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山聽酒在台北

Visits: 45

 

上星期在大雨中到了台北。

 

有朋友認定我們這次算是倒霉了,那知道我胸中有太多的江南雲煙。沒有雨水就像沒有美酒一樣,人生會多黯淡

而且這次首要目的是探望老朋友,同時也在故地重溫我的青年往事。

結果卻驚喜連場,選最深刻的兩件事便是一場 Burgundy 酒聚和一個美麗的九份山城。

Burgundy 對我一直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酒。我不是沒有踫過她,但到目前為止她還沒感動過我。這有點像 Brunello,我剛開始喝的時候覺得每一瓶都好喝,但不感人,而那是我遇上 Giulio Gambelli 以前的事。所以我知道我是在等待高人指點。這次一位剛認識不久的台北愛酒人很慷慨的當了我的導遊,令我起碼看到入口在哪裏。

九份因侯孝賢拍的「悲情城市」而成為了旅遊城市,但我去九份只因我想親近一個可以看海的山城。像個離鄉別井多年的遊子,縱使回不了溪口、宜蘭和花東,我也想找個替代品,把自己徹底的浸泡一兩天,喝喝烏龍,當然耳朵要塞滿如 Charlie Parker alto 那麼快速的台灣國語。因為這是我熟悉的台灣。

我們想看的幾乎都看到了,沒有想過的也出現了,所以回香港後,久久處於亢奮的狀態,連窗前看到的太平山竟然也有幾分洪志勝筆下的基隆山的影子。我也再三想起那個晚上喝過的四瓶Burgundy,久而久之,酒與山竟然併到一塊了,我們這次就像聽了兩場音樂會,台北的Burgundy 與九份的山水好像合作演出了一首 Concerto Grosso

我們是大雨成災之後的一天抵達九份的,從民宿的房間可以看到太陽落在基隆的夕照。

 

大風雨過後的平靜讓我想起前一天酒聚的開場白酒,一瓶1996 Domaine Leflaive Puligny-Montrachet, 1er cru Clavoillon 有著檸檬、杏桃等的幽香,但最引人的是那輕紗似的質感,像個弱不禁風的美人,你不敢踫他,連講話也要當心,害怕一口氣也會把她吹倒。

 

 

 

緊接這個特慢樂章的是一瓶1996 Domaine Denis Mortet Gevrey-Chambertin, Au Velle,主要是由大提琴與低音大提琴奏出,偶爾木管、銅管也加入,時而有不和諧的和弦 dissonant chords 出現,氣味是泥土的、礦物的,很鄉下。

 

 

我想起的是在九份的第一個晚上,朋友開車帶我們到基隆的廟口夜市,我們胡亂的吃了幾種小食,又走過喧鬧的夜攤,最有趣的是偶然舉頭竟然看到有個少女在享受著刺青之樂!

 

 

 

 

 

 

喧鬧也終歸於平靜。回到民宿,一覺醒來,推窗一看,但見從基隆海邊徐徐升起的如煙似的雲溪(還沒到雲海的程度),原來這是第三樂章的引子,也是第三瓶2008 Domaine Anne et Herve Sigaut Chambolle-Musigny, 1er cru Les Noirots 開始時給我的印象﹕牙膏、生普、刨木,很生冷的感覺。這是當晚木桶味最厲害的一瓶。

 

吃過早飯,我們去了一家很雅致的茶室,我們邊泡烏龍邊觀山賞雲,這時雲溪已變雲海,與近山的一大片清綠正在對歌呢!我想起當晚的Les Noirots 在酒過數巡之後,苗條的鮮甜果味也奪桶而出,如歌似的清麗可人。不深奧,但可人。

 

 

 

 

 


飯後我們開始登山。我們從九份開車到名叫金瓜石的鄰村,這裏看不到海,因為都被大山擋住了。從九份很開闊的有山有水的景觀,我們進入了濃密的山林。

 

Burgundy 的語言,我們進入了如大山一樣雄壯的Vosne Romanee

 

 

 

這瓶2006 Domaine Dujac Vosne Romanee, 1er cru Aux Malconsorts 有著龐大的身形,果味、丹寧同樣豐厚,比較甜而且圓潤,沒有更適合的終樂章了,所有樂師這時都抖擻精神,為前三個樂章的尋尋覓覓畫上句號、為一直惶惶恐恐的心情注入樂觀的情緒。

 

上山才走了一半的路,又開始下雨了,雨下得時小時大,山與水有時像在吵架的一雙戀人,過了一會男的便投降了,時而輕撫她的臉,時而隅隅細語,有一刻雨突然停了,妹妹的臉上綻放出最甜美的笑容,剛才的瑣事都了無影蹤了。兩瓶新酒經歷的變化,也有類似之處。

 

 

 

 

 

無論有多麼難捨,這首 Concerto Grosso 終於結束了。

失去了山城,我彷彿更能領會他的美,因為他永遠留在我的腦海裏。

我想我對Burgundy 也一樣。我還沒有進入這眾人膜拜的殿堂,但全賴我的台北新知為我譜的四個樂章,再加上我的一點點「理性的想像」,我不難想像Burgundy 可以多麼迷人,正如我還沒有機會喝過一瓶完美的 1958 Monfortino,但我在他的門前徘徊了近百次,向他的鄰居也打聽了近千次,請相信我,1958 Monfortino 在我腦海中是個很真實的存在。

我會繼續在Burgundy 門前徘徊,帶著我的傻瓜照相機。

 

 

3 則評論在 聽山聽酒在台北.

  1. 本周六到台北與梅先生(大廚) 試菜品酒、2004 Cantina del Pino Barbaresco Ovello 可能年份好丹寧頗重、果香還是很好,需要時間展開,不若2003 Cantina del Pino Barbaresco Ovello已奔放怡人,果香濃而細緻。2010 Bruno Giacosa Roero Arneis果香令人驚豔、口感複雜,與每一道菜都頗配合。在品酒論菜期間提到 ‘心無罣礙’ 版主的意大利酒心得,梅老闆說‘心無罣礙’ 版主一星期前才在同一張餐桌品酒用餐!可惜、(改一首詩如後) —屢瀏網頁欲訪賢 瞻黃交蓋總慳緣 歸程尚自長回首 再覓良機論案前
    [版主回覆06/19/2012 09:23:26]先生客氣了,那我們也算有緣了!很巧的是,那天下午三時我在信義誠品的地庫商場買到一瓶 2006 Cantina del Pino Barbaresco Ovello,臨時處理了一下,晚上帶去梅先生的餐廳與朋友一起喝的時候,竟然也相當開放!比較新的 Barolo 和 Barbaresco 不稍加處理是很難有所表現的。Bruno Giacosa Roero Arneis 我倒沒有試過,謝謝介紹。先生是長居台灣的嗎?

  2. 本人生於香港,二十歲來台升學,一直在台工作,如今天命也知道一半了,以前多買多品勃艮地酒,近年拜讀大作(尤以Monfortino),買的已多是Piemonte 及 Brunello di Montalcino,愈來愈有趣了。
    [版主回覆06/19/2012 18:01:21]哈哈,差點他鄉遇故鄉。有機會到香港請讓我知道,讓我們把半份緣圓了!

  3. Dissonant chords! JS Bach should be around.
    [版主回覆06/25/2012 07:50:39]A reasonable guess is JS Bach likes Burgundy of a certain sty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