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 Giacosa(VIPa 導賞活動之三)

過了春節,意大利酒導賞又出發了,這次我選定的目的地是 Giacosa

 

Bruno Giacosa 自從 1961 年出道以來,幾乎跑遍了 Barolo Barbaresco 的每一個角落(參看前文﹕Giacosa!),要跟他重新走一次太累了,所以我只選了他近年的主要活動範圍﹕三個 Barbaresco crusAsiliRabaja Santo Stefano)和一個 Barolo cru(包括 Falletto Le Rocche del Falletto,後者是從同一塊田分出來的地勢較高並以老樹為主的部分),好處是大家如果喝上癮,這些酒也不難找。

 

至於年份,我選了 2001,原因有二﹕

 

  1. 我們第一場試的 1990 才剛進入成熟期,像剛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做事的人;這次我想換個年青一點的 — 2001 是剛過了兒童期或曰青春期的年份,沒有了 baby fat,也沒有了橫衝直撞、令初入門者頭痛的丹寧,試想5 個美少男美少女走在一起怎不教人艷羨?
  2. 還有另一個原因是我個人覺得 2001 可能是地球暖化的作用比較明顯以前的最後一個 elegant vintage,縱使 Galloni 嫌他是 “a vintage of mid-weight Baroli”,但在高頭大馬的“Parker-Suckling” 式年份幾乎變成常態的今天,這種中庸之道的 2001 以後想是稀有品種了。

 

所以 2001 是有點懷舊意義的年份,既是對 good old earth 的輓歌,同時也是紀念 Saint Bruno 的金禧年份。

 

為了湊足 6 瓶,我還配了一瓶 2004 Le Rocche del Falletto,好讓大家比較一下酒評人評得更高的 2004

 

另外又發生了一個意外﹕我開酒的時候才發現 2001 Rabaja 有點 corked 了,手邊沒有同一年份的另一瓶,只找到 2000 Rabaja,所以把他也加進去,讓大家試試被 James Suckling 譽為 The Perfect 2000 的年份究竟有多完美(如對此有興趣,可參閱前文﹕The Perfect 2000?)。

 

因此,這場 2001 Giacosa 之旅排出了七金剛的陣勢﹕

 

  1.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Asili,2001 (RP=95+)
  1.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Rabaja Riserva,2001 (RP=98)
  1.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Santo Stefano,2001 (RP=94)
  1. Giacosa Bruno,Barolo Falletto,2001 (RP=94)
  1. Giacosa Bruno,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2001 (RP=97)
  1. Giacosa Bruno,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2004 (RP=99+)
  1. Giacosa Bruno,Barbaresco Rabaja,2000 (RP=96)

 

我為這次旅程緊張了好些日子了,怕的是有哪一瓶酒會在途中睡著。三瓶 Riserva Red Label 我在一天前開瓶,其餘的 White Label 當天早上開,可幸除了2001 Rabaja 有微恙以外,其餘六位都生龍活虎似的,所以從下午 6 時開始的旅程,讓我享受了半天,因為有Saint Bruno 在,我這個導遊根本甚麼也不用多說。

 

旅程結束後,團員都客氣的感謝我的安排,但他們哪裏知道我的享受比他們還要多?在家膜拜了Saint Bruno 上百遍以後,今天可以偷聽新信眾和準信眾對Saint Bruno 的禱告,實在太過癮了!在下面讓我把我部分的竊聽公諸同好。

 

像過去一樣,我們分兩輪品試每一瓶酒,每次過後我讓各人選他最喜歡的酒,他們大多會選兩瓶,也有少數人只選 1 瓶或 3 瓶。

 

我和我太太難免會有偏見,如果把我們兩人的票拿掉,其餘 8 人經過兩輪的投票後產生了雙冠軍﹕2001 Barbaresco Asili 2001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各拿了 10 票。Barbaresco Barolo 各一,結果真工整。

2001 Asili引人之處是甚麼?且聽信眾所言﹕

 

  • 太優雅了!通透。
  • 結構柔和中帶點剛性,酒很清純,很喜歡那種帶柔韌性的酸度。
  • elegant,有一種柔柔、但連綿的 sweet cherry香氣,不是一陣陣那種,而是像絲絨般連綿的,我第一次覺得 silky 這個字原來不止可以用在palate 上,用在香氣上也可以。
  • 酒體輕盈,屬陰柔優雅 …… 單寧輕而帶點青澀,和年輕Burgundy 的單寧相似 …… 第二次試,多了乾花香味,入口出現黑果、礦物味,還帶點皮夾味,和 Gevrey Chambertin 風味有幾分神似。
  • 全系列中最陰柔,幽香飄逸,7 瓶之中表現最開放,Musigny!
  • Best performer of the night, it was aromatic and elegant. It had its complexity though less intense than the 2001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Perhaps it was more ready to be enjoyed than the Riserva — it showed better harmony. 

