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一口 Emozione(VIPa 導賞活動之回顧篇)

更行更遠還生。

多場 VIPa 意大利酒導賞團結束以後,一位團友借用李後主的這句話來為我形容一瓶酒的香氣怎麼引領他走進了一片新天地﹕

那句詩,之於我是一片青綠,兩旁是樹,腳踏青綠,沒有五彩繽紛,可在光線與少許霧氣之間,就是想一直向前走,並不是找尋什麼不同的景緻,但那一片像是無盡的綠,就偏偏令我不想停下來。是靜謐的,並非艷麗的花園。所以若是香氣澎湃的,水果豐富的,可能不屬此類。

但究竟香氣是從 Giacosa 還是 Bartolo Mascarello 來的,他已記不清了。

在試酒會上,他不敢把這感覺講出來,因為他害怕人家會以為他是瘋子。

Matto!我想起我的意大利好友 Alessandro 常跟我說我是 matto(瘋子)一名,他說 mattomattamatti matte(瘋子的男女、單眾數的不同寫法)在意大利多的是,如果我沒聽錯,這也不一定帶負面的意思。

我認為自公元 5 世紀羅馬帝國解體以後,意大利到今天仍然經歷著漫長的「魏晉時代」,所以他們的 mattomattamattimatte 好比我們的竹林七賢,用今天的話說,瀟灑比瘋狂更準確。羅馬人講 In vino veritas,那魏晉人大概會說「酒後見真情」吧?

有了這個 matta,我覺得我的努力沒有白費了,因為我拿出來的 50 瓶精品酒起碼讓一位團友動了真情。

其他人又怎麼看?趁大家記憶猶新的時候,我問了每位團友有哪些片刻是他們最難忘的?

其實每次我都要求團友選出自己的 WOTN,但當局者迷,我們在選 WOTN 的時候往往像考牌官一樣,把酒的每一個細節都評分,然後算出總分最高的一瓶為榜首。這是理性賞酒法。

如果過了一段時間,當酒的具體細節我們都忘得七七八八了,甚至那瓶酒叫甚麼名字,是那一個年份我們也說不清楚了,可是有一剎那的感覺我們仍念念不忘,這才是我們一輩子在等待的酒。這是感性賞酒法,或曰意大利、魏晉賞酒法。

且聽竹林 14 賢難忘的一刻﹕

 

Barolo

Barolo 有三個動人的名字﹕MonfortinoGiacosa Bartolo Mascarello。我叫他們天、地和人。

Monfortino

我的團友大概是第一次嘗 Giacomo Conterno 1999 Monfortino,這有如人類第一次聽到的雷聲那麼震撼﹕


·        我想起「宇宙」,令我最驚訝的酒,也是我喝過最好的年青Barolo

·        你看過日本漫畫 slam dunk 嗎?他便是主角櫻木花道的 debut 藍球賽,同場高手如雲,個個獨當一面,但櫻木一出場,就是震撼,沒人管他技術如何,也不懂評論,你就知道他是怪物,將來必非池中物;

·        Monfortino 的宏大和潛力令我激動,我的世界突然豁然開朗了,一片澄明,之前喝的所有 Barolo 不過是為 Monfortino(和Bartolo Mascarello)開路。這兩個例子令我明白了人家為甚麼稱 Monfortino Barolo 之王,也為甚麼葡萄之王是 Nebbiolo 而不是 Sangiovese —這是葡萄的本質使然而不是傳統的原因。Nebbiolo 內藏的豐厚潛力是他可以長期發展的原因。我終於撥開雲霧見青天了!

·        Very very very strong tannic body but purest taste in my mouth ……真的很奇怪有這種感覺,我也許會掉入皇上的陷阱一發不可收拾!

 我太太跟我一起喝過多個年份的 Monfortino,她竟然也很有感覺﹕

要說最難忘的,肯定是 1999 Monfortino,不為什麼,只因為他喚起了我已遺忘多年的感覺。我明白我以前為什麼說 ’71 Monfortino 好喝了!

