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6 第 4 場 — 懷念 Giacosa 之一:Neive

生物動力曆法﹕2018 2 7 日下午 7 時開始

這場 Neive 村隨意行原來是歷時兩年的 Barolo/Barbaresco 之旅的最後一站。

Bruno Giacosa 去世後,聽到消息說他的葬禮在 Neive 的教堂舉行,我便決定把這場壓軸戲作爲對 Santo Bruno 的致敬活動的第一場。下個月我們再有兩場。

想 Giacosa 當年像少年莫扎特一樣從 Neive 出發,周遊列國之後,最終也葬於斯。我們未能親身赴會,只好在杯中跟著 Neive 父老一起向他道別。

我發給朋友的通知中有此一句:

Antonio Galloni wrote: “No one made more human wines than Bruno Giacosa.  For that reason, I will miss him deeply.”  Let’s therefore not mourn, but celebrate how one humble, quiet person can bring so much warmth and love to this world.

爲此盛會,我也加插了兩瓶我的至愛 2004 紅標邀大家共醉。

Neive 的面積是 Barbaresco 產區三村子中最大的,但栽種葡萄的比例卻最低,其中 Nebbiolo 更不到四成,無怪乎 Giacosa 雖然在此起家,但主要在外面發展,不過他仍是讓 Santo Stefano 和 Gallina 成爲名田。

Neive 大致可分爲三大塊,北部地勢最低,西邊挨著 Barbaresco,風格也有點相似,就是相對細膩優雅;南部緩緩上升,與 Treiso 交界的地帶開始有些 Treiso 的結構感;至於東部 Bricco di Neive 的高地,風格與地貌一樣奇特,與整個 Barbaresco 產區都好像不太一樣。

我們當天的試酒會,也順此次序,分五組進行,最後以 Giacosa 的三款酒作結。

由於參加的朋友特別多,這次破例只喝一個回合,雖然難以喝得仔細,但好在可以一次過鳥瞰式的把整條村子試一次,亦屬機會難得。

是晚酒單如下:

Wine

Zone

(Spumante) Traversa, Brio Vino Rosato Spumante Brut

Neive – East

1. Traversa, Barbaresco Starderi, 2013

Neive – North

2. Marchesi di Barolo, Barbaresco Serragrilli, 2013

Neive – North

3. Cogno Elvio, Barbaresco Bordini, 2013

Neive – North

4.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7

Neive – North

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7

Neive – North

6. Cantina del Pino, Barbaresco Albesani, 2007

Neive – North

7.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05

Neive – North

8. Sottimano, Barbaresco Fausoni, 2013

Neive – South

9. Sottimano, Barbaresco Cotta, 2013

Neive – South

10. Sottimano, Barbaresco Curra, 2012

Neive – South

11. Adriano Marco e Vittorio, Barbaresco Basarin, 2011

Neive – South

12. Traversa, Barbaresco Canova, 2009

Neive – East

13. Paitin, Barbaresco Serra, 2007

Neive – East

1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Barbaresco

1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Barolo

16.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9

Barolo

所有紅酒在一天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氣泡酒 Traversa, Brio Vino Rosato Spumante Brut 與另外兩瓶 Barbaresco 同是 Traversa 莊主去年來香港 Prowine 酒展時所贈。這款氣泡酒據説全用 Nebbiolo,甜美而多汁,但不失 Nebbiolo 的骨架,有趣!