在我的示愛宣言 Giacosa! 裏,我曾經說過 Giacosa Mozart 一樣,他講的是一種國際語言,所以當 Giacosa 講一種類似 Burgundy 的方言,我的團友似乎都聽懂了。

 

但更意想不到的是另一位 fashion conscious 的團友竟然聽到Giacosa 的設計師語言﹕

 

  • Asili was much like a designer label such as Alexander McQueen / Vera Wang (or Fiat and Mini Cooper), it was stylish, energetic and of unique character.

2001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引人之處又在哪裏呢?

 

強烈喜歡這瓶酒的幾位團友如此說﹕

 

  • 第一輪時香味真是無敵,實在太厲害了!到第二輪時,香味收斂了,但是酸度和結構仍然很好。不過之後慢慢睡著。總括來說是所有應該有的東西它都不只具備了,而且是做得很好。令我覺得很amazing 的一枝酒,希然將來有機會可以嘗到它成熟後的實力可以去到那裏。
  • WOTN,初落杯已香氣樸鼻,結構緊密,集中度和複雜性極佳,果、酸、丹寧各方面極為平衡,Classic !  although still young
  • Barolo Falletto 第二輪時整體開始發揮,內涵豐富、體格健壯,而Le Rocche del Falletto Barolo Falletto 各方面更高一,舌頭有種spicy的感覺,當晚表現最特出。

這哪裏是 Burgundy 話?Asili 講的是優雅、陰柔,而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有的是結構和力量!

 

當晚幾乎所有人都聽懂 Giacosa Burgundy 方言,所以沒有人不欣賞 Asili,分別只在程度而已。

 

2001 Le Rocche del Falletto 的話卻不是那麼容易聽得懂,因為他的 intensity令一些團友受不了﹕

 

  • 有很强酒精感,香氣緊閉,酒液很濃郁,很有力,很複雜,可以感受到的架構,但不知怎麼講,兩瓶(2001 Barolo)都像一件未完工的藝術品,有種不和諧、未融和的感覺。
  • 第一輪香味有點緊閉,入口果味豐盈,但覺得欠缺酸度支撐,而酒精感明顯,有種空洞的感覺。而單寧亦明顯。第二輪再試,香味開放了不少,currant,乾花,酒體變厚,帶多些礦物savory,變得深沉,單寧同時也變粗糙。整體感覺:對那空洞感很疑惑,找不到一個確切的風格定位,是否自己對riserva 的要求過高?

有一位對 2001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有類似意見的團友卻對這瓶 Red Label White Label 弟弟比較有好感﹕

 

  • 級數本來是 Barolo Falletto 較低,但今天喝,Barolo Falletto(與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比較)明顯比較有個性,平衡和好喝,擁有明朗的結構,也有幾可比美Asili 的優雅,早段 sweet cherry 較明顯,後段也有一些如 black currant 般的黑果味道,單寧仍稍稍偏硬,但已屬能早喝的 Barolo

從這番感受可以看出,問題出在 Giacosa 突然換了腔調,他不講 Burgundy 話了,而用近似 Bordeaux 的口音說著另一個故事,部分團友可能沒有跟著「轉台」,又或許他們根本不喜歡 Bordeaux 話,因此突然有隔閡的感覺。

 

上面有人說他喝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找不到一個確切的風格定位,這提得很好,但 Barolo Barbaresco 的風格定位為何?

