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随意行 2017#7:Brunello di Montalcino (Central)

作者:光与影的艺术(http://www.weibo.com/u/1400117950 微信:coldfall_bin
生物动力历法﹕2017 年 12 24 日中午 12 点正式开始 –   

我主持的北京随意行在今年至今已经做了六场,回看一下,竟然没有做一次Brunello的活动,到了年底,这第七场终于又回到了Montalcino小镇,带着随意酒友们在小镇南边的酒庄转悠。

当日正式的六款酒是:

  1. Cost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2. Pian dell'Or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3.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8
  4. Salvion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8
  5.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6.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因为今天是圣诞节前夜,因此我特别增加了一款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8,把他和第三组的两支放在一起对比体验,另外选择了天堂园的2013的白作为开场白酒。

其中2004年和1998年的酒提前一天的上午11点开瓶,在酒柜中原瓶透气醒酒。1983年的两支在提前一天晚上的11点开瓶,其中1983的Biondi Santi塞子浸的比较严重,还带有一点湿纸板味,试了下酒,感觉略微有点受热,不过没有什么怪味也没有酱油味,因此决定换瓶,和大龙Soldera一起在酒柜醒酒。 加餐的1978年Santi打开酒塞后感觉状态还不错,就塞回塞子,酒会当天早上8点再拔掉塞子原瓶醒酒。

酒会在平安夜当天12月24日周日中午12点正式开始,按年份分组对比,每组都进行了两轮的品试。当天是生物动力月历的花日

今天的开场白酒是来自天堂庄的白,庄主家自酿自饮,自然对待,别有风味。今天感觉香气中还原味道多了些,喝起来口感很好。

 

第一组  Cost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VS Pian dell'Or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2004

今天第一轮登场的两支都是来自极佳的2004年的Brunello Riserva。

被很多酒友戏称为意大利康帝的Costanti是Montalcino一个历史性的名字,这家位于Montalcino小镇南边一点,在Biondi Santi正北方的历史名庄,酿造Bruenllo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末期。庄主Andrea Costanti在1983年接手酒庄,他是锡耶纳贵族家族后裔,从1559年这个家族就在Montalcino生活。在1870年锡耶纳省的一次葡萄酒贸易会上,Costanti就开始称自己的葡萄酒为Brunello,是Brunello的先锋之一。Constanti家的葡萄园位于海拔400-450米,昼夜温差带来了很好的香气和复杂度。树龄在5-25年之间。

Andrea尊重传统也接受一些新思路,他的Rosso在350升的Allier橡木桶和500升的Allier桶共陈年12个月,其中25%是新桶。 Brunello则在Allier橡木桶(350/500升)中陈酿18个月之后,再在30百升的中等Slavonian橡木桶陈酿18个月。

而Pian dell’Orinod的女庄主Caroline Pobitzer在1996年买下了这块紧挨着Biondi Santi的Greppo葡萄园(约1公顷),并和酿酒师也是他后来的丈夫Jan Hendrik Erbach,一心想酿造出最能反映Montalcino风土的葡萄酒。这对酿酒夫妇的理想是 “To create and sustain the maximum harmony possible between vineyard, climate, soil and mankind”。

Pian Dell’Orino 葡萄园位于海拔470米,主要是黏土和砂石,酒庄尊重自然,采用有机种植,葡萄甄选严格,几乎是完全的手工筛选,酿酒的酒窖设计成模拟摇篮的形状,墙体由“可呼吸的”材料制成(黏土,木头,石灰岩,石头等,都来自葡萄园). 他们只使用天然酵母,不用温控,发酵在木制大罐进行,之后在Slavonian大桶陈放30-40个月。

第一轮,先品试的Costanti Riserva 2004, 刚一入杯感觉是很开放很甜美,丹宁细腻,走的是易饮的柔美风,不过酸度感觉略高,似乎缺少一点平衡。而相比之下,Pian dell’Orina刚开始给人的感觉是内敛,高雅,骨架感强,丹宁厚重压舌。小鱼儿说这支酒很男人,年轻活力。到了这轮后面,这酒一下出来很多花香,里面还带着一点菌菇,森林泥土,好像绽放了,给人许多的想象空间。 相比起来Costanti中规中矩,其实如果单品来讲,也是一直不错的酒,不过大家投票下来,Pian dell’Orina 7:2 先下一城。

