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9 第 2 場 —- Lazzarito

Visits: 58

生物動力曆法﹕2021 3 11

今年三月底囘國内走了一圈,最近才囘香港,今天開始重新執筆,記述離港前後的隨意心得。

這場的緣起是去年年底一次別開生面的 Serralunga 東坡之旅(VIPa-8 第 14 場 —- Serralunga’s Eastern Slope),那次的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1999 因瓶塞 TCA 感染而錯過了,這次我就以 Lazzarito 這塊田為主角,請出三家酒莊來演繹給我們看看這一帶獨有的風情。

Lazzarito 在 Serralunga 中部,靠近鎮中央的堡壘,算得上是名田,以强悍見稱,Alessandro Masnaghetti 總結得好:“having more weight than nuance, with character less evident and recognizable than, for example, Gabutti, Prapo or Cerretta, although it is equally, if not more famous.”

看地圖,這是 Serralunga 從北到南繼 Cerretta 之後隆起的第二座山峰,從差不多四百米高處一直下滑到兩百多米的山溝,從最低點向西再爬上 Monforte 近四百米的另一座山峰 Perno,這種雄赳赳的山勢自然長出個滿面鬍鬚的莽張飛,造就了重量多於層次的性格。

今天人爲界定的 Lazzarito MGA 有 30 公頃之大,主要面西至西南,歷史上稱爲 Lazzarito 的其實只是正中的 Cascina Santa Giulia 之下的山坡,面西南,Vietti 的田便位於此;山坡下端名爲 Lazzairasco。

Cascina Santa Giulia 之北有歷史名田 Vigna La Delizia,很早以前 Fontanafredda 便有釀單一園,這片田橫跨著今天的 Parafada MGA(主要向南)與 Lazzarito MGA,而且大部分在位置更好的 Parafada 一方,這塊面南多於西的田按道理應該比純 Lazzarito 溫柔一點,但事實如何?又:以前 Fontanafredda 一直把 Vigna La Delizia 與 Lazzarito 分開來釀造單一田,可見歷史上他們是鄰居而不是同一塊田。

從 Cascina Santa Giulia 往南延伸,有塊名叫 Santa Caterina 的田,雖然已收歸於 Lazzarito MGA 之下,但已逐漸扭到西的位置,會不一樣嗎?

帶著這些問題,我們向 Lazzarito 出發。上次我們比較了東坡與西坡的分別,這次且讓我們在西坡看看田的位置從正南慢慢扭到正西會有什麽變化。

這次的陣容如下:

(Spumante) Rivetto, Kaskal, Extra Brut, 2011
1. Mirafiore, Barolo Lazzarito, 2007
2.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Delizia, 1971
3.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2006
4.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1990
5. Guido Porro, Barolo Vigna Lazzairasco, 2006
6. Guido Porro, Barolo Santa Caterina, 2006

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在原瓶醒酒。

 

開場的氣泡酒 Rivetto, Kaskal, Extra Brut, 2011 是點子多過金子的 Enrico Rivetto 的發明。他告訴我長在頂部的 Nebbiolo 因爲不夠熟,常會被扔掉,所以他試著把這部分用來釀香檳式的氣泡酒,連皮浸泡 40 個月,出來後被 Franco Ziliani 激賞,我五年前拜訪 Enrico 時他送了我一瓶,我到今天才拿出來與大家分享。酒的出身卑微,但 Enrico 取名為 Kaskal 足見他的大志,他如此夫子自道:In ancient Sumeric language it means “The way to the king”: a way to explore the high potential of a noble vine, a walk made of cares, hopes, pauses to reach the best quality.

我寫不出筆記來,只記下了“鋼鐵般的身軀,酸度驚人”。的確,他跟香檳完全沒有可比性,大概因爲 Nebbiolo 的性格太突出了,那種充滿張力、鋒利、勁度的個性永遠令你覺得你在喝 Langhe 的帝王葡萄而不是什麽其他的酒。在座的朋友顯然同樣興奮,最後選 WOTN 時還把他送上了第二名寶座!

好一款 The way to the king 的酒,那王,當然是 Barolo!