 

這裏請允許我打個岔。我常聽一些有名的酒評人大談 Barolo Barbaresco Burgundy 的意見,當天的第一瓶 2001 Asili 也可能真的讓人誤以為 Barbaresco Burgundy 的結拜兄弟。

 

但其實不然。

 

我在以前一篇文章裏曾如此評論過這個看法﹕

 

曾經不止一次聽「專家」講過「Barolo Burgundy」的話,但這只說對了三分之一。

Nebbiolo 這種葡萄的確像 Pinot Noir 那樣,在 Piedmont 的不同地區長出很不同的性格,但是 Nebbiolo 的丹寧極重,Pinot Noir 卻相反是丹寧極輕的葡萄,所以 Barolo 一般都有很強的丹寧結構,憑這點我們是否可以說 Barolo 更像 Bordeaux?可是,Nebbiolo Cabernet Sauvignon 相比是比較晚熟的葡萄,而且一般在氣候較冷的山坡上生長,所以比較好的 Barolo 有很深很緊的果味(所謂 intensity tightly wound fruit),這又是 Bordeaux 所沒有的。這三種特性,令 Barolo 成為很立體power elegance 結合體,這是我對 Barolo 最簡單的概括。

(出自前文﹕The Four Seasons of Barolo(中篇)

 

我認為這三種特性是 terroir 或者天和地使然,用 2001 Asili 2001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做例子,兩者好像光譜的兩側,Asili 有最大的 elegance,最少的 power;而 2001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則剛好相反,power 蓋過了 elegance

 

如果我們把其餘三瓶 2001 放進這個光譜,當可發現兩瓶 Barbaresco 比較靠近 Asili,其中 Rabaja Asili 更多果,而 Santo Stefano 更多力量或結構;至於 Barolo Falletto,他的果的立體感(深度緊度)比三瓶 Barbaresco 都要多,結構更強大,但又稍遜於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光譜的兩端更突出或誇張了一方面的特點,可能因為這個原因,他們比處於中央模糊地帶的 3 瓶形象更清晰,也因此有比較強烈的擁護者。至於對兩者的取捨,則主要是個人口味了。有趣的是一位團友對這魚與熊掌的選擇這麼看﹕

 

2001 Riserv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is definitely the best wine of the night. Though it fell asleep soon after pouring, the floral aroma, evolving earthiness shown at the beginning revealed its quality while on palate, it showed complexity.  But Asili was the best performer of the night, it was aromatic and elegant. It had its complexity though less intense than the Riserva. Perhaps it was more ready to be enjoyed than the Riserva, it showed better harmony. 

 

最後她寧選優雅而棄力量﹕

 

The most preferred wine may not be the most intense, I think.

 

她對自己的口味當然說得絕對正確。

 

不同的口味令夾在中央的 3 瓶也有他們的擁護者。

 

最少人選 Rabaja,其中一個原因是經典年份的 2001 corked 酒,不能作準,但 2000 是個偏熱的年份,已經比較豐厚果味的 Rabaja 又遇上溫暖天氣便令果味更肥大了,所以更難找到同情者。

 

但有兩位 Burgundy 口味的團友卻獨排眾議論,非常讚賞 2000 Rabaja

 

·     Rabaja 2000 是是晚 7 支之中香氣最迷人,玫瑰花香、earthy、紅果等淡淡滲出,像Leroy 那樣熟悉的香味。入口卻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風格,成熟的果味,略欠優雅,雖有結構,但不算複雜。率直,易明,純享樂,能喝得開開心心,也是不錯。

·     我承認 Rabaja 複雜性較低,酒的集中力,結構相對弱,但我喜歡她的輕快,飄逸。當天衆多酒的香氣中,我亦是最喜歡這瓶。酒以果香主導,口感亦然,骨架纖幼,酸度討好,柔韌,但收結細長,好喝!順帶一提,此酒的香氣及口感使我們不約而同想起我們比較喝得多的布根地酒!

喜歡 2001 Santo Stefano的團友卻看中他的力量﹕

  • 最有力量的Barbaresco,剛中帶柔,陰陽結合,非常有趣。
  • 第一輪時,它的單寧己經十分吸引我,并且很期等第二輪時它會有怎樣的變化。到第二輪時, 它的單寧仍然十分迷人,加上酸度和結構都有進一步的發展。我很喜歡這支酒。

不同的 terroir 各有鮮明的個性,這原來是 fine wine 應有之義,Burgundy 便是個非常傑出的例子,但我認為我上面提到的 Barolo Barbaresco 的三大特點(很立體的 power elegance 結合體)令terroir 在這裏有更廣和更深的表現力。我的偏見是﹕這種terroir 的深且廣的表現力是其他葡萄品種與種植地區所無的。這個原因也令我認定Barolo(與 Barbaresco)堪稱為 King of Red Wine

 

但可不可以說要優雅選 Asili,要力量選 Le Rocche del Falletto

 

這又對又不對。

 

簡單的說,terroir 的原因令 Asili 比較早熟,所以今天的 2001 Asili 結構與果味的平衡恰到好處,而 Le Rocche del Falletto 的結構過強,所以有不平衡的感覺。但 30 年後又當如何?我懷疑 Asili 會走下坡,而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會變得平衡得多。2001 Asili 可能是 30-40 年的酒,但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應該是 50-60 年的酒,今天一起喝,是少年與嬰兒的比較!

