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随意行 2017#3:西西里探秘 — ETNA

  作者:光与影的艺术(http://www.weibo.com/u/1400117950, 微信:coldfall_bin)
生物动力历法﹕2017 6 25 日中午 12 点正式开始

西西里岛是意大利的最大也是地中海最大的岛屿,这里一直以来都是葡萄酒大产区,产量也非常大,但是,大产量也常常和低质量,超市餐酒挂钩,确实很多西西里的葡萄酒也都是以批量的形式销售到意大利以及世界各地的。而今天我们要来到西西里岛东北部一个非常特别的产区,ETNA火山产区,这里的葡萄酒在进入2000年以来,开始发力,不断的出现了很多高品质的,有特色的葡萄酒。北京随意行第一次登上火山,来看看这个欧洲最大的活火山给我们呈现出什么样的风土。

ETNA地区曾被很多葡萄酒专家称做是意大利的勃艮第,西西里的Barolo,近些年也逐渐开始展示出强大的陈年能力。意大利葡萄酒大师Ian D’Agate曾经总结ETNA之所以成功,得益于三个特点 :

  • 在地中海沿岸土地上具有高原气候特质,巨大的昼夜温差给葡萄酒带来了漂亮的香气
  • 丰富的火山质土壤,有超过46中不同的熔岩类型地质结构
  • 有大量的未受过根瘤蚜侵害的老藤

当日正式的六款酒是:

  1. Cornelissen, Rosso del Contadino 2012
  2. Graci, Etna Rosso, 2012
  3. I Vigneri, Vinupetra, 2006
  4.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Rosso Guardiola 2006
  5. Benanti, Etna Rosso Serra Della Contessa, 2001
  6.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除了Cornelissen, Rosso del Contadino 2012是在酒会当天开始前1小时开瓶外,其他的五瓶酒都是在前一天中午12点拔塞,在酒柜中原瓶透气醒酒。酒会在6月25日中午12点正式开始,按年份分组对比,每组都进行了两轮的品试。

当天是生物动力月历的花日。

第一组  Cornelissen, Rosso del Contadino 2012 VS

Graci, Etna Rosso, 2012

第一组都来自于2012年两个酒庄的基本酒款,这是一个非常灼热的年份,酒精度一般都很高,也比较具有肌肉感。第一支是Cornelissen, Rosso del Contadino 2012,庄主Frank Cornelissen是一位来自比利时的酒商,他在2000年来到了西西里的ETNA火山区,发现了这里的潜力,充满激情的创立了酒庄。 Frank从一开始就开始尝试以自然的方式酿造葡萄酒,经历了许多失败,但也从中不断成长,他从种植到酿造的全过程,严格遵循最小干预法则,采用认证有机种植,所有的葡萄藤都是free-standing, 自然生长。 Frank在酿酒中,使用天然酵母,不添加任何SO2,不施肥,也不用橡木桶,今天我们品试的Rosso del Contadino 10,我们叫他农夫红10号,就是在2500-7000升的中性树脂(高密度塑料)罐中陈放3-5个月后装瓶的。这款农夫红10号采用了约80%的Nerello Mascalese, 另外其它的红葡萄品种包括 Uva Francesa, Minella nera, Nerello Capuccio, allicante boushet,共 约17%;白葡萄品种包括 Minella bianco, Inzolia,共约 3%,平均树龄都在50年以上。发酵时候采用了去梗,轻压榨,并且带皮发酵长达60天。

另一边的Graci,位于Etna火山北坡的Passopisciaro, 海拔600到1000米之间,由于火山土壤的特质,很多葡萄藤仍然保持着古老的样貌,在原有的根系上生长,没有进行过任何的嫁接,也未曾受到任何根瘤蚜病菌的影响。年轻的庄主Alberto Aiello Graci,传统工艺拥护者,严格限制任何认为的干预, 不用任何除草剂,保护土壤的平衡与活力。不使用小橡木桶,只使用叫做的tini的大木桶,减少橡木的干预,强调每个年份的独有的特质。Alberto只种植ETNA本土的葡萄品种。 这款Etna Rosso 2012是今天唯一一款100%的Nerello Mascalese, 来自火山岩丰富的600-700米海拔的Passopisciaro, Catania子产区,使用手工采收,浸皮14-30天,在Tino大桶中进行发酵,没有温控,使用自然酵母,并在42HL的大桶中陈酿18个月后装瓶。

第一轮,先入杯的是农夫红10号,颜色偏粉红色,略有自然酒常见的浑浊感,初闻下去就能感受到高酸度,像酸梅汤,尝一口,哇,酸度好高,并且有明显的灼热感,15%的酒精度把那个热年份的特色带了出来。这个时候还不太能喝似的,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后,果香,酸樱桃,未成熟的桑葚的香气开始多起来,丹宁也逐渐醒过劲儿来,开始平衡那高酸度。等到喝到只剩一小口的时候,开始发展出来非常漂亮的茶花香,非常的优雅,让我们在这一波一波的变化中不断赞叹。

