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意遊散記(六)﹕永恆的 Bartolo Mascarello

有些 Barolo 我真希望他永遠不會變。

不是傳統與新派,大桶與小桶的問題。

我是說那麼真的人﹕Maria Teresa Mascarello —- Bartolo 的女兒,Giulio 的孫女。

他們家的 Barolo 我很熟悉。我喝過,讀過,辦酒會讓很多朋友試過;酒友的著迷令我迷得更深,於是我們之間談 Bartolo 談得更多更興奮,也因此我迷得越深。哪裏是盡頭?

幾個月前開始策劃初訪 Barolo,意大利好友問我要拜訪哪些酒莊,我只給了他一個名字﹕Bartolo。我說若能拜訪他們,即使要我特別去一趟 Barolo,其他甚麼事都不幹,我也百般情願。

踏足聖地,我只管貪婪的看。我沒有甚麼要問,因為這是我很熟悉的地方,以前聽聞很多,只差親臨其地,把我放回那些故事裏。我像個浪子,在外十多年,今天終於回到家了。

不過,有個問題被朋友問了很多次,還得借機會親自問問 Maria Teresa。只有這個問題。

 

回來以後,仍念念不忘那兩天的每一節情景,所以我打算學記者那樣留個記錄,讓我可以常常翻看,也讓我可以告訴世人﹕有些美好的東西,還是不變的好。

2015 年 5 月 9 日(下午)

Barolo 是個小鎮,酒莊座落在羅馬街 15 號,就在 Marchesi di Barolo 附近。我們依時到達按門鈴,不久一位老太太從右側紅磚外牆的另一屋子開門讓我們進去。

L1090492

踫巧 Maria Teresa 的客人還在,她先出來跟我們打個招呼。

L1090494

原來這是雙連屋,15 號應該是住的地方,紅磚牆的屋子是試酒室和辦公室,夾在中央的地下室是酒窖。

L1090497

半個小時後 Maria Teresa 再出現,陽光下看起來美極了。這個明星沒有架子,很真實,我弄不懂是陽光還是她的笑臉,我心裏滿是暖和的,高興。

L1090503

一進酒窖,左邊是大型 tino(舊式的發酵桶) …

L1090506

右邊是一排水泥缸 …

L1090510

我們有 5 公頃土地,4 塊田,上天給我們甚麼,我們便把他們混在一起釀造一種 Barolo。我們沒有興趣做大,最後一塊田是 1980 年代從一位親戚買來的,很小的一塊 …

我看準機會,吞吞吐吐的為我的朋友問她一個尷尬的問題﹕朋友很愛您的酒,但總是擔心有一天您不能工作,我們可怎麼辦?

(笑說)是擔心我沒孩子?我身體還行嘛!我年青的時候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家庭,但也不用擔心,Giuseppe Rinaldi 與 Giacomo Brezza 都是我的 cousin …

我曾看過一部紀錄片,Maria Teresa 說她年青的時候去唸外語,20 歲以前滴酒不沾,爸爸也從沒有逼她繼承家業,但後來爸爸有病要永遠坐輪椅,她便決定要參加工作,守護傳統,大概那個時候開始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其次才是家庭」。

記得在 Giuseppe Rinaldi 家裏見過他與 Bartolo 兩家人很愉快的合影。

查資料得知﹕Giuseppe Rinaldi 是 Maria Teresa 的表叔(她祖母是 Giuseppe 的姑姑),所以 Maria Teresa 有兩個表妹。另外,Bartolo 是 Giacomo Brezza 少莊主 Enzo 的教父。

L1090511

幹嗎還有那麼多 demijohns

L1090513

用來暫時儲存酒的。反正家裏有很多,可以利用唄!

L1090523

每個瓶插了一紙條 ….

L1090524標示甚麼年份的酒 ….

L1090525

翻到背面,原來是老酒標廢物利用,令人感動 ….

L1090526

窄小的酒窖,大木桶放得滿滿的。我想起 Kerin O'Keefe 的書曾說 Bartolo 曾要 Maria Teresa 答應永遠不會試驗法國小木桶,但女兒答應了他還不放心,一下子買了多個新的大桶,把酒窖的每個角落都塞滿了,令小木桶根本放不下。我問 Maria Teresa 這是真的嗎?她微笑不語。我意會這是個笑話,便追問﹕是個笑話吧?她才微微的點了頭。

L1090530

走道也放了 demijohns,牆上有放酒的架子,每一寸空間都用上了。

L1090539

再進去,右邊一列架子放滿老年份的酒,架子的頂部放了些巨型的玻璃瓶子。

那是 10-12 公升的 pintone(?),祖父用過的,留作紀念 ….