到了一个半小时后的第二轮,Costanti的感觉是正常绽放,正常表现,酸度的均衡感仍然略欠。 而Pian dell’Orina则获得了一片啧啧赞誉,姑娘们说这酒变得爷们了,结构坚挺,入口更加平衡美丽,香气不断舒展绽放,从这种酸度和丹宁的感受看,他的陈年能力令人期待。今天虽说有点杀婴,但也很幸运的,我领略到这支酒的魅力。 第二轮9:0, 横扫,Costanti只能说挑错了对手。

 

第二组  Cerbaion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8

VS  Salvion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98

第二组这一对其实对我来说,比对大龙和三弟对决更加期待。都是来自Brunello的大名家,而且国内更加罕见。加上一年前那支完胜Biondi Santi的Salvioni 1990,令我印象深刻。今天的年份是不愠不火的1998,19年的光阴,让这两只刚刚成年礼毕的酒有何样的呈现呢。

Cerbaiona的庄主Diego Molinari, 曾经是意航的飞行员,1977年他决定更换一种生活方式,去酿酒!(意大利人就是这么随意)。酷爱勃艮第的他,最终把落脚点选到了Bruenllo,在Montalcino村东南的Cerbaiona庄园开始了他的葡萄酒酿造生涯。有趣的是他选择的这块葡萄园,毗邻Salvioni酒庄的La Cerbaiola庄园,他选择了朝东的位于海拔350米的葡萄园,这里富含钙质泥灰岩(小镇南边的典型土壤),以及较多的岩石,为这里的葡萄酒带来了优雅有深度的酒体。 Diego与Tuscany导师级人物Giulio Gambelli是朋友,并且获得了很多指导, 在1981年推出了第一个年份的Brunello。 Cerbaiona的Brunello充分反映了风土与年份,不会因为年份差,而作特别处理,真实反映那个年份的葡萄带来的风味。

Giulio Salvioni也是一位传奇人物,他说Bruenllo是身着燕尾服的绅士,需要被尊重。他家的酿酒酒窖就位于Montalcino小镇的中心,葡萄园则位于小镇东南方,家族的Cerbaiola农场,与Diego Molinari的Cerbaiona园毗邻的La Cerbaiola葡萄园,海拔420米,土壤由泥灰岩和易碎的岩石层组成。Giulio从1980年代开始全力投入葡萄酒的酿造,经过数年耕耘,在1985年出产了酒庄第一瓶Brunello,并且很快获得赞誉,被称为“modern-day traditionalist”. 他不支持使用小桶也反对使用很旧很大尺寸的木桶。他只使用中等大小,20百升的Slavonian橡木桶,葡萄只使用100%的Sangiovese,使用天然酵母,不过滤。

这对邻居闪亮登场,第一轮,Cerbaiona更加绽放,优雅,漂亮,姿态万千,表达充分结构扎实,十分平衡,酸度活泼。 而另一面的Salvioni香气相对比较闷闷的,好像没睡醒似的,在口中的结构体现了实力,厚重,丰富的回味,骨架强壮,酒友说相比之下,Cerbaiona比Salvioni小了一号,Salvioni喝起来比闻起来好太多。一时间酒友们对这两支酒各有所爱之点,一时不分上下。最后Cerbaiona以5:4险胜。

第二轮,Cerbaiona更加绽放,充分的体现了一种优雅的女性之美,变化更丰富,又不那么张扬。 而Salvioni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赶上封闭期,始终没有舒展开,虽然他的扎实雄厚的酒体颇得酒友之心,然而就当下这一刻而言,始终缺少了一些什么似的。也许今天就是属于Cerbaiona的一天,7:2, 这一轮大胜。

 

第三组  Case Basse Solder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VS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3 

VS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78

 