 

上面提到一位團友在魚與熊掌面前選了魚(優雅)。我針對她的看法提出了以下的觀點﹕

 

My guess is: you appreciate elegance more than mere power.  That's why it is easier to find Sangiovese to your taste (and of course Burgundy), and as for Nebbiolo, Asili and Bartolo Mascarello fit the bill too.  

 

But I would argue that all great wines are great for their elegance.  The difference is: some discover elegance earlier, and some have to struggle for a long time to reach that.  Brunello belongs to the former category, and Barolo/Barbaresco the latter.  With Barolo/Barbaresco, you pick up a lot other things on the way to finding the eventual elegance, and my argument is these "other things" add so much to the fun (And a Riserva has a lot more of those "other things" than a Normale).  Does that sound similar to something we call "human life"?  If your ultimate goal in life is peace of mind, you don't get that every day, and you have to take a lot of s* and unpleasant things to reach that.  People try to comfort you by saying "the process is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goal". 

 

That's why I find Barolo/Barbaresco to be often more interesting than Sangiovese.

 

這裏要順便解釋一下 Riserva 的概念。這是意大利很多產區都有的制度,一般是從特別好年份、好位置或者好葡萄樹(通常是老樹)精選的葡萄來釀造的酒,通常有更厚的皮,和更熟的果,所以果味特濃,丹寧特強,陳年能力也因此較強,但這是由 winemaker 決定的,所以每年 Giacosa 自己決定有哪一塊田可以冠以 Red Label Riserva 之名(有些年份不推出 Red Label Riserva)。

 

所以硬要以平衡度為準則,同年紀的年青 Riserva(如 2001 Le Rocche del Falletto)的平衡度一定沒有基本級別(2001 Barolo Falletto)那麼好。

 

另外一個例子﹕大家都以為 Asili 很優雅,但 Giacosa Asili 2004 是一瓶 Riserva,如果你今天開,他肯定不會有 2001 Asili 那種優雅。請再等十年八載吧。

 

能夠在幾十年的漫長過程中不斷地變化,這也是 Barolo Barbaresco 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漫長的旅程終於結束了,請讓我簡單的說一下我的結論﹕

 

Barolo(與 Barbaresco)是很立體的 power elegance 結合體;由於這三重特性,他在 terroir 及漫長的陳年過程中會產生很大,很有趣的無窮變化。

 

打開這個寶庫的鑰匙並不在你的舌頭與口腔;他已經在你的腦袋你需要的是所謂的「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接受了這個新範式,我們才可以「見 Barolo 仍是 Barolo」。對其他酒類不也是如此嗎?

 

這次 terroir 的變化看得比較多,下一回讓我們看看陳年帶來的樂趣。

後記

 

我想先談一下 Giacosa 的風格。

 

有幾位團友有這樣的體會﹕

 

·     Bruno Giscosa 的酒都很乾淨,集中度都很高,綿密,很有結構感的。

·     全部七支酒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很乾淨,純淨,很能突顯purity of fruit,在 palate 上果感豐富,札實,綿長,有漂亮的酸度,有氣質卻不高傲

·     7Bruno Giacosa 雖各有不同個性,但卻有一個很統一的主調就是那種對純淨無瑕的果味,沒有雜質。另外,他對木桶運用亦相當克制內斂,盡量讓葡萄去發揮本身的潛能。

 

這無疑都說對了。我要補充的是﹕

 