Bruno Giacosa

如果 Monfortino 像人類聽到的第一聲雷,則 Giacosa 好比他們腳下的大地,是百姓日用而不自知的存在。乾與坤、父與母是最好的比喻,前者直接用他的力量來打動你,後者卻是常年累月無聲的滋潤。

也因此,在 2001 Giacosa 的品試以後,一位團友說酒雖好,但沒有驚艷。過了兩個月,他卻念念不忘 Asili

Giacosa Asili 2001﹕初邂逅的回憶,當天我說差一點才算驚艷,但我最常憶起的便是他,尤其是初接觸的感覺,回憶中盡是那第一口的香氣口感的柔美。

· 

另外兩位卻被 2001 Barolo Riserv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ed Label 征服了﹕

  • 剛開瓶時那奪瓶而出的香氣是我從未經歷過的!
  • 他一下杯時發出的誘人香氣,既澎湃又優雅(好像有點矛盾),令我有觸電的感覺!

我們一共開過約 10 Giacosa,我看沒有幾個不被觸電的﹕

·        傳奇性的 Giacosa 實在迷人,我們喝了那麼多款真令我有點罪疚感,很難選出那款最好;

·        曾吟誦「更行更遠還生」那位的幻覺有一半可能是由 Giacosa 而起的;他又說他永不會懷疑 Giacosa

  • 另一位說他開始喜歡 Barolo 的香氣了,因為 Barolo 常讓他想起令他最難忘的一瓶 Burgundy。後來我追問他是哪瓶 Burgundy,他說是 Comte de Vogue Bonnes Mares,他記不清楚是 2004 還是2006 至於勾起他的回憶的那瓶 Barolo,應該是 Giacosa Asili,因為他過了幾天又告訴我﹕the FRAGRANT AROMA was something I missed very much in the past – my feeling is like “好刻意在同一種葡萄裏去找卻不果,無意中卻在另一種葡萄中偶遇

一句話﹕Giacosa is Magic

請聽聽被著魔的一位朋友怎樣憶述他與 2001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ed Label 的相遇﹕ 

夢中的你也許就是被這股魅惑的氣味給叫醒。每喝一口就怕她離開你,但她再也回不來了。只是映入了心簾,永遠也揮不去了!

最後,這位朋友用簡單的語言道出了 Giacosa Magic 為何物﹕

Giacosa 之夜,我是深深的拜服的。AsiliSanto Stefan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是何等的平衡和有性格,但是最難能可貴的是 Giacosa 不是在賣弄他的釀酒技術,而是用他高超的技巧去展現不同土地的特性,他用一種忠於自然的語言來讚美大地!

所以我說 Giacosa 是常年累月無聲的滋潤。

Bartolo Mascarello

最令我驚奇的是 Bartolo 也贏得那麼多崇拜者。對我來說,Bartolo 透露著人性中光明的一面,不懂他的人可能說他簡單,但不少團友領略了他的風采﹕

  • 1978 Barolo Riserva 溫柔,還是那溫柔人心的感覺最使人溫暖;
  • 喝過的 1971 都很棒,但最難忘的是 1971 Bartolo,他有個性,古典,令人感動得掉淚;
  • Bartolo(與 1958 Giacomo Conterno絕對是太極高手!開始時我想筆錄下酒的特性,但一聞一喝之後,我卻呆住了。酒内的東西太多、太豐富了,從入口的一刻感覺到他在不停演變,細緻、流暢而持續,有力又有功架,體態端正,就像武當高手在耍太極(注﹕這位團友曾多次上武當山),我終於放棄做筆記,因為我的感覺太多了,簡直無法記錄,任我怎樣描述都不會齊全。我沉默了好一段時間,只覺此刻太感人!

