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廣州朋友的一夕緣﹕隨意去!

1971 的 Barolo、1985 的 Brunello 和 1995 的 Chianti — 有想過這三者有何共通之處嗎?

要我說,他們大概各自到了成熟之年吧?

最近有七位「隨意」青年專程從廣州跑來香港與我們酒聚,他們說很想試試老酒。我便借這個機會檢驗一下我的猜想對不對。我從上面三個年份的酒中各選出 2 瓶,好讓他們明白這些酒的成熟期有先後的差別。我曾把這個現象比喻為意酒的長、中、短篇,有了這個認識,希望他們以後選購意酒時除了看 RP 評分之外,還有評估適飲期的依據。

我盡量選性價比較高的酒,這樣才可以輕鬆的隨意。

試酒會還沒開始便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意外﹕我預備的 1995 Badia a Coltibuono Sangioveto 開瓶後發現有過多的醬油味,只好臨時換了一瓶同區的 1997 Chianti。所以當天的 6 瓶酒變成﹕

1. Castello di Cacchiano,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Millennio,1997

2. Isole e Olena,Cepparello,1995

3. Poggio Antico,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5

4. Argiano,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5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1

6. Barisone,Barolo,1971

所有酒在前一天晚上開瓶,小試後把塞子放回並放進冰箱,第二天早上取出並拔塞轉到約 14 度的 SOWINE 保溫器,大概 3 個小時後放回塞子,到晚上 7 時左右開始正式品試。

品試分兩輪進行,以便酒可以緩慢的在瓶子裏蘇醒。

Chianti

 

 

我們差點便錯過了 Castello di Cacchiano 1997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Il Millennio原因是我開瓶後發現有一點點的醬油氣味,恐怕這又是一瓶有問題的酒。但我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他,原因有二﹕

  1. 這是很傳統,幾乎可以說瀕臨絕種的風格,也是 Sangiovese 之父 Giulio Gambelli 的力作,我不想大家錯過這個機會;
  2. 究竟是酒的製作過程不太衛生,還是儲存不好引致這種氧化的氣味我不太敢肯定,但這種情況時有發生,大家無妨感受一下。

我只想多說一句﹕酒莊的主人是貴族出身,先輩是「發明」Chianti 公式的 Ricasoli 男爵,今天的莊主是 Alberto Ricasoli-Firidolfi,他的父親 Giovanni 曾慨嘆道﹕「我為我對傳統的執著付出了心理上和金錢上的代價」。Nicolas Belfrage 言簡意賅地評價他們的酒為 “models of Tuscan purity”(純淨托斯卡納之典範)。 

幸好皇天不負有心人。在兩個回合的品試中,7 位廣州隨意之友中有 4 位說更喜歡Cacchiano,其中兩位始終如一﹕有一位先 Cacchiano Cepparello,又一位剛好反過來。面對著 Sangiovese 王子 Cepparello 能有此成績,Giovanni 也不應有憾了。

喜歡 Cacchiano 的一位朋友在席上曾說﹕喝得舒服,入口有回甘。

我讓他把剩下的一點點Cacchiano 連瓶帶回廣州再試,過了兩天他告訴我說「打包回來昨晚一試,非但沒衰退,回味反而更加悠長了!

他是個很有文采的湖南漢子,我追問他究竟Cacchiano 好在那裏,他打了個比喻說﹕「好比偶遇一個落魄秀才,初見一副窮酸樣,你都不願跟他說話(醬油味)。捏著鼻子聊上幾句後,發現不是外表那回事,挺有內涵。再聊深入,原來這傢伙是個系出名門,滿腹經綸的才子,只是家道中落(被氧化),這會懷才不遇呢。期待下次再遇,能見到他氣宇軒昂的模樣。

他還沒聽過我講貴族子弟Giovanni Ricasoli-Firidolfi 的對天長嘆,卻能從酒觀人。他講的這個落魄秀才,不正是Giovanni 嗎?

其實 Cacchiano 勝在自然,也得力於比 1995 溫暖的 1997,今天他已全然成熟了。

在輕微的醬油氣味之下,清晰可以聞到乾的香草和甘草等成熟的香氣,入口只消說兩個字﹕和諧!成熟的 Sangiovese 的圓潤、圓融,果味與酸度的平衡,在這裏有典範級的表現。他透著一種暖和的感覺,那是屬於 Tuscany 的,不光是 Sangiovese,連造得好的 Cabernet Sauvignon 也有這種溫暖。

另一個傳統風味的標誌,是他具有一種古典的勻稱。意大利文藝復興的中心思想是一切以人為中心,所以建築物是讓人站在地面能欣賞的,而不是哥德式教堂那樣只能仰視膜拜。

酒也當如是﹕不是哥德式的為儲藏百年而釀,而是老百姓日常可以享用的,Giovanni 的先祖曾提議可以混入白葡萄讓酒更易喝,後來卻遭到罵名。

所以這瓶 1997 不用放 100 年,十多二十年後的今天已全然盛放,我認為這才是 Chianti 的傳統精粹所在!

