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8 場 — 懷念 Giacosa 之三:1971

生物動力曆法﹕2018 3 29 日下午 7 時開始

我以 1971 的橫品作爲第三度紀念 Giacosa 的主題,因爲這經典年份堪稱為 Giacosa 年份。

1971 是 Langhe 地區近世最好的年份之一。1978 與 1961 的集中度可能更好,但沒有 1971 那麽細膩,那麽 Giacosa。1964 與 1971 有點類似,但稍欠一點集中度,是白標而非紅標。

今天晚上,讓我們跟著意大利中、南、北的五個偉大酒莊向一代偉人 Bruno Giacosa 致敬。

是晚酒單如下:

Giacosa Bruno, Spumante Extra Brut, 2005

1.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1

2.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1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Pora Riserva, 1971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1

5. Conterno Aldo, Barolo Bussia Monforte Riserva, 1971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1

7.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71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71

所有紅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前一個星期另一場紀念 Bruno Giacosa 的活動也以這款氣泡酒 Giacosa Bruno, Spumante Extra Brut, 2005 作開場。 喝慣名牌香檳的朋友可能會嫌他簡單,不過我認爲并非 Giacosa 不懂得釀紅標氣泡酒,而是他更愛一瓶他可以每天喝的酒。Giacosa 去世後很多人寫了紀念文章,James Suckling 這段話令我會心微笑:

I will never forget the annual or semi-annual lunches we had at the La Ciau del Tornavento restaurant in the town of Treiso within the Langhe. Bruno relished the lunches even when he had to come in his wheelchair in recent years. He always wanted to try different Champagnes and would insist that his sparkling wine was better – no matter if it was Krug or Cristal

 

我們先從中、南部出發。

兩款酒的狀態都非常一般,塞子佈滿發黑的塵垢,Taurasi 更沾有些微酒液,但酒的顔色頗深。有趣的是兩款酒的酒精度分別是 12% 與 12.5%,這在今天十分少見。

第一回合,兩者的氣味都不太乾净:

1.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1 稍爲好一些,一點乾花,大量泥濘,入口是乾香草,有人說像涼茶,略嫌平板;

2.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1 有些氧化的氣味,也是乾香草,酒體稠密,有層次,最討喜是那充滿生命力的酸度,果味帶鹹,有人認爲剛下杯時最好喝,但我覺得越喝越想喝,因爲那酸度實在漂亮。Biondi Santi 的趣味從來都不在果本身,而在其他的地方:酸、搔癢的丹寧和那種藥香和帶鹹的礦物味帶來的很特別的口感。1971 在 Montalcino 並不是最好的年份,比 1970 和 1975 遜色,但我懷疑正因如此,現在更爲開放。我不介意找一瓶狀態好一點的,但此事古難全,這瓶也清晰的讓我們嘗到 Biondi Santi 的獨特個性了。

第二回合的 1.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1 像雨後天晴一樣,沒有泥濘了,換之為香料和陳醋,新鮮,有活力,入口圓潤,好喝得有人覺得像吃露筍意大利飯一樣,真是奇跡!1971 在 Campania 大概不算好年份,因爲我看 Galloni 與 d’Agata 的多個年份的垂直品試都沒有 1971,那個年代最經典的年份應該是 1968。但「弱年」的大酒好在開得比較好。

至於 2.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1,這時也有了發展,乾净了,也多了果,仍以藥香為主,沒有了剛才的飄逸,有人甚至覺得有點椰子糖的味道,不過酸度仍然怡人。

第一回合兩者幾乎打個平手,由 2.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1971 僅勝 6:5;到了第二回合,1.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1 進步神速,竟然以滿分反超前。

Franco Biondi Santi 與 Antonio Mastroberardino 在 2013 與 2014 年以 91 與 86 高齡先後去世,今天他們與 Bruno Giacosa 應該有不盡的話題。他們的酒以不同的方式演繹了意大利特有的風土語言,Franco 去世前一年曾對我說 Biondi Santi 代表了和諧與愛,我看這是三位大師的共通語言!