  

我忍不住要搬出我兩年前寫的一段 1971 Bartolo 與大家分享﹕

  • 不慍不火;immediacy — there’s nothing between me and my Bartolo/Barolo soilballet dancersweightless, floats in the airperfect balance, the most elegant, classical rendering of a BaroloSpace, ether ;天地之大;MahlerWhat a wine!Who cares where the fruit is … the best answer to Beppe Rinaldi’s “I hate fruit!”PERSISTENCEThe greatest Barolo, ever!

除了這「三大」,以下幾瓶也要一記﹕

1971 Gaja San Lorenzo

  • 1971 Gaja San Lorenzo 感動了一位朋友,並不因為酒的表現,而因他佩服 Gaja 勇於改革和嘗試。這並非所有酒莊都能做到的;
  • 另一位驚訝於 42 個春夏秋冬後的 Gaja 竟然還是有著那麼優秀的酸度,和長長的回味。朋友又說可能他人到中年了,所以比八零後們對這瓶酒更有一份情懷與惆悵;
  • 但偏有一位八十後說 1971 Gaja 好不刺激,整晚出乎意料的像坐過山車一樣又上又下的。

1945 Marchesi di Barolo

1945 Marchesi di Barolo Barolo Riserva Castellana 令一雙剛退休的朋友感動,他們認為這瓶長老從深厚的煉歷中帶出韻味。

我的驚艷

最後讓我說一下我自己最難忘的 Barolo 片段。這些酒我多半喝過,所以 1971 Bartolo 的精彩是意料中事,我選的是令我驚艷的片刻﹕

  • 我最強烈的感覺是 2001 Giuseppe Mascarello Barolo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 三十多瓶中數他最令我心癢,tantalizing,一種若即若離的感覺,伊人在水之一方,你每走近一步,他卻彷彿飄得更遠。
  • 1958 Giacomo Conterno Barolo﹕起初覺得他氣若游絲,但半天以後,進行到第二回合,他卻投我以彌留之際的回眸,老人滿意的一笑,沒有言語,但一切皆完滿具足,無障礙也當然無憾,令人無言的感動。

 

Sangiovese

八場觀賞團只有三場屬於 Sangiovese 的世界,所以 Soldera 輕易的成了萬千寵愛在一身的明星。

Soldera

一位朋友選了1985 Soldera為所有觀賞團之最愛,原因是﹕我們同場試了兩瓶,發展得較快的一瓶充分顯露出成熟Soldera最迷人的一面,但慢熟的另一瓶卻極為典雅,他大概開心的想著﹕天下之美盡在此矣!

另一位朋友與他有同感,他說被1985 Soldera的複雜性和平衡的架構迷倒了,這是他嘗過最好的意大利酒!

不過,1995 的爆炸力對他們留下了更深的印象﹕

  • 一位 Burgundy 高手說﹕1995 Soldera 在最美一刻綻放的如煙花般香氣實在迷人至極。

·        1995 Soldera 一下杯和 2005 Soldera 的最後一瞥同樣難忘,前者是趙飛燕跳掌上舞,迷醉和先聲奪人,若說她還有一點庸俗,那 2005 的回眸卻屬於仙女般的清純脫俗,民女裝扮的她憑這一笑才在有意無意之間露出真身來。


Biondi Santi
Soldera
有點像 Monfortino,如雷似電,沒有人不被他撼動的。Biondi Santi 更像 Giacosa,是無聲的滋潤,所以雖有人說 Soldera Biondi Santi 令他折服,但沒有幾個寫下對 Biondi Santi 的贊嘆。

我太太卻在領教了多個年份的 Biondi Santi 之後有如此感受﹕

1985 Biondi Santi Brunello Riserva 讓我知道成熟的 Biondi Santi 是怎麼樣的,我不用為 Biondi Santi 的高酸度而皺眉頭了!

1985 Cepparello

Bartolo Mascarello 一樣,我很高興有人發現了 Cepparello 的魅力﹕

  • 1985 Cepparello 於我是新體驗,和1977 Monsanto Il Poggio 一樣,他示範了完滿的整合和渾然一體是何物;
  • 這是前所未有的體驗;聽起來有趣更滑稽的是,從 1985 Cepparello 我第一次發現酒的霉味竟然可以令他有更好的氣味和口感!