 

Isole e Olena Cepparello 卻是新思維的產物。酒莊有很好的基本版 Chianti Classico,但既然有人喜歡可以珍藏幾十年的酒,Paolo De Marchi 便順應潮流,精選酒莊最好的葡萄來釀一款精品酒。

因此 1995 Cepparello 在當晚的表現相對緊閉,尤其在第一回合,只隱隱的透露出一點香草、香料、薄荷等香氣,更多是木桶味;到了第二回合他才慢慢蘇醒,果味出來了,木桶味和丹寧便 有了比較好的掩護。喜歡他的人說他清甜,有點哈密瓜的味道,有人聞到當歸,又有人聞到有甜味的墨水(我問他是紅墨水還是藍墨水)!但他的好戲在後頭。

一位朋友帶了剩下的 Cepparello 回家,後來她告訴我酒的丹寧更柔和了,但是結構仍在,酸度依然活潑,果香仍濃,甚至還能感覺到淡淡的咖啡氣息。

投票結果很接近,兩個回合都由 1995 Cepparello 5 票僅勝 1997 Cacchiano 4 票。

如果找到一瓶乾淨的 Cacchiano,我看結果一定要改寫。但有一個結論大家應該是同意的﹕比較基本的 20 Chianti 今天應該散發著成熟的風采,但精品酒可能要再等 10 年。我這裏用的標準是比較好的年份,稍弱的年份可以更早熟。

 

Brunello

30 歲的 Brunello 又如何?

 

 3. Poggio Antico,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5

 

4. Argiano,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1985

兩瓶的酒色都很深,但喝起來年齡可能差了 10-20 年!

 

Poggio Antico 像個小伙子,此刻發出了耀眼光芒。他給人一種黑沉沉的感覺,有煙絲、濃茶、樹皮,又有些濕泥土的氣味,身形龐大厚重,有點黏黏的感覺,層層的黑果味道,讓人覺得他正處於一種混沌的狀態。丹寧和酸度都很充足,八九點鐘的太陽!

 

Argiano 卻恰好相反,有些微老態,氣味不很乾淨,微量醬油、乾香草、蘑菇和泥土氣味都告訴我們他有相當多的歷練。果味很豐富,豐富得有點臃腫,是擴散型而不是 Poggio Antico 的黑洞型。沒有結構的感覺,丹寧與酸度都不多。

打個比喻,Poggio Antico 像山,Argiano 如水。

其實他們的性格反映了一方的風土 — Poggio Antico 居於中央高地,以結構強見稱;Argiano 來自南方,較暖的位置令果味多於結構。南部的採收一般比中部要早一個星期,這種先天的因素,也令他們更早熟。

憑今天的狀態,Poggio Antico 怕要再過 10-15 年才開始成熟,而 Argiano 則已步入秋天了。

不過要留意這兩瓶都是 Riserva,所以比基本版 Brunello 要慢熟一點。一年多以前我們曾品試過 1985 Poggio Antico 的基本版 Brunello,印象中比這瓶較開放,可能離成熟期不太遠(見﹕Magical Montalcino)。

所以我們無妨說比較好年份的基本版 Brunello 大概要 30 年左右開始成熟,Riserva 大概再多 10 年以上。

當晚的投票結果的勝利者是 Poggio Antico,第一回合以63 贏了Argiano,在第二回合更把差距擴大至72

湖南少年對 Poggio Antico 的性格有很到位的描述﹕「因為他的名字(Poggio 是山崗之意)、年輕和骨子裏蠢蠢欲動的青春能量,我很想叫他阿里山的少年」。

這次廣州團的領隊更念念不忘阿里山的少年,她吧餘下的酒喝了三天後情意綿綿的告訴我「我的三號,口感溫順很多,後味綿長,泥土,菌類,小莓果。是喝了很想喝的,請問還有嗎?」應該聽聽崔健的「假行僧」。 

Barolo and Barbaresco

5.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1

6. Barisone,Barolo,1971

這兩瓶酒把試酒會推到高潮。

 

我至今還沒有喝過不好的 1971,除非是儲存出了問題,所以我只選了兩瓶價格便宜的基本酒

  •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是合作社,以前我多次介紹過了,所以這裏不多講。
  • Barisone Barolo 據說是從一位當年頗有名氣的傳統派大師 Francesco Rinaldi 買來自己灌瓶的。