 

接著我們來到 Giacosa 的家鄉 Barbaresco。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Pora Riserva, 1971 的顔色頗深,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1 卻過淺,這預示了他們的氣與味。兩者都很乾净,也是今天最可觀的一雙。

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Pora Riserva, 1971 先爆發强烈的菌類香氣,濃度如奶油,還有些陳醋香,入口活像一盤蘑菇湯!那蘑菇香氣大噴發一輪後下沉到杯底去了,過了一會又冒出,此時穩定些了,又添了些烟熏的氣味,入口豐滿,有點粗獷不羈的感覺,這一方面是合作社的特質,另外也顯露了年份的特徵。Sheldon Wasserman 指出這個年份的 Barbaresco 缺少了典型的細膩,比較像喬裝為 Barbaresco 的 Barolo。從這瓶狀態一流的合作社,我們可以明白 Wasserman 的意思。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1 比較淺的顔色,可以判斷酒發展得過快,但比較薄的酒體反而讓各種香氣發揮得更淋漓盡致:輕輕但很實在的白松露,乾花,牛肝菌,那香氣猶如輕風自遠而至,入口清甜,收結長之又長,與合作社的粗獷剛好相反,這是一種黛玉式的飄逸,不吃人間烟火似的,完全的通透,這不叫 elegance,而叫 grace!慢慢的,竟然咀嚼出一絲丹寧來,有人又說聞到茉莉花香!

分別來喝,兩款都很棒,但要比較,合作社贏了量,Gaja 勝在質,結果由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1 以 9:1 大勝。

到了第二回合,3.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Pora Riserva, 1971 仍然是美味的蘑菇湯,果日發功了,甜得有點過分!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1 比剛才豐滿了一點 — 味道重的分子掉到瓶底了,這是正常的表現。更乾净,更甜美,應該說沒有剛才那種出水芙蓉的驚艷,但依然通透無比。一位我們稱爲「地妹」的朋友說她從不欣賞通透感,但這款 Gaja 真的迷死她!另一位完全不抗拒,甚至頗喜歡帶醬油味的老酒的朋友驚奇的發現這時有種像威士忌的烟熏氣味,覺得甚爲有趣。

這回合仍然由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1 以 9:1 勝出。

值得一提的是這是 Angelo Gaja 剛出掌酒窖時的作品,與 1980 年代以後的半新派風格簡直是兩個世界的差別。如果他沿著這條路走下去,Giacosa 便有很好的接班人。歷史充滿如果與可惜啊!

 

接著由 Conterno 兄弟上場。

這是 Aldo 與 Giovanni 兩兄弟在 1969 年分家後最好的年份,我的原意是讓兩兄弟一比高下,可惜 Aldo 那款狀態欠佳,聞起來有些揮發性酸度,比較老;而 Giovanni 的  Monfortino 卻剛剛相反,顔色頗深,太年輕了,整個晚上都緊閉異常。

第一回合的 5. Conterno Aldo, Barolo Bussia Monforte Riserva, 1971 香氣不太乾净,有些蘑菇沉於杯底,酸度高,果只緩慢的出來,有些鹹香,與小量的果混起來有很特別的味道,大抵像特別炮製的酸梅湯。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1 很難聞到什麽,入口是漆黑一片的龐然大物,極深極濃,黑洞!唯一清晰的是酸度,拖了一條很長很長的尾巴。有耐性的話,我們可以慢慢感覺到一些菌類的香氣,又有些深黑的礦物味,果味也依稀可辨,好像素描一樣,勾出了 Monfortino 的輪廓來。小兒皇帝坐上寶座了!

今天我沒帶器具,不然可能會用換瓶的方法令皇上快點長大。但既來之則安之,這奇景也難得一見!