L1090542

老年份的酒存得蠻多的!酒評人常批評意酒的酒莊不存老年份,連 Bruno Giacosa 也沒有老酒,但小酒莊顧得吃之餘那裏管得了史上留名?我只以為 Giacomo Borgogno 與  Fontanafredda 這些大莊才有能力建立老酒庫,Bartolo 真不可思議。

那是犧牲!我們有一千瓶 Magnum,主要是感情的因素,也為歷史留印記。

從小處看偉大 —- 老的 demijohn,pintone,老酒庫 ….

L1090549 L1090550

走到巷子的盡頭,有整個架子的酒,外加鐵絲網保護,有塊牌子寫著﹕TUCA NEN。這是土語?下面的小字用不同語言寫著﹕請不要踫。細看有打印得整齊的小紙條標示著不同地區的酒﹕中部(Abruzzo, Lazio, Marche, Umbria),南部(Sicilia, Puglia, Campania),法國(紅酒) ….

L1090565 L1090566

我們回到剛進門右側的試酒室。我坐的位置背靠門口,陽光照亮人與酒。

L1090581

試酒室的另一面。

L1090580

放滿了 Bartolo 手繪酒標的瓶子 ….

L1090573

當然有這最出名的一款。據說當年有人舉報,酒標被當局沒收了A Wine Atlas of the Langhe, p. 61)

L1090582

試酒並非上課,也不是銷售員踫到客戶,更像話家常 ….

L1090588 L1090589 L1090593 L1090602

2013 Langhe Nebbiolo 用了 2012 的臨時酒標﹕3 星期前才灌瓶,很清新的玫瑰、草莓,入口甜美,圓潤,收結長。Maria Teresa 說 2013 有點像 2010,比較正常,清新,更多酸度,酒精度較低,這年不用太多「綠色採收」(green harvesting)。

L1090586

2011 Barolo﹕去年 7 月灌瓶,明年 3 月推出。香料,野花,豐滿的口感,很有勁度,丹寧充沛。

L1090600

2010 Barolo﹕沒有 2011 那麼清新,比較沉,有點涼涼的感覺,但很全面,有深度。

L1090611 

你也喝人家的酒嗎?

Borgogne …. 我的口味是 Nebbiolo 訓練出來的,我覺得 Etna 蠻不錯的。

喜歡誰?

Graci。Nerello Mascalese 很像 Nebbiolo。

那人家稱為 Barolo of the South 的 Taurasi 又如何?

Aglianico 不錯,但 Basilicata 比 Campania 優雅,不過相比之下,還是 Nerello Mascalese 更優雅。

南部 Puglia 的 Ciro 也不錯。

Piedmont 北部的 Nebbiolo 又怎樣?Lessona 的 Sperino 不錯啊!

Paolo De Marchi 很聰明,但我嫌他用桶多了點。

她小心翼翼的寫下一些名字給我﹕

  • Lessona 的 Tenuta Sella
  • Valtellina 的 ArPePe
  • Bramaterra 的 Odillio Antoniotti
  • Boca 的 Le Piane

那 Brunello 呢?

她想了一會,似乎她喝這個區的酒不多。

Stella di Campalto 不錯。

但她用了一點小桶的!

是嗎?

我想起法國隆河區 Cornas 的 Auguste Clape,曾聽人說他是 Cornas 的 Bartolo Mascarello。

她沒聽過,但很感興趣。我答應找資料給她。或許也介紹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給她認識。

L1090609

告別前,我請她在 Kerin O'Keefe 書上她的照片旁為我簽名留念。她樣子很高興,像個小女孩那樣飛快的直奔閣樓辦公室,拿了枝藍色的水筆,回到試酒室坐下很小心的寫了 "VV Il Barolo!" 的題字(歡呼 Barolo!)

L1090623 L1090655

我們送了一幅題為「南山秋色」的湘繡給她 ….

L1090622

她回贈我們一本他爸爸繪畫的小冊子 ….  L1090627

並小心翼翼的在封面題贈給我們。

爸爸不是畫家,他 65 到 70 歲時開始像個小孩那樣繪畫 ….  L1090631

這幅有趣,他眼中的傳統與新派女人有不同的打扮。

L1090656

離開酒莊,夕陽下看到 Barolo 的堡壘,右邊頂部的塔樓正是 Bartolo 酒標上的那個

L1090633

晚飯我們開了兩瓶 Bartolo﹕2013 Freisa 和 2011 Langhe Nebbiolo。

Freisa 帶氣泡,第一次喝,深黑的果味,有趣;Langhe Nebbiolo 兩個多小時後把飯吃完了才開始盛放,鮮玫瑰,幾乎完全整合。一點都不奇怪,那天是花日! 

