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8 第 6 場 — Barolo/Barbaresco Icons 2000

Views: 108

生物動力曆法﹕2020 年 6 月 17 日下午 7 時開始 

限聚令下,今年的隨意行小組活動小心翼翼的重新開始了。我們 11 個人分兩桌而坐,隔著桌喊話和投票,也算是有趣的新體驗。

這次活動名曰 2000 年標杆 B&B,其實目的是一親 Monfortino 的香澤。事緣去年最後一場活動結束時,我問大家下次想喝什麽,有人馬上脫口而出說:我們還沒喝過  Monfortino 啊!這才令我驚覺他們喝 Giacosa 不算少了,但 Monfortino 卻真的尚未有之,這大概也反映了我的偏愛。所以這次倒不如做一場 B&B 的標杆酒,算是為兩年前加入的朋友舉行一次結業禮。

我選了 2000 年,一則因爲這個年份應該比較容易打開,更重要的原因是幾個月前有位有心的隨意朋友特意帶了一瓶 Giacosa 的 2000 Santo Stefano 讓我重溫,我發現他竟然已進入了美妙的成熟階段,喝後足足繞三月。所以我這次乘機選上兩款 Giacosa 2000 紅標,等待著另一次驚艷。

是夜酒單如下:

(Spumante) Cascina Baricchi, Visages de Canailles, Brut Rose, 2011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2.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
3. Accomasso, Barolo Rocchette, 2000
4. Cavallotto, Barolo Riserva Vigna San Giuseppe, 2000
5.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0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除了氣泡酒當場開瓶,其餘整整一天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開場氣泡酒 Cascina Baricchi, Visages de Canailles, Brut Rose, 2011 差不多一年前開過一次,酒的名字 Visages de Canailles 是法文,意思是壞蛋的臉龐,這壞蛋是什麽,一直是一道謎。這次我揭開謎底了:鬼馬的 Natale Simonetta 挂了氣泡酒之名,賣的是一款羽毛級 Langhe Nebbiolo!須知很多坊間的 Langhe Nebbiolo 儼然如侏儒 Barolo,新酒的丹寧常過於强大,不容易喝。但如果仿照 Rosato 的做法,把浸皮時間大大縮短,便會變成有脊骨的小甜甜。Ada Nada 有一款叫 Emma 的 Rosato 便是很好的例子。不過在 Langhe 很少人這樣做,原因可能是他們已經有大量的 Barbera 和 Dolcetto 做日常飲用酒,這個市場已經很擁擠了,再容不下一款 Nebbiolo Rosato。壞蛋於是又加了泡沫,Nebbiolo Rosato 實在是難得的消暑妙品。

 

第一雙 Icon 接著登場

三個月前同年份的 Santo Stefano 白標開得令人心花怒放,眼前的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 卻羞人答答,開始時還有一陣花粉香,但很快便飄走了,代之以零星的乾花和紫羅蘭,但更多是礦物。我把酒液在兩隻杯子來回做換瓶動作,他才醒了一點,出了些果和花粉,但此刻唯一令人完全滿意的是漂亮的酸度。

到第二回合我分得瓶底的微量酒液,又濃又果,在底部還依稀有花香。

大師的紅標好飄忽啊!

究竟是這瓶狀態特別好,所以酒開得比較慢,抑或他正步入將熟未熟的尷尬時期?我相信是後者。

我翻查了記錄,發現這款 2000 紅標在 9-13 嵗的時候噴香,17-18 嵗開始收斂,往深處發展,換來更多的複雜性。前一星期,我們試了 1995,1999,2001 與 2003的白標,全都開得非常好。由此可見,紅標走的是大器晚成的路,葡萄有更厚的底子,在木桶母體内又歷經了更長時間的提煉,二十嵗的他像個博士後一樣,懷著滿腹經綸,可是我們難以聽得明白。近年喝過的 1989 與 1990 紅標開得很不錯,1996 還不行,所以三十年可能是起碼的等待期。正如很多人愛追 Brunello 而輕視 Rosso,我看厚紅薄白也并非明智之舉。

 

2.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 也不容易打開,但他令我會心微笑。這款酒可以說是 Barbaresco 中的 Monfortino,好年份、極老的葡萄藤、7 年大木桶陳釀,結果是碩大無朋的黑洞。過去我五次造訪,最後一次是三年前的一場隨意行,當時有點像青年 Monfortino 的狂野,但起碼可以遠觀了。這次他更進了一步,像一座在噴發的活火山,噴出來的是從森林來的樹木與泥土,酸度好,結構感強,完全不像熱年的酒,唯一可以批評的是丹寧太厚太粗了。

我從 10 年前開始便跟蹤他,從後排一直往前挪,今天終於坐到中排了。再等他十年,他會開口跟我聊兩句嗎?