到了第二回合,5. Conterno Aldo, Barolo Bussia Monforte Riserva, 1971 竟然有很明顯的改善,變乾净了,有點濃湯的質感(又是瓶底現象),果、酸俱全,而且相當圓潤。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1 也醒來一點了,傳來陣陣的香氣,以深黑的礦物為主,最驚人的是那複雜度。

這是我的第四瓶 1971 Monfortino,比以前開的三瓶起碼年輕十年,不過去年年底的 1979 也好不了多少,所以只能說見怪不怪。經此一役,我發現所謂 “No great wines, only great bottles” 也不全對。保存得太好的 great bottle 只讓你想像酒有多偉大!

不過頑固的 1971 Monfortino 激發了我們的創意。有幾位朋友用了一塊紙巾蓋著酒杯來擋住幾道濃味的菜,過了一會揭開紙巾一聞,竟然聞到很强烈的香氣!我笑說他們發明了煮酒的辦法。大家有機會不妨試試這種醒酒妙法。

第一回合 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1 僅勝 6:4,到第二回合擴大到 9:1。

喝酒那會無憾事?想多瞭解 Conterno 兩兄弟的分別,請看去年這場試酒會:VIPa-5 第 5 場 — Conterno vs Conterno;至於 1971 Monfortino,可以參看兩年前的那場 1971:VIPa-3 第 26 場﹕1971 Barolo and Barbaresco 

 

剛才那一雙就如諧謔曲(Scherzo),幸好終樂章真的繞樑三日!

Bartolo 的 1971 在隨意行曾出現兩次,都技驚四座,但有些後來加入的朋友還沒有機會試過,所以這是大家很期待的一款。

至於 Giacosa 的 1971,實在一瓶難求,我多年前在意大利試過一瓶 Arione,狀態差得只能喝一口。兩年前我找到這瓶稀有的 Falletto 紅標,一直患得患失到今天。Giacosa 在 1982 年買進葡萄園以前,曾四度買葡萄來釀酒(1964,1970,1971 與 1978),其中只有 1964 與 1971 是紅標,在 1971 只有 Rocche in Castiglione Falletto 同是紅標。我心裏真的沒底。

7.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71 我以前喝過五次,有些年輕一點,有些成熟一點,但都乾净,有仙氣,因此我蠻有信心的,可是竟然滑鐵盧!香氣不乾净,有點紙皮的氣味,但不嚴重,不太像 corked(TCA),更可能是木塞泡在水裏時間太長發出來的濕木頭氣味,在杯内逐漸散掉一些,但始終有種悶悶的氣味。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71 卻漂亮得令一位酒友驚嘆說那花與果混爲一體的美味令她大打“冷震”(廣東話,即打冷顫),看她樣子真像嚴重受驚,處於半瘋癲狀態的狂人。我從未見過她這個樣子。到了第二回合,她依然打“冷震”,還披上外套,她說她喝到起鷄皮。

最令人驚訝的是他多麽年輕,濃度有點濃湯的質感,酸度好,丹寧真實,幾乎一杯既盡才出一點點蘑菇,令你不會錯認這是 1999!

到了第二回合,7. Mascarello Bartolo, Barolo, 1971 仍然沒有多大起色,唯有等待下一次機會吧!有朋友忍不住問我:這裏有究竟涅槃的影子嗎?我答以:今天的 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1 倒有幾分像。

這時的 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71 愈顯成熟的魅力,香氣更多樣了:香粉、香料與礦物味,白松露穿插其中,我自愧筆拙,寫不出他有多精彩,但我肯定這是我喝過最好的 1971 之一,可惜當年只生產了 2,000 瓶,叫我那裏再尋他?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酒排了名次,用加權的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8.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71(27 分)

第 2 名﹕4.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1(19 分)

第 3 名﹕6.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71(12 分)

後記

打從 Giacosa 中風以後,每過一陣子即有朋友擔心的問我:以後怎麽辦?

我每次都回答說:酒神已有半個世紀的作品,你我一輩子都喝不完,何必杞人憂天?

今天我才知道我說錯了:有幾個人能喝到 1971 Falletto,更不要說再喝一次了!

惜緣。

我還能說什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