertinace(10/5/2020) 果﹕Treiso 是 Barbaresco 三條村子中最不出名的,Pertinace 合作社便應運而生。兩年前他們來過香港,我搜集了他們的三塊田的酒與別的莊作比較,發現他們的品質比合作社 Produttori 過之而無不及 。WOTN:3. Giuseppe Nada, Barbaresco Riserva “Mai Piu”, 2011
  14. VIPa-8 第 14 場 —- Serralunga’s Eastern Slope(5/15/2020) 花﹕Barolo 和 Barbaresco 的風土變化比 Burgundy 多得多,最主要的原因是葡萄田的高低與座向變化非常大。要我用 Serralunga 三個山脊的東坡與西坡作比較,令大家大開眼界,這是近年來最有趣的一場活動。WOTN:9. Roagna, Barolo Vigna Rionda, 2006
  15. VIPa-8 第 15 場 — 回歸 Chianti 之九:邊疆行(10/26/2020) 花﹕從兩年前開始,我們逐個小區探究 Chianti Classico,這次把邊緣地帶也走一遍。走過一圈以後,我可以肯定的說 Brunello 或許火花更多,但説到風土變化、個性與均衡,則地域更廣的 Chianti 絕對更勝一籌;喜愛 Sangiovese 的朋友,必須補上這一課 。WOTN:22. Montenidoli, Triassico (Magnum), 2007 32. Castello Di Monsanto,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Poggio, 1985
  16. VIPa-8 第 16 場 — Giacosa Lives(5):Giacosa’s Favorite Barolos(11/5/2020) 花﹕這是今年最令人動容的一場,甚至是我辦隨意行以來最難忘的其中一場,稱它為八年隨意行的收官之作也不為過。可惜疫情持續,不然的話再辦一場 Giacosa’s Favorite Barbarescos 豈不妙哉?WOTN:1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89
  17. VIPa-8 第 17 場 — 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11/18/2020) 花﹕喝過很多 Brunello 和 Chianti 以後,重新細品這 Tuscany 三寶的老幺甚是有趣,似乎貴族酒的稱謂並不算誇張。可惜 Tuscany 太擁擠了,不知何時他們才會被發現?WOTN:2. Fanetti, Vino Nobile di Montepulciano, 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