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口味之旅 ﹕2018 篇

去年又創了紀錄,在香港辦了 30 場隨意行,另加中國大陸 18 場,台灣 6 場,一共 54 場,即平均每星期在兩岸三地都有一場。

最難忘的 5 瓶酒

1 月 22 日,Bruno Giacosa 仙逝了。Giacosa 素來是隨意行的至愛,爲了追憶 Giacosa,我辦了好幾場紀念活動。去年最難忘的五瓶酒之中,有三瓶是 Giacosa。

1.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他新推出時鮮嫩無比,是我印象中最好的新年份 Barolo。説來奇怪,去年這瓶並不完美,但感動得讓我掉淚,我覺得老先生顯靈了!

沒錯,這酒今天好像不太乾净,這時更有一種冰涼的感覺,莫非躺在病床上的是  Giacosa?弘一法師臨圓寂時寫了一句「無上清涼」,大概是這番感覺。早上我已經記下 “spacious”,這是星空、宇宙的清涼。

我又與旁邊的 C 聊了一會,說也奇怪,從萬籟當中突然飄來一陣花粉香,輕輕的,像從很遠傳來似的。我突然想莫非 Giacosa 在回憶他的一生?

(見:VIPa-6 第 4 場 — 懷念 Giacosa 之一:Neive

 

2.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71

我愛 1971,記憶中連土炮酒莊的 1971 也不會令人失望,但 Giacosa 的 1971 一瓶難求。去年的 1971 橫品,我把這瓶珍貴的藏品拿出來與大家分享,令大家很震撼: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71 卻漂亮得令一位酒友驚嘆說那花與果混爲一體的美味令她大打“冷震”(廣東話,即打冷顫),看她樣子真像嚴重受驚,處於半瘋癲狀態的狂人。我從未見過她這個樣子。到了第二回合,她依然打“冷震”,還披上外套,她說她喝到起鷄皮。

(見:VIPa-6 第 8 場 — 懷念 Giacosa 之三:1971 

 

3.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90

Giacosa 曾夫子自道說他最愛的 Barbaresco 是 Asili 而不是 Santo Stefano,不過去年這瓶 SS 令我動容。他幾乎完全通透,有種無邊無際的感覺,已羽化成仙了!以前喝過的 SS 90 以實居多,這瓶卻勝在虛,莫非 Giacosa 又顯靈了?(見:VIPa-6 第 26 場 — Barolo and Barbaresco Legends(台灣隨意行香港慶周年)

 

4.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4

去年很意外在德國發現一批舊年份的天堂莊,八月在廣州開的一瓶 1986 Brunello 複雜得令大家驚艷,九月在香港的天堂粉絲聚開的 1984 Brunello 通透、典雅,令眾粉絲感恩萬分。1984 可以說是大災年,從五月開始便下雨,到了八、九月甚至滂沱大雨,而這只是 Florio 在岳父 Manfredi 去世後執掌酒莊後的第四個年份。世間有些事情難以解釋,我只能說天堂莊是 A magical family in a magical land。

(見:VIPa-6 第 20 場 — 2018 年天堂莊粉絲聚

 

5.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79

在天然酒的名字出現以前,Emidio Pepe 便已經是貨真價實的天然酒,「乾净」並非他的美德。以前喝過的 1979有蘑菇、涼果、乾草、陳醋、酸梅湯等成熟的味道,年終這一瓶喝來卻一點都不像天然酒,清新、甜美得像個十八姑娘,假如盲品,準會猜他是瓶 2001。我無法解釋,只能說是我對故友思念所致。

(見:VIPa-6 第 30 場 — 1979

 

最受教益 5 堂課

1. Chianti 的 Terroir

去年下定決心要重新認識 Chianti,一口氣辦了四場 Chianti,最開眼界的一次是把 Castellina 村解剖為三小區,我驚奇的發現這個面積與 Montalcino 相若的小區也可以分出中、南、北的不同風味。今年希望繼續探索其他村子。

(見:VIPa-6 第 12 場 — 回歸 Chianti 之四:Castellina

 

2.Barolo 的 Pre-phylloxera 風采

全賴第四代莊主 Teobaldo Cappellano 的求知精神,我們才得以窺見 19 世紀末蚜蟲侵害原生樹根前的 Barolo 是何等風味:

2. Cappellano, Barolo Pie Franco, 2011 的變化著實驚人,剛才像緊握的拳頭,現在打開了,讓我們窺見偌大的穹蒼。Monfortino 大而爆滿,眼前的 Pie Franco 卻大而空靈,他的飄逸、通透,空氣感,立體感很難在新年份見到,不禁令人嘆息蚜蟲病害奪去了多少杯中的樂趣。

(見:VIPa-6 第 24 場 — Cappellano! )

 

3. 奇幻的 2013  

經典年份常有,但勉强可稱之爲 Burgundian 的 2013 實在罕有:

這 2013 (4. Le Chiuse, Brunello di Montalcino, 2013)是早慧的大酒,那種渾然一體的和諧感覺,我以前從未經歷過。類似 2010 的經典年份如 2004,1999 與 1990,可以數得出的不算少,但 2013 這種細膩,充滿活力的年份,我拼命想也想不出來。我後來請教 Lorenzo,他也同意我這看法,并且說 2013 這種年份過去二十年都沒出現過,大概 1980 年代或以前會有吧。我問他是什麽年份,他卻說他太年輕,要問過父母再囘我。

(見:VIPa-6 第 27 場 — 2010 vs 2013

 

4. Campania 之花是白,不是紅

同場試了 Campania 最主要的白酒以後,我肯定以後有人提起 Campania 時,我首先想到的是 FalanghinaFiano 與 Greco 而非 Aglianico。再一次證明,意大利的白酒如紅酒一樣繁花似錦。

(見:VIPa-6 第 21 場 — Bianco from Campania

 

5. Champagne

經一位隨意酒友 D 幾年來的點撥,我對香檳有了深一層的認識。原來香檳的精妙不在氣泡,而在酒。好的香檳,首先是好酒,是漂亮的天、地、人三者的結晶。

最令我開眼界的首先是一瓶 50 嵗的 Rose,竟然仍有粉香,果香和足夠的勁度,閉起眼來,有點像一瓶老而彌堅的 Barolo。

之後我也領教過半熟的精品那種勾魂奪魄的魅力。

嘆酒海無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