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8 第 5 場 — Giacosa Lives(4):Asili White Label  

Views: 85

生物動力曆法﹕2020 年 6 月 8 日下午 7 時開始  –

自去年初開始,我成立了一個 Giacosa 小組,打算每一季舉行一場 Giacosa 聚會。第一場正好紀念 Giacosa 仙逝一周年,後來又辦了兩場,年底那場因爲我媽住院而取消了。今年好不容易等到新冠肺炎疫情稍爲緩和,我便馬上呼兒將出換美酒,與大家趕忙上路。

Giacosa 一生釀得最多的 Barbaresco 是 Santo Stefano,但他自己其實最鍾情的是 Asili。到 2015 年爲止,Asili 一共出現了 20 次,其中 Red Label 8 次,White Label 13 次(2007 年紅、白都有)。我打算分兩次把他的 Asili 重新試一遍,這次我們先試 8 個年份的 White Label。

這 8 個年份可以當作兩組,各四款,Giacosa 中風前的 1995,1999,2001 和 2003 是一組,從 2008 開始,被 Galloni 判了死刑的四個年份是另一組。另外,我安插了一個不知名小莊的一瓶 2012 做比較:

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15(阿八)
2. Achille Viglione, Barbaresco Jacco, 2012
3.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12(阿七)
4.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9(阿六)
5.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8(阿五)
6.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3(老四)
7.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1(老三)
8.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9(老二)
9.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1995(老大)

所有酒在 24 小時前開瓶,之後拔塞作瓶醒。

 

我還是第一次做垂直品試,我發現蠻有趣的,一個晚上我們徜徉在天、地、人之間,幾乎流連忘返。

回想這八個年份,恰似我家裏的八個兄弟姐妹,雖一樣的父母所生,但性格卻互異。大致上又可以分爲三組,對應著天時賦予的區別:

 

1.  老四(2003)與六、七、八(200920122015

2015 稚氣,2012 清秀,2009 熱情,2003 躁動,全拜偏暖甚至炎熱的天氣所致。

阿八 2015 與阿七 2012 都有大量的粉香,像嬰兒塗的爽身粉。2015 較生硬,如牙牙學語的稚兒,2012 則細膩,如玉樹臨風,有一種不慍不火、點到即止的自制力(restraint),是個有修養的人,表現在他的深度、勁度與帶鹹的礦物味道。

阿六 2009 熱情奔放,噴發著烟草與一點乾花香氣,如果 2012 内向,則 2009 無疑是個非常外向,朋友遍天下的人,但畢竟出身於有教養的家庭,所以奔放而不狂野,可親而不駭人。

老四 2003 的性格幾乎有點偏執,可以聞到一點强烈燒焦的氣味,愛吵嘴(丹寧粗糙),有點微苦的收結,但出身好,不像一些熱年的果醬感覺,怎麽説也有點優雅。

但酒跟人一樣會成長的。

有人抱怨下半場的 2015 掉粉了,果味多了。我們總愛幻想孩子永遠是三歲的嬰兒那麽好玩,但他會長大,懂得頂嘴啊!

2012 越發更多深度和複雜度,礦物也幾乎蓋過香粉了,但始終他的純净與通透感在這一組堪作典範,既示範了 Asili 的粉香與礦物交織的特性,同時也展示了 Giacosa 的純净與通透的陰柔風格。天、地、人在這裏有完美的結合。

2009 更多礦物味了,有幾分粗豪的氣派。

2003 變得更有重量了,香氣有些微髒髒的感覺,有人笑說怎麽喝起來有點 Barolo 的風味。我不知道是否這瓶的狀態太完美,發展得比較慢。我仍然記得三年前的一瓶從壯漢變成淑女的一幕,我當時這樣寫道:

但想不到奇跡在第二回合出現!一個半小時後,1. Giacosa Bruno, Barbaresco Asili, 2003 像脫胎換骨一樣,竟然輕巧了,燒焦的氣味不知所蹤,換為花粉飄香!脫下了皮襖,換上春天的輕紗的他,灑脫又優雅,這才是 Asili!

(見:VIPa-5 第 19 場 — Giacosa Again!  (Mainly 2000)

或許眼前的老四正經歷著人生的轉捩點,希望跨過這道坎會漸露歡顔。先天給了 2003 一些包袱,此刻我們重新經歷一次,體認了人終究不能勝天的道理,奈何!

2. 老二(1999)與阿五(2008

這兩款生於憂患,風風雨雨讓他們歷盡滄桑。

阿五(2008)聞起來有點沉下去的感覺,濕漉漉的,盡是泥土和烟葉,滿眼棕色的色調,與剛才四個開朗的兄妹大異其趣。下半場似乎有一綫陽光射進了濕滑和漆黑的密林,果味的出現令他頓時活起來,剛才一直躺下的他霍然站了起來,這光束也把他的層次點亮了,他開嗓了,且讓我們細聽。

老二(1999)是今天最好玩的一款。他也給人濕而涼的感覺,很明顯的薄荷和泥土味,但沒有阿五那麽沉重和濃密。那年 Asili 與相鄰的 Rabaja 一帶受到冰雹破壞,Giacosa 沒有推出 Rabaja,我這麽一説,竟然引起大家猜想連篇。有人說:可能這一年的 Asili 混進了一些 Rabaja 也未知?有人甚至認爲有四成 Rabaja 在其中。

