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最偉大的 Barolo(VIPa 導賞活動之七)

這次活動一直是我心頭的一件大事。

自從看過 Decanter 雜誌選出的 18 款全意大利歷來最偉大的酒以後(見前文﹕最偉大的 18 瓶意大利酒),我便幻想著有這麼一天以此為題辦幾場品酒會。

不愁好酒難覓,只怕知音難求。

我曾向一酒商獻上此計,結果卻無疾而終,所以我早已把這想法放下了。哪知去年到 Montalcino 轉了一圈,見了Il Paradiso di ManfrediLe Chiuse Biondi Santi 這些真人以後,感情便戰勝了一切理智,潛伏已久的傳道員衝動再也攔不住了。於是便有了我名之為意大利酒之友導賞團(VIPa)的一系列活動。

但爬山不是從頂峰開始的,所以在這場終極活動以前,我讓團友先做了幾次熱身﹕

擔綱演出終樂章的是 5 個最偉大的酒莊(Decanter 4 大加上我選的Bartolo Mascarello),他們先後奏出 6 Nebbiolo 名曲,每首都用了最好的工匠(年份)打造的最好的樂器(葡萄園)。詳細的曲目如下﹕

1. Gaja, Barbaresco Sori San Lorenzo, 1971

2.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Santo Stefano Riserva, 1989

3. Bartolo Mascarello, Barolo,1978 (my selection)

4. Mascarello Giuseppe,Barolo Monprivato, 1988

5. Bruno Giacosa, Barolo Falletto Riserva, 1996

6.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1999

除了 19821985 1990 以外,可以說半個世紀以來最好的年份都有份演出。

1988 的天氣稍為不穩定,一般的酒今天大都成熟好喝,其餘屬於經典年份,具有龐大的架構和長期陳年的能力,連保存得好的 1971 也不過剛步入成熟期,所以今天我們聽到的主要是青春之歌。

為了讓團友看到這些大師的本來面目,所有的酒我都沒有特別處理,我在早上 8 時開瓶並小試,然後在原瓶呼吸了 9 個小時以後再坐 15 分鐘計程車帶到餐廳,試酒時間前後大約有 4 個小時。唯一例外是 1988,在早上小試時我感覺果味肥大,為保守計我只讓他呼吸 3 個小時便把塞子放回酒瓶。

我們的品試跟以往一樣,分兩個回合進行,每次品試一組兩款。

第一場﹕1971 Gaja San Lorenzo vs 1989 Giacosa Santo Stefano

一般人只知道 Gaja 是新派,Giacosa 是傳統派,卻不一定知道他們是同源的,而且Gaja 2006 年曾對 Kerin O’Keefe 如此讚譽Giacosa

Besides my father – and I hope myself – Bruno Giacosa is not only one of the greatest negociants in Italy, he is also, without a doubt, one of the greatest experts in the best crus in both Barbaresco and Barolo.

自負的 Angelo Bruno Giacosa 也恭敬有加,所以這是一場 Barbaresco 的雙峰會。

Angelo Gaja 的爸爸 Giovanni 是個大忙人,他的主業其實是測量師和地產買賣,他最大的貢獻一是放手讓年青的 Angelo 大幹,二是把握機會買下了幾塊好田,其中最有名的是 San Lorenzo Sori Tildin,前者硬朗,後者溫柔。我記不起在哪裏看過 Angelo 對人說他和他爸爸最喜歡的田是 San Lorenzo

另外要一提的是 1971 不光是好年份,也是三十剛出頭的 Angelo 開始掌管酒窖的最早期作品,他的法國小木桶試驗已經開始了,但離新政登場還有 8 年,所以我常跟團友說 1971 – 1978 Angelo 改良傳統的階段,我自己的意見這也是 Gaja 歷來最美妙的一刻,這個時期的作品預示了傳統派被新派挑戰後的革新運動。

Santo Stefano 對我們的團友已不陌生了,他們曾先後試過 Giacosa 19902007 2001,但以酒的發展階段而言,這次試的 1989 其實是最年青的一瓶!Sheldon Wasserman 當年曾高度讚譽 1989,但他同時擔心 Barbaresco 太強悍了,有點像穿上 Barolo 外衣的 Barbaresco!有趣的是,他對 1971 Barbaresco 也有同樣的評語。

我們的團友又怎麼看呢?

讓我先說投票結果。

第一回合是和局各拿 4.5 分,因為有一位團友覺得 Gaja 贏了香氣,Giacosa 則以口感勝。

到了第二回合,這位團友只投了給 Giacosa,另外有兩人也捨 Gaja 而轉Giacosa,所以 Giacosa 清脆的贏了個 7:2

我自己兩個回合都投了給 Giacosa,但沒有人知道的是,我在還沒開瓶以前原以為 San Lorenzo 會是整個晚上的冠軍!