  1. Bruno Giacosa 的風格,首先表現在他最鍾情的田。上面說過 Barolo Barbaresco terroir 的表現力是非常多樣的。Giacosa 馳騁這塊土地超過半個世紀,他今天選的田不是家傳的,而是他多年挑選的結果,反映了他自己最喜歡的 terroir expression。這幾塊田有一個特點便是很中庸的 power elegance 的結合,從中可以看出他的性格是近乎哀而不傷的 Mozart ,而不是一味激情的Beethoven(後者令我想起 Giacomo Conterno)。
  2. 然後才是酒窖的因素。論者認為 Giacosa 是個 enlightened traditionalist,因為他主要用法國造的中型木桶,而不是大型的 Slavonian 木桶;另外他的木桶平均年齡比極端傳統派為低,所以他的酒令人有乾淨,純淨的感覺。我個人認為 Giacosa 的靈魂更多是 Barbaresco finesee 而不是 Barolo 的雄偉。又是 Mozart!

有團友覺得 Giacosa 大名鼎鼎,可能有所期待,結果發現「沒有一支有很出眾的個性,令你有驚豔的那種感覺;Asili 接近有這種感覺,卻仍差一點點。」

 

我不知道他心裏期待的是甚麼,但 2001 是個比較斯文的年份,可能更加強了一種「平穩而非驚豔」的印象。但 Giacosa 的美從來都是一種儒者的美,或曰 Mozart 之美,古典之美。我只好告訴那位團友,他如果以後能「見 Giacosa 仍是 Giacosa」,我的努力也不算白費了。

 

最後有幾點必要的補充﹕

 

  1. 怎樣處理 2001 Rabaja 這瓶 corked 酒?我即場讓團友試驗了一個可行的方法,我打算連同其他的試驗結果在另文交待。
  2. 有團友在上面提過 2001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在第二輪睡著了,我認為更大可能是酒有點走下坡,因此令團友覺得他入睡了。這可能與酒的處理有關。我是一天前傍晚 6:30 開瓶的,第二天的下午 4:30 5:30 我把 1/8 瓶換到一個 375ml 瓶子,一個小時後再倒回原瓶,在這之後大概 2 個小時後試第一輪,3 ½ 小時後試第二輪。我這樣做的原因是我發現這瓶酒在開瓶幾乎一天以後的丹寧仍然非常強悍,再加上一年半以前我開過的一瓶要到第三天才變得開放,所以我判斷要這樣作輕微的處理。這個我名叫 Partial Double Decanting 的方法我以前試過多次,所以很有把握。第一輪再一次證明了我的判斷是正確的,酒達到了一天以來最平衡的狀態,丹寧已經融合得比較好,基本上可以喝了。但到了第二輪,酒的強度減弱了,在此消彼長之下,他竟然與弟弟 2001 Barolo Falletto 很類似。我反省我以往的做法是把換瓶的 1/8 瓶與原瓶的酒先在酒杯裏混合,喝完之後便從原瓶倒酒,這樣 Double Decanting 的作用便得以控制。這次把換瓶的 1/8 瓶完全倒進原瓶,到第二輪的時候酒便氧化得太快了,所以有點走下坡的跡象。還是應該百份百沿用以前的方法。
  3. 2001 vs 2004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兩者性格相似,但 2001 較纖細,2004 較肥大,所以前者今天較討好。但我不敢少看 2004,因為 2001 多了三年的陳年當然會比較平衡。事實上,我在一年半以前的 2000 white + red label 2001 white + red label Barolo 的比試中,發現當時的 2001 white label 2000 red label 是最好喝的。今天的答案可能不一樣。三年後的 2004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也令人期待(如對這次比試有興趣,可參看前文﹕The Perfect 2000?

全文完

4 thoughts on “發現 Giacosa(VIPa 導賞活動之三)

  1. 結果還是過程,各有所好。能兩者兼得,何其美哉。
    [版主回覆04/22/2013 14:14:37]甚是,甚是。

  2. 睇完現在很口渴, 要搵D好野飲飲
    [版主回覆03/29/2013 08:22:36]2010 Isole e Olena 的 CC。應該休息夠了。又或許他的 Lessona。