L1090649

2015 年 5 月 10 日(中午)

第二天中午,我們到 Serralunga 堡壘下的小餐廳午飯,我們坐在外面,點了一瓶 Bartolo 的 2012 Barbera。我太太從沒那麼喜歡過 Barbera!L1090719

飯後走進屋內的前台喝咖啡,正巧 Maria Teresa 也帶了一群客人在那裏用餐,大家喜極握手,又高興的再次道別,希望以後有機會再見。緣!

L1090734

回到 Alba,我跑了多家小店去搜尋他們的 Barbera,Dolcetto 與 Nebbiolo,這才發現這些小酒一點也不容易找。我聽店家說他們每人只分到幾瓶,一下子便賣光了。Barolo 我買得多,以後要多留意這些小朋友。

這兩天是我們來 Alba 一星期以來最充實的,覺著永恆在我們面前一閃而過,所以晚上發了一條微博說﹕初會 Maria Teresa Mascarello,永恆的一刻,一刻的永恆。

其實她幾年前初訪香港時,在試酒會已驚鴻一瞥,但當時不好意思佔用她太多時間。這次補償夠了。

誠心祝願 Maria Teresa 長命百歲。為求完整,這裏以她與家人的照片作結。

與父親 Bartolo 很溫馨的合照

2bartolo_mascarello_with daughter

與媽媽一起(取自﹕ http://dobianchi.com/2008/04/19/italy-day-2-bartolos-beret/ 3Mascarello_with mother

爺爺 Giulio 原來在 Genoa 學做麵包,一次大戰後回家立志造酒,這是我唯一可以找到的照片,來自 slow food 編的 A Wine Atlas of the Langhe(p. 62)。

Mascarello GiulioL1120322

Giulio 在 1920 年 1 月 1 日以 1 萬里拉本錢成立了酒窖。這筆錢是靠父親 Bartolomeo 向親戚擔保借回來的。Bartolomeo 在 Barolo 一家名叫 Cantina Sociale in Barolo 的合作社當了多年的酒窖工人。我找不到 Bartolo 這位先祖的照片,但很巧我們在拜訪酒莊的第二天路過合作社的遺址,我拍了照,驚覺永恆竟然離我們那麼近。

L1090737

11 thoughts on “2015 意遊散記(六)﹕永恆的 Bartolo Mascarello

  1. 前輩,你好
    吾人是你忠實的讀者,經由你的文章讓我更深刻的了解了義大利酒,尤其經由你文字的啟發下,對於義大利Piedmont酒區有著莫大的熱情。吾人預計於九月前往該地旅遊,這是第二次前往Piedmont,出發之前一事想請問前輩,關於Bartolo Mascarello的參觀需要預約嗎?由於網路上無法找尋出相關訊息,望前輩那能夠幫助提供相關訊息,或是幫忙打聲招呼,尤其是此行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參觀該傳奇酒廠,不情之請,在此先謝。

    順心

    Yjhuang, Taipei

  2. Hi Stephen: 

    "Serralunga 堡壘下的小餐廳"是我和我太太的all time favorite,當初是Brovia的Alex Sanchez帶我們去的,聽說那裡是莊主們的固定聚會點,Vietti的Luca跟我說他曾待在那邊馬拉松式的吃喝超過14個小時, from 12 to 2。

    老闆愛聽美國老搖滾,也愛喝香檳,店裡的香檳收藏可能是那一帶的大小餐廳中最豐富的,我們2014年再訪的時候,在那邊喝的是Graci Quota 600,臨走時我買的是Passopisciaro的Franchetti…

    YC

     

     

     

  3. 前輩,你好
    吾人已經從義大利回台灣了,在Barolo小鎮住了兩晚,由於沒有預約,所以厚顏的到酒莊門口詢問可否參觀,幸運的是獲得許可,整個過程不論是Maria或是接待的人都非常親切,真是不虛此行,就如同前輩最新文章所寫的,感謝義大利,還有這麼多熱情的製酒人為現在這個世代留下美好~

    Yjhuang

      • 好巧,我們在小鎮的餐廳本來點了一瓶Bartolo Mascarello搭餐,結果沒有庫存,於是改為cousin Brezza 的 Sarmassa。

        Yjhuan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