另一边的Graci Etna Rosso 2012, 像是回归了“正规”红酒,宝石红的清亮颜色,樱桃香气,很甜美,酸度高,丹宁也比较重,整体来说是一款很不错的酒,也有这不错的结构和复杂度。

这一轮,Graci以稳定的状态获得5票,而农夫红10号则带着他的各种新鲜奇妙的感觉获得4票,但是因为农夫红的不少变化是在投票之后出现的,后劲儿十足,大家都很期待第二轮。

一个小时后,第二轮农夫红香气更复杂,果香出来很多,也多了很多细腻的感觉,酸度也很好的平衡,然后就是那一波一波的茶花香让人醉。 而Graci酒精感褪去不少,香气开放了不少,口感平衡。 对于新酒友,农夫红会比较“冲”,不太好接受,而老酒友则会觉得非常新颖,有趣。 这一轮农夫红5:4反转了局面。

 

第二组  I Vigneri, Vinupetra, 2006 VS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Rosso Guardiola 2006

第二组这两家酒庄来头都不小,庄主都是积极影响了当地葡萄酒发展的人。 I Vigneri是西西里ETNA地区的合作社,由著名酿酒师Salvo Foti引领一批有雄心壮志的酒农和酿酒师组成,可以说是凝结了东部西西里30年酿酒经验与技术的结晶。Salvo Foti在ETNA地区是类似Tuscany的著名酿酒大师Giulio Gambelli一样的人物,指导并培养了许多ETNA著名的酿酒师。他主持的合作社坚持采用不干预的方法和体系,尽可能的尊重传统工艺和本地古老的葡萄品种。强调与环境,自然,Etna火山,人文的和谐。他们通常在10月中开始采收,采收季节通常很冷,这也令他们可以不用温控,只使用天然酵母,尽可能避免干预,尽量减少硫的使用。今天这款Vinupetra 2006来自Etna北部Feudo di Mezzo的Calderara葡萄园,海拔700米以上,面积0.5公顷,平均年龄超过100年。

如果说Foti是ETNA的导师,那么来自佛罗伦萨的酒商Marc de Grazia则是把勃艮第的风土和单一园理念成功的植入了ETNA产区,一手打造了“Etna——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的概念,一手把ETNA的fine wine从意大利偏远的一座小岛上带向了全世界。 他创建的黑土堡(Tenuta Delle Terre Nere)位于ETNA火山的北坡,葡萄园位于Randazzo镇和Solicchiata村中间,占地30公顷,分为了4个crus,一共10个parcels,葡萄园总计27公顷,葡萄园都位于海拔600-1000米。绝大多数葡萄园都有50到100年的历史,最老的一块地已经有130-140年的高龄了,每个cru的土壤组成都非常不同,像极了勃艮第夜丘的不同子产区。 今天我们喝的Guardiola单一园,树龄40-80年,位于海拔800-900米,土壤非常贫瘠,主要有火山砂土和玄武石以及少量火山灰构成,非常陡峭,呈梯田状,所有工作都必须手工进行。在四大cru中,这里的丹宁最强,酸度最高。第一个年份是2002,由98%的Nerello Mascalese和2%的Nerello Cappuccio组成,苹果乳酸发酵和陈年都在法国橡木桶和tonneaux中型桶中进行,在橡木桶陈放16-18个月之后,再在不锈钢桶中1个月陈酿后装瓶。

第一轮品试,合作社的Vinupetra 2006有明显的水果,肉汤,燧石矿物质的风味儿,丹宁细腻,口中矿物感很强,平衡,丹宁重,酒友们从这里感受到了一些Barolo的感觉。黑土堡的Guardiola则有很多花香,也有枣汤,肉汤的香气,矿物质感更强,有一点点勃艮第老酒的影子,回味初始微苦,继而回甘,柔美舒适,饱满优雅。酒友们感受到这支酒的实力和变化,因此在投票中也有了倾向,这一轮Guardiola 2006以6:3获胜。

第二轮,合作社更加甘甜,有很多漂亮的红色水果的香气出来,与黑土堡的黑色水果和抓舌的丹宁形成鲜明对比,他更加浓郁饱满,香料的气息更多一些。这一轮两只酒都有了更好的发展,对比起来也更加接近,这一轮合作社仅以4:5小负。

 

第三组  Benanti, Etna Rosso Serra Della Contessa, 2001 VS

Calabretta, Etna Rosso, 2001

第三组来自01年,由于开放的时间较晚,这个年份在ETNA地区的fine wine里基本算是很老的年份了。而这两家酒庄则在本地都有超过百年的历史了。Benanti家族在19世纪末就开始在ETNA酿酒,到了1988年,家族传人Giuseppe Benanti决定重振家族的酿酒激情,立志用本地葡萄酿造出伟大的葡萄酒,并推广到全世界。他聘请了Salvo Foti为顾问,开始改革,深入了研究Etna地区的土壤和种植技术,酿出的酒充分反映风土,又很有个性和热情。