大伙的評分蠻有趣的。第一回合由狂人 2. Roagna, Barbaresco Crichet Paje, 2000 以 7:4 力克半睡的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等大師醒來以後,所有人都跟著 Giacosa 走了。

 

我安排了兩對 Barolo,分別在產區之西與東。

我們從西面開始。

從跟隨爸爸學釀酒那時算起,Lorenzo Accomasso 在 La Morra 混跡已超過七十年,一直堅持極爲極端傳統的釀酒法,年產大概 10,000 瓶。其實他是 Bartolo Mascarello 和 Beppe Rinaldi 那類怪傑,但沒有主流酒評人的青睞,他始終是個隱世的 cult figure。Galloni 也是去年才開始評他的酒。

3. Accomasso, Barolo Rocchette, 2000 的 Rocchette 是他在 Rocche d’Annunziata 擁有的兩小片田中位於東面的一塊,面向東南方。西面的一塊正向南方。據説 Lorenzo 比較喜歡向東南這一塊,我懷疑原因是東南方比正南溫柔一點。

第一回合,先出典型的玫瑰花,但很快便被燒烤的草本掩蓋了,入口的果味非常豐滿,但幸好礦物味相當強,令他不像很多 Rocche d’Annunziata 那麽肥大,東南方向的好處正在此。酸度一般。

第二回合花蹤渺然,不過果與礦物味的二重奏倒也清新,活像一杯很好的手冲咖啡。

老實説,我對 Rocche d’Annunziata 的妖艷和華麗一直都敬而遠之,但幾次試 Lorenzo Accomasso 都覺得他的低調處理矯正了這塊田過於張狂的風格,涼年份如 1999 更是出色。

論名氣,Castiglione Falletto 的 Cavallotto 比 Lorenzo Accomasso 好不了多少。他們的 Bricco Boschis 也遠遠沒有同村的 Monprivato, Villero 和 Rocche 那麽出名,但論複雜度,這塊田可能接近 Serralunga 的 Cerretta(他們同緯度)。

第一回合,4. Cavallotto, Barolo Riserva Vigna San Giuseppe, 2000 有些不太乾净如菜乾的氣味,我推想應該是瓶塞過緊引起的缺氧狀態,但他最突出的是那揮之不去的很泥土的礦物味,入口有很好的通透感和無比的活力和勁度,酸度非常好,那通透中的力量感正是 Serralunga 的標誌。

第二回合整合更好了,活力不減,這時的氣味早已變得乾净了。

兩個回合都由 4. Cavallotto, Barolo Riserva Vigna San Giuseppe, 2000  以大比數勝出,分別為 9:2 與 8:3。

我見大伙那麽懂得欣賞 Cavallotto,便跟他們說好了下次專門喝 Cavallotto!

 

最後是今天的戯肉,我們跑到 Barolo 的勝地,在 Serralunga 之巔,觀看 Giacosa 紅標與 Monfortino 論劍。

我已經忘記了這對冤家過去有過多少次碰頭了,但座中一半人是三年前加入的,這是他們的第一遭,至於另一半在五年前第一次經歷過 Monfortino 的震撼,那次也是試同一年份(見:VIPa-3 第 17 場﹕Barolo 精品),他們今天重溫會否有另一番滋味呢?坦白說,看他們的反應比賞酒有趣得多。

且聼聽這對歡喜冤家說了些什麽。

5.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0 在第一回合一出場便來個全樂團的大齊奏,演出場地是一座大森林,那裏有多種樹木和各種發著奇香和藥香的植物,主角是地質學家才數得清的各種泥土和礦物,還有躲在樹下的奇花異草。我跟大家說今天的 Monfortino 算頗爲開放了,過去三次我都幾乎要摸黑來感覺他。最後一次不過是一年前,他還蠻粗豪的。今天,像公園裏有大人吹起肥皂泡泡,幾個小孩跑著、跳著,總可以抓到一個又一個泡泡。有一位很細心做記錄的朋友便說他聞到和嘗到 “berries, strawberries, roses, earthy, flint, 藥材, 陳皮梅, 松木…等等“。

到了第二回合,香氣好像收起來了,但在口裏,剛才出現過的各種味道逐漸融合起來,就如百川灌河,匯集到一處了,我記下了一句 “圓融具足”。但這是一首未完成的交響曲,等到最後一個樂音消失以後,四周雖然鴉雀無聲,我們在心裏卻仍然可以聽到那無窮無盡的餘音。

不枉我追了他四次,我終於聽到 Monfortino 在森林裏吟誦了。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卻喜歡在市井泡茶室,與我們開懷的聊天。

今天與他又相逢了,我還可以說些什麽呢?不就是花香,通透,細膩,果與酸的平衡嗎?越來越覺得 Giacosa 的好處是簡單與純净。有他在跟前,我們如沐春風,像躺在母親懷裏,可以忘憂,怕只怕有一天失去他的時候,何處才是歸宿?