第三组这两家大名鼎鼎的酒庄,想必各位都是耳熟能详了。Biondi Santi家族是Brunello di Montalcino的标志,是唯一一家从19世纪中期就一直坚持不断地酿造Brunello的酒庄。酒庄至今仍存有Franco祖父Ferruccio酿造的1888和1891年的BDM。

已故老庄主Franco一直坚持传统酿造工艺,拒绝使用所谓现代方法酿造当时酒评家喜欢的浓郁的,重口味的橡木桶主导的葡萄酒,以至于成为在90年代被当时的主流酒评家攻击目标。经过数年坚持,终于看到了大众口味的回潮,优雅平衡的Brunello重新被正确评价。

而大龙Soldera的庄主Gianfranco Soldera也是非常有个性和自信的怪才,坚信自己的酒是世界最好的葡萄酒,对酿酒极具激情。1972年开拓了Case Basse这块处女地后,他自建了植物园来创造纯自然的生态系统,土壤富含矿物质, 采用36年以上的老藤,产量控制及其严格。从1976年开始,酒庄聘请Giulio Gambelli为顾问,坚持最少干预的纯自然理念,连酒窖也都是用岩石和砾石改成,从不用水泥混凝土。只生产Brunello Riserva,大Slavonian橡木桶,陈酿5-6年,酿造出的酒堪称无瑕疵的模范。

第一轮,先入杯的是1983的Soldera很快就得到了不少酒友的称赞,酒体雄浑,均衡,Violin说这款 83 有很好的红果香,酸度很好,不突兀,恰好前几天她试了93的Soldera,感觉83强过93很多。Simon的一个“好”字和赞叹的表情说明了一切。而“迎合民众风格”的评语,似乎和我有一些共鸣,确实“好”,很难说有什么缺陷。但是,好在哪里呢?

1983年的Biondi Santi, 似乎多少受了塞子的影响或者其他什么原因,似乎不在最佳状态,但是他很有性格的呈现的松林泥土夹着果香,Biondi Santi才有的酸度,一点点甜美,内敛的气质,让他个性突出,又有点桀骜不驯。

1978的这支Biondi Santi,我个人喜欢那种酸度,不过确实也如酒友说感觉有点过高,我的经验应该是时间还不够,需要等待。

第一轮,Soldera以7:2胜出(78不参加组内对比评选)。 

到了第二轮,大龙状态仍然不错,结构很好,干净,但是小鱼很困惑的说“Soldera,喝不懂他,这是什么?大工业的极品么?品种?产区?他的个性,identity在哪里?就像一段感情,想很认真的对待,但是,找不到感觉,很好,但是又如何?”大约这和不少随意酒友感触类似,Soldera非常完美,但是完美的有点没有个性似的。

而83的Santi,尽管今天状态一般,但他的个性鲜明。确实,投票的话,我还是投Soldera,这一轮8:1,仍然大龙获胜。但是相对来说,Biondi Santi有趣得多,更加个性化,更自然吧。

1978这一轮,我个人非常喜欢,清爽,活跃,酸度充沛,比第一轮,平衡了不少。作为一只近四十岁的酒,还像个小年轻一样。

Wine of the Day

今天 Wine of the Day 的环节,我很随意的让1978年的Biondi Santi也参加投票,不过今天大龙和三弟的彩头都被Cerbiaona抢走了,5位酒友给她投了第一名,总分20分获得Wine of the Day, 第二名是Pian dell’Orino, 15分。Soldera 1983和Biondi Santi 1978分别是9分和8分获得了第三和第四。Salvioni得到2分,而非常欣赏个性的Biondi Santi的女孩把1分留给了83年的Biondi Santi.

这一场Brunello大约是我进行的Montalcino地区酒会结果最无法预料的一场了,一向以WS均价预设前三名的光头彬今天都逆天的把票都给了Pian dell’Orino和Cerbaiona, 他推崇的大龙落得个第三而已。这两只酒今天的表现的确令人眼前一亮。而大龙和三弟,我的感受是秀出了自己的实力的一小部分,用抱青老师的话说,“一得一失,仿若人生”。今天酒友们对意大利酒的感觉真的很赞, 随意行2017完美收官,明年再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