我以前寫 Soldera 寫得太多了,但三場 Sangiovese 令我最難忘的是 1985 Cepparello,尤其是早上小試和第一回合,他給了我近似 1971 Bartolo 的究竟涅槃的感覺。我在上一篇曾這麼描述我的感覺﹕

1985 Cepparello 是很禪意的酒,是一種頓悟的經驗,他的好是當下即是的好,而不是他有甚麼 —你的心已經與他融為一體,不用靠腦子來分析他有甚麼。所以當你甚麼都不去想,那甚麼也沒有;但你要去找的話,甚麼都有。無非這便是和諧和完滿?

1983 Le Pergole Torte

在記述 The Greatest Chianti 的報告裏,我曾說﹕

不斷變身和老而彌堅的 Il Poggio 踫上優雅但弱不禁風的 Le Pergole Torte,較多人選勇士棄黛玉,這本非怪事。但我敢打賭,過了幾個月以後,必定會有人步M兄後塵,回心轉意重投 Le Pergole Torte 的懷抱。

果不然,除了 M 兄以外,他改投 Le Pergole Torte 了﹕

我仍念念不忘第一口的 Le Pergole Torte 味道與丹寧的完美整合。真想重新試一次!

發現 Chianti

Chianti 是這位朋友的新大陸﹕

體驗過前 7 輪的經典好酒,以為對意大利酒有點認知了,但一碰到 Chianti 的多變和任意,我又變回迷惘了。不同的是,以前我從遠處眺望鎖在濃霧裏的森林,這次我卻在森林内獨自摸索。

一開始品嚐 Chianti 時,酸度很好很醒神,可口順喉,回想起當天下午我搬書搬得滿身大汗,當時如果有杯冰凍的 Chianti,那應該是人生一大享受了。

我猜想 Chianti 應該是勞動工人最佳的伴侣,最生活化和最瀟灑自在的酒。

What’s Next

我在開始時提到的那位 Matto 這樣總結這次難忘的旅程﹕

短短的旅程充滿了很多美妙的瞬間。這是高度精練的精神之旅,我慶幸能全程置身其中,是一生也忘不了的。

這種回應有點出乎我的預料。

我的原意其實很簡單﹕我希望在團友的字典裏加添一兩個意大利字,我用的工具是一些令我感動的意大利酒。當他們回到自己的圈子裏,他們總會與朋友分享點滴的動人片刻吧?

只有 Matto 才會做這等事。

來自上海的一位團友說得好﹕

意大利酒永遠離不開 Tradizione(傳統)、Emozione(感情)、Passione(激情)和 Amore(愛情)這幾個詞。

總結起來只有一個字﹕情!

這不是普世價值又是甚麼?從羅馬帝國亡後的意大利,到秦漢亡後的魏晉,我被一種對自然、對真我的一份執著感動了。但願意大利酒像春草一樣,陪著你我更行更遠還生。

附錄

以下是八次活動的記述﹕

  1. Barolo Barbaresco 半日遊(VIPa 導賞活動之一)
  2. Sangiovese 半日遊(VIPa 導賞活動之二)
  3. 發現 GiacosaVIPa 導賞活動之三)
  4. 最好的 2001 Barolo?(VIPa 導賞活動之四)
  5. Barolo 的黃金歲月﹕1982 年前 Barolo 品試記(VIPa 導賞活動之五)
  6. 誰是最偉大的 BrunelloBiondi Santi vs SolderaVIPa 導賞活動之六)
  7. 尋找最偉大的 BaroloVIPa 導賞活動之七)
  8. 最偉大的 Chianti?VIPa 導賞活動之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