 

第一組三款來自北部偏向村子中軸綫的三塊田。

有趣的是三款酒有三個樣:1. Traversa, Barbaresco Starderi, 2013 像張飛,紫羅蘭花香,入口如墨水般濃烈,丹寧張牙舞爪的;3. Cogno Elvio, Barbaresco Bordini, 2013 卻十足羽扇綸巾的孔明,菊花香,蕩著帶泥土的香料,中等酒體,通透,此刻丹寧頗鋒利;最好笑的是 2. Marchesi di Barolo, Barbaresco Serragrilli, 2013,活像個身型龐大的村婦,一出場便逗笑,胭脂水粉的香氣,滿臉肥肉,丹寧完全不修邊幅。

我們喝到的是地還是人的因素,我不大説得準,讓我猜,Starderi 應該是不錯的田,勝在雄渾,找一家傳統酒莊應該會更可觀(Olek Bondonnio?);Bordini 大概中規中矩,不過落入名家 Elvio Cogno 之手,表現非常出色。

我問大家最喜歡那一款,結果由 3. Cogno Elvio, Barbaresco Bordini 得 12 票,1. Traversa, Barbaresco Starderi, 2013 得 6 票。

 

第二雙是 Santo Stefano 的比試。這塊田因 Giacosa 而成名,但有趣的是,Giacosa 只買葡萄,沒有參與種植,地主 Castello di Neive 自己也釀酒,這次我們要比較兩者有什麽分別。

分別何其大!

誇張點說,Castello di Neive 類 Bordeaux,Giacosa 似 Burgundy!

4. Castello di Neive,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7 表達的是一種衝擊力,以果香爲主,集中度與結構感更強;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7 則更多花香和香料,有通透感和更好的複雜度,有點像結構感稍低的 Rabaja。

用音樂打比喻,一個貝多芬,另一個莫扎特。

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2007 輕易的以 16:2 勝出。不過普遍的意見認爲 Castello di Neive 也不可小覷。

 

接著這一雙緊連著 Santo Stefano,但風格非常不同。

今天 Santo Stefano 已被收進 Albesani 裏面,在這塊田的中部,被公認是最好的一片。位於 Albesani 東端的 6. Cantina del Pino, Barbaresco Albesani, 2007 今天表現得很粗獷,像大爆炸一樣,桶味有點過頭,收結也帶些桶的苦味。

在這片田的南方不遠處的 7.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05 卻楚楚動人,有玫瑰花香,圓融的果,漂亮的酸度和細緻的丹寧。這簡直是柔和版的 Asili!

7.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05 最得大家的芳心,15:3!

 

我們到達 Neive 的南部靠近 Treiso 的山坡了。

最北的 8. Sottimano, Barbaresco Fausoni, 2013 是重量級,粗豪的風格。

稍南的兩塊田比較相似,其中貼近 Barbaresco 的 9. Sottimano, Barbaresco Cotta, 2013 比較豐滿和圓潤,而東側的 10. Sottimano, Barbaresco Curra, 2012 則較瘦削,强調綫條美,是這組當中最優雅的。

Sottimano 的莊主愛 Burgundy,近年把新的法國小木桶比例降低到 15%,我頭一次覺得他們的桶用得恰到好處。

11. Adriano Marco e Vittorio, Barbaresco Basarin, 2011 在 Neive 的最南端,他們的田位於非常陡峭的山坡上,但酒出奇地通透優雅,而且氣與味都非常特別,有種類似菊花的香氣,還有一種非常別致的香料與礦物味,令一位朋友懷疑酒是否  corked 了。

這一組最後由 10. Sottimano, Barbaresco Curra, 2012 以 10 票勝出。

 

最後一組活像古典樂中的 Scherzo(諧謔曲)。

孤山上的兩款酒有點異域風情,令大家大樂。

12. Traversa, Barbaresco Canova, 2009 點爆了個大炸彈,木桶、gamey(野生動物味)、中藥,把我們帶到荒山野嶺去!

13. Paitin, Barbaresco Serra, 2007 來自 Serraboella 田,散發著不知名的域外香料和藥材氣味。

我笑說這兩款是土炮!一位朋友說南法的 Carignan 葡萄也常有這種風味。

 

諧謔曲過後是今天的終樂章。

學意大利人說:These bottles gave me great emotion!

