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隨意行2020年第2場 – Barbaresco – Treiso

品飲時間:2020年6月27日中午12:00開始 (日)

許久沒寫文,回顧過往的文章,真心喜愛自己的一言一語,那都是源自內心的觸動,創作是延續的根本,回憶是無價,感謝有這機會記錄人生每一個值得回味的時刻。

Barbaresco第二場來到最南邊的Treiso,原屬於Barbaresco村的一部份,1957年拆分出來,平均海拔400米以上,最高處甚至到500米,總產量佔整個Barbaresco產區的23%,因高海拔,酒質芳香優雅,也因寒冷地勢高,過往Treiso種的Dolcetto和Moscato比Nebbiolo更多也更出名。但隨著地球暖化,因禍得福下,讓這裡的Nebbiolo能完全成熟,尤其在較乾燥的年份,更是獨利此區,泥土與Serralunga d’Alba相像,同屬於較遠古的Serravalliano,貧瘠的鈣質泥灰岩能讓這裡的Nebbiolo多了幾分剛勁,可說是非典型的Barbaresco,整體風格則是介於Barolo和Asili,Rabaja之間。

除迎賓酒活動前開瓶外,全數酒款24小時前拔塞瓶醒,當日正式酒款由左到右,如下:

  1. Paraschos KAI 2015 IGT
  2. Rizzi Barbaresco Nervo 2007
  3.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7
  4.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
  5.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iserva 2012
  6. Rizzi Barbaresco 1975
  7. Scarpa Barbaresco Pajore Barberis 1982

 

酒款區域分佈圖

Treiso

 

 

A. Paraschos KAI 2015 IGT

來自東北義Friuli Venezia Giulia印象派超新星的Paraschos,從沁入心脾的橘酒到令人驚艷的Merlot,每一款都有被打動之處。酒莊成立於1998年,2003年導入自然動力法,不添加化學原料,不過濾,不澄清,不加二氧化硫,使用傳統陶甕釀造方式,孕育出個性鮮明款款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也如同原介紹文所描述的,將橘酒的巧妙靈秀,魅惑柔媚,發揮地淋漓盡致,又超乎想像。

葡萄園位處海拔50米,東南朝向,多屬黏土泥灰石,使用80年的老藤100%Friulano釀造,在開口大桶中以不冷藏且不添加酵母發酵2~4天,接著在大型Slavonian橡木桶中放置至少24個月。一、二輪的表現有著微氣泡感的楊桃汁、礦石、白桃、蜂蜜、檸檬橘子皮的清香,新鮮可口,冷冽靈巧,尾韻綿延細長,層次豐富,回甘生津,是款能讓人靜靜喝上一瓶,通體舒暢。

 

第一組為2007年,氣候變暖後典型年份,溫暖,豐滿的果味幾乎像新派的Barolo。溫暖乾燥年份的Barbaresco比Barolo出色來的新鮮,尤其是產區以西被Tanaro河圍繞著,緩和日間的高溫。雖然Treiso村,離Tanaro河最遠,卻因暖化才逐漸有更多Nebbiolo出現。

1. Rizzi Barbaresco Nervo 2007

成立於1974年的Rizzi是Kerin O’Keefe最喜歡的五家Barbaresco酒莊之一。在去年造訪時,領我進門直到結束離開仍不忘寒喧好幾句,負責種植的老爸Ernesto Dellapiana,接待的則是女兒Jole掌管日常營運事務。雖屬傳統派,乾淨的酒質更像新派的表現。此款位於較高處的Nervo,海拔310-370m,朝南陡峭山坡以沙石、白色泥灰土壤為主。在不銹鋼桶中發酵3週,然後在橡木桶(50Hl)中陳年12個月,最後在混凝土罐中繼續陳放8~12個月。

開瓶3小時後,玫瑰花粉帶著滿滿鮮嫩欲滴色澤紅潤的草莓氣息與口感,雖是個甜姐兒,有著內斂的一面,甘甜鹹香的餘韻像是壺玫瑰花茶加入幾顆話梅沖泡,止渴透心甜,回甘好滋味。隔日早上再試,香氣更甚,口感雷同,淡雅脫俗,原先的甜姐兒已蛻變成氣質出眾的俏佳人。第一輪,簡姐說沉在杯底的木質香; L說有著屬於Barbaresco顯著的花香; 蕭說喝起來很新派。第二輪,多數認為變得更加輕盈通透,優雅均衡。

2.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7

同樣也是成立於1974年的Sottimano來自於Neive村,現任莊主Andrea Sottimano是布根地的忠實擁護者。他曾經告訴Stephen Tanzer “We’re willing to sacrifice some weight for elegance and definition。” Kerin O’Keefe曾指出,在2010年份之前的酒款,的確發現他們的酒過於依賴新橡木桶,雖然自2004年起,已逐漸減少新桶使用,採有機種植,為求更多的平衡。Pajore則是Treiso的名田,走優雅路線,Angelo Gaja是這裡的大地主,是旗下Barbaresco質量保證的來源。葡萄園位於海拔320米,西南朝向,石灰岩土壤。超過25天的浸漬發酵,沒有使用選定的酵母,在228升的布根地桶陳釀約24個月,其中一半時間與酒腳共處。10~15%是新桶,其他則是使用4次以上的舊橡木桶,裝瓶前採不過濾、不澄清。