 

我們從 MGA 之北出發,試試 Fontanafredda 相隔 36 年的兩款作品。Mirafiore 是統一後第一任意大利國王 Vittorio Emanuele II 封給他兒子的土地的稱號,正是他兒子超過一個半世紀以前建立了 Fontanafredda 酒厰,商人 Oscar Farinetti 在 2006 年收購了酒莊後重用 Mirafiore 為品牌之一。

第一回合,1. Mirafiore, Barolo Lazzarito, 2007 有清新可喜的典型玫瑰與焦油香氣,粒狀的單寧,强勁但出奇地適飲,應該拜溫暖的 2007 年所賜。

2.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Delizia, 1971 一出現,那光芒真讓大家膝蓋發軟!完全通透,散發著乾玫瑰的芳香,果足,丹寧細滑,那酸度啊,讓 50 嵗的他注入如斯活力。1971 固然是偉大的年份,不過我相信 Parafada 與 Lazzarito 的結合,解釋了他那種帶著骨架的柔情。

第二回合的 2007 更豐滿,更複雜;1971 既出花粉香,但又顯得更有力量,仍然是力量與柔情的交鋒,但此刻似乎力量更多一點,我想是 Lazzarito 起的作用吧?我懷疑 Alessandro Masnaghetti 說這塊田的重量猶勝層次,完全是因爲張飛要到垂老之年才會火氣稍減。五十初見柔情,但距離成熟、優雅,恐怕還有二三十年光景。凴有限的生命去觀察近乎無涯的生命,正如夏蟲難以語於冰,又怎能看透?葡萄酒教我們謙虛,信焉!

 

這次重訪 Vietti,終於得見他們的真面目。

酒莊說這是他們最現代風格的酒,從 1990 中期起改用法國小木桶做乳酸發酵,然後在小木桶陳釀 5 個月,之後在大木桶 31 個月。

中午小試時,3.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2006 完全是 Bordeaux 風味,只有那焦油味暴露了他的 Barolo 出身。

晚上第一回合,桶味依然很重,不過與酒的整合好多了,此時最突出的是强悍的丹寧。與 1. Mirafiore, Barolo Lazzarito, 2007 比起來,Vietti 明顯更張飛,雖然 2006 是較堅强的年份,而且小桶也添加了木的丹寧,不過我懷疑 Fontanafredda 實質上是 Parafada 與 Lazzarito 的混釀,借 Parafada 來柔化了 Lazzarito 的强悍,而 Vietti 卻是正宗的 Lazzarito,沒有幾十年,丹寧的火焰是不會熄滅的。我懷疑也是這個原因令 Luca Currado 用小桶多一點,力圖在培植期利用更多氧氣把丹寧盡量柔化一些。

果然在第二回合,更多的氧氣令酒融合得更好了,我們也乾脆把椰絲味當作調味料,只顧集中精神去欣賞 Serralunga 最强悍的雄獅如何狂吼。

三十出頭的 4.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1990 在第一回合有玫瑰花,伴以小量菌菇香,難得的通透,酸度適可。第二回合較圓潤,也出了點小號粒狀丹寧,但似乎像頭睡獅,懶得多説話。我看過瓶塞非常緊,可能酒保存得太好了,還遠遠未打開,奈何?

 

與前面兩家酒莊相比,Guido Porro 是個無名小卒。美國進口商這樣介紹他們:

The wines he makes are worthy of a stellar reputation, but he is too easygoing and unassuming to worry about whether the general wine-drinking public recognizes his name. He rarely bothers to send samples to wine writers.

我有幸幾年前拜訪過他們,確實有點采菊東籬下的味道,他們的酒樸實無華,自有真趣,就如今天的兩款酒。

這兩款酒與 3.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2006 同樣是 2006 年出生的,拿來比較很有趣。

5. Guido Porro, Barolo Vigna Lazzairasco, 2006 深沉,甚有勁度(intensity),丹寧的脊梁骨令他硬朗如强壯的鄉下人,酸度好,與 Vietti 相比,似乎力量感更強,甚至有點粗獷的味道,表現也更直接,不施半滴古龍水。很多人說今天的傳統派與現代派分別已不大了,鬼才相信!Guido Porro 只有價格落後於現代派,今天像他們那麽品質與價格都可愛的傳統派仍然不少,大家要加倍努力!

6. Guido Porro, Barolo Santa Caterina, 2006 有大量的玫瑰與焦油,Lazzarito 西轉以後變調了,開出通透、遼闊的視野,果感取代了泥土味,而且相當圓潤,酸度也好。

第二回合整合得更好,我越來越相信我們眼前是 Lazzarito 的一對金童玉女!

Wine of the Night

我請大家排出今晚最喜歡的三款酒,用加權方法算出今天的三甲為:

第一名:2. Fontanafredda, Barolo Vigna La Delizia, 1971(加權 26 分)

第二名:4. Vietti, Barolo Lazzarito, 1990(加權 8 分)

第三名:6. Guido Porro, Barolo Santa Caterina, 2006(加權 7 分)

我以前説過 Barolo 的地形變化比 Burgundy 大很多很多,這場試酒會是很好的説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