我原來的判斷是由於 1989 Santo Stefano 太年青了,不經過處理是不可能露真身的,但我當天故意不作特別處理。

相反,我過去品試過的 1971 1978 San Lorenzo 同是難逢敵手的佳作前年開的  1971 有如 Mussorgsky “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 般變化萬千,我當時驚嘆他既有力氣、果味太甜美但又同時非常優雅;連今年年初的基本版 1971 Barbaresco 也等了大半天才大放煙火,他們正像Sheldon Wasserman 所說的那樣穿上了 Barolo 外衣。

但沒有好酒,只有好瓶。當天早上開的 1971 San Lorenzo 酒色出奇地淺,略帶淺棕色。瓶塞是蠻結實的,但有一兩滴酒跡,所以可能儲存不太完美。

他的氣味也是老酒特有的乾花和皮革,但到晚上下杯,第一回合的香氣仍然很充足﹕乾玫瑰、一點香粉、還有白松露,對初次接觸 Barolo 老酒的人尤其是迷人。口感雖然薄弱一點,但深黑的顏色和瘦削的骨架依然清晰可見。我以前喝的一瓶正處於最美妙的一刻(sweet spot),這次卻有夕陽無限好的感覺。

1989 Santo Stefano 在早上剛開瓶時,濃密的類似肉類的氣味奪杯而出,還有少量松露和大量蘑菇的地裏香氣,在以後的一個多小時內,酒還在變化,有一種很熟悉的意大利菜的醬汁氣味﹕番茄、蘑菇、陳醋等,但蘑菇味是蠻突出的。入口甜而且優雅,酸度非常漂亮,我太太試到這款酒便興奮的預測﹕這必然是 WOTN!結果我與她的預測都落了空!

所以在走下坡的 1971 San Lorenzo 與徐徐上升的 1989 Santo Stefano 之間,大部分人選了 1989 便毫不為奇了。雖然如此,Santo Stefano 其實整個晚上也沒有展開多少。

有一位曾參加 2001 Giacosa 橫品的團友這次仍然不太接受 Santo Stefano。上次他獨愛 Asili,連兩款 Barolo 也嫌失衡,這次連更猛的 1996 Barolo 他也接受了,但對Santo Stefano 他還是搖頭。

看來除了酒還沒開放以外,這裏還有個欣賞角度的問題,所以我想多說幾句。

我對這位酒友的簡單回答是﹕像 Asili Sori Tildin 的纖細和柔美說到底是Barbaresco 的標誌,但 Santo Stefano San Lorenzo 卻在纖細和柔美之外加了一點與別不同的東西。Santo Stefano 有一種混沌的、沉厚的特質,而San Lorenzo 則有骨架,我看蘇東坡生於今天,也一定像愛竹子一樣喜歡San Lorenzo

套用美國一位很好的酒評人 Matt Kramer 在一篇討論 Burgundy style character  的文章(見﹕http://stpdf.winespectator.com/magazine/show/id/7356)所用的比喻,我們可以說Asili Sori Tildin 有漂亮的 Barbaresco style,但Santo Stefano San Lorenzo 則有出眾的 Character

另一位團友的總結很簡單但非常到位﹕Giacosa Asili 可能是世上最好的 Barbaresco;他的 Santo Stefano 卻令人有魔幻的感覺,他把Barbaresco 的精華與 Barolo 的力量結合於一身,所以這位團友更喜歡Santo Stefano

我會再加一句﹕Nebbiolo 的核心價值是結構,雖然優雅是所有葡萄酒的歸宿。因此 Decanter 雜誌選了Santo Stefano San Lorenzo 是公允的。

第二場﹕1978 Bartolo Mascarello vs 1988 Giuseppe Mascarello Monprivato

這一雙的取捨最難。

第一回合由 Giuseppe Mascarello Monprivato 5.5 3.5 先勝出,到了第二回合,3 Giuseppe Mascarello 支持者卻倒戈投了 Bartolo Mascarello,而只有 1 人相反改投了Giuseppe Mascarello;這個逆潮流的人是我。

兩瓶酒的瓶塞都很結實,差別是 Giuseppe Mascarello 幾乎整只都讓酒染紅了,相反 Bartolo Mascarello 那只很乾淨。

Bartolo Mascarello 的酒色是很漂亮的玫瑰紅,Giuseppe Mascarello 更是晶瑩如發亮的寶石,所以兩瓶酒的保存狀態似乎都非常好。

早上小試時,Bartolo Mascarello 最初有輕微的醬油氣味,但很快便消散了,先出乾玫瑰花瓣,然後是松露、蘑菇之類的香氣,有很充實的口感,酸度可人,非常平衡,a complete wine