開瓶3小時後,相較於前一款,多了股野性的吶喊,艷光四射,像是位妙齡女子有著光滑般的肌膚,身著絢麗紅艷泳裝,吸引眾人的目光。口感緊緻扎實,骨子裡卻是個鐵錚錚的女漢子,霸氣爽朗,行事果斷俐落。早上試時,原充滿肉味泥土氣息多了玫瑰花香,渾厚的單寧略帶微鹹苦感,尾韻甚長。第一輪,桶味多,單寧力道強勁。第二輪,簡姐說變厲害、輕盈,口中變化多,有震盪、swing的感覺; J說向上爬升後停留在高處,層次多,比較dynamic; L說變得更均衡、味道層次多; F則說單寧質地變細。

投票結果:不分軒輊,一票之差,從原先1. Rizzi Barbaresco Nervo 2007以7:6稍勝出2.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7。第二輪2. Sottimano Barbaresco Pajore 2007以7:6扳回一城。跑票的歐吉說2號的厚實感更吸引他。

 

第二組就在活動的前兩天,原屬同一酒莊同年份不同地塊擔任第四棒的酒款,翻遍酒櫃就是找不到,何時離家出走的?冷汗直流之際,只好讓還是小大人硬著頭皮上場。2004年溫和且穩定的天氣,有較長生長季,因前一年03’ 炎熱乾旱,使部份葡萄藤停止正常生長,在04’ 較溫和的條件下,讓植物釋放了所有儲存的能量,產量因此大幅上揚,勤奮的酒農們則透過多次的產量限制維持穩定的質量,是少數能在高產量與質量間取得平衡的年份。精緻芳香,口中層次感豐富,陳年潛力大,最好的田,尤其是Barolo以東或許還得陳放,但基本上已進入適飲期。臨危上陣的2012年,冬天與春天又濕又冷,夏天炎熱又有冰雹,幸好秋天有雨,屬典型溫暖年份,中等酒體,沒2011年來得優雅。

3.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

因帶著一份好奇想一窺究竟,去年在阿爾巴的授勳之路便選了Treiso為其中的落腳處,在Ada Nada住宿的那幾晚是最舒心的體驗,逢人就推薦,尤其那無限暢飲鮮飲機最得歡心。酒莊創立於1919年,坐落在Rombone園的中央,平均海拔約200~350米,南朝向,土壤為鈣質泥灰岩,少量黏土海洋沉積物,是深具結構的地塊。前莊主Giancarlo以妻子名字Ada命名酒莊,Cichin則取自於舅舅Teobaldo的暱稱,是Ada Nada的旗艦酒款,源自60多年的老藤和最好的一片園,與同齡的酒相較,需要花更長的時間甦醒。其它酒款也都以家族成員來命名,家人間有著深厚的情感連結,尤其在與莊主Annalisa和丈夫同是負責釀造的Elvio這一家人相處後能充分感受到那溫情。此款酒浸漬約12~15天,然後進行非常輕柔的壓榨,再將酒轉移到不鏽鋼桶中完成發酵並進行蘋果乳酸發酵。最後,將其倒入Slavonian大橡木桶中,陳釀20~24個月。裝瓶後,再陳放8~10個月才上市,年產量約4,000瓶。

 

開瓶3.5小時後,畫著煙熏妝帶點肉感樣,又像是清粥上拌著甜酒釀豆腐乳,當你再靠近時,有如晨曦般的清新又帶著性感的玫瑰香飄向著你,短短時間內呈現多重面貌。口感倒沒香氣來的出眾多層次,但仍不失為可細細品嚐的佳作小品。早上小試,香氣雷同,深邃香料氣息更為濃郁,單寧很有存在感但不兇猛,果偏熟,酸度略顯不足,混沌了些少了點通透感。第一輪,都說要再放,比第一組來的更硬朗。第二輪,變化不大,F說維持一貫地沉穩、內斂,結構很完整。

4.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iserva 2012

自2012年起,Cichin便正名為Barbaresco Riserva,從種植到陳年時間都是一樣的。開瓶3.5小時後,紅莓漿果混合著濕土綠葉,年輕屁孩佯裝大人樣,在森林嬉戲奔跑著,香氣上比前一款更熟成,有著礦物、大地、石墨氣味般硬朗的口感,掩蓋住所有的花果味。心裡嘀咕著這恐怕一天都醒不了,只好提前使用SODD法,將部份先倒入小瓶子。早上再試,原瓶表現一樣青春動感,香氣宜人,薄紗一層一層被揭開似的。第一輪,將小瓶內的酒液倒回原瓶,混合後單寧微苦韻增長,但還是有不少人被它清新活力般的香氣給吸引。第二輪,香氣表現持續上揚,略嫌蠻橫的單寧漸趨圓融,都說進步顯著。雖然無法比較到走柔美路線的Valeirano和粗獷代表的Rombone這兩地塊的差異,但從天和剛轉大人與還是青少年的趣比,也是種體驗,所幸它過了叛逆期稍稍醒開了。