我畢生也難以忘記我第一次喝的 1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1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那是七年前的事。他們不光是最好的新年份 Barbaresco 和 Barolo(沒有之一),也是不論新舊年份最好的酒之一。

更重要的是,這是我與 Giacosa 最深情的一次邂逅。(見前文:A Night in BirdlandThe Autumnal Glow of Giacosa (上篇))。

所以這次我想與大家一道重溫我的朝拜之旅。

就在我掉入甜美回憶的當兒,耳邊聽到整個房間閙起來,原來大家恐怕酒不夠分!

我小心翼翼的倒了一小杯與太太分享。

上午小試時,1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深沉,不太開;1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似有微恙,氣味不太乾净,可能因爲瓶塞太緊了,以致有點缺氧,但好在通透,我記下:spacious。

晚上的 1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4 仍然漆黑一片,我唯有用兩只杯子來回「換瓶」,總算令他慢慢打開了,那熟悉的玫瑰花香,甜美但非常有深度與勁度,柔與剛在 Giacosa 的手中就有那麽美妙的平衡。Galloni 說 Giacosa 的酒最有人性,講的應該是他的 Asili!

這時遠遠坐在我對面的 G 高聲頌讚著這瓶 Asili 給他的美妙感覺:如仰觀星空,看到星河,頓覺天地之宏大。

其實此刻我正掉進 1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帶來的沉思當中,剛寫下兩句:mysterious,深不見底。於是我跑過去跟 G 說:你說的星空我在 1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感覺到了,并非在 Asili

沒錯,這酒今天好像不太乾净,這時更有一種冰涼的感覺,莫非躺在病床上的是  Giacosa?弘一法師臨圓寂時寫了一句「無上清涼」,大概是這番感覺。早上我已經記下 “spacious”,這是星空、宇宙的清涼。

我又與旁邊的 C 聊了一會,說也奇怪,從萬籟當中突然飄來一陣花粉香,輕輕的,像從很遠傳來似的。我突然想莫非 Giacosa 在回憶他的一生?我跟 C 說起 1971 Monfortino 留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回憶」,他沒有新年份的動蕩與狂野,這一切已成最堪回味的回憶,沒有喝過新年份不會懂得欣賞成熟的 1971。面前的 Le Rocche del Falletto 帶給我的正是這種無窮無盡的回味。

回到我的座位,我又回想 Giacosa 晚年被 Galloni 離棄,但老先生卻一如既往,一言不發。我偷偷地哭了。

我知道大家不會相信,但我真的認爲當晚 Giacosa 顯靈了。我感覺到他。

用技術性分析,當晚的 15.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4 並不完美,但我想起 Sergio Esposito 與 Bartolo Mascarello 第一次會面時悟出的一番道理:有可以形狀的美,也有不可形狀的美。Sergio 寫道: 

This was the magnificence of Bartolo's wine …  You couldn't pin it down by saying it smelled like rose petals.  That was as reductive and senseless as looking at The Birth of Venus and saying, "It's a painting of a girl in a shell."

[見:Unjustifiable Beauty]

今天的 Asili 可形狀,一朵朵玫瑰花在我面前,但 Le Rocche del Falletto 不可言説。Asili 讓我們回歸人生,Le Rocche del Falletto 令我們感悟上有蒼天。上天的奧秘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最後一款酒 16. Giacosa Bruno, Barolo Falletto, 2009 是酒友 L 特別帶來與大家無私分享的。這是個乾燥、早熟的年份,今天通透、平滑,好喝,難得酸度很好,絕對是佳作,這是另一個例子證明 Giacosa 仍是 Giacosa。(請看去年年底的 VIPa-5 第 28 場 — Giacosa is not Giacosa after 2008?

Wine of the Night

我請大家從 Giacosa 以外的 12 款酒選出今天的至愛。

結果第一名是 7. Ugo Lequio, Barbaresco Gallina, 2005,得 11 票。

第二名:9. Sottimano, Barbaresco Cotta, 2013(4 票)

第三名:3. Cogno Elvio, Barbaresco Bordini, 2013(3 票)

後記

「天、地、人」當中的人,應該不限於歌者,也包含知音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