Giuseppe Mascarello 像個肥胖的意大利媽媽,剛開瓶的時候正在廚房燒菜,發出比 Bartolo Mascarello 更多更強的香氣,整個屋子滿是煮菜的醬汁味番茄、蘑菇、陳醋,尤其是很大量的蘑菇,入口肥大,我吞下了滿口的醬汁。大半個小時後,我記下﹕very fat fruit, hedonistic!一個半小時後,我寫道﹕Rich and fat, good acidity.  Very developed, lovely!酒發展得太快了,所以大概在開瓶後 3 個小時,我決定把酒塞放回瓶子。

晚上正式品試時,Bartolo Mascarello 一直在緩慢的發展,基調是玫瑰花瓣,又有些樟腦和泥土氣味,這是 Barolo 典型的 rose and tar!果味豐富而不豐滿,比幾個星期前的 1971 明顯的更充實,充分顯露了 1978 1971 年份的差別,今天的 1971 1978 優雅得多,但兩者都剛開始成熟。

Giuseppe Mascarello 一開始便有我早上小試時的奔放,香氣如煙火盛放,入口則如五味架般諸味紛陳,在座的不少團友都有點嚇呆了,所以第一回合他贏得輕鬆。有人說他聞到像血、海水、鐵銹的氣味,很刺激。他的口感亮麗,有如他閃亮的酒色,但我還是不喜歡他水銀瀉地的味道,太肥大了,我熟悉的 Castiglone Falletto Monprivato 特色是一種有 restraint 的典雅。但這是 1988 天時的因素,所以我得接受。

但到了第二回合,Giuseppe Mascarello 卻開始收斂了,酒體更勻稱了,這時我才知道我早上只限制他吸氧 3 個小時太保守了。所以為了祝賀他減肥成功,同時也補償我的失誤,我在第二回合捨 Bartolo 而取 Giuseppe,但這也沒法扭轉 Bartolo 9.5 總分險勝了 Giuseppe 8.5

1988 已屆大熟之時,今天再次得到證實了。

第三場﹕1996 Bruno Giacosa Falletto Riserva vs 1999 Giacomo Conterno Monfortino

這一雙的投票過程反覆得最厲害!

1999 Monfortino 最先聲奪人,皇上一出場便眾皆俯首稱臣,以 7 1 大比數勝了第一回合。

怎知第二回合卻有 4 人轉向,改投了 1996 Giacosa,所以 Giacosa 5 3 贏回一回合。

可是第一回合的差距太大了,總分仍然是1999 Monfortino 10 6 勝出。

最可愛的是一位突然表現得情緒有點激動的團友,他堅持說這兩瓶酒太年青了,今天不應該開,所以他兩個回合都棄權不投票。

但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我近年的經驗告訴我 1999 2002 可能是今天最可以喝也最好喝的 Baby Monfortino,錯過了此刻他們可能很快便進入不穩定期,包括入睡和半睡半醒的狀態。要有點成熟和好喝的 Monfortino 大可找 1971,但先不說價格,今天還有多少瓶可以讓你找得到呢?

這兩瓶天皇巨星今天的表現真的令我喜出望外。平時我比較多開溫暖的 1997 1998,故意避開 1996 1999。須知 Serralunga 與鄰村 Monforte 同是 Barolo 中最硬朗的分區,上好酒莊上好的田的上好年份肯定是百年不壞的,這種年青的 Barolo 丹寧如脫韁之野馬,往往讓人喝得頭痛,但今天這兩位神童卻氣定神閒,極其複雜的內容卻整合得相當圓融平衡,不太露出棱角來,這真的是我們的運氣!

1999 Monfortino 剛下杯的香氣是嚇人的,我常以「惡香」或 riotous 來形容,根本沒法用文字來形狀的,因為他既複雜又立體,勉強說之便是黑果、礦物、樟腦、薄荷、香草和一種像藥材似的香臭難分的氣味,依稀還有些松露和蘑菇等地裏的氣味。我再講一百次也不如你聞一次和嘗一口!

但他內裏乾坤太多了,所以通常在一輪騷動以後便有些起伏不定,年青的Monfortino 像個hyperactive 的小童一樣,是沒法安坐半刻的。這解釋了為何在第二回合有人棄 Monfortino 而投 Giacosa