奇就奇在這受災的 1999 到了下半場竟然出了花粉!剛才還感覺他欠了點層次,此時竟然變得孔武有力,果呀、丹寧呀、酸呀一下子都跑出來了,雖然還未整合,但起碼豐富多了。原來受創傷的年份需要多點時間調養,時間果然是最好的藥!翻查記錄,去年開過的一瓶 1999 同樣是迂迴曲折的(見:VIPa-7 第 2 場 — Giacosa Lives (1)),一個晚上從纖弱變勇猛。所以滄桑也不見得全是壞事,百煉成鋼是百聽不厭的好歌!

二哥,你是好樣的!

3.  老大(1995)與老三(2001

這兩個是中庸的年份,雖然 Galloni  不看好 1995,他警告說:“Many wines remain unyielding, compact and not especially inviting”。我唯一一次開 1995 是八年前的事,翻查筆記卻是蠻討人喜歡的,又香又甜,更有 Giacosa 式的優雅。

這次我索性把最後一瓶開了,想不到成爲了冠軍酒!

第一回合有香粉和成熟的香氣,最誘人的是那蟬翼般的質感,只能以飄逸名狀之!到下半場更完全通透,萬里無雲,天藍得不可再藍,一兩朵白雲白得不可再白。你一切的祈求,上天都許你了,世界是圓滿的,因爲你祈求的是簡單不過的 “No worries, be happy”!

“No worries, be happy”

老三(2001)得上天眷顧,這是今天最經典的年份,猶記隨意行第一年第三場那瓶婀娜多姿的 2001 Asili 曾令多位朋友神為之奪,有人用李後主的 “更行更遠還生” 來憶述他的香氣。

七年後,他成熟多了。第一回合是剛步入成熟期的香氣,那香粉竟然讓幾位朋友想起 Soldera,但 Giacosa 怎會那麽妖艷?這種粉香在前面青春四重奏也曾出現過,原來是 Asili 的印記,但二十歲的 Asili 此刻添了些成熟的韻味了 —- 那番茄乾和類似檀香的木香便是。更明顯的變化在口感,由層層礦物味構成的質感(texture),和細密丹寧搭建的結構感。

到下半場,更多礦物味湧現,些許松露也鑽出來了,我想說這有點 Musigny 或愛侶田的風味,但他的活力(energy)卻明明是 Langhe 所特有的。

香氣、層次、活力,當然還有酸度 —- 中年 Asili 之美全在此矣。

1995 大部分時間天氣不穩定,只在十月初較好;2001 則近乎完美,白天溫暖晚上涼快。幸運的 1995 好在通透,好的 2001 則色香味俱全,在這裏都看得一清二楚。Giacosa 的好處是純净和少介入,令天與地可以自然流露,不僅在這兩個佳年,甚至乾年、濕年也是一樣。

Wine of the Night

我在每個回合都讓 12 位參加者依次選出自己最喜愛的三個年份,結果都由 1995 和 2001 遙遙領先勝出。

兩者的加權分數非常接近,2001 在第一回合以 7 個第一名領先 1995 的 5 個第一名。

在第二回合,有 8 位朋友選 1995 為第一,3 位選 2001,另有 1 位選 1999 為第一。按加權分數算,排名也依次是 1995 – 2001 – 1999。成熟的優勢!

後記之一

幾乎呼風喚雨的 Antonio Galloni 曾斷言 Giacosa 從 2008 年起已算不上是偉大的釀酒人。

我與一眾 Giacosa 粉絲在兩年多以前通過實踐證明了 Galloni 有嚴重偏見之嫌(見:VIPa-5 第 28 場 — Giacosa is not Giacosa after 2008? (12/28/2017))。這次我們再次證明了 Giacosa 的風格在他病後大致無損。2008 如果說有點異常,應該是老天爺的旨意,與 1999 比較便可明白。

人的因素重要,但他行的是不多介入的方法,只要後人能蕭規曹隨,我認爲不一定會太走樣的,尤其是今天 Dante Scaglione 已回巢了。

後記之二

我最近偶然發現了一瓶由不知名酒莊 Achille Viglione 從 Asili 買葡萄來釀造的  2012,當天安排了與 Giacosa 來做比較。這款酒以莊主的爸爸 Jacco 爲名,我幾經打聽之後才知道葡萄出自 Asili。

我們大家蠻一致的結論是 2. Achille Viglione, Barbaresco Jacco, 2012 的香氣竟然達到 Giacosa 六、七成的水平,大致他比較鬆朦,Giacosa 聚焦度好些。

入口的分別大一些,他身型比較大,有比較熟的果味,比 Giacosa 較粗綫條,但試問有多少人的酒能有 Giacosa 那麽細膩和純净呢?所以這絕對不是批評。我看這個莊大概是合作社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的水平,但因爲不知名,他的價格比合作社還要低!再次證明了天與地是基本要素,人很多時候是炒作多於實質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