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會成本

被譽為「香江第一健筆」的林行止七月二日在《信報》發表了題為「機會成本低示威者眾」的評論文章,他是這樣說的﹕

基本上,參加(七一)上街示威沒有機會成本。由於示威均於假日進行,參加者沒有曠工被扣薪金或曠課得補課的代價,即使公務員亦無被辭退以至迄今為止沒有被秋後算賬的風險,這等於毌須付上任何實質代價而可能有所得益,這樣「着數」,正合港人的基因;不僅如此,社會活動家還可從支持不同訴求的市民中獲得無形利益選票或其他形式比如社會知名度甚至捐款等的支持因此他們會更積極地投入,令示威遊行的聲勢經常那麼浩大。

把人視為「經濟動物」而得出如此看法,本身並無新意。社會學與心理學早有 Social Exchange Theory ,指出人類的行為都經過成本與收益的分析,只做有利可圖之事,這是所謂的「理性選擇」。

我自己不認同這種對人的看法,但在顛倒的世界,有時候要用顛倒的眼光才看得懂我們周遭的事情。

要害是這「零機會成本」。

世間很多混亂是否都由此而生?

比如說﹕雷曼兄弟的投資銀行家,他們用股東的資金大賭一場,最後釀成大災禍,原因是他們的機會成本近乎零?

但與他們對賭的公司股東、金融市場、美國經濟、世界經濟呢?後者的成本大得幾乎無可量算!連幾千里外,香港有幾百個可憐的公公婆婆,也付出了極高的代價。

回頭再看我們的七一示威者與社會活動家,他們的機會成本近乎零,但誰最後負擔成本呢?誰來埋單?

再看一人一票的選舉,表面上也是很公平的遊戲,完美得幾乎像我們萬能的市場。但請想想﹕投票的人機會成本也不是近乎零嗎?投票結果卻由子孫後代來承擔,究竟子子孫孫最終要付出多少成本呢?

我要說的是﹕市場不一定有效率,選舉不一定公平。

但在這顛倒的世界,我們忘記了人不過是歷史的一部分,是天、地、人的一份子;我們只顧片面地把個人自由捧到天那麼高,忘記了自由的另一面是責任。

我們不對歷史負責,不對天地負責,所以我們終要受到懲罰。

代價還是要付的。

連利息一起付。

付不起的話,要破產。

理性的「經濟動物」會希望那一刻不會發生在他還活著的時候。

人真不愧是萬物之靈!

後記

我常聽說,很多年青人每天花不少時間上 Facebook 。有人竟然有五百多個「朋友」,我想像他每天的絕大部分心思都會花在與朋友的「八卦」上面。要害的也是「低機會成本」!真要害死他,這低機會成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