這 Le Rocche 明顯比 Asili 更開放,但一切都來得那麽有分寸,比例那麽匀稱,酸度那麽有生命力。與過去十年喝過的五瓶比較,他早已告別了青春時代那種强烈粉香和甜美得令人銷魂的日子,今天是個滿臉陽光的謙謙君子。

令大家糾結的問題來了:你選 Giacosa 還是 Monfortino?

Giacosa 美,Monfortino 奇;Giacosa 如朋友,可以捉摸,Monfortino 如神壇上供奉的一尊神祗,你聽到他宣示的道理,但總要琢磨背後的深意。你可以愛 Giacosa,但只能敬拜 Monfortino。

結果有趣,第一回合 Monfortino 以 7:4 勝出,第二回合 Giacosa 以 8:3 反勝。

奇最後敵不過美。這或許與年齡有關,試引一位七年前喝過同一雙酒的朋友所言為證:

喝 Monfortino 跟喝 Giacosa 感覺截然不同:喝 Monfortino 很多時候是仰望夜空但看不到任何星辰,長夜漫漫只有抱著期待;喝 Giacosa 卻像四季一樣有不同風光令你著迷。 今次 Monfortino 2000 終於能撥開部分雲霧,讓人看到星光在夜空閃耀,且落杯後持續變化的香氣像流星飛過讓人振奮。

酒齡大了,如果從前我可能會被 Monfortino 的神秘和期待吸引,但現在很清楚自己喜歡活在當下,珍惜所有。 所以現在偏愛是 Giacosa 多於年輕的 Monfortino。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為最喜歡的三款酒排了名次,結果三款酒幾乎拿盡所有的分數。用加權方法算,名次如下:

第 1 名﹕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26 分)

第 2 名﹕5.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0(21 分)

第 3 名﹕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Riserva, 2000(16 分)

後記

試酒會後一天,上引那位因酒齡漸長而選 Giacosa 的朋友告訴我說他仍然在回味當晚的酒。那天晚上在很長的回家路上,他跟兩位住在附近的朋友不停的繼續討論著  Monfortino。

有見及此,我邀請了出席的朋友把他們的感受寫出來,讓我可以與大家分享。

下面讓我們感受一下其中三位的興奮之情。

其一:Versailles vs St. Paul’s

Monfortino 和 Giacosa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一陽一陰的風格今日有充分的表現。如果要形容這兩位巨人,Monfortino 就好像七月的凡爾賽宮,非常龐大的結構,宮內每個房間和宮外的花園都巧奪天工而且很有自己的個性。幸運!第一次到訪不用摸門釘,碰著凡爾賽宮有對外開放。不過熱鬧的宮殿今天只能讓我們走馬看花地參觀了一小部份,十分期待下次再訪。Giacosa 則非常像哥德式的教堂,紅標 La Rocche 如 St. Paul’s Cathedral 一樣,高聳的中央部分,廣闊的教堂,形成一個通透的空間,雖然陰涼但不寒冷,營造了一個安詳氣氛讓人接近神。

其二:直球與變化球

想起今天的一對 Giacosa Brun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及 Conterno Giacomo Monfortino Riserva,腦裏突然就浮現了棒球中的直球及變化球的比喻。

Giacosa Brun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就像一球高速正中紅心的直球。

喝下去一剎那, 通透明亮, 酸度清晰; 完全沒有半點隱藏, 直接進入你的腦內, 心靈, 令人折服! 再喝一口, 心內直呼又是一球直接了當的好球! 當中完全沒有花巧, 每一下都是那麼工整, 平易近人; 直接令你記得這就是 “Giacosa Style”!

Conterno Giacomo Monfortino Riserva 就像無數的變化球令人眼花繚亂, 招架不住。喝下去的時侯, 就好像有無數的香氣在口中炸開, 變化不斷, 變幻莫測, 回味無窮; 一口之後另一口, 香氣炸彈再度引爆, 變化又再不同。仿佛就是要用不同的變化來令你著迷, 令人一再探索, 停不了口!

直球追求控球準確及速度快; 變化球則追求變化不斷令人難以捉摸。當兩者都是極致時同樣會令人由衷折服, 不能招架, 為之瘋狂; 那又如何可以公平地將兩者放在一起比較呢?