  3. 期待日後可多點試Giscosa的Barolo, 無可否認,我現時比較喜歡 Asili & Rabaja 多一點。更重要一點,可能在某一下子的味覺上或口感上會聯想到布根地酒,其實在架構(立體感)及力量(Power)上兩者大不同!
    我又亂想一通,如果當日以蒙瓶方式品試,結果會不會很不一樣呢?
    [版主回覆04/02/2013 13:38:19]明白初戀的概念,正如令我掉進 Barolo 世界的第一瓶酒是比 Parusso '90 更普通得多的一瓶 Manfredi '98,10 年前在屈記賣HK$199。我用 Burgundy 和 Bordeaux 不過是假借法,心想對未進入 Barolo 世界的人比較好懂。 如果我真要講 Parusso '90,我會說你的 love bug 是 aging 帶來的風采﹕'90 是偏暖的年份,而且 Castiglione Falletto 有比較中庸的性格,所以 23 歲的酒已開始成熟了,兼有 fruit concentration 和平衡感,但這好像看 X 光片一樣,初戀便一點浪漫都沒有了!順便提一下﹕二年前我開過一瓶Parusso '90,印象就是不怎麼樣﹕http://blog.yahoo.com/_W56THPMT6Z465CP2SZAN6G4UGI/articles/75986。
    我想我們用文字談得差不多了,繼續喝酒賞酒吧。
    無論如何,很高興 Barolo 的門為你們打開了!
    [HOI回覆04/02/2013 11:13:43]我想問題不完全在於與burgundy的比較上,我們喝的酒相當雜, burgundy是頗常喝, 但不至於太偏向burgundy palate。以我自己為例, 我便幾乎沒有把Giacosa和Burgundy做過比較, 我覺得除了某程度上他們都是屬於較陰性的酒外, 本質上是非常不同的東西。至於對red label的一點失望, 主要是(1)期望極高; (2)酒可能有點tamed過了; (3)我們tasting很少會為每支酒作評分或高下,最多會選表現較佳的, 事實上當日white label的臨場比現較可人,但不代表red label表現不到它的結構和潛力。
    我對酒的看法這幾年不斷在變, 現在的我, 首重fruit concentration和平衡感, 結構反而次之, 你可能不知道, 上次那支Parusso 1990, 我們不只是蠻喜歡, 而是念念不忘, 尤其是在mid palate的果感和酸度表現,坦白說, 當時是有那種驚豔的感覺, 因為是第一次從意大利酒中找到那種體驗。以致往後幾個場合, 我們再喝了一些新舊年份的法國fine wines時, 都有點惘然若失,palate中虛的感覺。 有了這種基礎, 你可以想像我對Giacosa的期望更高, 現在回想, Giacosa尤其是Asili的豔色實在勝過Parusso, 只不過當日尚沒一刻, 我找到超出Parusso最高峰時所表現的有延伸性的口感和美妙酸度。 希望你能較明白我的意思吧
    [版主回覆03/29/2013 08:43:50]我在琢磨你是否因為習慣了 Burgundy 一般比較平衡的狀態,所以較難接受相對失衡的年青人?但這在 Barolo 而言一定要等20年+/-,視乎「天地人」因素(1990 Parusso Mariondino 是一例),Barbaresco 則10年+/-(2001 Giacosa Asili)。但只要酒造得好(如Giacosa),很年青的 Barolo 也可以很精彩的,譬如說 Giacos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2004 在兩三年前剛出來的時候。Barolo 可能真的是過程比結果精彩的酒,因為到了完全成熟的時候,您不一定找得到,找到狀態也不一定好(上次您的 1982 Borgogno)。又像人生了!當下即是,這是享受 Barolo 的心態。
    如果硬要年青的 Nebbiolo 有Burgundy feel,那只好找造得好的 Nebbiolo Langhe,或 basic Barolo (non-Cru),又或者 Barolo 週邊的地帶,如 Carema、Lessona 等等。但天下何其大,何其精彩,何苦畫地為牢呢?趁年青嘗嘗新嘛!
    [版主回覆03/29/2013 08:21:44]我想您可以多試一點其他的 Barolo,尤其是比較雄偉的。上次那瓶 Parusso 1990 您不是蠻喜歡的嗎?

  4. 心大,看罷總三篇的VIPa,獲益良多,為我下月的旅程提供不少指引。
    這篇的Giacosa更是引人入聖(聖者,Giacosa 也,哈哈),很少有這樣比較的經驗。
    期待將來有機會參加你的導賞團呢!
    [Julian回覆03/31/2013 03:36:39]不打緊,將來日子多的是,意國人對飲何其痛快!感謝祝福!
    [版主回覆03/30/2013 13:56:57]可惜計劃中的導賞團早已爆滿了,以後吧。謝謝你的興趣。祝你下個月的旅程順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