投票結果:第一輪 3.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 以11:2勝出 4.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iserva 2012。第二輪 4.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Riserva 2012 以9:4逆轉 3.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除了榮登最佳進步獎外,青春的肉體還是容易受到青睞。這時餐桌上這道肥美的宜蘭櫻桃鴨,煎得恰到好處,粉嫩多汁,迷死人了,老白說要把他的那一票投給它。

 

第三組則是喝過不少次的1982年,地球暖化前的分水嶺,炎熱夏天少雨, 許多地區遭受嚴重乾旱,9月高溫突破歷年來紀錄,較往年平均溫高出2度,質地結構龐大,果味馥郁,酸度相對低些適合早飲和平庸多雨的1975年之間的比較。

5. Rizzi Barbaresco 1975

Rizzi酒莊在Treiso有兩塊田,除了第一款位於較高的Nervo,另一塊與酒莊同名也叫Rizzi位處海拔約220~310米,東南、南朝向,白色泥灰岩多鈣質與沙石土壤。在不銹鋼罐桶中發酵25~35天,接著在大型橡木桶(50Hl)中陳放12~15個月,然後在混凝土罐中繼續陳放8個月,直到裝瓶上市。

開瓶4小時後,醬香味葡萄乾,搖杯後漸散,化為濃郁的酸梅茶帶可可、杉木香,是位成熟睿智有深度的紳士,口感則是較香氣更輕一階的表現,酸度持長,讓尾韻有著無限延伸的廣度,甘醇茶香,味酸而正,從舌尖到舌根慢慢化開,餘韻之長令人驚豔。早上再試,同是醍醐香,更加深層醉人的口感依舊餘韻盪漾,激起一波波的漣漪。第一輪,不時聽見酸得很均衡,好長的尾韻,還能再陳放,第二輪,容說輕盈且持久; 毆吉說每分每秒都在變化,在這平庸甚至是不盡理想的年份,卻有如此的表現,能品嚐到所謂的災年出異品,真是幸運。

6. Scarpa Barbaresco Pajore Barberis 1982

成立於1870年的Scarpa酒莊採用傳統方法釀造葡萄酒,以自然的方式進行,酒莊堅決不在葡萄酒的發酵過程中使用溫控系統,現在的釀法僅在不銹鋼桶中進行提煉亦拒絕採用Slavonia橡木桶,而最頂級的葡萄酒則使用French Allier陳釀。酒莊理念是給需要時間陳釀的酒款,有足夠的時間在瓶中發展得更為平衡。所以連入門酒款都比市場上大多數葡萄酒的年份更老。雖然產量大,Nebbiolo都是買來的,不過Sheldon Wasserman給予不錯的評價,老師過往喝過的也有水準。葡萄園位處海拔約190~350米,西和西南朝向。這支第三場活動曾喝看,看看兩年後的表現有何不同。

開瓶4小時後,淡淡的莓果木質沁涼口感,說不出的微妙,有種失落,像似在外不斷徘徊逗留著,卻走不進真實的內心世界,也許再多點內涵,能加深記憶。活動前小試,香氣口感相仿,餘韻沒開瓶時來得悠長。第一輪,L說醒的差不多,酒本身優雅的特性不像Nebbiolo; J說結構完整,有骨有肉。第二輪,簡姐說有白松露的味道; C說比前一輪好很多,單寧感仍存在,漸感受到它的甜美。

投票結果:第一、二輪 5. Rizzi Barbaresco 1975 分別以11:2和8:5勝出 6. Scarpa Barbaresco Pajore Barberis 1982。改投6號的多數表示越來越出色,雖然論整體還是5號占上風。但以6號此次的表現,可圈可點,兩年前在喝第二輪時,還使出SODD法,才有從夢鄉裡被搖醒的感覺。

Wine of the Day (WOTD)

經每組兩輪投票後,尾聲前讓大家按次序選出當天最喜歡的前三款酒。經加權方式計算後 (第一名3分,第二名2分,第三名1分),當日前三名如下:

5. Rizzi Barbaresco 1975 (24分)

6. Scarpa Barbaresco Pajore Barberis 1982 (13分)

3. Ada Nada Barbaresco Cichin 2004 (10分)

後記:

這世界因疫情停格、顛覆、翻轉好長一段時間,盡頭在哪,沒能說的定。每兩月的隨意行也因此受到影響,只能仰賴少少的庫存,延長舉辦的時間。但功課還是要做,這期間大概是喝義酒最兇猛的階段,無論純飲或搭配料理,總要來瓶義酒,是真愛怎麼喝都對味,這大概是最能撫慰人心,小小的確幸。

老蕭廚房

隨行者們,下回我們要往另一個山巔Brunello di Montalcino前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