其三:人生的真味

這位是座中最年輕的一位,活像 The Circle Game 頭一句的追夢的孩子:“Yesterday a child came out to wander”。那天他呆呆的對著杯子想喝又不敢喝的神態實在好笑,如果大智若愚,那麽大愛恐怕若癲。他寫的東西在清醒與夢囈中擺動,可讀性甚高。

5. Conterno Giacom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0

天呀!喝下去的岂只酒液

一層又一層的香氣

Berries, Strawberries, Roses, Earthy, flint, 藥材, 陳皮梅, 松木…等等

好比大地的精華都被一一濃縮在這75.cl的瓶子中

很強大卻很精巧優雅

是很矛盾 衝擊性很強的酒

深不見底卻又莫名的舒服

Palate 和 Structure 都較 Giacosa的來得剛強不少

香氣永不竭止般層層遞進 是很有深度 很有智慧的作品

老師沒說錯 這真是 Giacomo有如瘋子般所打造的藝術品

有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感覺 是要花數日乃至數星期慢慢細嚐的逸品

於我而言 席間我不時強調其 Surprise 的程度讓我吃驚

龐大卻不乏細緻 偉大得讓我自覺卑微!

最後還是被師母看穿我的百般無奈 看我左顧右盼的模樣

不捨的聞著杯中之物 ……

我把酒杯轉呀轉 香氣再次把我迷倒

看著那酒液迷惑的旋轉 恨不得被這漩渦吸走…

再 一飲而盡!再思 這不只是酒液 這是份執迷的精神呀!極緻!痛快!

6. Giacosa Bruno,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2000

喝罷 Monfortino 再喝 Giacosa 的 Falletto…

真如一剛一柔的對比

Monfortino 的黑壓壓

Giacosa 的輕巧飄逸

兩者之爭已非單純口舌感覺之別

而是意識形態上的區別

這支酒對比Asili來得寬容不少 剛下杯已帶出熟悉的 Giacosa氣息

甜美的果實香氣, Cherries, Roses, Mushroom, Herbs …… 都只是酒的軀殼

那從容不逼 如此Finesse 的Presentation 才是靈魂的所在

一切都是如此Well Defined, Well Layered!

Giacosa 的作品往往便是如此自在!幾近空靈寂靜之相!

筆下寫了一句 “Everything is so effortless and comfortable.”

看似簡單 但回到家中 又在筆記中補充多句 “Simple but not easy.”

一場近乎完美的 symposium 加上師兄慷慨分享的荔枝作為點綴

細味著在不同泥土長大的桂味和糯米糍 以笑談荔枝的Terroir作結 滿足得很!

 

那晚回家時,腦中泛起了不少的問題 ⋯⋯

一如老師所言,酒 是了解人文文化的渠道

意酒 更讓我們從新探索釀酒人的初心

藉此回歸到我們生而為人的本心

 

好的酒岂止能滿足口舌的追求

帶來的反思和想像才是令她們與眾不同的主因

 

也許想像力,大自然和酵母是上天賦予我們最美好的禮物

或許是我們的福氣才能有幸體會意大利酒農如何把一份份上天的禮物轉化成人間美味

 

又到底 “Simple but not easy” 這一句

有否反映出 Giacosa 的作品層次

還是我終究道行未夠 未能從容的為 Giacosa 的作品帶來自白呢?

 

但那夜印象最深刻的不是令人回首的美酒

而是老師對 Monfortino 的一句評價

那支把我迷得如痴如醉的酒

老師竟說道 “This is not a typical Monfortino!”

 

到底深如黑洞的 Monfortino 是何等模樣…

果然 好酒都留給人無限的想像

 

後記:隔了一天 再細想 Monfortino 與 Giacosa 間的對比

不知怎的 喝 Monfortino 的感覺 有點喚起我潛水時的回憶

那種帶點緊張,帶點壓力的張力 …

看看那快深不見底的海床 剎那間 會讓人透不過氣來

但又會慢慢被身邊的氣味和景致感動

繼而放鬆 再而被那股深深的吸引力帶走

那種在海浪內所生起的敬畏之情

與喝著令人肅然起敬的 Monfortino 近乎同出一轍

然而我也良久未能放下Giacosa 所帶來的觸動

也在反思老師如何形容 Giacosa 凡人之境 甘願成為大地與酒的僕人。

有種看似淡泊的姿態

然則 淡不等於乏味

正正是淡所反映出的真味

才是看似平凡 卻又最扣人心弦

要用心去體會的味道

看來 Giacosa 不止是 Finesse 的表表者

也許 Nuance 的表達才是他最精闢巧妙的地方

 

只想為 Giacosa 的作品補充一句 “真味是淡,至人如常”

的確 “Simple but not easy!”

可能 WOTN 要轉投到 Falletto 的懷抱 何解?

現在還摸不懂喝不透 那讓人生畏的 Monfortino

但 Giacosa 讓我喝出味道以外的味道 那是人生的真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