Giacosa Monfortino 幾乎相反,像個早熟的孩子,連最年青、最有結構的 Falletto 也可以在大之中見到小,處處露出他優雅的本性。

1996 Falletto 早上一開瓶便很精彩,有很強的樟腦和樹林的氣味,背景是松露與蘑菇,入口以 primary fruit 為主,濃烈,有肌肉,豐滿但果味、酸度和丹寧有美妙的平衡,充分顯露出 1996 驚人的古典特性。

晚上再試,我覺得酒一直在進一步整合,依我看他與 1978 Bartolo Mascarello 是今天兩瓶最 complete 的酒。

團友對這驚人的一雙議論特多,讓我引其中三則﹕

  • Monfortino 有驚人的穿透力,從前面打來的一拳,好像穿越骨骼從背面而出;
  • Monfortino 有如鬼斧神工,是Barolo 的真身,他好像攬著整個宇宙藏在他的懷裏;
  • Giacosa 看曲線,Monfortino 看肌肉 — Giacomo Conterno 是師從少林的皇帝。

要我說﹕

  • Giacosa MozartGiacomo Conterno Beethoven
  • Giacomo Conterno 是乾卦,Giacosa 是坤卦;
  • Giacosa Barolo 也有著 Barbaresco 的靈魂!

 

魔鏡,魔鏡,誰最漂亮?

到了要選 Wine of the Night 的時候,大家幾乎齊聲說無法選!

我只好問﹕假如要你只選一瓶帶回家,你要哪一瓶?

一位團友說他自己會選 1989 Giacosa Santo Stefano,同時也會選 1999 Monfortino 給兒子。

接著幾個都說要 Monfortino,我便知道這方法行不通。

在半強迫之下,大家也就開始說了,結果卻是歷來最接近的分數﹕

  • 3 分﹕Bartolo Mascarello
  • 2 分(兩款)﹕Monfortino Giacosa Santo Stefano
  • 1 分(兩款)﹕Giacosa Falletto Giuseppe Mascarello
  • 0 分﹕Gaja

WOTN

意外的是﹕由我提名的Bartolo Mascarello,竟然險勝了 Decanter 選的 5 瓶。

我知道這是團友給我最好的打賞!

更令我感動的是這幾次 Barolo 品試活動有遠自上海、深圳、台北與澳門的酒友專程來香港參加,一位上海團友還發表了他的感想﹕

提升了感知認識,對於這片風土又了解不少,對於此處又多了一份情誼。

他說的「此處」究竟是指 Piedmont、這 6 瓶酒還是 10 位新知,我沒有細問。就像品酒筆記一樣,有些感覺並非文字可以盡說的,所以我也不求他說盡,最好讓友情、酒情與大地之情慢慢發酵吧,關鍵是有情誼,這正是我辦活動想達到的。

最後,讓我簡單的說一句﹕謝謝了!但願這次 Barolo 之旅的終站,不過是漫長的 Rose and Tar 旅程的起點。

這便中了柳宗元的名句﹕遊於是乎始!

 

後記

  1. 5 家酒莊都是我的至愛,以前寫過不少介紹的文字,可以在我的 Barolo 筆記簿 查閱。

  1. 當晚的開場酒是一瓶來自東北角 Friuli 的白酒 2007 Silvio Jerman Vintage Tunina,這也是 Decanter 的最偉大意大利酒之一。據資料說,在 1975 年,所有人還在一窩峰地釀造單一葡萄品種的白酒時,這位奧匈帝國後裔卻大膽試驗不同品種混兌而成的效果,這款Vintage Tunina 遂成為經典,有人稱其為第一瓶 Super White。主要的葡萄是 Chardonnay Sauvignon Blanc,另加原生葡萄 Ribolla GiallaMalvasia Istriana 和小量的 Picolit。我對白酒的認識近乎零,但聽團友說酒造得蠻好的,複雜而平衡,有人甚至說有幾分像 Burgundy。我只知道他很好喝,性價比奇高。還有,Tunina Antonia,取自意大利情聖 Casanova 的唯一平民情人的名字。

 

3 thoughts on “尋找最偉大的 Barolo(VIPa 導賞活動之七)

  1. 很期待你有機會再跟我們分享你和Monfortino, Soldera 的 「半睡半醒」和「入睡」的經歷。
    [版主回覆05/18/2013 09:20:06]有等事情,真的可求而不可遇。等等吧!

  2. 再說,這些還是酒麼?是「魔」?
    [版主回覆05/18/2013 09:24:21]是的。酒能感人,這是其中一端,所以我寫酒時從來不用「它」— they have the same worth as humans, if not more, at times.

  3. 這白酒好像很有趣,請問在哪裡有售?
    我都頗喜歡意大利白酒,在意遊間試過了的其中一瓶白酒是 Gravner,sommelier 朋友的介紹,紅酒一樣的白酒,開了一整天才好喝。Montenidoli 的白酒也讓我驚豔,當然她的紅也是忠誠於天地的。另外想試的還有很多,像 Fiorano、Valentini、Capichera 的 vermentino 等等
    [版主回覆05/21/2013 10:12:18]Tunina 從意大利一家網上店買的。Gravner 的 Anfora 2003 我以前開過一瓶,有趣。Montenidoli 令人神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