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orked Bottle Again!

 

 

最近開過木塞發霉的酒嗎corked bottle)?

 

在餐廳點酒可以退回,但在家開自己的酒唯有嘆倒霉倒掉霉酒算了!

 

最近的Giacosa 導賞團的一瓶 2001 Rabaja 竟然也遭此倒霉事。

 

其實 Antonio Galloni 2012 年初發表的「2001 Barolo Barbaresco 十年回顧」特輯裏也特別提到他發現有接近 10% 的酒有霉塞的問題,想不到這次中伏的是評分最高的一瓶!

 

 

Giacosa 1996 年開始釀造 Rabaja 以來,2001 是這塊田獲 Red Label Riserva 稱號的唯一年份,當年與 Monfortino 同樣被Galloni 打了98 分的最高評分。Galloni 認為這是 Giacosa 有史以來最好的酒之一,這也是不少愛酒人的意見。

 

我們兩年前曾經開過一瓶,發現他比我們差不多同時開的 Le Rocche del Falletto 還要繃緊,強烈的果味與丹寧像空戰機一樣不停的轟炸我們的口腔。又一個嬰兒犧牲了!

 

這次我原以為可以再看看兩年後的嬰兒是不是長大了。可惜我與團友都跟他無緣。

 

我是早一天開瓶的,發現木塞發霉後我想起 10 天前有一瓶半老的酒讓我幾乎治好了,於是便馬上如法炮制,希望奇跡再次出現。

我用保鮮紙把酒杯 A 的內壁圍起來,然後倒了少量的酒。過了約半分鐘,我又把杯內的酒倒進另一只酒杯 B,馬上一試,那濕紙皮的氣味好像跑掉了十之八九,於是我決定讓團友自己做試驗。

 

 

 

試酒會上,由於杯子較大,我沒能夠讓保鮮紙包好整個酒杯的內壁,以致部分酒一踫到保鮮紙便漏到杯底,但這樣我便可以比試兩個不同的處理方法。我發現漏到杯底的酒幾乎沒有效果,而被保鮮紙包著的酒經過約半分鐘後倒到另一只杯子再試時,效果像前一天晚上的一樣,大部分的怪味跑掉了。

 

 

 

我的團友卻大多用了更簡單的辦法﹕他們乾脆把整塊保鮮紙浸泡在酒液,然後直接從這個杯子喝處理過的酒,有人更用叉子擠壓保鮮紙,以加強效果。我聽到的結果是濕紙皮的怪味跑掉了七、八成,但過了一會卻好像重新出現了。

 

 

 

我的一小杯很快便喝完了,並沒有發現怪味道復活,所以究竟怪味跑回來是由於酒液與保鮮紙保持過長的直接接觸,還是這種處理方法只有短暫的效用,對此只好存疑,留待以後再求證了。

這個處理霉塞的方法是我三年前看一個美國的網站發現的(我曾經轉載了他的文章﹕Treating Corked Wine ),一年多以前我與朋友在一家餐廳開了一瓶有霉塞毛病的1976 Bordeaux,我突然想起這個用塑膠處理霉塞的方法。我們問侍應要了一個小塑料袋來浸泡小量的酒,發現濕紙皮怪味換成了塑膠味!

 

 

所以我幾乎把這個方法忘掉了。

 

 

 

 

 

 

 一個多月以前,我們開了一瓶很珍貴的 Barolo — Riccardo Fenocchio 1985 Pianpolvere Soprano。這是 Giacosa 推許為最好的一塊 Barolo 田,而 1985 年是上好的年份。一開瓶我便快要暈倒了﹕這瓶酒corked 了!

 

 

 

 

濕紙皮怪味後面,清楚的聞到漂亮的果味,入口是很有勁度(intensity)的甜味和細滑的丹寧。

在絕望之餘,我又想起用塑膠處理霉塞的法子,於是取了一塊保鮮紙來圍著一個小酒杯的內壁,把這個酒杯當作小型 decanter,從這裏倒出來的酒沒有了濕紙皮怪味,卻換上了好像燒焦的木頭味,有點像燻過的小木桶。沒有了濕紙皮怪味的影響,現在可以聞到薄荷、香草等氣味,傳統派的酒好像搖身變成新派了,但這總比濕紙皮味好。

有了這次經驗,我才夠膽處理2001 Rabaja

 


 

 

 

經過這幾次意外,我覺得霉塞應該不算絕症,但當然「病向淺中醫」,越年青的酒應該越好治。至於怎樣調教出最好的辦法,便要再做試驗了,但這試驗不是想做便可以做的。我等待著哪一天會「走運氣」讓我再踫上一瓶 corked 酒!

One thought on “A Corked Bottle Again!

  1. 好贵的实验啊哈哈。那么处理过的酒就算霉味没有了,但是后来的味道会是那瓶酒本身的状态吗?会不会却也变成另一瓶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