大家對這兩瓶 1971 愛不釋杯。有一位比較寡言的團友說得簡單而準確﹕Barbaresco 贏了香氣,Barolo 勝在口感。

成熟 Nebbiolo 的特有香氣在今天的 1971 Produttori 幾乎全可以找到﹕乾玫瑰花、蘑菇和白松露,很濕潤的,充滿泥土氣息的;此外還有以前在成熟的 Montepulciano d’Abruzzo 出現過的令人掉口水的一種香氣,因為無以名之,我姑且稱之為「意大利醬汁」的氣味,就是有番茄、香草、香料、陳醋等混在一起的很意大利菜的香氣。酒比較溫暖的時候,這些氣味更奔放一點,雖然口感會比較鬆散。

一句話,酒已到了金秋的階段,一般稱作 tertiary。到了這個階段,丹寧溶化了,但酸度猶存,酒的一切成份已渾然成一體,達到了最高的和諧境界。

我是前一天晚上開瓶的,到這時候仍然那麼有風采,可見酒已屆成熟但尚未衰老,像個剛退休的小老頭多於老翁。

 

 

Produttori 相比,Barisone 大概處於較早的初秋階段。剛開瓶時有很有趣的紅辣椒的辛辣氣味,還有乾花。到第二天,更多氣味出來了,把辣椒味掩蓋了一點,但辛辣味始終沒有完全跑掉。後來再多了薄荷和香料,但怎麼樣也沒有 Produttori 那麼 tertiary 和豐富。

不過,Barisone 的口感明顯的比 Produttori 堅實,有很實在的丹寧,所以結構感比Produttori 強得多,他引人的地方正是這種結構支撐著的隱而未發的力量。

兩瓶酒成熟的先後也是風土使然﹕Barolo 一般比 Barbaresco 有更多的材料,所以需要更長的時間去消化。

兩輪投票的結果都由 Produttori 勝出,第一回合是  5 ½ 3 ½,第二回合是很接近的54,原因可能是 Produttori 比較穩定,但 Barisone 在第二回合有進一步的發展,所以令一位在第一回合不能定兩者高下的團友在第二回合改為支持 Barisone

湖南少年對 1971 Produttori 有個很有意思的比喻﹕「好比一位素雅寧靜,性格寬厚的夫人(讓我無端想起了漢文帝劉恒的母親,那位崇尚老子"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的薄姬)」。

 

Wine of the Night

當晚的最佳之釀由 1971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7 票勝出。

第二名是當晚感覺最年青的 1985 Poggio Antico,得 2 票。

讓我猜,我會說年青人愛成熟與老人想長青的道理一樣,所以結果很合理。我不知道團友的年齡,但憑外貌觀察,投Poggio Antico 的兩位好像比較成熟。

我與太太都投了 Produttori 的票,可見近朱者赤,這也是我們在這次聚會的最大收穫!

感謝隨意同盟會的廣州支部同仁!後會有期!

 

後記

與這些年青的廣州同好相遇又是緣份!

湊巧有一位團友的網上名字是「隨意 Ally」,她回廣州後說了很多客氣話。我跟她開玩笑說﹕這是命中註定的。她的網名不叫隨法、隨西、隨美,而偏偏叫隨意,所以意酒早已是她的選擇。她又叫自己做盟友,那我們這次的烏合之眾是否可以叫「隨意同盟會」?

2 thoughts on “與廣州朋友的一夕緣﹕隨意去!

  1. 终于试了1997 cepparello…口感非常非常silly…..真的如丝般柔顺….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从你掌心抽走一块上好的丝巾帕子…温柔得一败涂地….
    Wenxin
    [版主回覆09/09/2013 09:03:34]如丝即温柔,silly 便一败涂地?

  2. 心兄, Badia a Coltibuono Sangioveto 你之前喝過嗎? 印象怎樣? 看資料它是用小木桶的, 有些飲家投訴它木味太強。我最近找到了一瓶1990, 想看看值不值得買, 謝謝。
    [jj回覆09/12/2013 00:19:24]謝謝, 那我放心買了~ 好像說sangioveto用小木桶, 較新派口味, ccr就傳統大木桶。
    [版主回覆09/11/2013 08:37:15]現在這個飲者回答你開頭的問題﹕我喝過其他年份,但1990 還在等。有一天會與 CCR 一起開,比較兩種處理手法的異同。
    [版主回覆09/11/2013 08:35:53]不要理會飲家怎麼說,你家喝過認為桶味太強才算數。1990 是很偉大的年份,幾乎任何Chianti的純 Sangiovese 我都不會放過,何況是好地(Gaiole村),歷史名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