Benanti在火山的东坡,南坡和北坡都有葡萄园,受益于临海以及特殊的火山砂石土质,以及特别的火山口圆锥截面形状的地表,极高的昼夜温差,以及高海拔带来的微气候影响,使得这里的葡萄酒风味独特。我曾试过他家的白葡萄酒Pietramarina来自海拔920米以上的Milo地区,非常复杂多变,花香四溢,矿物丰富。而今天要试的Etna Ross Serra Della Contessa由Nerello Mascalese, Nerello Cappuccio酿制,来自于Etna东部的最低的火山口 Monte Serra附近,海拔500米。这里的气候特色是降雨量大,湿度高,昼夜温差大,非常适合保持香气。土壤主要成分是砂土,火山岩,富含矿物质。每年约9月底采收,在52hl的橡木桶中长时间浸皮,苹果乳酸发酵后,葡萄酒转移到225升的小橡木桶陈酿至少12个月,之后在瓶中继续陈酿12个月。

Calabretta也是一个当地很传统的家族,他们从1900年代就开始种植葡萄,迄今已经四代,第四代的 Massimo 和 Massimiliano 在 1997 年接管家族后开始向世界推广。酒庄坚持Etna地区世纪传统: 最小干预葡萄园,用最自然的方式让葡萄藤生长,葡萄藤和橄榄树,果树种植在一起,互相受益,这里有显著的昼夜温差,充足的阳光。每年10月中旬,葡萄完全成熟时才开始采收 ,确保葡萄酒充分反映ETNA的风土。

Calabretta的酒窖是在火山岩中挖掘建造的,是天然的多层结构,用这种自然地手法来控制温度和湿度,类似于Barolo和Brunello的传统风格酿造者,他们也使用Slavonian大桶 陈酿葡萄酒,而只使用旧的小桶来做发酵。庄主一直以Bartolo Mascarello为所追求的风格目标,他们的Etna Rosso来自海拔750米,超过百年的Calderara地区的葡萄园,砂质土壤中富含石头和ripiddu(火山熔岩,矿物质),提供了良好的结构和陈年潜力,这款酒混合了Nerello Mascalese和 Nerello Cappuccio,平均树龄60-80年,包括部分百年老藤。葡萄在不锈钢桶中进行较短时间的浸皮,之后在Slavonian大桶陈酿5年以上才上市。

第一轮的品鉴,Benanti 01具有明显的果香,巧克力,咖啡,香草,甜香料香气,口感甜美,好喝,柔和,温润,优雅的感受,有的酒友感觉他有点像赤霞珠,或者是橡木的元素多了些不是很喜欢,也有酒友觉得这酒喝起来没毛病,愉悦。Calabretta则是另一幅图景,丹宁非常的健美,肌肉感强,有酒友说我在昨晚小试的时候说很多酒有“火山味儿”,他们在Calabretta里面找到了,丰富的矿物质,在口中爆裂,蘑菇,tart,一点皮革,而充分的果香平衡的很好,酒体饱满,持久有力。这一轮惊艳的Calabretta 6:3战胜了Benanti.

第二轮,Benanti继续甜美,并在此基础上展开了,更多的花果香,很优雅好喝,以至于有的酒友说”Calabretta复杂迷人,但我爱喝Benanti”的评语。而Calabretta的爆裂火山稍稍褪去了,进而更加复杂灵动,复合了香料,果香配合着细腻的丹宁和活跃的酸度,让我们觉得这酒潜力太大了,宏伟,严肃,酒体大,真有点Bartolo的影子了,只是灵动上还欠了些功夫似的。 这一轮Calabretta仍然是6:3保持了胜势。

今天的六支酒可以说是各具特色,既体现了当地葡萄品种的一致性风格,也展示了各自不同的特有风姿。在每一轮的品试和投票中,其实都很接近,没有悬殊的比分。这既说明这些酒都有抓人的一面,也说明大家对这个产区还很陌生,因此一点点的不同就给我们带来了新鲜的快感。

Wine of the Day

今天的Wine Of The Day的投票,有六位朋友把当日最佳投给了令大家眼前一亮的 Calabretta 2001, 总分获得了23分,而第二名被Tenuta Delle Terre Nere, Etna Rosso Guardiola 2006以12分获得,Benanti, Etna Rosso Serra Della Contessa, 2001以11分位列第三。自然酒Cornelissen, Rosso del Contadino 2012获得6分,取得第四名,有4位酒友将这支特色鲜明的自然酒列入了自己的Top3. 合作社I Vigneri, Vinupetra 2006获得2分。

酒会后,我跟一些酒友聊天,问他们今天这场西西里ETNA,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惊喜,很多酒友说,对ETNA产区有了新的感受,没想到这里的酒可以这么细腻优雅,跟印象的很多西西里的黑达沃拉很不一样,平衡,自成一派。而在酒款上,Calabretta和自然酒农夫红10号则给大家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

西西里,一个潜力无限的产区; ETNA,一座有生命的火山带来了有生命的火山葡萄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